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寶刀未老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五章寶刀未老的女人

我希望青年並不是來討債的人,不然的話……

就以女人和他現在的交情,即便不是男女朋友,但是也達到了知己,閨蜜的那一種,所以說如果青年是來討債的,我想女人會下不了手,也會傷心難過.

所以這一點並不好,作為一名殺手就應該心狠手辣,該果斷的時候不能有半點猶豫,不然的話後患無窮.這一點我是深有體會,所以能斬草除根就不要猶豫了.

這一點我還是希望女人能自己保持警惕,能躲就躲起來先吧,畢竟對方如果真是要來報仇,只怕是防不勝防.

想到這里,我看著青年,突然在想,萬一……

萬一他的實力在女人之上,在這種情況之下,女人恐怕死1萬次都有可能.

一個真正厲害的殺手並不是出手殺人,我是在對方不知不覺的時候,甚至還在笑的時候,突然就結束了對方的生命.

這種情況就只有利用情感接近對方,讓彼此成為好朋友,親人,甚至是那種可以為對方付出生命的關系,在之後出手將對方殺死.

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諷刺人的嗎?我想應該沒有了.

所以現在我在想,這個青年這般刻意的接近女人,並且委曲求全去滿足女人,配合女人,又不要求回報,難道就是因為這樣?

越想越不對勁,我想接下來的日子,我該好好的花點時間在女人和這個青年身上才行.

我看著女人說道,今天晚上有空嗎?

原本念念叨叨有些生氣的女人頓時閉嘴,看著我,連忙點頭說,有啊!

我說好,今天晚上請你吃飯.說完我又看向青年,說,你也來吧!

青年微笑點頭,顯得斯文得體.

女人就更興奮了,又開始像只小鳥一樣嘰嘰喳喳個不停.

這一次我沒有像之前那樣拒絕女人,厭煩女人,而是和她靜靜的聊了起來.

聊天不是我的強項,所以幾乎都是女人在說我在聽,偶爾回答兩句.

就這樣,大約聊了有20分鍾,青年這個時候說我上廁所,之後就離開了.

其實我和女人聊天目的就是為了把青年弄走,好有機會讓我和女人好好聊一聊關于這個青年的事情和我剛剛的猜想.

青年一走我就看向女人,很認真的那種.

原本還在笑臉看著我並且在念叨著她在說著今天晚上該怎麼穿,該怎麼打扮,不過此時女人也閉上了嘴巴.

她應該也意識到我是有話要對她講,所以該認真的時候就認真,何況我很少像今天這樣認真的看著她,很嚴肅的模樣.

女人問,怎麼了?

我說,你覺不覺得他有問題?

女人聽到這里,哈哈笑了起來說道,他怎麼會有問題呢?

我說,為什麼你會回答的那麼干脆和果斷?

在我看來一個人說話果斷,那代表他內心十分有把握,這也證明她對青年很了解,也許她曾經調查過他.

想到這里,我再一次對女人刮目相看.雖然她跟我在一起的這些日子有些傻傻的,不過畢竟她的身份是殺手,過去的她是怎麼辦事,是否謹慎,小心我不清楚,不過如今看來,她並不像我想象中那麼簡單和輕易打敗.

因為後面她說話了,也證實了我剛剛的猜想.

她確實對青年展開的調查,對方只有一個父親,母親在他8歲那年去世.他本人品性優良,讀書成績也非常的好,總的來講是品德優的三好學生,所以並沒有什麼危害.

說到這里女人說她不認為去年會對她下手,會傷害她.

聽完我看著女人笑了笑說,那你的資料是如何獲得?

如今我能笑出來是因為女人她自己的自我防范措施做得非常好,這一點連我都自愧不如,所以剛剛的擔心一掃而空,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不過我還是奇怪,她通過什麼渠道獲得那麼多信息.

女人賣關子,並沒有告訴我直接原因,而是說你忘記我是什麼身份了嗎?我們自然有我們獲得消息的渠道.

我實在好奇,追問她到底是什麼渠道?

女人不告訴我,得意的笑著.

我說,你不告訴我,今天可就別想跟我在一起去吃飯了.

豈料女人呵呵地笑了起來,似乎並不關心這件事.

所以之前她表現的很興奮的模樣完全是裝出來的,這讓我內心有些失落,這女人跟我吃飯難道還委屈她了嗎?

但是也因為如此,我再一次小瞧了她.

看來她知道我的目的,也知道我要試探青年.

果然,她很快就開口說道,你請我吃飯,醉翁之意不在酒,無非就是想試探他.

她還說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是我覺得你這樣做有些多余,畢竟我曾經是殺手,所以有些東西我自己知道,你知道我仇家多,這些年來我一心想安安靜靜過平凡的日子,可是以前的仇家不少找上了我,但是都被我解決了.

未了她又補充一句,像我們這類殺手,即便成為平凡人,那也不代表笨.

聽到她這樣講,我聳肩說,是我多管閑事了.

女人呵呵笑的說道,不能這樣講,你的關心我心領,不過既然你有你的看法,我覺得你可以按照你的方法去做,去試探他.畢竟每一個人做事都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就像我,其實我並不相信我調查的資料.

我反問一句,是你調查的,你為什麼不相信?

她沉思之後說,以前調查的所有人的資料我都相信,唯獨青年的我總感覺有些地方不正常.

哦?

現在輪到我驚訝,原來她還是懷疑青年有問題,只是她說不出來,于是我開口問她到底怎麼回事?

因為我也很好奇,這樣一個男的並且又那麼優秀,似乎他還是單身,種種跡象說明,他是有問題,只是我也說不出來.

女人說,他太優秀了,可以說是十全十美.

她說,不管是人還是東西,都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

尤其是人,因為生活的環境不一樣,遇到的人不一樣,所以這一生她都會做出改變,唯獨青年就像沒變過.

一般任何東西都是那麼完美,從小到大,連架都沒打過一次,也沒有晚歸過,老老實實每一天,就像機器人一樣,放學就回家,上學就讀書,也不戀愛,和朋友相處也十分的好.

我曾經去找過資料里面他幾個比較好的朋友,詢問關于青年的事情時,他們都贊不絕口,說他是怎麼樣,一個人非常好,又聽話的人.每一個人說起她的時候都面帶笑意,顯得十分的開心.

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正常,但是結果卻是那麼的不正常,兩者結合,所以我覺得有問題.

我看這女人對她再一次刮目相看,別看她只是個女人,這些事情做起來,可是非常仔細,而且有組織有頭腦,思致極恐,可以說已經做到了無孔不入.

最可怕的是,平時你壓根就看不出來,感覺不到,總以為女人只是女人,很普通.

想到這里,我看向女人,面帶恐懼.

女人疑惑看著我說的怎麼啦?我有那麼可怕嗎?

我問她,你和我認識的時候是不是也對我展開了調查?

聯想到她剛剛對青年展開的所有調查,簡直就是鋪天蓋地,恐怕連青年小時候吃過多少飯女人都調查過.

所以我怕女人也對我進行了調查,雖然說這種事情感覺起來並不怎麼樣,只是調查而已,可是每一個人都有自我保護的意識和秘密,當有人刻意去調查自己的時候,就會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

現在我就覺得女人如果對我展開了調查,我肯定不會和她做朋友.太恐怖了,還給不給人留點私人空間,個人生活?現在完全就是整個人暴露她在她面前,被她看了個精光.

這種感覺換成誰,誰都不喜歡.

女人在這個時候哈哈大笑起來,她說,張老板,你居然怕我查你?難道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我沒有理她,因為她說的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我有什麼秘密?我什麼秘密都沒有!做得正,站得直,身正不怕影斜.可是我就是不喜歡有人去調查我.

女人這個時候才搖頭說道,我壓根就沒想過去調查你.

這讓我好奇起來,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因為我的感覺告訴我,你不需要調查.也許是因為覺得你沒有危害,又也許我已經看到你最真實的一面,所以沒必要去調查.

最後她又補充一句,你不要以為我什麼人都去調查,你覺得我這樣累不累?

我呵呵笑了,說累.

于是她不說話了,現在有些惆悵.

她說,早知道我就不走那一步,不做殺手.

以前做殺手的時候天天擔驚受怕,怕有人報複,怕被殺人的那些親人來找我,可是想不到沒做殺手的日子一樣,依舊避免不了這種提心吊膽的生活.

天天擔心.

身邊有個新鄰居住進來了,要去調查.交了個新朋友要去調查.到菜市場賣菜的時候,有個阿姨對我特別好,也要去調查……

女人說到這里,看著我,她說我還是羨慕你,像你這樣多好.

聽到這里,我內心苦笑不已,恐怕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她只是擔心別人的報複,而我呢?天天跟這些鬼打交道,更不用說她的危險程度比她高多少.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後患無窮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計劃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