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善罷甘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八章善罷甘休

再聯想到小孩出去叫人,我想這一次酒店真的會因為他而出大問題呀!

撐死那小孩也不過能喊兩三百號人,而我這邊最少也有六七百吧!再說了,小孩認識的人還能有什麼?估摸著和他差不多的,都是些小青年.

對付他們還不簡單?

想到這里,我們3人心安理得繼續喝茶?菜是不能再吃了,實在是口味差,再吃下去,可不見得是好事.

等待的時間是無聊的,我們的人都到齊了,隨著小蘭哥一個電話來彙報人全齊,七爺臉上多了幾分得意.

如今我們3人就在等待那小孩,和他喊來的人到場.

期間我看了下時間,時間還早,距離我和女人以及青年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所以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讓我在這里折騰,我倒是挺贊成七爺說的,把這個酒店給拆掉.誰讓他做那麼爛的東西,收那麼貴的費用,這不是擺明在坑人嗎?

再過了一會兒,不光是我沒有耐性,連七爺和莫小蘭都沒有耐心了,本來說好來吃夜宵的,結果飯還沒吃上,氣倒是受了不少.更主要的是,那孩子動作也太慢了,磨嘰磨嘰,都過了快一個小時了,人都還沒來.

還好就在我們3個人商量是不是先動手的時候小孩來了,在他身後跟著5個看起來比較強壯的青年.

看到他出現我們3人頓時松了口氣,總算是來了.

沒等七爺說話,莫小蘭先開口了,說孩子,你的人呢?好了沒?好了的話就到下面去吧,直接"開片".

聽到這里,我詫異看著莫小蘭,很少看她那麼主動說打架的事情,如今說起來簡直和玩一樣,顯得比較有霸氣.

這也讓她身上散發出一般女人沒有的氣質,感覺不錯,我喜歡.

那孩子臉色不怎麼好,看著我們3人,嘴巴張了張,卻又閉上,沒有開口.倒是他身後的5個人里走出來一人說道,3位老板不好意思,是我們的人做錯了惹你們,但是請你能消消氣,我希望這只是個誤會,能聽我們解釋嗎?我們一個機會.

原本我以為有架打,卻想不到來的人是勸架的,這讓我有些失望.

七爺和莫小蘭也有些失望,身子靠著椅子,七爺懶懶的看著他們說,不是說打架嗎?喊人了嗎?人呢!

聽著七爺說著霸氣外泄的話,讓我感覺新鮮.畢竟他年紀有點大,所以說話的時候那麼沖,就像熱血青年,這讓我怎麼聽都怎麼覺得怪.

好在我也知道七爺從小就是吃這行飯,所以這樣說話的語氣和態度倒也說得過去了.

如今更讓我好奇的只是這5個人過來干嘛?是來和好的嗎?但是,如果是和好只需要來一個人就是了,干嘛來5個?

所以我認真看著這5個人,先看看對方玩什麼花樣.

這小孩明顯就是皇親國戚,按理說對方怎麼可能就那麼輕易認錯呢?既然不肯認錯,大不了就跑唄!

就在我內心納悶的時候,外面又走進來一個人,40多歲中年人,長的消瘦和小孩差不多模樣,看來是小孩的他爸或者是他叔叔之類的.

就在此時,之前那5個青年紛紛向他走去,看到這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保護他的.

看來對方來頭不小啊,居然有5個殺手保護!

是的,之前我就在打量著5個青年,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們的步伐,和站姿.

當他們走進來,站在小孩後面的時候就給人一種一堵牆的感覺,那種氣勢只有經過訓練,而且是特別訓練,類似士兵這樣的人才能散發出來的,所以當時我就在猜測,這5個人是士兵,起碼以前參過軍.

但是很快,我的注意力轉移到他們的手上.

他們5人的手,他們的手上繭以拇指跟食指的最厚,還有尾指.

這樣不均勻的繭證明他們經常拿的東西不是武器,就是槍支.聯想到他們可能是保鏢的緣故,所以帶著這些武器也很正常,可是唯獨一點是保鏢沒有的,那就是殺氣.

他們掩飾的很好,在中年人沒出現之前,我都沒有發現,直到中年人出現,他們5人的氣勢立馬轉變成凌厲,帶著殺戮.

這種氣息不是保鏢該有的,既然不是保鏢,恐怕也只有殺手了.

如今我覺得很有意思,最近我身邊頻頻出現殺手,無論是女人還是青年,包括眼前的5個人.

這讓我有些意味深長,心想著,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很快,中年人開始介紹自己,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他是小孩他爸.

中年人開始訴說,說,小孩不懂事,今天是到這里玩,冒充經理,得罪了諸位,這里我替他給大家賠個不是.

話剛說完,他又接得道,光陪不是不行,今天諸位吃的,用的,所有消費都算我的,怎麼樣?

我看向七爺,七爺也看著我,我們兩人都搖了搖頭.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對方先惹的事讓我們超級不爽,而如今卻想陪個不是再賠點錢,表示這也太便宜他了.尤其是這酒樓太黑,飯菜貴又爛,我們想不到理由去原諒他.

莫小蘭開口說道,這可不行.

中年人看見莫小蘭,顯得很淡定,似乎早就預料到我們會這樣,于是問道為什麼不行呢!難道諸位是對賠償還不夠滿意嗎?那麼?除了今天的消費,我還可以另外賠償一人2萬塊.

說完,他再次看著我們幾人,面帶笑意的怎麼樣?

從這里可以看出來,這已經是他的極限,因為他覺得,開出這樣的條件,足夠讓我們答應了.

可偏偏我就沒有妥協的意思,不管怎麼樣,人都叫來了,總不能就這樣子了事.

對方有錢有勢又怎麼樣?可不一定我會低頭啊,也不代表我會害怕他們,或者我的勢力就比他們弱.

所以我開口道,你今天就是陪個100萬,我們都不會就這樣了事.

中年人聽到這里臉色變得難看,隨即看著我們幾人,他說兄弟何必如此呢?和氣生財,你拿點好處,這件事就這樣子了了,又何必把事情搞大?

我苦笑說道,這位大哥,你是不知道,我們3年從小到大就沒有像今天這樣受氣過,就說我身旁這位七爺吧,你看他多少歲的人了?

他從小就出來混,到現在四五十個年頭,壓根就沒有低頭過,也從來沒人敢踩在他頭上,敢罵他老頭子,說他老不死,也因為如此,外面700多號人全部都服服帖帖跟著他,今天就算我們3個人妥協,外面700個人你們怎麼說?一人賠2萬怎麼樣?

說到這里,中年人臉色已經變得難看的臉就更加深沉,難看.包括他身後5個殺手.

至于那個小孩,臉色同不好,從進來就一直低著頭,雙手抓著自己的衣服,顯得十分緊張和害怕.

還沒等中年人答複我,我就說吧,賠2萬也不實際,對吧?所以我們3個人壓根就沒有打算就這樣把這件事就這樣子了了.

沒辦法,這口氣咽不下去……

我還沒說完,就在此時,中年人一巴掌甩在小孩臉上,把小孩打倒在地,把小孩打蒙了.

如今小孩坐在地上,驚恐回頭看著中年人,嘴角溢血,眼眶里淚花在打轉,眼看著就要哭起來.

中年人瞪眼,看著小孩,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可以看出來現在他殺小孩的心都有了.

我看到這里也于心不忍,對方始終是個小孩,這件事也就算了吧!

中年人扭頭淡定看著我們3人道,諸位,這下可滿意?之前的條件不變,今晚你們的消費都算我的,一人還可以得到2萬塊錢的賠償.

他笑容可掬,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在加剛剛他也已經教訓小孩,還做出讓步,賠償,于公于私,這件事也應該了了.

七爺這個時候也悄聲對我的,這個人可不一般,算了吧,不要做的太過分,不然狗急跳牆.

聽到這里,我自然點頭,本來我也有這個意思,至于七爺說這個中年人不簡單,我也已經看出來了,在這種時候還能那麼淡定,並且做決定的時候毫不猶豫,非常果斷,這些都不像是普通人該有的,所以對方要不是深明大義的人,就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再繼續下去肯定會把事情搞大,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母雞被逼急了還會用嘴啄人……

我看上中年人說的,好吧,就依你.

中年人呵呵笑了,笑說吧,多謝諸位.之後他對著身後青年說道,後面的事情吩咐下去,3位老板所有收費都免了,等一下再拿6萬塊錢過來,一人給2萬.

說完他又看向小孩,讓他走人.

最後他才對著我們三人說事務忙,先離開.

我們目送中年人和小孩離開,他們剛走沒多久,5個青年也相繼離開,在之後有一個青年拿著6疊現金過來,放到桌子上,對著我們鞠躬,然後才離開.

自自始至終我們三人連一句話都沒有講,一直看著中年人和小孩離開的那扇門.

因為我們3個人都在想一個問題,這個家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節外生枝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迷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