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三章 惡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三章惡戰

楊再興出現的是那麼的突然,出手又是那麼的迅速,長槍直刺的時候不帶半點猶豫,直接刺破了空氣對著女鬼身上殺了過去.

可是這招看起來極其危險並且百分百能擊傷他的一招卻被女鬼躲開了,卻見原本應該猛的撲去的身子居然就這樣抽身反彈離開.

是人都知道慣性的存在,當用的力量越大,慣性就越大.類似女鬼剛剛那一招傾盡全力的招式按理說想停下來都需要花上好幾秒時間,因為這就是慣性,重力之下,需要持續一段時間.

但是她就是這樣抽身了,顯得輕松無比.

仿佛自己已經脫離了重力,脫離了慣性力量,能隨意掌控自己,隨心所欲.

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當她抽身反彈回到男鬼身邊的時候她的身體還是止不住的滑行了好就米才停了下來.

從這里可以看出,她剛剛是強硬收身並且抽身,這種做法就等同殺敵一千,自傷八百.

她剛剛是拼著自己受傷才逃出了楊再興的長槍殺陣范圍……

看到這里我突然沒之前那麼恐懼眼前這兩只鬼了,看來他們的實力遠不如我想象的高.

等等.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剛剛男鬼說他們三十幾個兄弟?

我腦海浮現他們三十幾只鬼鋪天蓋地對著北邊王偷襲殺過去的場景,如果說北邊王被偷襲受傷,那麼也就表示不是眼前兩只鬼所為,而是他們三十幾只鬼!

想到這里我釋然,看來眼前這兩只鬼不是主角,而是派出來一探虛實的先頭部隊,是來試探北邊王傷情,好讓埋伏在四周的其他鬼知道接下來是攻,還是逃.

不過這和我也沒多大關系了,自從我決定站出來就已經決定了接下來的命運.

人可以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權,可是即便活著,那麼就不能沒有底線,不能丟棄最基本的仁義禮信德,不然活著又有什麼意思?

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說我多管閑事也好,說我虛偽也好,我就是這樣做了,只求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如今男鬼和女鬼盯著我,臉色陰晴不定,接著又看向楊再興.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對楊再興挺畏懼的,看他的眼神明顯不敢直視.

楊再興也是死了好幾百年的鬼,所以他們害怕倒也正常,畢竟和他們是同一個等級的鬼,也許死的年月比他們還要久.

北邊王看了楊再興後也扭頭看我,顯得很驚訝,估摸著沒想到我會出手.

鄭將軍也是如此,看著我的眼神多了幾分敬意.

在這種時候還能挺身出,能表達很多意思,也能傳達善意,讓他們知道我和他們是一伙的,是朋友……

看著眼前兩只鬼我開口道,這里本人經商營業的地方,賺錢養家糊口,你們要打就滾遠點,別弄髒了我的地方!

我的話說完,北邊王輕笑起來,自然知道我的意思.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了.因為我剛剛強調的是這里是我的羊館是我的地盤,他們在這里鬧事就等同沒把我放眼里.

北邊王後退了一步,鄭將軍也來到北邊王身後,同一時間那兩個黑氣縈繞的手下也消失不見了.

我上前一步,楊再興在我右手邊,長槍倒提,冷冷看著眼前的兩只鬼,做好了隨時出手的准備.

男鬼說,你能看到我們?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說廢話了,還沒等我說話他改口道,你的羊館,死人也能吃?

女鬼也看向我,那意思自然是和男鬼有著同樣的疑惑,同時她一直看著楊再興,估計在打量她的這個新對手,好讓自己能伺機再出手,擊殺.

全羊館是本人畢生心血,開始至今陰陽同吃,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只要能滿足我,自然我也就能滿足他.人吃飯,給錢.鬼吃飯,那就得看你們拿出什麼樣的誠意來了.

換做以前,我肯定會說只需要鬼魄,但是自從上一次事件後我知道我的羊館不能開的那麼廉價了.所以我不對外直接公開,而是有條件的.

男鬼聽到這里哦了聲,然後問,吃一頓,需要怎麼樣的條件?

我看著他,又看向女鬼,笑著道,殺了她,你就可以吃.

我指向女鬼,讓男鬼殺了女鬼.

其實這種事情我明知道不可能,可還是說出口了,目的也沒別的,就是想知道他們幾人的關系.

若是這三十幾只鬼團結一致,那麼我想後面不管是我還是北邊王,恐怕都別想過上好日子了.如果不是,那麼這件事還有轉機.

事實上這件事確實有轉機,當我說完話的時候女鬼第一時間後退,和男鬼保持距離.

從這一點證實了他們也並不是關系好到兩小無猜的那種,終究到底,只是普通朋友,因為某件同樣的事情彙集在一起.

比喻殺北邊王.

男鬼也看向女鬼,之後看著我說,這位老板,你這挑撥離間又是何苦呢?

我淺笑,並沒有多說話,我已經得到我要的答案,剩下的就看他們是對我下手,還是選擇秋後算賬了.

女鬼在這個時候也沒往男鬼身邊靠近,似乎對他很忌憚,也深知那男鬼會對她下手一般.

接下來的時間就只是沉默,女鬼沒有再上前的准備,對她而言,現在似乎外患內憂.

進攻的話楊再興不是好對付的人,而且很有可能男鬼會在她背後偷襲,殺了她.

當然,她是不是這樣想只有她知道,反正她已經收了匕首,沒有再出手的意思.

這次輪到男鬼出手了,赤手空拳,八字邁開,龍行虎步來到距離我和楊再興不到三米的位置.

他說,真沒商量的余地?

我搖頭,實話說,這件事確實沒有商量的余地,是敵非友,沒什麼好說的.

他苦笑了,陡然,右手成爪伸出,對著楊再興抓了過去.

他的動作剛猛有力,抓去的時候身子縱跳,如鷹撲地,雙手展開,雙腳收縮停在半空.

這一招,正是大鵬展翅!

男鬼的手已經對著楊再興臉上掃了過去,利爪尖銳,劃破空氣,唰一聲令人聽了心驚膽顫.

好在楊再興實力也不弱,上身後仰躲開了他的攻擊,不過那一幕看起來也是嚇人.

男鬼的利爪只差一點點就劃在楊再興臉上,其中一個手指頭的爪子只差那麼一點點就碰到他鼻子.

楊再興後退的時候手中長槍一頓,斜上對著男鬼殺去.

男鬼身子旋轉,右手對著肘位置對上楊再興的長槍,將楊再興的長槍攻擊阻擋下來,同一時間他的另一只手又對著楊再興身前抓去.

楊再興再閃,之前被阻擋住的長槍再一次從腰間穿過,送到另一只手上,長槍再一次對著男鬼殺去.

我算是看清楚了,這男鬼主攻上三路,專長鷹爪,所以也是個厲害難纏的家伙.因為一近戰,那麼他就粘上一般讓你怎麼甩都甩不開,就像現在楊再興試圖兩次用長槍將起逼退都沒成功.

他身子靈活,每一次楊再興長槍准備出擊的時候就會被他按下去或者利用快速攻擊讓楊再興不得不顧忌安危,從而將攻擊化為防禦,最終長槍也就沒有出手了.

這一來二去,眼看著楊再興被對方壓迫著往後退,並且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我急著.

可是急也沒用,那家伙確實是強悍,不是昔日遇到過的那些鬼可比.

但也有一點讓我欣慰的是,楊再興表情較為淡定,這讓我內心也稍稍平靜下來.

看他這模樣就知道他還沒動用自己真本事呢.

他說過難得遇到厲害的人他不會早早就結束的,因為他很享受高手對決的那種感覺.

以前不懂,現在的我也是懂的,所以如今我都有些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能過去和他對上幾招,就這樣近身搏斗.

最後我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這種戰斗等級不是我能摻合的,不添亂子已經不錯了.

殺!

就在這個時候但聽楊再興沉聲一吼,緊接著他拿著長槍的手一松,長槍落地,他手握拳頭對著眼前的男鬼轟殺過去!

這一招是那麼的突然,甚至讓對方遂不及防,怎麼也沒想到一直拿著長槍的楊再興會突然舍棄長槍,改為拳術對他轟殺過來.

這讓一直只顧著不讓楊再興出槍,盡量近身的男鬼臉色大變.

楊再興用的是拳術,這就是近身對近身呀!

男鬼胸前被楊再興擊中,身子紙張一般飄飛出去,最後重重砸在地上嘴角溢血.而在此時楊再興右手一張,長槍再次回到他手里,但見他身姿一動,長槍對著男鬼喉嚨位置刺殺過去.

眼看著就要將男鬼解決,就在此時一邊站立的女鬼出手了,手里黑色匕首對著楊再興身前丟了過來,一把一把又一把,一連十余把黑色匕首破空飛馳,帶著咻咻聲殺去.

眼看著槍頭就要刺破男鬼的喉嚨,但如今楊再興也不得不回防,將長槍挑起,對著刺向他的匕首一把又一把敲打,敲飛.槍頭每點中一把匕首就會響起叮的一聲,一時叮叮叮……匕首全被敲飛,四散飛遠不見蹤影.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立場
下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後患無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