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零九章 公公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零九章公公

在羅秀的帶領下,我很順利地進入了小小的別墅內.

小小看起來比以前要憔悴的多,不過說來奇怪,倒是比過去要年輕.

現在的她皮膚非常的好,那種細嫩像嬰兒一般吹可彈破.不光是臉上的皮膚,手以及大腿都異常的細嫩.

而且現在的她身上總會顯露一股若有若無的楚楚可憐氣息.給人一種弱女子需要人保護和疼愛的那種感覺.

當然,如果不是我認識她並且知道她性情的話,我還真的以為是這樣.所以即便她現在表現的楚楚可憐那又怎麼樣?起碼我知道不能光看表面來認識她,畢竟她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

小小請我們一行4個人坐好,接著自己轉身去泡茶,說實在話,等她泡茶過來放到我們面前除了另外兩名警察毫不猶豫端起來就喝,我和羅秀都沒有端起來,互相對望一眼,看來羅秀和我想到一塊去了,這茶怕是有毒.

小小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一點也不奇怪.

尤其是以我對她的了解,我覺得她要毒殺我或者說把羅秀以及另外兩名警察都殺死對她來講不過是小菜一碟的事情,這些對她來講沒有任何內疚和負擔,甚至不用顧慮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

她不是普通的女人,也不是正常的女人,所以正常的法律和警察之類的擺在她面前和兒戲差不多.

我應該慶幸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厲害的人存在,因為他們才讓小小有所忌憚,沒敢橫行霸道,甚至做出一些毀滅城市之類的事情.不然的話,我相信以她的現在的能耐恐怕早就霸占了半個城市.

鬼這東西正常人都看不到,所以小小只需要利用她的鬼仆上某些人的身或者說利用她們殺某些和她作對的人,這些她都可以完完全全做到稱王稱霸.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她要統治這個城市還不簡單嗎?

不過她並沒有這樣做,因為不光是她,連我都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旦她太張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那麼立馬就會吸引一些隱藏在山村野林的得道高人,到時候只怕她吃不了兜著走.

再說了還有鬼差呢,像她這樣肆無忌憚的使用鬼仆也會把鬼差吸引過來,最後對付她.

所以小小並不簡單,而且能耐挺大的,別的不說,就現在我和羅秀3人在她眼里真不值得一提.

當然,前提是如果楊再興他們不在我身邊的話……

所以最終我還是端起茶來喝,以免被她小瞧了.

這時羅秀也端茶喝,喝之前她看著我,皺著眉頭似乎在問我能喝嗎?

我只是對她笑了笑,是什麼意思不用說她也應該明白.

不知道幾位警官來我家做什麼,難道抓到那個犯人了?

小小直接進入主題,說到犯人的時候看向我,那意思不言而喻.

她果然早就已經留意到我,恐怕我一出現在她別墅外她就知道,就在那個時候報了警.

她看著我,我也看向她冷笑,她這個手段耍的太低了,說別的還好,栽贓嫁禍之類的都比這個高明吧,所以她這樣何必呢?不是自尋煩惱嗎?

羅秀開口了說,並沒有什麼嫌疑犯,只有張老板,而且張老板你也認識,所以你會覺得他是犯人嗎?

羅秀回答得也妙,言下之意就是在說小小在無理取鬧,沒事找事做.

畢竟我和小小也算是知根知底,這一點羅秀也知道,所以小小看到我卻說是嫌疑犯,擔心有什麼禍害之類的,報警了.這種行為本來就沒有多大意義,就是在針對我.

小小皺著眉頭看向我,然後笑看著羅秀刀,哎呀,原來就是張老板,剛剛我是沒看清楚,還以為是什麼壞人呢!

我說,難道你家的監控就那麼不清晰嗎?

她笑了笑,說,都是老早以前買的,不清晰也正常.

說到這里,她又接著問道,那麼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你們還有什麼事嗎?

羅秀和我對了下眼神,然後由羅秀開口說道,也沒什麼事,我們就是進來跟你解釋一下剛剛你報的警……

我開口了說,有沒有廁所?

羅秀停下來,皺著眉頭看著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懶人屎尿多?

小小這個時候笑了,笑道,廁所在右手邊,直走20米左右,說完,她又看向羅秀說,警官,人有三急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後面的話我沒再聽下去,因為這事我和羅秀之前進來的時候已經商量好了的.

由她負責拖延時間,而我找個理由然後離開,在小小別墅內尋找女人的蹤影.

因為沒有證據證明女人就在她別墅內,所以羅秀也沒有辦法直接以這個理由進來.除非有搜查證之類的可是,要拿到搜查證什麼的,其中要花多少時間就不說了,能不能拿到還是個問題.

小小家是有錢人,整一座城市有錢有權的人就沒有她不認識的,所以要想來她家里搜查,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或者比較有危險性的事情,根本就申請不下來.

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即便羅秀沒說,我也不建議她按照正常程序來做事,這樣只會把事情搞砸.

所以最後我和她商量以這種方式進來,由我去尋找.就算後面出了什麼事羅秀也可以撤手,畢竟這個時候犯罪的人是我.至于我怎麼脫身,我自然可以找個好的理由去隱瞞我的主要目的.

小小的別墅很大,在里面尋找起來稍微有點困難.不過因為她別墅里面幾乎沒有活人,所以倒也顯得輕松,畢竟不用躲躲閃閃,直接像走大馬路一樣在別墅里面逛就行了.

現在的關鍵是時間不多,羅秀那邊能拖延時間,但頂多也就拖延個5到10分鍾.

現在我只能加快腳步快速的將一些認為能藏住人又比較隱秘的地方搜索一遍,至于其她的地方能不接觸就不接觸,時間有限.

很快,我就將小小半個別墅看完.其實也不算耗時特別長,整一個別墅雖然大,但是除開那些走廊還有那些庭院,游泳池之類的,單純的尋找那些有建築物,有門的地方倒也不難.

只是半個別墅都逛完了,卻沒有半點進展這樣我內心焦急.因為這表示找到女人的機會少了一半.如果剩下的地方都找不到女人的蹤影,恐怕……

不管怎麼樣,現在也無需想太多,只需要繼續尋找就行.

如今我來到一扇古舊大門前,我之所以會停下來倒不是因為這里顯得有多偏僻,反而這個位置很顯眼.

就在走廊右手邊,也是我們進別墅的時候就能看到的一處地方,如果要找人的話,我不會來這樣的地方,因為太容易找了,而且因為這扇門的顏色是大紅色,和其她門的顏色不一樣,所以特別容易引人注目.

我停下來完全是因為這扇門正中上方有一個印,就像是印璽印上去的,四四方方.

字也好看,鐵筆銀鉤,撇如匕首,捺如切刀,豎鉤細長,蒼勁有力.

這門看起來就像古代那個時候的,古風古色,還透著一股淡淡的清香.這木頭是紅木還是其她的我就看不出來了,但是當我的手碰上門的時候,卻感覺到這門透出一股冰涼.

明明這個時候太陽挺大的,四周也是熱氣騰騰,手碰上這扇門的時候清涼感頓時從手里傳遞到身上,整個人都變得舒服,就像來到冰箱面前感受到了股股涼意.

這也太奇怪了!

我內心嘀咕一聲,然後左右觀望,見沒有人才推門進去.

這門很重,看起來只不過是扇普通的門可是重量卻有100多斤.所以我推的時候感受到這股重力時,對它里面的東西更加感興趣了.

不管女人在不在里面,但是里面的東西顯然不普通.

門開了,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里面什麼都沒有,除了眼前一個缸.

是那種醃咸菜的缸,橢圓形,也不大,雙手一抱就能抱住.

不過這個缸的紋路跟普通缸不一樣,仔細看這些紋路才看清楚是條蛇.

是一條蛇又像是無數的蛇糾纏在一起,能看到好幾條蛇身,但是蛇頭只有一個.于是那些蛇身就糾纏在一起,布滿了整一個缸四周.

洗骨葬?

看到這個感以及感受到這份詭異,我腦海第一個想法就是洗骨葬.

惡鬼,厲鬼都不如洗骨葬里出來的鬼,要是成了氣候,那絕對是厲害的很.

就說一般的鬼通過洗骨葬之後都變的難以對付,別說里面的鬼成了氣候,那實力又是如何的強?

我皺眉看著,卻不敢接近,因為這東西太邪了,而且十分凶狠,天知道小小里面藏的是什麼鬼?

既然不是女人,那麼就和我無關,想到這里我轉身准備離開,豈料就在這個時候那扇門卻蓬一下突然關上了!

我連忙跑過去用手開門,可是這扇門密封的死死的,任由我怎麼用力,動都不動一下.

最後我放棄了繼續開門,重新轉身看向眼前那個缸.

缸不在是缸,在我眼前站著一個青年,身高1米76的樣子,臉色蒼白,身穿錦衣衛的衣服,右手搖著扇子,一邊咳嗽,一邊用手捂住自己嘴巴,顯得體弱多病的模樣……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零八章 將計就計
下篇:第二百一十章 公公(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