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迷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二章迷陣

如果老鬼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差一點就踩進陣法里.

陣法這東西不可小覷,從老鬼施展過幾次陣法我就知道其中的霸道和強大,所以我還沒傻到進去陣法里試試會有什麼感覺.

如今我的腳只差一點就踩在陣法中,想到這里我更是毛骨悚然,連忙後退幾步.

從老太婆出現到和我對話,其實不過只有一分鍾左右的時間.在對話的時候她始終站在原地,動也沒動.既然如此,她什麼時候布的陣法?

我不認為是早就布置好的,如果是的話,之前出現的三個精武門裝扮青年是故意來送死的不成?

直接大開鐵門,任由我進來,然後踩中陣法中……

這樣不需要費一兵一卒就能殺死我,將我和紅袖等人全部殲滅.何必還要犧牲自己的手下?真是多的沒出放?

進來別墅到現在,也就只遇到這幾只鬼,讓表示別墅里面有鬼,但是數量應該不會太多.

沒人不愛惜自己的羽翼,尤其小小別墅里的鬼基本都是喂鬼的厲鬼,更是珍惜才對.

最終證明了一點,老太婆是剛剛布下的陣法,不知不覺的……

"老頭,你還是那麼愛管閑事."老太婆道.

老鬼呵呵笑了,說老習慣,就這樣吧.

然後倆人又不說話了.

這種突然間的沉默令人抓狂,因為我很想通過他們對話中知道倆人更多的事情,但是偏偏他們停了下來.

所以沒辦法了,只要忍耐著.

不過老太婆似乎並不願意再這樣持續下去,手里龍頭棍敲地面,在她身後的黑色中走出來三人,每一人手上都提著幾個腦袋.

那場面說不出的駭人,等我看清楚這幾個腦袋里有幾個臉龐熟悉的時候才意識到,這些被提著腦袋的人正是之前在我羊館里吃了全羊宴不付款,願意和我做筆交易,到這里搗亂的鬼!

只是搗亂,我也叮囑過很危險,可是他們還是來了,然而也丟了性命.

看到這一幕我內心悲涼,是我害了他們……

"這些是你們帶來的跳梁小丑嗎?"來人之一開口道,說完手一抖,腦袋灰飛煙滅.

其余倆人也是如此,繼而三人排列站在老太婆身後,冷冷打量紅袖等人.

"你們自己挑吧,一人一個,不落空."老太婆說道.

那三人低聲說好,然後像買菜在選菜一樣從紅袖三人身上來回掃著,各自找各自認為合適的對手.

最終他們還是定了下來,一人對上一個,和紅袖對上的也是個女人,長發及腰,消瘦,身高也和紅袖一般高.

楊再興和張奎也是,那倆人身高和身材都和他們倆人差不多,四人分別對上後四目相對,也不說話.

老鬼和老太婆也對上了,倒是我一個人,顯得有些失措.

"走吧!"和紅袖對上的那女人說道,接著倆人走了,往遠處走.

不光是她們,楊再興他們也一言不發,轉身就走,仿佛是有什麼默契一樣.

至于老鬼和老太婆,他們倆人倒是站在原地,依舊和之前一樣四目對望.

轟!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轟擊打斗的聲音,而我才發現原來紅袖他們早已經走遠,如今打斗的正是他們幾人.

現在我只能聽聲而看不到情況,當下也急了.

眼看著老鬼和老太婆依舊對持,沒有其他反應我立馬轉身向後,向著紅袖他們的位置跑去.

我得知道現在的情況,也好心理有數.

我奔跑,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走著走著,突然眼前一片漆黑.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整一個眼前全是黑的.不光如此,抬頭看,四周看,我處在的位置都是黑漆漆一片,壓根就沒看不到任何一點光亮.

我先是驚慌,然後才驚呼一聲壞了,踩到陣法了!

除了這個能解釋發生在我身上的這種情況我找不到別的,太突然了,而且這里是萬般寂靜,死一般的安靜.

我站著動也不敢動,身子也不敢隨意轉,因為我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在我身前或者後面是路還是坑,又或者我站立的位置是跟柱子,哪怕走多一步,身子就會從柱子上掉落到一個我也不知道的地方.

我知道我剛剛在走路,我也知道這里是小小家的別墅,可是面對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的內心開始恐慌和畏懼,總感覺四周有什麼東西,並且很危險.

這種危機蟄伏的的感覺讓我的神經和知覺放大十倍,百倍.我不敢輕舉妄動了,身子定住,保持之前的動作.

我開始喊話,喊白起.

紅袖他們被另外三人纏上,估摸一時半會沒人能趕過來救我.所以只有白起可以.

但是白起沒有出現,不像過去那般隨傳隨到了.

我又喊了聲白起?

等了好一會,還是沒有白起的身影,我不禁陷入沉思,這是因為陣法的緣故嗎?所以困住了我,連聲音也被隔絕?

我不服輸,再喊幾聲,最後還是沒有白起的身影,也沒有其他的人出現.

這里只有我一個人,四周漆黑的地方,不知道這里有多大,反正眼睛能看到的范圍都是黑色,壓根就見不到頭.

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辦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但肯定不能就這樣站著的.

我看四周,試圖找到哪怕一點能指引我的東西,但是沒有,所以我只好蹲下去,開始尋找路.

是的,蹲下身子用手去摸地面,好感受到四周是地面還是其他什麼的.當我確認是地面的時候我才重新站起來,一點點往前走.

先用腳試探,確定沒問題再踏步.這模樣就像在走一座荒廢無數年的的高空橋一樣,因為身在半空中,所以要試探著走,不然踩空什麼的,自己也就從高空中墜落,摔了個粉身碎骨.

剛開始還是試探的走,走著走著感覺沒什麼危險,我也開始變成大步走.

然後也無所顧慮,開始邊走邊看四周.

我不知道現在自己走向的是什麼方向,我覺得我是向前走,可是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根本就沒辦法分析出方位.

所以現在我是盲目的走,全身繃緊,隨時提防可能出現的以外.

有光了!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終于見到了光芒,那是一戶人家,沿著眼前的蜿蜒小道直走就能到那戶人家.

可以想象我這樣一個在黑夜中了許久的人見到這場景是如何的激動.我快步向他那房子走去,走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回頭看身後,之前明明一直黑的見不到任何東西的後面如今卻能在月亮照射下顯露出小路和樹木等等.

看到這里我很疑惑,明明剛剛走的路甚至稱不上是路,就是漆黑一片,怎麼現在……

我想起這是陣法,我陷在陣法中!

這讓我原本興沖沖向那戶人家走去的步伐變慢,開始猶豫起來了.

眼前的房屋肯定是陷阱!

我頭腦很清晰,知道自己現在處在的狀態是怎麼樣的,也知道自己很危險.

我變慢的腳步直接停下,看著那戶人家心里糾結起來.

我是去還是不去,去的話可能有危險,不去的話我會困死在這里.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古怪的陣法,但是想來和迷惑一類的有關吧?

沉思中我最後還是決定去屋子里去,只有這樣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我來到這戶人家外,敲門.

里面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他說你稍等,我就來.

我耐心等待,門開了,開門的人赫然是紅袖!

我呆呆看著她,喊了聲紅袖?

她也呆呆看著我,然後扭頭看身後,一副茫然的模樣.

"你在喊我?"她指著自己鼻子道.

我點頭說對,我還問她你怎麼在這里?

這女人的笑了說這里是我家,我怎麼不在這里?還有,我不叫紅袖,我是秀兒.

秀兒?

我說你真不叫紅袖?

她說對呀,不叫紅袖.她還問紅袖是誰,是不是長的和她一樣?

我點頭說是,腦海突然在想為什麼這個人長的和紅袖那麼像?

我探頭往屋子里看,她見我這樣連忙說你進來坐吧,還說你怎麼到這個地方來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我說我不知道,眼前一黑就出現在這里了.

秀兒聽了後說你該不是夢游了吧?聽說夢游的人就會這樣.

我苦笑說沒有的事,隨即又看著她,打量她.

確實長的和紅袖一模一樣,言行舉止,說話的模樣,那眼神……

"這里是什麼地方?"我問道.

她在收拾東西,說這里就是一個村,叫白城村,不過大部分人都搬走了,現在就我這一家在這里了.

"白城村?"我確定沒有聽過這樣一個地方.

"對呀,白城村,這里就我和我姐住一起,姐姐出去打獵了,晚點就回來.你呢?今晚是打算在我家住?"

我看著秀兒,皺眉,腦海想的東西很多,可是卻又理不出個所以然.

"住吧."最後我道.

與其在外面毫無目的的走,不如先在這里休息,看看是什麼情況.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布陣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虛虛實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