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敵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一章敵人

中年人看著我,接著猙獰笑了說道,你這是說醉話還是沒睡醒?說完他扭頭看向他的小弟們,似乎是在告訴他們眼前的人不足為患.

其實現在是怎麼個狀況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中年人的腿和手都在微微發抖.所以現在他即便假裝的再強勢都沒用,只是裝腔作勢罷了.

對此我只是笑了笑,然後用手指了指我身後600多小弟,也不說話,中年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整一個都黑了下去.

我依舊面帶微笑,等待他說話,如果他不想等一下吃虧,用他100多號人和我600多號人火拼的話,他肯定會妥協和認輸.

雖然不是表面上的輸,也不是低聲下氣和我抱歉之類的,但是起碼他不敢像現在那麼囂張,這就是氣勢上的輸.

這也是輸,所謂輸人不輸陣,現在他人也輸,陣也輸,壓根就沒什麼能讓他繼續驕傲下去的本錢.

我對他的黑虎幫熟悉無比,不光從煙酒店老板那打聽到了該打聽的消息,也從別的渠道獲取了我想要的消息,總之現在的黑虎幫我是吃定它了.

眼前100多號人幾乎是黑虎幫所有的人馬了,再喊人,也就頂多喊多幾車的人,零零散散加起來估摸著也就百多人左右,加上現在這里的……

依舊不是我600多號人的對手.

所以我現在是放一萬個心,壓根就不擔心今晚還能有什麼事情發生.

今晚是屬于我的夜晚,屬于新麒麟門的夜晚.

你,你究竟是誰?

中年人終于開口了,語氣表面上有些生硬,不過比起他猙獰凶狠的模樣要弱上幾分.

他確實已經輸了,低下高傲的頭.

我說我來接管你的黑虎幫.

中年人瞪大眼睛看著我說道你這是找死!

他的威脅對我而言沒有絲毫作用,我從他身前走了過去,肩膀碰上他的肩膀,他用力想在這個時候給我下馬威把我弄倒然後出丑,只可惜他用力的時候我也用力了,我撞開他的肩膀將他撞的後退三步才停下來.

中年人瞪大眼睛看著我,吃驚無比.而我若無其事一般向著那已經從屋子里走出來並列站好的100多小弟走去.

他們很氣氛,但是和中年人一樣,基本動也不敢動,沒人敢對我下手.或者說沒人不懼怕我身後那600多號沒穿衣服,個個痞氣十足的小弟.

我來到龍山面前停了下來,微笑看著他道,我們又見面了?

龍山的臉色早就變的難看無比,尤其是我撞開他老大向他走來的時候他的臉就死了爹媽一般拉了下去,之後更是低頭假裝沒看到.

如今我開頭,他不得不抬頭看著我,咬牙,強忍著什麼似的整個人顯得很不協調.

我湊前去笑著問,你是有病嗎?怎麼表情那麼古怪?要不要幫你喊醫生?

龍山愕然,接著搖頭,依舊和之前一樣,強忍著什麼,拳頭握緊,身子也繃緊了.

眼看著他即將忍不住,我笑了笑沒繼續理會他,對著眼前一片小弟道:本人麒麟門扛把子,今天來是要把你們黑虎幫挑了,當然,這並不是無緣無故的,這都是因為你們這位兄弟今天把我店給砸了,還要收我保護費,我錢沒有,小弟一堆,所以沒辦法,被逼著上梁山,只要在你們這位兄弟明天砸我店之前把你們砸了.

我說話的時候指著龍山,然後可憐兮兮說道.

現在我那模樣反而是受害者,因為被迫害,所以不得不出手,將原本是我理虧的事瞬間說成我有理了.

我被人欺負,總不能不還手對吧?尤其是現在我人比他們多,氣勢比他們強大,他們就是明知道我欺負他們也不敢吭聲了.

果然,黑虎幫的眾多小弟紛紛仇恨看向龍山,把龍山弄的臉色發青,繼而再也忍不住對著我破口大罵:艹tmd,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說完他抄起一根棍棒對著我砸來,說時遲那時快,小蘭哥從旁邊竄了出來,一腳就踹中龍山的腰部,把他連人帶棍直接踹倒在地,還沒等他起來,我那600多個小弟直接蜂擁上來了,對著他圍起來就揍呀!

600多個人,野狼,狼群一般圍攻,層疊而上,里三層外三層,人疊人都不夠站,有的沒打到他的還在外面吼叫著要踹上一腳才睡得找覺,不然對不起老大什麼的.

龍山徹底沒了聲息,也不知道死活.不過黑虎幫其余小弟看到這里無不是咽口水,身子後退,連手上的家伙都全部丟地上.

他們不玩了!

至于黑虎幫老大也看傻了,硬是看著他的堂主被我的人圍毆而不敢吭聲,從這個時候開始,他也算是徹底的名聲臭了.

出來混講的就是道義,講的就是義氣.如今他堂主被我的人這樣揍他都不出聲阻止,他已經讓他的小弟們寒心,以後又怎麼服眾?

現在那群小弟驚愕我的人馬還沒恢複過來,等他們恢複,恐怕不是走的走就是散的散,黑虎幫很快就要名存實亡.

只要在後面的日子里我讓我的人把黑虎幫的所有產業和地盤占了,那麼相信不久,黑虎幫老大也將消失在這座城市里面.

不過我嫌麻煩,不想明天或者後天讓我的人求砸黑虎幫的場子,既然今天人齊,我就直接搞了.

我對著黑虎幫老大道,你的人砸我的店,你是不是該賠償點什麼?

黑虎幫老大驚魂未定,還沒從那600多個小弟撲過來的場面中恢複過來.

好一會他才有了反應,忐忐忑忑居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又問了他一遍他才忙點頭說是是是,該賠償該賠償.

我問他該怎麼賠償.

他閉嘴了,我冷冷看著他,他才臉色難看的說以後我們不收你保護費.

聽到這里我還沒來氣,小蘭哥說你這是找死嗎?

黑虎幫老大閉嘴了.

看著他那模樣我都不知道說他傻還是腦子短路了.現在這種情況他還敢提收保護費?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我說你黑虎幫以後歸我麒麟門.

啊?!

黑虎幫老大驚訝出聲,然後勃然大怒說不行!不論如何都不可能的,除非我死!

他說的是那麼的大聲,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可是下一秒他卻不敢說話了,因為我正微閉著眼睛看著他,那模樣自然就是他再敢說一次,我保證他就是下一個龍山.

我依舊看著他,他慌了.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孤家寡人,他那些小弟此刻光看著卻不敢動,我600多號人一窩蜂下去,誰都受不了.

所以他沒底氣和我談判,也沒底氣和我說三道四.

我又開口,順還是逆?

他低著頭,沒說話.那模樣已經表示,他也沒辦法了.

小弟們都不聽他的了,他這個老大還有什麼意思?

我轉身看著100多個人問道,誰願意跟我混的?

九成人表情猶豫,八成人站了出來……

看到這里我得意看向中年人,只見他黑口黑臉,不再說話.

鏟除黑虎幫不如收了黑虎幫,這是我後面的計劃.本身我麒麟門就缺人,鏟除對方少不了要打打殺殺,這也表示我的人會受傷,這些都是我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我才改變主意,收人,將這一片地盤占為己有.

這個是好事,起碼很順利.

之後的事情交給七爺了,黑虎幫的八成人是留是走還需要我們測試才知道,如果對方秉性不好,我是不會要的.

痞子是痞子,但我要的是好痞子.

這一晚事情本該如此結束的,但是當北邊王來找我的時候我原本的輕松感就沒了.

他是老找我幫忙的,而且他受傷了.

在我印象中北邊王是個強大的人,能將他打傷的人又是什麼來頭?

張老板,我家主人沒事吧?

他的手下,那個深沉的鬼在我從我天字羊館里出來的時候問道.

北邊王傷的挺重的,這一次治療消耗了我四只厲鬼的鬼魄,瞬間我僅剩不多的存庫告急.

主要是這次用的厲鬼鬼魄是我之前遇到過最凶猛的,而不是普通的,也可以想象北邊王傷的是多重.

厲鬼鬼魄的強弱決定療效效果,這種厲鬼我手頭上就6只,剛給他療傷直接用了4只.如今北邊王在里頭休息,傷是沒問題了,不過看起來他很憤怒.

估摸著這次被打傷的事讓他怒火中燒了.

我問眼前的鄭將軍,究竟是怎麼回事.

鄭將軍就是北邊王手下的名,我也是剛剛聽到另一只鬼喊他的時候才知道的.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北邊王還真的是個王,不光只有鄭將軍一個手下,還有小鬼.

鄭將軍先是沉默,之後才說,有幾只厲害的鬼從北邊王手上逃脫,今晚他和北邊王行走的時候遂不及防,被他們偷襲了.

我皺眉,心道那幾只鬼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真傷了北邊王?如果鄭將軍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事情恐怕就沒那麼簡單了.

如今我在想,是不是應該把北邊王先請出去?因為鄭將軍說是剛剛遇到突襲,萬一那些家伙找到這里來,我的太平日子恐怕也到頭咯.

我沉默的時候鄭將軍突然變的緊張起來,這讓我好奇,他居然變的緊張,那是不是意味著……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全鍋端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立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