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後患無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四章後患無窮

等楊再興將所有匕首敲飛准備再刺向男鬼的時候卻發現,男鬼和女鬼都消失不見了.

我眨眨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明明剛剛就在眼前,怎麼突然間就消失不見了?這不可能呀!

我再看了看剛剛男鬼所在位置,以及女鬼的位置,確定他們之前就在我眼前,可如今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認為是我眼睛花了,畢竟再怎麼花,也不可能連在眼前所看到的東西都看不到吧?

在我內心還在糾結的時候,北邊王開口,說他們逃跑了.

我扭頭看向北邊王,張了張嘴想反問明明剛剛就在眼前,怎麼可能說消失就消失?

但是話到嘴邊我卻沒有說下去,因為我知道他沒有必要欺騙我,所以他說的是事實,只是我不相信他所說的話和發生在眼前的事情而已.

這太怪異了,幾乎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說沒有就沒有……

不對,並不是這樣的.

很快我就聯想到當時因為一直在看著楊在興的有動作,所以忽略了男鬼和女鬼的存在.在那一會工夫,大約有個3秒鍾時間,3秒鍾時間我沒有看男鬼和女鬼,現在看來他們就是在那個時候逃離的,可笑的是我卻認為這不是真的,還認為自己一直盯著他們看,事實上,這只是一種錯覺,把我自己都騙了的錯覺.

北邊王那邊又開口說道,他們並不普通,生前的時候能逃脫追捕,無論是錦衣衛還是東廠的人都沒能及時將他們抓到,證明他們身手本來就不差.所以剛剛那女的出手,擾亂了我們的視線,就在那個時候他們逃跑了.

他還說不用再追,他知道他們的秉性,就算追到天涯海角都不一定能找到他們,不過,他相信他們會回來的,當他們要出現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在眼前,這一點無需擔心.

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會,看著我,似乎是擔憂我怕他們報複,于是他說你放心,我會派我的人時刻保護著你還有你身邊的人,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未了他又開口說了句謝謝你能幫助我,但是這樣太危險了,希望下一次你能認真考慮,再來決定該怎麼做……

說完,他沖我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他的身影消失,還有他的手下也消失了.

如今這里只剩下我,我一個人站在原地,癡癡呆呆看著她,腦海中全是北邊王的聲音,還有他說的話.

看來那兩只鬼確實逃跑了,不光是他們,連埋伏在四周,從沒露臉的那是另外30多只鬼也逃跑了……

不知道為什麼,如今我總有一種放虎歸山的感覺.

我應該將那兩只鬼包括埋伏在四周的鬼全部鏟除掉的,只有這樣我的心才能踏實,日子才能繼續平靜下去,而如今看來並不能如我所願,而且他們都走了,這也意味著將來他們會逐一出現在我身邊,並且很有可能先從我手下手.

到了那個時候,可不是好玩的.

如今我希望,將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希望他們是一個一個的來,而不是像今天所說,三十幾個人同時出現襲擊北邊王.

連北邊王這樣強大的人都受傷,換成我呢?

想到這里,我苦笑搖頭,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暫且就這樣吧,該來的總會來,命中注定一般,來的時候只需要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楊再興新出現在我身邊,他說,跑了……

發現那兩只鬼已經消失不見的時候,楊再興也消失不見,想來應該去追他.如今他說出這樣的結果我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因為北邊王剛剛已經講過.

我說沒事,讓他先行離開.楊再興也沒有多說,消失不見.

我站在原地,抬頭看天空,今晚的夜色並不怎麼好,居然連月亮都不見了,似乎是被黑云遮蓋,羊館四周似乎也透著一股濃濃的黑氣,若隱若現.

我看著這股黑氣,又看了看四周,最後轉身回羊館.

不管將來如何,將發生怎麼樣的事情,日子還是要過的,就像現在,羊館該開張就得開張,說關門那就得關門,因為這是我的生活屬于我的,全部由我主導.

接下來的日子可以說非常的平靜,當然也有不平靜的,比喻女人和那個青年攝影師最近打的火熱,似乎兩人是真的要熱戀一般.

女人總會出現在我的陽光里,在她的身邊,總會有著青年攝影師,他們兩人沒有手牽手,但是,走路的時候幾乎是並排而走,身體挨著身體,那意思還不夠明白嗎?

可是換句話來說,這似乎是女人在故意氣我,故意讓我吃醋.所以,當她和青年攝影師出現在我身前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的,挑起某些事端,說什麼青年好,說什麼他比較出色等等之類的話.

在別人面前她不會,偏偏就在我面前來說,于是我在想,她應該是在試圖刺激我,讓我為這件事吃醋,然後好讓我去追求她.

我又不傻,我怎麼會上當呢?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兩人這樣恩恩愛愛出現在我面前,我確實有些生氣.可是漸漸的,現在他們兩人就是抱在一起,我都當做沒看到.

第九天了,他們兩人今天又出現在我的視野里,我在第三個分館,他們也出現在第三個分館.這和之前一樣,不論我在哪里,他們就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只要不傻的人一想就知道她這是針對性的.然後又故意和青年走在一起顯得親密,那還不是來刺激我的?

我懶得去計較,也懶得去說,只是當看不到,就像現在一樣,他們兩人出現在我面前,我面帶微笑說道,兩位今天來又是有什麼理由?

是的,每一次他們出現總會有理由的,剛開始說什麼來看看我?來增加點人氣?後來,又有各種莫名其妙,令人想都想不到的理由.

就像現在,隨意我倒是想知道她還有什麼理由沒說過的.

女人說,我想來就來,你管得著嗎?

看來她也想不出什麼好理由了,干脆就來硬的,來任性的.

這次我只是苦笑,沒再說什麼.她說的對,她想來就來,難不成我還能管著她?

所以,我也就沒再說什麼,任由她愛干嘛就干嘛,繼續算我的賬本.

我這個老板現在幾乎什麼事都不用干,只是抽空到某一個分館去查查賬目,看一看虧損,盈利,再之後的事情就沒我份了.

畢竟,每一個羊館分店都有店長和負責人,他們會負責日常所需,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再不濟,搞不定的事情也會有張雅,小麗他們負責.最後還有彭大山,再最後才輪到我.

這幾乎是一個等級,一個等級的上去,所以即便平時有點小事,還沒到我頭上就已經被解決了,所以現在我每一天很閑,閑得非常的慌,幾乎到無聊每一天都要拍蒼蠅那種.

好在,我比較喜歡算賬,也比較在意每一個分店能賺多少錢,畢竟現在我新麒麟門已經有700多號人,每一天都要付出大量的金錢,這就由不得我不關注經濟收入和支出,以免哪一天我變成窮光蛋都不知道!

再說了,每一天看到自己有所盈利,內心就會有滿足感.那種滿足感,對我來講就是享受,所以漸漸的我也喜歡上這種輕松又討好的活.

如今我認真地算著賬目,女人來到我身邊,腦袋往前傾,看著我,這讓我有些不自然.

我看著女人道,你干嘛呢?

她一臉詫異,看著我,她說還能干嘛?看看你在干嘛.

我翻白眼了,說,你真無聊.

她說我怎麼會無聊,你不知道今天我的行程滿滿的嗎?等一下我還要去看電影,去小吃街,還要去買衣服,我忙死了.

她的意思是他要和青年攝影師一起去?于是我看了一眼青年,沖他笑了笑,內心想到他也是辛苦了.

跟著女人逛街什麼之類的已經足夠累人的,像他這種天天被女人拉過來演戲,還要假裝很真實很興奮的樣子,這比陪女人逛街還要累吧?

被女人這般折騰,他居然沒有一點脾氣?

想到這里,我我看像青年的笑意,笑得更濃.

脾氣好,可不代表真正的好,通常來講,在正常人都無法忍受的情況之下,他都能忍受,那麼證明他是有目的的.

至于青年,對女人有什麼目的,暫時我也不清楚,可是這一方面的事情我會留意.

從一開始見到這個青年的時候,我就有種感覺,他會殺了女人……

雖然我也不清楚我這種感覺是從何而來,可是這種感覺如今是越來越強烈,尤其是這幾天,他和女人在一起,頻頻出現在我的視野,每一天我看到他,那種感覺也就更強烈過一天.

女人是殺手,不過她說她已經退隱江湖,不再做那些事情.

這一點我相信她,並且在她身上我已經感覺不到那種殺手該有的殺氣,如今的她只是平凡的一個人,是個傻丫頭,傻傻的又簡單.

可是,她放棄了過去的一切,不代表過去也忘記了她.

任何事情都會有因果報應,當初做的事,那麼以後必然會遇到報應.所以說,即便過去,已經過去,可是過去欠下的債,隨時都有可能要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惡戰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寶刀未老的女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