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追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六章追逐

其實在我看來,不管我有沒有真本事,不到關鍵時刻,都不會隨便使用,因為這樣才能保命.

如今不光渾天犬變得謹慎,小心,虎視眈眈,鎮子上所有的狗都在狂吠起來.

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記得上一次是在小小.而這一次,這只鬼的來頭看來也不小,不然的話也不會引起鎮子上這些狗如此劇烈地狂吠.

想到這里,我苦笑起來,這次可是惹了大麻煩嗎?不過,既然來之則安之,對方來了也好,好歹這里是鎮子,屬于我的地盤,再不濟就算我不是她對手,鎮子上還有那麼多狗也夠對方吃一壺.

想到這里,我心稍稍變得安靜起來,回頭還到羊館里面拿了張椅子,放好,然後坐著,靜靜等待對方出現.

那只鬼似乎並不願意直接出手,而是躲在某個角落等待機會.

這讓我有種錯覺,對方似乎認識我,正因為看到我,所以才不得不躲起來變得小心謹慎,伺機出手,不然的話剛剛黑霧撲向鎮子的時候,她完全可以出手.

如今我倒是好奇她的身份,對方究竟是誰?我又哪來那麼多熟人?

可是想一想,當初我把鬼溝嶺所有的鬼都得罪,指不定對方有些什麼遠房親戚知道了來找我麻煩,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在陰間來說還更有可能.

如果對方的親戚沒有投胎轉世,那麼可以想象在陰間估計她們十八代代里面起碼有十代人在一起.

這是什麼概念?每一代人有四五個,十代人,那就是四五十個人.

這就是一個大家族,如果說到家族之間的打斗,那麼要靠人多,四五十個人還是保守估計,也許上百個人都指不定!

不過不管是誰,今天她既然來了,肯定也不會就此罷手,我只需要等待,等待對方出手就好.

渾天犬顯得急躁不安,就和鎮子上的狗一樣,鎮子里的狗都從各自的家里走了出來,布滿整個鎮子.

似乎她們也找不到那只鬼的藏身之地,所以她們現在各自在鎮子里徘徊,每一個地方都有狗,偏偏,沒有一只狗發現那只鬼所在位置,這讓我好奇起來,對方究竟有什麼辦法能把自己藏的那麼深?

我確定她還在這里,還在鎮子上,因為四周的黑霧陰氣都沒有散去,證明她還在.

渾天犬也往外面走,先在羊館四周徘徊,接著向鎮子里面走去,也在尋找那只鬼的蹤影.

其實在我看來,對方如果直接現身那還沒什麼,可是一旦它藏起來,危機感就會無限增大.

因為你不知道她會不會突然出現在你背後,然後對你下手.

這種對未知的恐懼是每一個人天生都在有的,這種害怕的就等同自己突然失去了眼睛,原本能看到光明能看到路可是當自己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時候,整一個人就會陷入一種恐慌之中.

這一種恐慌,恐懼,就是源自每一個人內心隱藏著的脆弱.

每一個人的內心都不像表面上的那麼堅強,通常來講一個人表現的越堅強,如果不是被生活磨礪出來修得成果.那麼對方就是在掩飾自己內心比任何人更脆弱的一面,也就是心底里的恐慌和恐懼感.

我身上也有,所以現在我也害怕,就因為找不到對方的位置.

我開始變得小心和謹慎,眼睛看著四周,感受的四周溫度,聲音等等變化.

如果有東西在靠近我,可以通過這些來察覺到異常,然後讓自己及時作出反應.

這些都是本能,每一個人幾乎天生就有的,連小孩子學習走路也都會讓自己慢慢的走,試探的伸出腳,沒問題才會繼續走下去.

渾天犬已經往鎮子里面走,其余的狗也跟在渾天犬後面往鎮子中心走去,估計,她們能感受到對方就在那個位置.

原本我也以為是這樣,畢竟渾天犬都親自出馬,應該不會差到什麼地方,所以,我也一直在盯著那個方向,生怕那只鬼被渾天犬她們識破之後突然發難,對我發起致命的進攻.

但是,這邊我小心謹慎,可是隨著時間慢慢推移,卻也不見那鬼出現,這讓我好奇,那家伙究竟藏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還不出手?

不對,為什麼一定要等著她出現?我可以引她出現呀!

想到這里,我起身,向著陽光里面走去,看到女人笑著道,無不無聊?

女人正坐著發呆,聽過這般說當下抬頭看著我道,你說呢?

我說,無聊的話,不如我們出去走一走?

女人瞪眼,接著鄙視我,我們剛剛不是在鎮子里走了嗎?怎麼又出去走?

我尷尬笑了笑,才記起來剛剛我和她確實在鎮子里走過,如今再提出去鎮子里逛一逛,倒是令人生疑.

我肯定不會跟她說這次我把你當誘餌,用來引那只鬼出現,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道,剛剛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很特別,我想再重溫一次.

女人哪里知道我是在騙她,但是聽得心花怒放,原本悶悶不樂有些郁悶的臉換上了笑容,立馬說道,好哇好哇.

我都要哭了,因為事後她肯定會找我算賬的!

但是我也是出自好意,也是沒有辦法,不然的話光在等對方出現,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甚至不知道對方會怎麼出手,等那個時候出現什麼意外傷害到女人或者其她人,只怕我會更後悔,所以兩者一對比,我也就這麼做了.

因為有了剛剛那句話所以後面我和女人逛街的時候,女人變成了小鳥依人,不再是跟在我身後,而是和我在一起肩並肩,雙手在走動的時候原本該自動揮舞的,可如今卻時不時會打在一起,那是因為女人故意的……

女人很主動,這讓我很害怕.

我開始後悔剛剛說了那番話,真的,有時候女人比任何動物都要,恐怖,令人害怕.不是有句話叫女人是老虎?

如今我終有體會,我就不應該說那番話!

我內心思索的,要不要跟她解釋一下我剛剛說的話,以免誤會繼續加深.

其實女人也挺不錯的,各方面都挺優秀,無論從外表,還是內在,但是事實上就是,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不喜歡的,不可能裝喜歡,喜歡的也不可能裝作不喜歡,總之在這感情方面的東西就是複雜,有人沉浸其中,也有人做了逃軍叛離.

女人這個時候也察覺到了我的一場,開口詢問是不是不舒服?我搖頭說,並沒有,嘴巴張開想告訴她剛剛我的意思,可是剛張開又閉上,這個時候說那不等于翻臉了?

這會壞事!證明剛剛我做的事會前功盡棄,不但引不出那只鬼,反而會讓我們兩人感情決裂,最後連朋友都有做不成.

這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虧,太虧了!

我是商人,在別人眼里就是很精明的那種,任何東西都會精打細算,所以這種虧本的生意打死我也不會做呀!

最後沒辦法,只好忍著,既然開了頭,死啃也要啃下去.

女人又道,你到底是不是不舒服?為什麼臉色陰晴不定?你是在耍什麼小心思?還是身體不舒服?

我說沒有啊,我哪有什麼陰晴不定?我說,我只是在想著我全羊館今天賺錢沒賺錢!

女人這才恍然大悟說哦,原來是在想著賺錢的事.說完她又補充一句,你們這些做商人的累不累?一天到晚算這個算那個,還賺錢不賺錢,人活著就圖個痛快,像你們等某一天突然掛了,這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都不知道為誰做的.

我說,閉上你的嘴,沒錢的男人女人會愛嗎?說什麼甯願坐在奔馳上面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這些也是你們說的!

女人聽到我這般說,仰頭做出認真思索的模樣,然後認真看著我.

我說:"怎麼啦?"

她說:"你是對的."

我:"……"

于是女人開始-跟我講金錢和女人之間的關系和奧妙,她說女人喜歡錢不一定是因為女人太物質太現實,而是給自己一個保障,畢竟女人在很多方面都不如男人.女人處在劣勢所以有時候得給自己打算,以免到後面一無所有.

她還在跟我講,說了很多,這也是以前我沒了解過的.從女人角度來看事情,確實不一樣.

女人還在說,不過這個時候我卻沒辦法再安心聽下去,因為那只鬼已經出現,就在身後!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背後那刺骨寒冰的陰冷,這種冷意是以前遇到的鬼從沒有出現過的,這也表示,這家伙和以前的鬼有些不一樣.

說不一樣,但是,卻有點相同,畢竟她身上的氣息我曾經曾感受過,如果沒猜錯的話正是,大廈里的那只黑臉鬼!

雖然不知道這個家伙經曆了什麼事,為什麼在短時間里讓自己變的那麼強大,不過顯然這一次是新帳舊賬一起算了!

感受到對方接近,我一手推了女人一把,在女人驚愕的時候我說我們做個游戲.

女人問什麼游戲.

我說,追逐……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黑霧重重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討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