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五十五章 鬼貼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五章鬼貼人

屋內寂靜無比,外面道士搖晃著的鈴鈴鐺鐺聲成了全部.

要想證明第六口棺材里面裝的人是誰也容易,只需要打開第六口棺材就是了.

這同樣是一口沒釘上長柳釘的棺材,和第五口一樣,就這樣靜靜的躺著不動,等待我去掀開棺材蓋.

我去了,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即便里面裝的人就是外頭那個也沒什麼好恐懼的,我對鬼的免疫力遠在普通人之上,因為我身邊一直有鬼,

來到棺材面前,我也沒多猶豫,雙手搭在上面,用力一掀,直接將棺材蓋掀翻落地.

蓬的一聲巨響,蓋砸在地上,地面微微顫抖.

我低頭看棺材里面,空的.

看到這一幕我松了口氣,心道總算還有個活的.

一家六口,幾乎全死光光,如今還有個存活的倒是讓我內心放松不少,最起碼沒了之前的壓抑感.

在這屋內又停留了一會,看到四周並沒有什麼異常後我才打算離開,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頭傳來腳步聲,碎步,走的比較快.

我下意識的後退尋找地方藏起來,可是這個房間內哪里還有什麼地方好藏的?碩大的房間空空蕩蕩,除了六口棺材和一張桌子就沒別的東西了.

我該怎麼辦?

我焦急,來回踱著腳步走,走過來,走過去,又走過去,走過來.

聲音越來越近了,再找不到地方藏的話我就要被逮個正,到時候擅闖民宅,對方再報警……

這個時候我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乾淨呀!

若是一般的家庭也就算了,闖進去只要沒丟東西什麼的,大不了說自己走錯了.

可是這里不是一般民宅,而是接連死了好幾個人的富豪家庭!

死人了,偏偏我又出現在這里,那我不是成凶手了?就算不是,那麼也是嫌疑人之一.

對方又是有錢人,只怕一偏激起來就認定我是凶手,倒時候再給警局施壓,我不成替罪羔羊?

經曆社會洗禮的我深知里面的"黑暗",黑可以是白的,白的也有可能是黑的.總之我得離開,不能被對方逮住!

我想沖出去,這樣對方在冷不防的情況下即便看到我的身影,但是認不出我的模樣,我再逃出這個房子,我相信我就安全了.

但是誰能保證外面沒有任何障礙或者突然蹦出幾個人把我攔住?別墅家,有錢人的家庭保姆,傭人不少,保鏢自然也少不了.

雖然剛剛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

啪嗒!

聲音已經來了,距離這里不到十米.

情急之下容不得我再三考慮,我身子一扭來到第六口棺材邊上,將棺材蓋重新放在棺材上,留一條大縫隙再自己跳進去,雙手一頂將棺材蓋重新歸位.

黑了!

棺材蓋合上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見不到半點光芒,四周也變的安靜起來,外頭原先的走路聲居然一點都沒了.

不得不說這棺材的密封性很好,隔音效果也好.

一切都是靜悄悄的,我張開眼睛仔細聆聽外面的一切的動靜,可是我聽不到.聽不到外頭道士做法搖晃鈴鐺的聲音也聽不到已經來到這個房間,估計在觀看的那人發出的腳步聲.

時間靜止了,聲音也靜止了.

我處在一個微妙的狀態下,一個我也說不清楚的狀態.

我開始感受和享受,腦海中也回憶了許多許多的事情,仿佛自己真的已經死了一般,腦海時光倒流,從小時候到長大,每一件事都在腦海里重新發生.

我微笑,當我想起小時候那些趣事的時候,還有昔日的小伙伴們.

我傷心,當我長大成人,身邊的人越來越少,最後發現只剩下自己一人生活,可是別人卻告訴我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我難過,當我朦朧中看到父母的臉,看著幼小的我看著他們對我揮手告別,漸走漸遠……

嘶!

想到這里的時候我猛然張開眼睛呼吸,我缺氧了!

誰曾想到棺材的密封性居然如此的好,即便沒打柳釘,可是依舊讓我缺氧,證明外面的新鮮空氣進不來.

我想推開棺材蓋,但是我不能推先,起碼現在不能.

我進來也就一會吧,剛剛來的那人應該還在,還沒離開.所以我得等多一會,確保萬無一失.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我從沒有感覺過像今天這樣,時間過的超級慢的感覺.

太慢了,每一秒就像過了一天一般的難,讓我開始不安,恐慌,想立馬將棺材蓋推開,然後遠離這個地方.

不安和恐慌越來越嚴重了,不知道是不是棺材里面空間太小帶給我壓迫感,還是因為棺材是死人睡的,現在我睡在這里也許……

外面沒有聲音,我仔細聆聽了很久,確定外頭沒有聲音了.

我雙手頂著棺材蓋,准備開蓋.

啪嗒.

突然一道輕微的聲音從棺材蓋上面傳來,似乎是有人用手在撫摸棺材蓋.

我大爺了,那人沒走!

我把伸出去的手收回來,小心謹慎,死死看著棺材蓋上空,生怕有人現在掀開.

沒人掀開,倒是有人用拳頭在敲打棺材蓋,這讓我難受,那人沒敲打一下我就感覺身上被對方敲了一次,隨著咚咚咚的聲音接連響起直到最後一刻變的無邊安靜,那種不適的感覺也才停止.

這一次比之前還要安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一直被敲打,突然不打,然後就成了這般的鮮明對比,令人有些適應不過來.

終于沒了聲音,這一次我聽到非常清晰,我是貼著棺材木去聽到,聽到有人走路的聲音,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消失全無.

那人走了,我也要出來了.

咦?

就在我打算出去,雙手頂著棺材蓋准備掀開的時候卻發現棺材蓋紋絲不動!

我皺眉,隨即咬牙用力.

可是棺材蓋還是沒動,就像死死被黏住了一般,任由我花多大的力氣都沒能將蓋打開.

我突然醒悟了什麼,剛剛那有人敲打棺材的聲音不是有人在敲打棺材蓋,而是在打柳釘!

棺材蓋被釘住了,現在我是真的被困在棺材里面,成了活死人!

想到這里我更加驚恐起來,開始拼命敲打棺材,左側,右側,用腳踹,踹的砰砰響!

敲打沒用,踹到也沒用,腳麻了,手痛了,我不再這般掙紮,我喊話:"有人嗎!"

現在我也不管那麼多了,只要能活命,比什麼都強.

我的喊話並不小聲,可是壓根就沒人回答我的話,就像我喊的話全部被困在棺材內,傳遞不出去的一樣.

我呼吸變的困難起來,原本棺材內氧氣就不多,剛剛我又恐慌,又用力,又掙紮,現在看來里面的氧氣馬上就要被我耗盡.

越是這樣我就恐慌,內心七上八下,焦急萬分.

我想這次是真的要死了,中計了!

要不然我也不會被困在這里,這都怪自己太大意,壓根沒想到為什麼會有六口棺材,進來的時候也沒想過會有人把自己封死在這里!

一定是小小,一定是那個女人早就料定我要來這里,所以等著我入甕……

我咬牙,勢必出去要和這個小小算賬,新仇舊恨,我和她沒完!

可是現在還是得先出去,我不再瞎喊,也不再浪費力氣,我要保持最後的氧氣,好讓自己能多活上一段時間,哪怕只有幾秒鍾.

"紅袖?"冷靜下來,我低聲道.

現在能救我的只有紅袖他們了,只是我喊了他們的名字,卻沒有任何反應.

我皺眉,心道他們全都是尋找李俊義,一直沒回來過.也許他們都在水庫那邊,又怎麼能聽到我的話?

我急了,這下不得不急.

我唯一的依賴,唯一能給我安全感的他們都不在,現在我還有怎麼資本讓自己能僥幸躲過死亡的召喚?

"咯咯……"

就在這時,一道淒厲的笑聲在棺材內響了起來,就這樣,突兀的,毫無預兆的.

我全身一緊,心道那鬼來了.

我知道女鬼在,我來這里也是為了找到她,然後誅殺.但是沒想到卻是在這種情況下和女鬼相遇了.

漆黑一片的棺材內有個光,我能看清楚里面的一切情況,我的手,我的腳,我的身子.還有我面前的女鬼!

當時什麼都沒有,我只是看著棺材蓋,可就在這時一張臉從棺材上面探了進來,沒有任何不協調的感覺,一張臉就這樣從上面滲透出來,接著是長發也從上面潛了進來,還有脖子,身體,四肢……

紅色的長裙,紅色的高跟鞋,紅色如血的唇,紅色的的臉蛋.

若是平時,眼前的阿雅肯定很美,就像成親一般,成為最豔的新娘.

可是現在的阿雅帶給我的是無限的恐懼,和那令我心髒收縮,連呼吸都不能的窒息感,畏懼感.

女鬼正是阿雅,熟悉的臉龐,熟悉的模樣.

可她現在已經不是人,是鬼,貼在貼在棺材蓋上面和我面對面,幾乎嘴巴對上嘴巴!

棺材就那麼一點地方,一上一下剛好容得下兩人,而且我和她是身子挨身子,身子幾乎貼緊.

如今我眼睛死死看著阿雅的紅唇,生怕她這個時候撬開我的嘴,吸我的陽氣.

"阿雅,是我呀,你不記得我了嗎?"她動也不動,就這樣看著我,對著我.我實在忍受不住,連忙開口道.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鬼蹤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成凶手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