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九十七章 討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七章討人

女人問,什麼叫追逐?

我說你藏起來,我找你,找到你,你就是我的.

女人臉紅,低頭,說不就是捉迷藏嘛……

好一會她才重新抬頭說你不能騙人.

我說當然,騙你做什麼?

女人說好,然後離開,不過才走兩步又折返回來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我不知道她從什麼地方看出端倪,知道有事情在發生,不過我知道現在必須不能讓她知道,讓她先離開這里再說.

所以我說並沒有什麼事,還讓他不要多疑,搞得像個瘋婆子一樣.

這句話就像踩中了女人的尾巴,當下她就說道,我怎麼像瘋婆子,我們連婚都沒見,要瘋也是瘋女子.

好吧,我也不和他多計較,說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沒事的話先進去,別忙著追逐,先幫我把衛生搞一搞,不然的話,以後還怎麼相處啊!

見女人有些疑惑,我說,女人不是需要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如果連一點家務事都不會做的話可以想象,男人又如何疼愛自己的女人?

這一句話又把女人聽的心花怒放,臉上堆滿了笑,連忙說好,心滿意足的回了羊館內.

接下來的時間,是我和黑臉對持的時間.

其實在我和女人說話的時候,黑臉已經從後面來到了我們面前,但是很奇怪,他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就如現在一般,他就這樣看著我,也沒有對我下手,在他臉上看不到恨意,仿佛我和他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恨間隙.

事實上,我覺得他應該會恨我,畢竟上一次在大廈內發生的事情,我都沒有忘記,更何況他被紅袖打傷後逃跑,又如何不記恨在心?

不急著出手,不急著翻舊賬,那麼自然就是有話講.

所以我想知道這家伙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藥?

黑臉說,張老板,我們又見面了?

我看向他,心想這家伙居然知道我的身份?看來他來之前已經把我的底細都打探清楚了,換句話說,他是有備而來.

于是我不得不分出一份心,打量四周,看他是不是有同感,如果沒有同黨,那我就不知道他這個有備而來,備在何處.

我說歡迎來到我的小鎮,不過我可不喜歡有人在這里搗亂.

說話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好讓自己能在這段時間內去察覺,發現四周有沒有他的同黨.

黑臉說,張老板多慮了.我王洛平今天來不是為了找張老板麻煩的.

他說他叫王洛平,這一點誰知道呢?就像他說的一樣,他不是來找我麻煩的,這一點我又如何相信他?

我說,那你來是為了什麼?還有你跟著我朋友,並且住在她家里搞她,你知道人鬼殊途,你這樣做會害死我朋友,難道這不是找我麻煩?

說完我看向王洛平,同時再次感受四周的情況.事實證明,四周除了他並沒有其他的鬼.

于是我在想,那他這次真的是單刀赴宴,膽子那麼大?

他說,張老板,我想向你討個人.

哦?

聽到這里,我很好奇,居然還有人向我討人的,這事情怎麼聽起來有些怪怪的?

我的就家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他向我討人?討誰?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眼神看向羊館內,剛剛女人進去的方向.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想跟我要女人!

可是女人由不得我說,我和他的關系,暫時還沒達到這種程度,畢竟我也不是他的家人.更何況,他是人不是東西,並不能用做出售,或者交易.所以要不要那也不是我說了算,而且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我不會答應!

我也不管他有多強大,是不是這一次能給我深痛的教訓或者傷害?即便我倒下,我依舊還是那句話,不會答應.

王洛平說道,張老板,如果女人能給我,我可以成為你的左肩右膀,對付你的仇家.

聽到王洛平這般說,我頓時看向他,疑惑起來.

仇家?他究竟知道多少關于我的事,而且在我看來,我的仇家只有一個,小小.

秦治暫時還沒成氣候,我倒也沒放在眼里,而且,我已經派人私下四處打聽,並且尋找他,相信要不了兩天很快就有結果,到時候我手刃他,也就自然不存在仇這個字.

所以,眼前的王洛平是和小小走在一起了,如今再解釋為什麼他會變得比過去還要強大,那麼也就解釋得通了.

我是怎麼想都沒想到他會和小小走在一起,可也因為如此,今天晚上,必須要把王洛平殺掉.

想到這里,我沉臉,冷冷看著他.

要殺他,談何容易,自從上一次交手,他見過了紅袖,也見過了楊再興,所以他這次來肯定是有足夠的把握對付他們兩個,並且保證自己能贏,甚至傷害紅袖和楊在興……

再加上小小,我和小小交鋒不止一次兩次,在一定程度上他應該了解我,並且知道我的底細,知道的比任何人都要多,所以,既然他和王洛平已經合作,和王洛平又出現在我眼前,恐怕這一次……

越想我心情就越沉重,在這種情況之下,恐怕要殺他,很難,可是如今必須得把他殺死,于是,我不得不只想一個萬全之策,能確保這一次讓他有來無回.

紅袖和楊再興不能再出戰,因為王洛平知道他們,也交鋒過,那麼只剩下張奎和白起……

白起最近這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了,有好幾次我召喚他,他都沒有出現,所以白起要剔除掉,在這種時候由不得有半點不穩定的因素存在.

最終只剩下張奎,也許只能這樣了.能把王洛平殺死的就只剩張奎.

想到這里,我皺眉.突然有了個瘋狂的想法.

這一次我連張奎都不用,原因很簡單,張奎身材魁梧,身子強壯,一看就知道是那種高手,強大的人.

只怕張奎一出現,王洛平立馬就會意識到自己的危機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最後和秦治一樣趁機逃跑.

放虎歸山,並不是什麼好事,尤其是王洛平這條大老虎.

上一次讓他跑了,這次回來他比上一次強大不少.如果這次又讓他跑掉,那麼下一次呢?

不行,一定要一次性到位將他誅殺.

我不能有第二次,第三次讓對手跑掉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這種錯誤不能犯,因為每犯一次後果會變得更嚴重.

所以不打沒把握的仗,如果不能將對手,制服或者殺死,要麼就別出手,出手就一定要讓對方後悔惹錯人了.

想到這里,我再次將目光看向王洛平.看來這一次我不得不出手了……

在之前和金泉子共事的時候,他曾經提議過我,不能太依靠紅袖和楊再興他們,只有自己有本事才能保命,能在關鍵的時刻起到作用,不然的話某一天紅袖或楊再興他們都消失了,那我該怎麼辦?

那是不是意味著當初那些和我有仇的鬼會找上我,就怕到時候每一只鬼啃我一塊骨頭都不夠他們分.

你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每一天晚上,我都讓他們附我的身體,把他們懂的會的都教給我,所以今天的我並不像過去那樣看起來那麼平凡,軟弱.

當然,並不是說我強大到什麼地步.但最起碼,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對付普通人那些小混混也不在話下,還有的就是對付眼前的王洛平,也許面對面,我不是他對手,甚至連3招都頂不住.可是出其不意呢?

在他眼里我只是個普通人,所以他對我沒有戒心,也不會防備,只要時機得當,我出手,出其不意那麼,即便殺不了他,重傷他絕對不在話下.等他重傷的時候,要殺他還不容易嗎?

想到這里,我手心都是汗,第一次面對王洛平這樣的強敵,這讓我緊張,呼吸也加重.

我調節自己的狀態,盡量說服自己,讓自己不要緊張,讓自己表現的平靜,以免被王洛平看出什麼端倪.

再說殺鬼而已,我沒有親手殺過鬼,可是因為我死掉的鬼何止上百上千?每一次紅袖,楊再興他們出手的時候我就在眼前看著,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的抵抗力和承受力都比別人強.

很快我就調整好心態,讓自己變得平靜無比,看著眼前的王洛平說道,我人給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的仇家多著呢,你說的是誰?

王洛平臉上多了兩分得意,顯然認為我已經認同,所以現在他只需要盡力討好我就行了.

王洛平道只要是你的仇家,只要有人想傷害你,我都願意,出現在你身旁,幫助你,保護你.

我笑了起來,說還有這等好事?

王洛平道,自然.

我沉思,做出一副考慮的模樣?

王洛平在這個時候又開始勸說我,看來他今天是志在必得,無論是用軟還是硬都要得到女人.

這家伙是真的喜歡上女人了,看來是要舉辦一場冥婚.

他說了很多這個時候再次開口道,張老板,怎麼樣?

我笑道,似乎我的仇家並不多,而且,我身邊也有人保護了,多你一個不多,這樣吧,讓我考慮個幾天怎麼樣?

王洛平說不行,希望張老板能立馬回複,否則……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今天他是志在必得,有備而來.

可是他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到鎮子這里來呀!

我說,否則怎麼樣?

王洛平笑了笑,陰側側道整一個鎮子的人都會因為你而死!

說話的時候,語氣中更多的是殺意,和威脅,我聽到這里輕笑,說真的,我還真不怕.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追逐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鬼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