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零五章 出乎意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零五章出乎意料

羅秀說怎麼拉?是不是有什麼狀況.

我笑了笑,說道,並沒有.接著再次沉默.

我不知道眼前的情況預示著什麼,這具尸體和女人是同一個人,還是說她們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畢竟有些人是某個村落或者來自某個地方,這樣她們都會有的共同性的東西,類似標志一樣,標示著身份.

比喻紋身或者身穿打扮之類的.

不管怎麼樣,眼前這具尸體和我認識的女人不是同一個人,除非尸體在後面經過某一系列的變化然後變成這般模樣,所以才和女人完全判若兩人.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恐怕就算是把女人她家里人喊來都不一定能鑒定她們是同一個人.

想了又想,最終我還是沒把這些事告訴羅秀,畢竟有些東西不是她能接受的,萬一涉及到那些鬼什麼的,羅秀也會陷入危險中.

我是不會讓身邊的人陷入危險,無論如何.

羅秀似乎從我臉上看出了什麼,于是又開口問我確定沒有什麼異常?

我說沒有,能有什麼異常?

說完,羅秀才打消了疑惑的念頭,笑著說道既然不是你要找的人那麼就沒事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我點頭說好,接著和她一起離開,不過走到半路的時候,我跟羅秀撒謊有事讓她先回去,我下了車,之後我又返回到水庫.

那具尸體有問題,不光和女人有關,具體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尸體肯定會有問題.

所以我來找尸體,目的就是想了解這具尸體到底是真正的死人尸,還是藏著別的目的出現在這里的尸體.

回到水庫的時候見到了羅秀之前那個同事,但是尸體不見了,于是我不得不去詢問,最後才知道進了殯儀館.

于是我向殯儀館走去,很快就見到了女尸.

單純從表面看,看不出任何異常.當然,我來之前也並沒有說是尸體有異常而是女尸有異常,所以我走到走廊外面等待,等待半夜來臨.

水庫那個地方自從李俊義那次之後我就對它頗為忌憚,也說不上為什麼,可是那個地方肯定就不是那麼簡單的.

在走廊里等著等著,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大約有一兩個小時吧,我沒有等到女尸變成鬼在殯儀館里面搗亂,卻等到了金全子.

能看到這個家伙時確實讓我很意外,因為在不久之前我還和他有著密切的合作,只是前兩個禮拜他說她有筆業務要到外地去,估計短時間都不會回來.

所以在我能在這里能見到他確實令我意外,因為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外省.

金全子見到我的時候,同樣表現的非常意外,不過他很快就淡定下來,笑著和我打招呼道,張老板想不到在這里還能見到你,說完,他停頓了一會兒,眼睛四下打量接著道,張老板,你家誰死了?

這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說,你死了.

金全子嘿嘿笑了笑說道,張老板真會開玩笑,老朽就在你眼前,怎麼就死了呢?說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尷尬看著我道,對不起啊,張老板,只是在這樣的地方看到你,所以,以為……

我沖她擺手,就當這件事沒發生,如今我更感興趣的是,他來這里干嘛?

我可不認為金全子有親人過世.

所以他出現在這里,自然是有問題的.

金全子那個家伙不愧是能騙能混的,居然知道我想問什麼,當下說道,有個老板說她親人死了讓我過來看一看,不然的話我才不會出現在這里呢!

聽到這里,我點點頭,示意我已經明白,當心又問,難道那個老板的親人是被她害死的?不然的話怎麼會讓你出面呢?

金全子聽到這里,連忙擺手說道,張老板這話可不能這樣講啊,這要是給外人聽到,她們會怎麼想?

再說了,我來這里並不是第一次,你可以問問這里的工作人員,看看我是不是隔幾天就來一次,怎麼說呢?算是超度吧,並不是說做了什麼虧心事,只是讓我來安撫對方的鬼魂,這只是一種形式,你懂的……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顯得很心虛,當然,他的秘密我是知道的,因為他完全沒有道術,所以不論是超度還是干嘛,他完全不會,他就是一個混錢的騙子.

我們兩人心照不宣,也就不再討論這個話題,倒是他很好奇,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里?我閑來無事,而且內心也憋得慌,于是就把這件事跟他講了.

和金全子相處那些日子之後感覺他這個人還是可以的,雖然是騙子,但是騙的對象都不是窮人,而是一些有錢人.他不騙好人,只騙有錢的.再說騙有錢人不算事,欺騙窮人那才叫事.

所以我對他有好感,現在也就沒怎麼隱瞞.

金全子聽聞沉思後說道,你懷疑女鬼藏在尸體里面?目的就是為了進殯儀館?

我點頭說是.

其實一開始看到這具尸體的時候我就懷疑她不是單純的只是一具尸體,因為我在他上面能感受到很重的陰氣,如果只是尸體,陰氣不可能那麼重的.

從那個時候,我就懷疑女尸里面藏著一只鬼,也就是女尸的鬼魂,至于為什麼藏在里面不肯走,自然是有它的原因的.

最後在得知尸體被運到殯儀館之後,我覺得這就是她的目的

殯儀館內有許許多多像她這樣死掉的人,尸體橫放在這里,所以這樣的地方陰氣最盛,這也表示每一天晚上在這里面的鬼,沒有幾百只,也有上千只.

大多數的鬼,在這里結束了她們生前的最後一刻,等待尸體火化,或者說尸體還儲存在冰櫃里,所以每一天晚上在這里的鬼,徘徊著的鬼起碼有得好幾千.

這也就是我好奇的地方,有鬼的地方也不是只有殯儀館.

鄉村,山野,到處都是鬼……

如今她可以安排自己進來這個地方,證明了兩個問題,第一,一般的鬼進不來這個地方估計有著什麼東西守護,鎮壓.

第二,這里面有著什麼比較特殊的東西吸引著她,所以她才冒著危險進來.

至于鬼,我想她應該不是來找鬼的,就像與剛剛我說的,外面一堆鬼,何必來這里?

金全子聽完我之前的話現在也陷入沉思,說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還說那只鬼也太好玩了,居然學會了金蟬脫殼.

我看著金全子道,鬼還不是人變的,人生前所學到的所擁有的,死了之後全部保留,除非喝了孟婆湯,不然的話和人有什麼區別呢?只是存在的狀態不一樣而已.

金全子聽到這里嘿嘿笑了笑,說道,張老板現在本事是越來越厲害了,連陰陽兩界的東西也參悟的更透,更徹底.

見他捧我,我說金全子道長你就少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嘴巴那麼甜干嘛?

金全子搖搖頭說,沒有啊,只是覺得張老板你本是一個商人開著一間羊館,想不到你能耐那麼大,比我見過那些有本事的道士都還要厲害.

對此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其實這就是命有時候,你想要的東西不一定是你的,而我不想要的,卻是我的.

期間我看了金全子一眼,問他,你認識什麼達官貴人嗎?

金全子看著我,問道,具體點.

我說我有個朋友不見了,想委托你幫忙找一找,如果你有這方面的人,就讓他幫忙唄!

金全子皺了眉頭,他說一般來說找人的話得找警察,我倒是認識幾個局長,不過……

不過什麼?

金全子看著我,他說,你說的那個人失蹤還是怎麼個失蹤法?是正常失蹤嗎?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找那局長幫忙.可如果不是的話,你就是找誰都沒辦法.

聽他那麼一說,我才想起來,當初王洛平和老太婆也都在,會不會在那個時候他們趁機將女人帶走了……

聯想到她們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帶走女人,所以她們不可能空手而歸,當初老太婆說走,其實她可以不走,在我看來,她完全有本事對付我們,即便拼著兩敗俱傷,她還是有勝算的,只是為什麼要走?

自然是因為她得到了她應該得到的東西,然後才離開!

想到這里我心驚,想不到那個老太婆居然那麼厲害,從一開始我們就被她算計了,直到最後……

到現在我依舊沒從之前的事情里面恢複過來,如果不是金全子說,恐怕至今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依舊傻傻地動用所有人員去找女人.

我想我應該找的不是女人,而是老太婆和王洛平!

金全子問,怎麼啦?難道被我說中了?

我沉著臉點頭,說,十有九成……

金全子這個時候也沉默了,他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麻煩了.

我問怎麼麻煩?

他說,鬼找人,要麼就是索命給自己找替身,要麼就是異性相吸,是喜歡上了對方要結冥婚.但是不管是哪一種,都意味著對方活不過3天,說到這里,他看著我到,這是第幾天?

我說,第二天.

沒等金全子說什麼,我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今晚過了之後,那麼當明天是最後一天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似是而非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非友是敵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