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零四章 似是而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零四章似是而非

就算我重複了第二遍,那些鬼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這讓我皺眉,心道,難道要我用武力解決?

我覺得這種時候最好就是大家好聚好散,也別鬧什麼其他的事情了,沒意思,再說了這件事確實讓我傷透了心.

張老板,這羊館你不能說關就關呀,這樣太可惜了,那麼好吃的東西,美味佳肴就這樣子消失的話,這讓我又怎麼能安心過好自己的日子?

這還是一只比較善良的鬼說的話,凶一點的鬼已經跳到桌子上對我齜牙咧嘴說道,你說關就關,問過我們嗎?

支持他的鬼比較多,紛紛造反一般站起來,或者向我這邊走來說不能關羊館,否則他們就什麼什麼的.

我絲毫沒有畏懼,因為我早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我,我身邊不光有紅袖,還有更多更多的幫手.

我正思索著要不要把楊再興他們喊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北邊王冷哼一聲,原本耽耽向我走來的那些鬼紛紛停下腳步,變得驚恐,接著是後退逃跑.

就像潮水一般褪去瞬間,幾百只鬼一下子就沒了影,這場面讓我看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更讓我在意的是北邊王,他究竟是何方神聖?就剛剛一聲冷哼就能把上百只面相不善的鬼全部嚇跑.

想到這里我看向北邊王,內心更多了幾分警惕.這個家伙做朋友可以.做敵人恐怕就不怎麼好玩了.

好在現在我和他的關系還算可以,起碼,表面上來說是朋友.

北邊王說,張老板,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至于那件事,我的手下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

說完他就站起身,我連忙也站起來送他離開.

北邊王說走就走,出了羊館後身子就消失不見,估計已經走遠了.

羊館內恢複安靜,看了看時間,距離天亮還有個三四個小時,可是即便如此我也睡不著.

我多希望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原本和女人說的追逐而不是真的追逐,我只是想保護她.可是現在想來,當初如果讓他站在我身邊那該多好,還在成了真成了追逐……

只是,這一追逐又不知道最後面臨的是什麼樣的結果.

剩余的時間我就這樣坐到天亮,天亮的時候小麗看到我說老板你昨天晚上又通宵了嗎?

我想我肯定是臉色非常難看,所以他才會這樣問,當下我就點點頭,說是啊,通宵了.

小麗說老板你心情似乎不好,究竟有什麼事情讓你難受?難道是因為分店的事情?

我說是啊,分店馬上就要開張,所以心里有點壓力.

和小麗肯定不能說實話,這個家伙那麼淳樸善良,就讓他好好的,平凡,快樂的生活下去,比什麼都強.

小麗勸我說不要太擔心,開張的時候保持正常心態就好了,他還說,畢竟你是老板,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要是換成我,也許我會緊張的要死,可是你不可以,你是老板呢!

聽到這里我哈哈笑了起來,別說,之前擔憂和煩惱一掃而空了,整一個人都顯得有精神了,就是因為他的話,簡單又傻傻的,可確實是直擊人心,讓人舒服.

其實小麗確實說的也對,我是老板,所以開分店之類的事情對我來講就是小菜一碟.同樣的道理,我經曆了那麼多,經曆了別人所沒有經曆的一切,如今女人失蹤對我來講自然不能像普通人那樣顯得慌張和失落,因為我所經曆的比正常人都要多,面對這樣的事情,自然就不能像他們那般憂心忡忡了.

想通這一點,我放開心情,整一個人都覺得輕松起來,于是我笑了笑說道,小麗有沒有興趣到時候去城市里盤個店給你看.

我有那麼多分店,小麗必須是其中一間的主管.

小麗猶豫說,老板,我可以嗎?

估計他在懷疑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管理吧?可是這家伙是多想了.

任何一個人沒有與生俱來的本事,全部都是在生活中磨礪自己,最終成就自己,我也是如此.

于是我讓小麗坐下,然後跟他講述當初我是如何白手起家的.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羊館外都有不少人在排隊,伸長脖子看著里面,一副要看什麼時候開門的模樣.

經,小麗邊聽我講話,一邊看著外頭一心兩用,心不在焉之後我才跟他道,去開門吧,營業時間到.

小麗這才屁顛屁顛去開門,然後對著外面那些等候的人說著客氣和道歉的話.

我看著他苦笑起來,小麗人挺好的,勤奮很能干,人也漂亮,可是似乎讓她去管理一間店鋪……

剛剛我跟他講了那麼長時間,小麗居然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興奮,零點的什麼都沒有說,像其他人那樣透出野心和欲望.

一切在他眼里是顯得那麼平淡,安靜,所以我突然覺得小麗不適合做管理層的人,也不適合做老板自己創業,更適合嫁給一個合適的人,從此過上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直到過完這一輩子.

苦笑的時候羅秀出現在人群里,他從外頭擠了進來,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講,緊皺著眉.

還沒等他開口,我已經迎上去,問他怎麼了?

羅秀說,也許我們已經有了女人的消息.

聽到他這樣說,我內心咯噔一下.

從羅秀的神情,以及他說話的語氣,我可以猜測到這不是什麼好的消息,因為……

因為羅秀是警察,警察所經手的事情幾乎都和死人有關.

所以現在不能想象女人出事了.

按耐住胸口的沉悶和心髒紊亂的跳動,我笑看著羅秀道,怎麼啦?

所謂的笑,也不過是勉強的笑,是為了讓自己在別人面前表現的更加堅強,沉穩而已.

事實上,這個時候又哪里能笑得出來?

羅秀張了張嘴,想說話,可是最後卻沒有說出口,而是看著我似乎是在給我時間做心理准備.

我哪里還需要做什麼准備,苦笑的說吧,沒什麼的.

這個時候羅秀才說,我的同事在水庫旁發現了一具女尸,根據他的描述,似乎就是你要找的……

為毛說到這里看著我,很仔細,認真看著我,似乎是想從我臉上看到她認為該出現的表情和沮喪,事實上我並沒有,即便我內心十分難受,可我還是表現的很淡定,說道,走吧,去水庫看看.

羅秀驚愕,顯然沒有想到我居然能那麼沉穩和淡定,之後才點點頭說好.

于是我們兩個人趕著去水庫,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水庫見到了羅秀說的那個朋友.

對方見到我們之後連忙引路,帶我們到水庫邊去.

這水庫就是上一次李俊義被巨蟒攻擊的地方.

故地重游,這讓我有些恍惚,我實在想不通,上一次是李俊義,這一次難道是女人?

我覺得這不太可能,怎麼可能我身邊認識的人一個兩個都死在這樣的地方,而且是同一個地方?

這是詛咒嗎?肯定不是!還是有人處心積慮在設計一個殺局?

在我看來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之前是這次事,那麼下一次難道還會發生?所以當我走向那具尸體的時候,腦子里想的更多的是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而不是在意這具尸體是不是我要找的女人?

不過目前看來這件事暫時也就只能這樣,頂多派人在水庫四周看一看是不是在這個地方買了有什麼人的尸骨,導致他變成厲鬼,伺機來找我麻煩?

想歸想,但是沒有證據之前,任何想法都是空談的,最終我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和羅秀來到尸體面前蹲下去准備查看尸體的容貌.

尸體高度腐爛,也許是浸泡在水里被什麼魚或者其他動物啃掉了大部分,所以尸體是毀容了,再加上尸體在水里泡久了發白,浮腫,現在就是叫他媽來認,夜不見得能認出來.

不過我可以肯定,他不是女人.

因為我熟悉他,知道他,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她是不是女人.

羅秀這個時候回頭看著我問道,是不是?

我搖頭了,很肯定的那種.

羅秀看到這里才松了口氣說,哎,害我白擔心了.

她說當時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內心是多麼的震撼,心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多令人痛心.還好,這一切都是虛驚而已.

我笑了笑說道,對呀,只是虛驚而已.

不過當時我確實自己也和羅秀一樣內心複雜,感到痛心,也以為女人真的遭遇到不測了,現在整一個人都放輕松,舒服無比.

就在我輕笑的時候眼睛瞥到女人尸體上的右手臂.

右手臂上面有個紋身一樣的東西,無子彈,不細看的話壓根就看不出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女人的手臂上,同樣有這樣一個紋身,不大不小,仔細一看,還能看到里面刻著兩個字,小倩.

這一刻,我心髒停止跳動,整個人繃緊.我不願去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我不相信這具尸體就是女人,可是這個紋身是怎麼回事?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 關門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 出乎意料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