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二章 立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二章立場

不想發生的事情偏偏就這樣發生,而且來的是那麼的迅速.我才剛想著要不要把北邊王搞走,那些家伙就跟上來了.

如今鄭將軍的狀態和神情就是在告訴我,他們來了.

我內心知道要遭殃了,現在他們都在我天字羊館里,無疑就是把我拖下水了.這自然不是什麼好事,所以現在我是能撇清和他們的關系就撇清.

我和北邊王確實有點交情,不過還是之前那句話,我對他還是抱有警惕性,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還沒達到掏心掏肺的那種地步.

就眼前的事情我就不願意和他共乘一條船,因為這不光是幫忙,而且是把我性命,把我身邊人的性命都搭上.

這可是虧本買賣呀!

如今我在思索著,等下那些家伙出現了,我該怎麼辦?

是表示自己的立場是中立的,不幫任何一方?畢竟我只是個開門做生意的,禍不及他人,所以我想那些家伙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吧?

不對,我還要假裝我看不到他們,這樣的話我在他們眼里就是個普通人,他們也不至于那麼濫殺無辜不是?他們來這里是有目標的,那就是殺北邊王……

我想了很多,最終還是決定保持中立,好讓自己能明哲保身.

想通後我也暗自松了口氣,就這樣吧,會沒事的.

等了不到兩分鍾,果然來人了.

不對,是來鬼了.

一男一女兩只鬼,看起來很普通,走路也是那種有氣無力的.但是身旁的鄭將軍表現的緊張,所以這只是他們的表面而已.

事實上?肯定不簡單.

我如之前我計劃好的那樣,當沒看到,眼睛故意看向別處,一副欣賞夜景的模樣.

至于我身邊的鄭將軍我也當他不存在,仿佛他就是巧合站在我身邊而已,並不是和我有什麼關系.

兩只鬼來了,來到羊館前停了下來.

男鬼說,妹子看到沒,這里居然還有羊館.

女鬼應答,然後說我都好久沒吃羊肉了,可惜,活人又怎麼能做出死人吃的羊肉呢?要是可以,那麼必然能大補一番.

男鬼點頭說對,要是可以的話倒是不錯,只可惜,人是人,鬼是鬼,人又怎麼做飯給鬼吃?

女鬼聳肩了,有些失望,之後又和男鬼互聊起來,說她生前最後一次吃羊肉是被清兵追趕的時候,那個時候她被迫躲在荒野中,藏身在草叢和山洞里面,沒有吃,也沒有穿,好不容易挨過清兵搜索,最後才偷偷來到一戶人家,把對方的羊全殺了,生吃.

男鬼也說起他最後吃羊肉的時候,明朝的時候被錦衣衛追殺了兩天一夜,一路追趕一路殺,消耗大量體力,最後見到一羊倌,將其殺了,厮殺3只羊,喝羊血,啃羊肉才讓自己恢複過來,最終殺死追趕他的十六個錦衣衛,之後被一太監殺死了.

倆人都在懷念吃羊肉的日子,肆無忌憚的聊著,當鄭將軍不存在一般.

至于我,他們當我不存在很正常,因為這樣時候的我見不到他們,自然就聽不到他們說話.

我也在竭力的壓抑自己表現的很無辜,一副正常人的模樣.

不過我內心卻不平靜,並且也偽裝不了平靜.

這兩只鬼,一只是清朝的,一只是明朝的,都是老祖宗級別呀!而且聽她們彼此說話的時候就知道他們都很厲害,尤其是那男鬼,居然最後還能殺死十六個錦衣衛!

明朝的錦衣衛可不簡單,每一個人身份特殊禮數特務部門不說,而且據說每一個錦衣衛都是武功極高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男鬼居然都能殺死十六個,除了證明他比錦衣衛更厲害以外,還能證明什麼?證明他在那個時期起碼是個生殺百人以上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被錦衣衛追殺的時候不光能逃,還能反殺對方十六人.

這股梟雄和狠勁以及霸道,自然只有手染鮮血的人才能擁有的.

如今看來,北邊王被對方偷襲並不是北邊王實力差,而是對方也不弱,再加上是偷襲,遂不及防的情況下受傷也是正常的.

不過,男鬼倒也不算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他應該不是北邊王的對手,同樣不是之前我在小小家見到的那個公公的對手.

還有,剛剛他說到他最後是被一名太監殺死的?那麼應該是東廠的人,而現在我把公公也聯想到一起了,估摸著那家伙也是東廠里面的某個厲害角色.

那個時候東廠比錦衣衛還要神秘和厲害,不光只是有太監,厲害的太監還不少……

我內心盤算著這一切,與此同時那兩個一直肆無忌憚交流說羊肉的男鬼和女鬼不再講下去了,他們看著鄭將軍說道,你家主子呢?

倆人臉色變的認真和嚴肅,不像之前說說笑笑,如若無事.

鄭將軍沒理會他們,只是看著他們,與此同時在他身後又出現兩只鬼,渾身籠罩在黑色氣體里,見不到模樣但是能感覺到這兩人也不簡單.

北邊王果然不是蓋的,我就知道他不簡單,想不到他手下那麼多,並且個個強大.

聯想到自己也是麒麟門的老大,手下有好幾百小弟,可是和眼前的北邊王比起來,估摸著他一個手下能將我所有小弟清乾淨……

這種區別,真的,令人很無語.

男鬼見鄭將軍身後多了兩個人立馬呵呵笑了,說人多欺負人少呢?

女鬼出列,也不多說話,有一張,多了把黑色的匕首,小匕首,趁手剛好.

她向著鄭將軍和我這邊走來,無形中讓我頓感壓力.

在她身上我感受到排山倒海一般的壓迫感,就像一座高山懸空在我頭頂,隨時都有可能砸下來,讓我頭痛,全身繃緊,危機感更是竄遍全身.

藍青,你這是想死了麼?

鄭將軍開口,頗有風范,這個時候我才感覺他比過去顯得更大勢.

以前他跟在北邊王身邊,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北邊王身上,所以他的光芒和氣勢被北邊王蓋了下去.現在北邊王不在,他整一個人為之一變,更讓人側目心驚.

現在想想,是我有些鼠目寸光了,居然一直沒留意到這點.

頃刻間我突然在想,這件事我該不該摻合!

我一直在矛盾這個,除開以身涉險之類的話題,其實在北邊王此刻陷入危險和困難的時候我抽身,是不是顯得太不仗義了?

雖然我和他算不上什麼太好的關系,但彼此也有交往和交情,沖著這一點,那麼就應該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提供幫助.

當初我找女人的時候他更是毫不猶豫答應幫忙……

這一對比,我倒成了小人.

性命固然重要,可是人活著,有比命更重要的東西,甚至超越性命.

仁義禮智信,樣樣都是人活著時需要謹守並且做好的,有時候人失去了這些,活著也不過行尸走肉,毫無意義可言.

這種苟且偷生,麻木不仁的生活又豈是生活?

我內心思索著,也在做著決定.

女鬼開口說道,北邊王已經受傷,估摸著沒個三五天他也恢複不了,你現在拿什麼和我們比?

鄭將軍沉聲道,你們難道是真的不怕死?

不知道是不是鄭將軍的氣勢威嚴嚇人還是他的話讓女鬼開始相信,她前進的步伐變慢,皺眉看著鄭將軍和他身後兩只鬼.

當然,期間她也曾經瞥了我一眼,但是很快就移開了.

在他眼里,我就是個不相關的普通人,自然沒被她放在眼里.

這種被人忽視的感覺原來並不怎麼好,我也是這個時候才感受到,這也就更加堅定我剛才的想法.

我應該幫助北邊王的,即便來日成為敵人,那麼對我而言也無怨無悔.

人做事單憑一份心,覺得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天地良心便可.至于最後結果如何,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樣,那麼就聽天由命吧.

鄭將軍這個時候說,你們只來了兩人個人也妄圖傷我主,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

男鬼這個時候冷笑道,不就是個受傷泛臨死亡的北邊王?我一個人足以.

他的話剛落音,只聽北邊王的聲音從羊館內傳來:是嗎?

接著北邊王從羊館里走了出來,一臉淡定和平靜,看不出他此時是怎麼樣的心情,但是殺意,卻是毫無掩飾的散發出來.

看似風平浪靜,但是那氣勢如驚濤海浪,令人驚恐後怕.

北邊王一出現,男鬼和女鬼立馬臉色變的非常難看,接著驚呼出聲:這怎麼可能!

男鬼說,你,你怎麼會沒事?明明我們兄弟三十三人將你擊傷,千蒼百孔離死不遠,你怎麼會好好的?

男鬼有些歇斯底里,要瘋了一般驚恐萬分.

女鬼也是嚇的後退幾步,雖然沒出聲,但是看嘴型還是能看出她一直在念叨著: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

女鬼突然猛的抬頭,咬牙,雙目寒光,身子突然閃爍對著北邊王殺了過去.

我早就料到她會這般,所以當她出手的時候我直接喊道:楊再興!

一瞬間,在女鬼和北邊王之間出現了手持長槍的楊再興,只見他長槍一抖,旋轉直刺,對著女鬼殺了過去!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敵人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惡戰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