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九十九章 算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九章算計

我能看出王洛平也在彷徨不安,如今的他是四面楚歌,試問在這種情況下他又如何能讓自己表現出之前的優異感和得意?

他向楊再興走去,走著走著,又突然停了下來,耽耽看著他,又撇了眼張奎,最後還用余光看我一眼.

估摸著他又重新開始找突破口了.

我們三個人有三個突破口,他要離開,那麼自然就要找到正確的突破口,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性命.

其實一開始他要是找一個人作為突破口而不是大意的來找我被我砍掉手臂,我相信他已經逃了.

雖說楊再興和張奎的實力在他之上,但是強弩之弓,在這種情況下王洛平的實力只要不是和他們相差太遠,依舊能逃.

這也就是之前我顧慮的,並不是對楊再興他們沒有信心,而是怕他們對上王洛平會讓對方多幾分警惕性,從而早早就想好逃跑的方法.

這些都是天性,沒有人在面臨危險的時候不想好退路的.

可是,終究他還是大意,被我削掉一條手臂.並且,現在在他內心種下了恐懼我的種子,只怕以後他一看到我立馬就會想到我削掉他手臂的那一幕,那種刻骨銘心,我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除非他死了.

不過如今看來,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困死他,主要是現在他停了下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鬼主意.

他要是直接和楊再興或者張奎對上,我有十成把握他會死,可是停下來,那麼就只有五成了.

他又不傻,在這種時刻估摸是有了什麼辦法讓自己逃脫,所以此時才停了下來,不再逃跑.

張奎向他走去,手中青龍偃月刀刀刃對著地面,鏡面寒光,殺意森森.

王洛平轉身,看向張奎輕笑起來,手里黑色長槍單手一晃,旋轉一圈後重新落在他手中被他穩穩拿住,指向張奎道:"來吧!決一死戰!"

張奎沒有說話,沉著臉,拿著青龍偃月刀的手臂鼓起,粗大而結實的肌肉高高隆起,就像個大石頭,他的整一條手臂凹凸菱狀感非常的強烈,令人看一眼就能感受到他身體里面蘊含著的澎湃力量,如山如海水,呼嘯而來,一擁而上,一臂卻有力挽狂潮的勢.

同樣的,王洛平單手臂拿著長槍的時候也微微用勁,渾身繃緊之余雙腳也八字邁開,儲勁待發.

我皺眉看著眼前一幕,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妥.尤其是王洛平的表情,居然不是畏懼,而是……是一種得意和自信,一種我說不出來,但是能感覺他現在並有表面上那麼狼狽.

我曾經說過,他是有備而來的,只因為他知道我的身份,然後知道他和小小合作了,于是也就有了眼前一幕.

想到這里,我叮囑張奎小心點.

王洛平這個時候向我看來,顯得有些詫異,顯然沒有想到我能看出端倪,知道他想做什麼.

當然他不知道,其實我根本就不知道他還有什麼後備,我只是察覺到異常,感覺這件事情並不像表面,顯示的那麼簡單于是才開口,提醒張奎.

可如今王洛平看我,並且表露出詫異的表情,這樣我更加肯定他站在這里,肯定是有什麼東西,而且在故意引誘張奎向他那邊走去.

看到這里我更加擔憂了,因為這已經靈驗了我剛剛的想法,所以這里面肯定有文章.

但是張奎似乎並沒在意我的警告,依舊向著王洛平走去.看到這里,我也向王洛平走去,靠近.

我知道我的實力並不強大,也沒有力挽狂濫的本事,可是在關鍵的時候我想我應該能起到一些作用,哪怕只是一點小作用可是在某些重要的時刻一點小細節就決定了成敗.

為了避免引起王洛平的注意,我是小心謹慎,靜悄悄地靠近他的.

同時手中的長槍已經換成七星劍,在這種時刻長槍太重了,只會成為累贅.

張奎如期來到王洛平面前,兩人相距不過兩米.

氣氛也在這個時候變的嚴峻無比,兩人也不說話,就這樣看著彼此,可是即便如此,那股肅殺的氣息還是漸漸在上升.

我也已經來到王洛平身後,不到三米的位置,可是距離三米我已經感受到我們兩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令人窒息的氣息感.

這讓我不能再靠近他,因為這種窒息的氣息會壓制著我,讓我感到頭痛,氣息紊亂,心髒也會在瞬間變得快速無比,這是臨近死亡的征兆.

強者就是如此,甚至不用出招,單單氣息就能讓人感受到害怕和畏懼,嚴重點直接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

張奎和王洛平都屬于這一類的強者,所以即便現在他們兩人只是對視而沒有出手,可是在他們看來,他們已經在對賬,並且王洛平處于劣勢,張奎遠勝于他.

所以,張奎又往前走了一步,王洛平在這個時候後退一步.

原本這是好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王洛平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畏懼,恐慌的表情和動作,就連他後退的時候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因為張奎強大所以他才不得不後退.

那感覺更像是他故意在後退,引誘張奎往前走.

我不知道在張奎眼里是怎麼回事,是否察覺到這點,可是我在身後卻能清晰的看到,感受到.

尤其是王洛平後退的時候,那腳步抬起來再放下去,這一個動作是連串的,很自然.

如果換成我,我在不敵對方的時候後退的話,肯定會顯得很吃力,因為是自己在苦苦支撐著,所以一舉一動都會帶著一絲遲緩和有力感.

看來真的是有問題!

我再次打量四周,忽然發覺渾天犬他們居然變得毫無聲息!

在這之前,他們的表現就像一群瘋狗一般在鎮子里竄來竄去,肆意吼叫,對著空氣對著牆,對著地面……不管他們對這什麼吠,可是聲音卻沒有停止過.

而現在,居然鴉雀無聲!

之前我沉浸在緊張的氣氛中,以及和王洛平打斗,命懸一線,所以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四周的變化,更加不知道原本的狗吠聲全都停止.

如今變得靜悄悄,仿佛它們全部憑空消失,又或者,在那段時間被什麼強大的東西消滅了.

這太不正常了,不管怎麼樣,畢竟有上百只狗,就算王洛平的同伴是只強大的鬼,那麼一只一只的殺也不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音.

主要是他們不是普通的狗啊!

所以真沒道理,也沒理由,其中肯定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而我們卻不知道!

想到這里,我變得更加謹慎和小心,開始打量四周,是再一次打量,即便我已經做這個動作無數次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可如今我不得不再次的關注,再次掃視和尋找.

王洛平一直在我眼前所以那些狗不是他下的手.

不是他還有誰?自然是他的同伴,聯想到小小手下也有不少厲鬼和強大的鬼,所以很有可能是小小的手下在搗亂.

而對方自然是隱藏的很好,就像現在一樣,不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他,但事實上它卻又存在著.

我開始屏住呼吸,因為我怕呼吸的時候聲音過大,把一些輕微的聲音給蓋過去.

既然有人,那對方肯定就會移動,有移動必然就會發出聲音,哪怕一丁點聲音,只要捕捉到了,那就能找到對方藏身的地方,然後再想辦法對付.

我看著打量著,聽著.如今張奎又前進了六步,王洛平後退六步,還差幾步路張奎就能站在之前王洛平停留的位置.

我看向王洛平,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在我看來既然我找不到端倪,那麼在她身上應該能看到.

很簡單的道理,因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計劃,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當發生對他有利的事情時,他就會得意並且顯得很興奮.

這個時候,我只需要從他身上感覺到這種興奮和得意,那麼大概就能猜測他的目的是什麼,又有什麼計劃.

而就在此時王洛平笑了,雖然不是很明顯的笑,只是嘴角往上扯,可是我卻看得仔細,因為我一直在關注著他,所以哪怕它只有一個細微的小動作,依舊躲不過我的眼睛!

現在發生了什麼?什麼都沒有,唯一的就是,張奎已經快要接近剛剛王洛平站立的地方……

難道?

想到這里,我眼睛看向王洛平剛剛站立的地方,如今張奎只需要再走一步,就能站在那個地方.

就因為如此,王洛平笑了,證明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著張奎踩在剛剛他站立的位置,自然那個位置肯定是有問題.

不然他的興奮和得意從何而來?就是因為那個地方.

如果說一個地方暗藏殺機,除了陣法,我想不到別的了,我親眼看到老鬼曾經布陣,接著將大狗殺死.

老鬼說,陣法不是用來困,而是用來殺,困人的是下等陣法,殺人的才是上等陣法.

現在看來,那個地方已經被布下陣法,王洛平一直做的就是引著張奎往陣法里面走去,自然,進去之後等待張奎的只有死亡.

眼看著張奎,再次張開腿准備往前邁一步,我連忙喊道:停!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鬼術
下篇:第二百章 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