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迷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九章迷惑

我看向七爺,說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我們也走吧!

再繼續吃下去肯定是沒意思的,至于中年人說的,任我們消費其實我們也不稀罕,我們甚至連錢都沒有拿,直接走人.

七爺和莫小蘭也同意站了起來,我們3人離開.

原本圍在酒店外面的700多個小弟也相繼離開,當我們3人出來的時候有100多個警察,還有許多身穿制服的服務員,保安在抵禦700多個小弟.只可惜,即便他們出動所有的人依舊擋不住700多個人.眼看著場面就要失控,還好,我們出來後失控的場面也就結束了,所以事情還沒有變得更為嚴重,不然的話他這個酒店恐怕不被拆掉,也會被砸掉.

我們出來的時候引起不少人關注,我這還是我第一次有如此特殊的待遇,實話說,被人這樣關注的感覺非常的好.高高在上,傲視萬物.

小弟們解散,我們3人也分開走了,因為我要去赴青年和女人的約,如今跟在我身後的只有來哥.

路上我問來哥最近過得怎麼樣,他說挺好的,然後我又詢問他關于莫小蘭的事情和麒麟門以外的一些事.

在了解到情況還不錯的時候我點點頭,看來莫小蘭確實和我想象那麼厲害,可不像個普通的女人呀!

她是天生吃這門飯的女人,看來以後麒麟門的事務就交她和七爺.有他們兩個人在,理應不是問題.

想到這里,我又松了口氣,說到底我不是吃這行飯的料,當時答應的蛇頭那麼我就要做好,如今眼看著麒麟門蒸蒸日上,越來越好,那麼我也可以抽身了.

我適合做商人,適合過這種和平,平靜的生活.

至于其他的,暫時也不想那麼多,現在我有那麼多分館足夠我費心的,又哪里有其他的心思去整那些事情?

心里想著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約好的餐館,看著餐館時我舔了舔嘴巴用手摸肚子.

我挺餓的,原本還以為剛剛能飽餐一頓,畢竟是最高級的酒樓,結果呀,哎,別提了.

我看了一眼來哥說,走吧,請你吃大餐.

來哥苦笑看著我,搖搖頭.

他又不是人,他是鬼,所以正常人的飯菜他是吃不下的,又不是全羊宴,加了特殊材料的.

這也表示我嘴里說請他吃大餐,其實是我自己吃大餐.

進去的時候我已經看到女人和青年他們兩人在交談著什麼,見到我的時候才說,你遲到了.

青年倒沒什麼,只是笑了笑,就是女人在針對著我,說什麼最討厭遲到的人等等.

對此我只是苦笑,我說剛剛有事忙你都不知道,差一點就開片了.

女人好奇道,什麼叫開片?

我說打架.

女人興奮起來,她說,打架我喜歡.

聽到這里,又見女人手舞足蹈,我說你是個女的,能不能矜持點?你喜歡打架那你穿裙子干嘛?

今天她穿的確實是裙子,齊到膝蓋位置的裙子,粉紅色,這也讓她整一個人看起來比較萌,比較可愛.

就她這裝扮走路走快點都不行,更不要說打架了.

但是女人不這樣認為,她說我怎麼不能打架了?老娘一抬腿就能放倒一個!

說話的時候她也抬腿,那模樣別提多令人郁悶.

青年在旁邊看著,也偷偷笑了笑,不過她笑的時候比較斯文,倒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家伙不去演戲,可惜了……

在不知道他底細之前,也許我會認為他這樣的笑是斯文的,是有教養的.可是在我了解真相之後,也知道他為了順利入住自己想住的房子將對方殺死,此時他的笑在我眼里則是死亡的微笑.

試問這樣一個草菅人命的人,他懂得笑是什麼嗎?他懂得的,恐怕只有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即便對方只是個手無搏雞之力的老頭或者小孩.

只要是阻礙他達成目標,達到目的,那麼不管是老人還是小孩,都是他的障礙,都將鏟除.

我看著他,隨即收回目光看向女人,然後說道,走吧,我都餓了,進去吃一頓再說.

于是我們幾人進去,點菜,接著在等待上菜.

期間還叫了兩瓶紅酒,兩瓶白酒,白酒度數,55度,算不上高,但也絕對不低.

點白酒其實是為了灌青年.

不是說酒後吐真言嗎?所以我想讓他直接說出來,也好知道他該不該死.

女人也明白我的意思,吃飯的時候頻頻勸酒,讓盡量多喝點,青年似乎並沒有什麼心機,勸他喝他就喝,來者不拒.

一瓶白酒就這樣子被他喝完了,結果這家伙還沒暈倒,雖然有點渾渾噩噩的模樣,但是說話的時候口齒清晰,眼睛也比較有神,所以他還沒有醉.

沒辦法,只好繼續灌.

這個時候比較難過了,因為青年他說他喝的差不多,不想再喝.

不喝怎麼行?

所以我也來勸他喝,說是男人就走一杯,他喝了一杯.我又說,是大丈夫的話,女人敬酒來多少喝多少!于是他又喝了兩杯.我再開口,壯漢若為紅顏故,喝酒3杯就3杯.于是他喝了3杯……

這一通下來,另一瓶酒也被他喝完了.

至于我?

我也在喝酒,不過我的白酒其實是水來的,在來之前我就跟這里的老板說好了的,4瓶白酒,兩瓶水,兩瓶真貨……

對付青年不耍點小計謀不行,而且我的酒量也不見得好,所以也就省了,免得去遭罪.

青年已經趴在桌子上,我和女人對望一眼,最後由女人來到青年身邊,一手搭著他肩膀,輕聲問道,你的真名是什麼?

起初青年什麼反應都沒有,趴在桌子上似乎睡著了,還時不時發出打呼嚕的聲音.

女人連問三句,對方都沒理會,這讓女人急了,用力搖了搖他,青年這個時候才發出夢囈般的聲音說別吵,別動,我在睡覺.

女人露出了笑臉說道,睡覺?回答我問題就給你睡了,告訴我你真名是什麼?

青年又嘟囔一句,最後說是說了,但是聽不清他說的是什麼.

不得已,女人只好在重新進行詢問.

這個時候青年才說出他的名字.

讓我們失望的是,他的名字和他現在用的名字是一樣的,所以,女人看向我詢問道,真?假?

我聳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女人再次看向青年,右手一翻,多了把匕首,只見他拿著匕首向著青年的脖子慢慢靠近.

我知道她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試探一下青年是真醉還是假醉,如果是假的話,匕首在靠近他脖子的時候青年肯定會有所動作,除非他膽大到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女人手上鋒芒畢露的匕首已經架在青年脖子上,鋒利的刀子只需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劃破青年的喉嚨……

我屏住呼吸,靜靜的等待,因為很有可能青年等一下就會出手,並且反擊,在這種情況之下,就要先下手為強,並且阻止他傷害女人.

也因為如此,來哥也站了起來,也看向青年,只要他稍有動作,相信來哥會立馬作出反應,並且撲過去.

女人顯得謹慎,小心,手中的匕首一點一點的向著青年的脖子遞進,眼看著青年細嫩白皙的脖子被刀子壓出一道粉紅色的痕,那是血痕.如果青年清醒的話,肯定已經感受到疼痛,因為刀子的鋒芒已經破壞它的表皮,只要再稍稍用力,就能深入他的肌膚,直接切破肌肉,再用力就是劃破口子,到那個時候將有大量的鮮血從口子里面湧出來.

就像殺雞放血,不出幾秒,立馬就能讓青年死翹翹.

換成任何一個人,在這種時候都會被嚇得魂不附體,並且急忙躲閃,以免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可是青年還是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似乎是真的醉了.

看到這里,我又疑惑了,心道,是我自己弄錯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有人推開,就在這個時候女人連忙把匕首藏了起來,並且坐好,安然無事的模樣.

進來的人是兩個老人家,其中一個我認識,正是之前我詢問的那個鄰居,也就是住在青年旁邊的那人.

看到他的時候,我顯得非常意外,看到我的時候也顯得很意外,連忙說道,我們又見面了.

我說對呀,想不到又見面了,然後我問他在干嘛,他說這里不是9號房嗎?怎麼會在這里?9號房應該是我定的.

我苦笑看著他,說吧,這里是8號房……

進來的時候我也留意到了,那個8的數字因為經曆的時間久有了磨損,所以有一個缺口,看起來很像9.

他聽到連忙說對不起呀,打擾你們吃飯了,說話的時候他也看到了青年,然後再看著我的時候眼神里多了幾分輕松.

之前我說我是和青年是朋友,他還是保持警惕的,如今看到青年和我在一起,所以它才會松了一口氣.

他出去的時候對著另一個人道,老陳,走吧,我們搞錯了.

聽到這里,我有觸電一般說道等等.

他回頭看著我問,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嗎?

我看著他身旁的那個老人,問道,他就是老陳?

我記得沒錯的話,鄰居曾經說過,老陳突然搬家,連招呼都不和他打……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善罷甘休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殺手出動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