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生怨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八章生怨

什麼?!

七爺驚恐看向我,難以置信.

他說你們老大不是蛇頭嗎?

聽到這里我皺眉,心道小幫會就是小幫會,居然連蛇頭已經死了的事都不知道,看來他這次也是被利用了.

很簡單的,他和王龍對比,自然是王龍狡詐.奸詐的人一般都是幕後主使,而類似七爺這樣少一根筋的,自然是被利用的對象.

這一點也可以從現在圍住我們的人是七爺他們而沒有王龍的身影可以看出來.

估摸著王龍也知道這次行動會失敗……

所以他是干脆連身都不露,以免自己被傷害了.

莫小蘭說蛇頭大哥已經走了,現任老大就是他.

七爺聽到這里才稍稍緩過神,看著我,微微皺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和莫小蘭對望一眼,隨即由莫小蘭開口問他,冒充我們麒麟門的人四處生事,栽贓嫁禍都是王龍出的主意嗎?

七爺抬頭看莫小蘭一眼,臉色陰晴不定.

"七爺,你也是條漢子,這種下三流又卑鄙的事情你怎麼能沾上?就不怕晚節不保?"我也開口道.

七爺又看向我,嘴角抽了抽,臉色猶豫.

"四十多年前你只有十歲多,放學的路上被大年紀的人搶了那個星期的伙食費,你一個對他們6個,被打趴在地上,別的小孩要是這樣早哭的稀里嘩啦的了,可是你沒有.咬牙爬起來,回去學校後拿起椅子就去高年級班去找他們,一椅子將6個人全部打趴,把錢奪了回來."

"後來你被記大過,父母也被喊到學校,可以想象你那個年代讀書是多麼的不易,望子成龍更是每一個父母所想的.于是你被你爸狠揍了一頓,打的屁股開口,你吭都沒吭一聲."

"當你上五年紀的時候外面學校有人把你同桌欺負了,那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看到他衣衫破爛渾身是傷最後忍不住去那學校等那幾個人,對方人多,你就一個,但你不怕,偷偷的尾隨他們,然後趁他們落單的時候一個一個把他們打趴……"

我說著眼前七爺所有的事跡,因為是我讓秦治告訴我的,他是鬼,沒人能看到他的存在.而他在細草幫里待了那麼久,也是小頭目,知道的事情自然多.

七爺聽著,原本沉著的臉多了幾份動容,雙目迷離,有點老淚縱橫.

是的,我的話讓他回想到自己的過去,當初他也是漢子一條,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他的過去都是光明磊落,曾幾何時像今天這般,耍什麼陰謀詭計,盡玩這些卑鄙手段?

我還在說著,已經說到七爺讀高中因為女朋友被欺負挺身而出的事.

"好了,別說了……"七爺道.

我住嘴,看向他.

七爺像是泄氣的皮球,說你們走吧.

說話的時候低著頭,沒看我們.

我看著七爺,又看看莫小蘭.之後我們三人離開了.

其實,原本來哥一個人對付他們所有人綽綽有余.只是,有時候樹敵,不如多幾個朋友.

這次的事也告訴我,暗箭難防,所以能有更多的朋友總比得罪更多的人好.不然今天這個小幫會在旁邊搗亂,明天那個小幫會又來冒充麒麟門的人玩栽贓嫁禍……到時候我就是有三頭六臂,恐怕也難以收拾殘局.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像現在一樣,能不動干戈還是不要動的好,即便勝券在握.

我們3人走出那十幾個人的包圍圈,邊走,莫小蘭邊擔心,說他們會不會背後突襲?

我說不會的,放心走吧.

莫小蘭還是有些不放心,邊走邊用余光去看身後,直到我們走遠這個時候莫小蘭才重重松了口氣.

"好險……"她道.

我倒覺得沒什麼,只是笑了笑.

不過這次倒是挺令人欣慰的,起碼,也算是交了個朋友,而不是多了個敵人.

莫小蘭問我,你怎麼知道那麼多事?連他小學的事情都知道?

我笑了笑說對呀,我什麼都知道.

莫小蘭不信.

我說你喜歡喝檸檬水,喜歡到天涯健身室里做健身,還喜歡不開心的時候一個人去有水的地方發呆……

我說了很多,說的她目瞪口呆看著我,說老大,我服了!

見此我才沒再說下去,而是深呼吸,看著遠處.

王龍那個家伙是個禍害,不鏟除不行呀.

莫小蘭說你是神仙嗎?怎麼知道那麼多?還是你有什麼東西能監控你任何想監控的人?比喻很小的偷聽器什麼的.

見她這樣說我只是笑了笑說我要是神仙就好咯,何必留戀凡間.我還說我能知道那麼多全靠我那個線人,他提供給我的情報就是這樣.

莫小蘭很吃驚看著我說這不可能……

其實這一切都是旁邊的秦治告訴我的,而他跟著我,卻讓我不得不懷疑他的目的.

莫小蘭還在猜忌著,我則看了眼秦治,問他還想怎麼樣?

秦治臉色陰晴不定說道:"我幫了你那麼多,你答應我幫我報仇的……"

我點頭,我說出去的話自然會兌現,我說你告訴我是哪幾個人推你下樓的,稍後我的朋友會將他們逮捕並且用應有的罪名判處他們.

"不!我要你殺了他們!"秦治突然高聲道,顯得異常憤怒.

我停了下來,看著他.

這家伙好大的怨氣……

"殺?我說替你報仇,可沒說殺人償命.你知道這里是陽間,你也剛死不久知道陽間有陽間的法."我道.

我說的是事實,並且一開始說幫他報仇的時候我也是這樣想的,讓羅秀出面,調查這件事,再由我提供線索,協助她破案最後將那幾個參與的人逮捕並且判刑.

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殺人!

殺鬼可以,殺人不行.

"你,你……"秦治咬牙切齒看著我,說完身子突然對我撲了過來.

就在此時,來哥擋在我面前,一手將秦治的脖子掐住,高高舉起.

秦治身子被吊起來,難受並掙紮著,手腳並用對著來哥粗粗的手臂又是打又是踹,可是依舊沒辦法掙脫半分.

我看著秦治說道,活人有活人的生存定律,你們死人也有死人的,既然你死了,那麼就不能按照你那套來,而是按照陽間的來,不然對你也沒什麼好處的.

秦治被掐住脖子所以說不出話,如今他難受萬分,臉都變黑了.見此我讓來哥放了他.

總的來說,他也沒什麼過錯,被人害死,換成我,我也想讓對方死.

秦治跌坐在地上劇烈咳嗽起來,好一會他才稍稍好轉,看著我.

只是看我的眼神……

我想,我又樹敵了.

我已經盡量讓自己做好做完美,只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我其中的苦衷,所以如今樹敵了,我也沒有辦法,這並非是我本意.

秦治爬了起來,沒和我說一句話,邊走邊看著我,眼神里依舊是那股恨意,歹意,殺意.

我也看著他,直到他身子融入黑夜中,消失不見.

莫小蘭還沉浸在我剛剛的話題中,一邊走,一邊沉思,絲毫沒察覺到落在後面我和來哥的異常.

一會後她才回頭看我,問我提供線索給你的人是不是那個警察?

她指的是羅秀,也許認為我能知道那麼多,除了警察以外,誰還能獲得那麼多信息?

我搖頭說不是,同時讓她不要再猜,沒意思.

莫小蘭沒聽我的話,依舊在詢問我,像質問犯人一樣……

最後我說我要回鎮子,這才讓她停下質問我,同時有些為難看著我.

我問她怎麼了.

她說這一次那些家伙冒充我們麒麟門讓我們損失慘重,不少兄弟被捕,還有的叛逃……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擔心麒麟門就此瓦解.

我說沒事,反正麒麟門早已經千蒼百孔,這一次就當洗牌,先任由他們去,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其實沒有這次事件我也准備洗牌,只因為我太年輕了,做他們老大多少會讓那些隨著麒麟門出生入死或者有些資曆的人小看我.

我不可能站出來和他們解釋,也不可能帶領他們去打一架,然後勝利的告訴他們我很強大.

這些是沒用的,因為他們是從骨子里倚老賣老,自持過高.最好的辦法就是洗牌,把那些心不穩的人全換了,換一批我親自帶來出來的人,服我的人.

如今七爺那群人倒是幫了我大忙,搖搖欲墜的麒麟門會讓很多人擔憂,但是忠心的人肯定會留下來,和麒麟門共存亡.

而那些內心有異議,嘴上不說的人則回在這次事件里離開,去找他們認為有希望的幫會.

所以我希望這一部分人全走光,下面我重建麒麟門也就自然沒他們的份,只有那些留下來,真正忠心的人才能經曆麒麟門的新生.

莫小蘭似乎還沒懂我的意思,當然,我也沒過多的解釋,只管按照自己計劃做就是了.

和她告別後我給彭大山打電話,讓他將原先的羊館面積再擴大,連鎖,遍布整個城市.

我的麒麟門將以羊館重生,這就是我的計劃.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他是我老大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鬼大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