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六口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三章六口棺

現在距離天黑並不遙遠,我坐在地上休息一會就到了.期間那個道士也只是擺好壇,並沒開始做法.

顯然他也是在等天黑,因為他是道士,理應知道天黑才見鬼,所以他也在閑著.

如今不清閑了,道士穿上道服,又整頓一番後才來到壇前,咳嗽兩正,右手往一邊甩,左手也甩開,做出一副兩袖清風的姿勢,之後才雙手合十,閉目對著天空微鞠躬,嘴里也在此時開始念叨著什麼.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人開壇做法,並且是由頭到尾的.所以我饒有興趣的看著,雙手抱胸,心道這道士有幾斤幾兩,很快就知道了.

我承認我並不看好他,可是萬一人家雖然很庸俗平凡,事實卻實力強大呢?

生活中並不缺乏這樣的人,就像我在外人眼里也不過是個普通人,有間羊館,生活在鎮子里的小老板.

別墅里的那倆人和他身後的傭人們也都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道士身上,他們看的很專心,比我都要專心.

我看到這里心微微一動,心道天色剛入黑,這個時間鬼是不會出來的,畢竟太陽才剛下山,地上還有陽氣在蒸發,這等同見不到太陽卻還有太陽.

除非是非常厲的鬼,否則這個時間段肯定不會有鬼.

所以道士不論如何也要開壇做法好幾個小時之後鬼才會出現,我何不趁機進別墅?

反正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道士身上,我要溜進去並不難.

事實上也是如此,我趁他們全神貫注的時候利用人的死角模式進別墅里面了.

每一個人的眼睛能看到的范圍是有限的,比喻人的左右手斜角,尤其是左手斜角位置作為死角是最明顯的.

人的慣性幾乎都是右傾的,寫字,拿筷子,拿東西幾乎都是右手,所以習慣性都是右手這個位置較為敏感,包括眼睛可視范圍也是右邊較為敏感,一旦有人出現或者晃動都會立馬引起人的注意.

但是左手邊就不同了,左手基本成了盲區,是視野死角最糟糕的地方.不是慣性使用左手,哪怕用左手拿筷子吃飯都非常別扭甚至吃不成飯,所以左邊基本都被忽略.

右手越發的熟練得心應手,左手則是蛻化一般越來越不重要,沒用.

我從左手邊偷偷溜進別墅內的,這個時候我再也不擔心他們會發現我,我在他們背後,自然他們也看不到,除非眼睛能長到腦後……

進入別墅後頓感一股陰冷,和外頭的炎熱有著非常鮮明的對比,也不清楚是屋子的冬暖夏涼還是因為這里有怨鬼聚集,久久不散.

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的,因為我人已經在里面,接下來任何事情都別想逃過我的眼睛.

鬼這東西我比外面那開壇做法的道士要在行很多,雖然我本人並不是道士.

別墅內場景有些令人背後毛骨悚然,因為里面布滿了白色的布,類似守靈時掛的白布,在別墅里面幾乎掛滿了,還有幾幅對聯也都是白紙黑字,很是滲人.

別墅內的燈光比較暗,估計是因為一連死了四個人,這是種哀悼方式吧,不管怎麼樣,里面的氛圍很怪異,令人不安.

即便是我這樣的人都有如此的想法,換成別人的話只怕站在這個口都不敢往里面再邁一步.

我在別墅內開始游走尋看起來,別墅有點大,所以這一般尋找和去發現費了我不少精力,直到半個小時候我依舊一點發現都沒有.

別墅已經被我看完了大半個,還剩余半個左右需要看.如今我來到二樓的窗戶口看外頭,居高臨下能看到那道士還在做法,手里搖著鈴鐺叮叮當當,然後又開始揮舞桃木劍……

等等!

怎麼少了個人?

當我看向別墅僅剩的兩個人以及他們身後的傭人時,我驚訝的發現別墅剩余的倆人只有一個人了,另一個原本應該也在看著道士做法的人不見了.

印象中應該是高個子,長大清瘦,臉色很蒼白,毫無血色.

他還老咳嗽,一咳嗽起來也許是非常難受的緣故,高個子總是一手捂住嘴巴,彎下半個腰來咳,很劇烈的那種.

也因為如此我記住他的模樣,而現在不見的那個人就是他.

難道是進別墅里休息了?

光看那道士開壇做法有什麼好看的?換成我的話我就不多看了,因為實在沒意思.再說高個子身體孱弱,就更禁不住長時間站著看道士,現在回別墅里休息也是對的.

想是這樣想,但我還是多留了一份心,以免和對方碰上了.

我沒敢再休息,趕緊把剩余沒查看的房間和環境都看一遍,最終將目標鎖定在一間用鐵鎖鎖住的房間.

老式的鐵鎖,印象中小時候的老屋子對開的門上就有這麼一把老鎖,眼前這把鎖鏽跡斑斑,銅制,估計也有好些年月了.

我實在搞不懂這樣豪華的大別墅,里面怎麼會出現這樣的鎖頭?

而且看房間模樣似乎很少人進去過,因為門邊沿看不到磨損的痕跡,不像經常開門,關門的門.

也就是這樣原因,我突然懷疑這里面是不是藏著什麼秘密.

一般來說,大門的鎖就是為了防止外人,陌生人進入的標識,表示提防,防禦.

可是在住宅內的房間上鎖,那表示是秘密,重地,連家人都被防禦了,可想里面的東西對上鎖的人來講是多麼的重要,連家人都防……

越是這樣我越好奇,咬咬牙,准備開鎖.

整一個別墅我都看過了,並沒發現什麼異常,如今就剩這上了鎖的房間沒有察看,不論如何我也不能半途而返.

說到做到,我開始研究這把老鎖怎麼開,在我研究老鎖後發現這種鎖就完全一鐵團,除了插原配鑰匙,壓根就不可能撬開!都說藝多壓身,如今我只怪自己只會做飯菜,不會開鎖,要是會的話現在省事多了.

是的,這種鎖壓根就不可能撬,也不可能利用發夾什麼的來開,最終得出的結論只有一個,砸!

沒有原配鑰匙只能砸了,要去拿原配鑰匙的話太耗時間,你首先得知道鑰匙在誰手上,然後還得想辦法靠近對方,再得手.

之前這別墅里的倆人已經讓我確信他們多疑,這也表示我這個陌生人想近他們身都難,還想偷鑰匙?就更不要說我壓根就沒偷過東西……

砸吧,我先是用手抓住鎖頭用力的扯,結果發現手弄痛了,鎖還紋絲不動.

之後我看了看,找來一個類似石頭的擺件,也有些分量的,對著老鎖砸去.

畢竟是偷溜進來的,而且別墅里面很有可能高個子就在什麼地方休息著,于是用力也不敢用全,就這樣留了七分力,一下,一下的開始砸.

砰!

砸第一下的時候我明明控制了絕大部分的力氣,但還是在這死一般寂靜的別墅里嘹亮回蕩起來,把我都嚇了跳,心驚膽顫的.

"誰?!"就在此時,有人驚恐開口問道.

是高個子的聲音!

我住手,弓著腰靜靜聽四周的聲音,然後聽到腳步聲向我這邊走來.

我的爺,撤!

我是二話不說直接弓腰貓步往能藏身的地方去,而且現在我終于知道什麼叫做賊心虛了,我感覺高個子是發現我了,即便我認為藏在一個很好的位置.

高個子出現了,拖著孱弱的身子一步一步走,走到我之前站立的大門前位置時他停了下來,大口大口喘氣,並咳嗽.

他還在咳,彎腰,喘氣.

持續了好幾分鍾後他才猛的吸一口氣,之後才一副緩解過來的模樣,閉眼.

我看到這里也才松氣,要知道這家伙之前咳嗽的時候都翻白眼了,我多怕他就這樣一口氣上不來然後……

到時候我和這命案扯上關系了,並且是不論怎麼解釋都無法解釋我為什麼會出現在別墅里,恰恰對方就死在我腳下.

高個子開始張望起來,一臉疑惑並皺眉.他嘀咕一聲是不是聽錯了?

之後又歪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分多種,之後他才轉身,拖著虛弱的身子離開.

我看到這里松了口氣,走了好,這樣就不會逮住我了.

可就在我剛松一口氣的時候高個子猛的折返,回到原先的位置雙目炯炯打量四周,這時候的他和之前那模樣完全是判若兩人.

更該死的是他這般反應嚇的我大氣不感喘,硬是憋著瞪眼看著高個子.

還好,他嘀咕一聲是自己多疑了,然後恢複之前病怏怏的模樣,並且掏出鑰匙開門……

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等的就是看清楚里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高個子開始搗鼓起來,不一會,門開了.

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到具體,這個時候高個子進去了,我猶豫一番,最後決定過去看看.

我想只是在外面看一眼,高個子應該不會發現吧?

而且他也沒開燈,所以去看看看也無妨.

說看就看,我小心翼翼,踮著腳尖往那房間外側面靠攏,然後貼著牆.

還沒看就感覺里面一股非常濃郁的氣息撲來,我驚愕的時候探頭看,黑漆漆的,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伸手不見五指還能怎麼看?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里吧嗒一聲亮燈了,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排六口棺材!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假道士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鬼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