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五十一章 39條命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一章39條命案

于是我將小小的模樣描述一遍給他聽,富二代聽了之後說對,那女鬼就是長這樣,看起來文弱,但事實上非常惡毒!

我皺眉看著富二代,對他的用詞有些反感.

這個小姑娘在我心目中印象挺好的,曾經我還好意勸她離開小小家,怕的就是這種事情.

但是我沒想到小小居然真的下手了,對一個天真純潔,並且是來報恩的小女孩出手.

如今想想我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女孩以為小小對她一家有大恩大德,卻想不到自己是羊入虎口,結束自己的性命.

富二代說怎麼了?你認識這個人?

我說沒你的事,你該去投胎就去吧,別在人間游蕩了,下一次遇上道士什麼的,只怕你連投胎做人都不成.

富二代聽到這里臉色變了變,怯怯走了.

人在人間,鬼在陰間,陰陽兩隔本不能互通.原則上來說,但凡在陽間的鬼,盡數可誅殺,就像人要是踏入死門關,那也是有去無回.

富二代走了,消瘦的身子消失在濃濃夜色中.

他一走我才想起來忘記問他是怎麼招惹阿雅這只鬼的了.

可惜他已經走遠,所以剩下的事情只能靠自己.

在我看來小小肯定把阿雅變成自己的傀儡,替她到外面做事,殺人,收集鬼魄……

這些都是小小慣用的手段,收集更多的鬼魄為自己所用,之後養出厲鬼,再橫行殺戮.

小小這叫草芥人命,在她眼里人命就是那麼的不值錢,只輪為"食物".

看來小小一直在行動呀,偷偷的,背著我在行動.至于目的也許有很多,但是對付我也是她的目的之一.

想到這里我原本回鎮子的計劃改變,改去小小家附近,去找首領了.

不知道他和他的人有沒留意到阿雅的出沒,如果有,那麼要找到她應該不難.

主要是要有線索,有線索才能順藤摸瓜.

我見到首領了,問了他這件事,結果他搖頭說沒有,說這些天,在他監視的時候並沒有人出入,連平時吃的青菜等東西都是由專門的人送到別墅外,再有一人驗收拿進去.

換句話說,這些天首領監視小小家之後給他的感覺是這里不像住宅,更像監獄.

因為里面從沒有人出來,也沒鬼出來,同樣的,也沒人進去.

聽完首領的話我不得不再次沉思起來,最終我把主意打在羅秀身上.

我記得富二代說他是在家里被殺死的,所以接下來去富二代家中就可以,至于這個富二代的住址在什麼地方,羅秀會知道的.

找到尸體就必然會驗明身份,好確定這具無名尸是誰,住什麼地方,還有什麼親人等等.

所以找羅秀就沒錯,她能獲得的信息比誰都要多,誰讓她是警察.

今晚太晚,估摸著羅秀等人也都休息了,所以我徑自回了羊館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初了,計劃去警局找羅秀,假裝好朋友會面聊天,實則就是為了獲得我想要的富二代的住址.

同時我內心糾結,心想要不要告訴她這時命案,連死39人,而不是她想象中的正常死亡……

我猶豫不定的時候羅秀來了,和她哥羅大隊長,倆人來是吃全羊宴的.

他們已經很久沒來過羊倌了,因為一直在忙事,畢竟是警察,要想清閑還真難.因為生活中每一天都有生死在發生,有的是自然死亡,有的卻是人為的,所以這些死亡都和他們掛上夠,需要他們去偵查和辦理.

"羅大隊長,看來這頓得我請你們才行了."上完菜我來到他們倆人面前微笑道.

羅大隊長仰望著我,說這話怎麼說?難不成你還算好我今天錢包會丟?

聽他這樣說我苦笑起來,說誰那麼不長眼睛偷錢包偷到你老人家身上來?那和找死有區別嗎?

羅秀插嘴,說萬一還真有人偷到我哥身上,那也不出奇.

我聽她這樣一說,當下問他們背後是不是有什麼故事?

羅秀想說來著,但是羅大隊長制止了,最後到嘴的話就這樣結束了,我也只好悻悻看著羅大隊長,說你也是,這些事有什麼不好分享的.

羅大隊長說有句話叫什麼來著?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我可不想這樣.

聽他這樣說我也不好說什麼,這個時候羅秀問我剛剛說的話害死怎麼意思,沒事為什麼要請?

我說沒什麼,就因為你們少來,所以難得來一次我總不能讓你們破費,總的意思一下的.

羅大隊長對此沒有什麼話說,可是羅秀不同,她說張老板你該不是打什麼主意吧?

我說我能打什麼主意?她說你就得了吧,你當我是小白,那麼好欺騙不成?我哥不和你計較,我可得和你計較計較.

羅秀這個家伙就是不懂的做人的藝術,類似剛剛的話豈是能隨便說出口的?就算知道我是另有所圖也要在這種大場合下給點面子吧?

所以我苦惱看著這個女人,等著她"判死刑"了.

等她猜測出我有什麼所圖並且說出來,那不等于死刑了?多丟臉呀,比判死刑還要慘.

好在這個時候她來電話了,于是她一邊看著我一邊接電話,臉上滿是得意的神色.

我尷尬沖她笑,之後也就不多理會她,心道該來的躲不掉,怕她做什麼,好歹我也是個男的,臉皮厚點就扛過去了.

豈料通話中的羅秀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掛了電話後更是沉臉,咬牙.

"怎麼了?"我和羅大隊長一同問道.

羅秀說出事了,昨晚的尸體是個連環命案里死者之一……

羅大隊長聽到這里皺眉,一副沒想到的模樣.

而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不光知道,還知道死了多少人.

"走!回局里."羅大隊長沉聲開口道.

說完倆人起身就走.

這全羊宴才上沒多久,他們也不過吃了幾口而已,卻急著離開.我忙說不如吃完再走,但是他們說要事在身,忙完再說.

我說這也是,確實案子重要,于是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離開,等他們走遠我才想起我要問富二代那住址來著.

于是他們前腳走,我後腳就跟了過去.

警局忙翻天了,所有人都動了起來,走路也不叫走路,而是跑路,因為他們確確實實在跑,這個跑過來,那個跑過去……

就這樣,亂成一團,竄來竄去.

有人拿著檔案一類東西在走,也有人提著用袋子裝著的類似證物一樣的東西在走,總之看的我眼花繚亂,然後是自己都變的緊張起來.

被眼前的氣氛感染的……

"我要的資料呢!怎麼還沒來?"羅秀的聲音傳來,焦急著.

我看過去,在成堆的文件里找到她的身影,如今她桌子上滿的東西,檔案,相片,證物.不光桌子上擺滿了,地上也一大堆,那場面和打仗差不多.

羅秀看到我了,但也只是看了眼,並沒有和我說話.

她是太忙了,忙的不可開交的那種.

這個時候我應該識趣的離開,可人已經來到這里,我不甘心就這樣走,好歹只是問個地址,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羅秀,那個……"

"張老板,我沒空招呼你,出大事了,你能站一邊等著嗎?"她道.

我張嘴,最後還是選擇站一邊等待.

我尊敬她,把她當朋友,所以這個時候就不應該給她帶來麻煩事.

反正吧,城里羊館分店的事有彭大山和張雅在處理,渾天犬有女人照顧,剩下就是眼前這件事了.

不對,還有李俊義!只可惜他的事似乎有點蹊蹺,因為昨晚紅袖他們都沒有回來找我,和我彙報搜索的結果.

所以晚上的時候我務必要找到紅袖等人,問清楚現在的狀況是什麼.

想到這里我知道時間不多,最後不得不再次向羅秀走去,詢問地址.

羅秀滿頭大汗,臉色發黑,估計是大量的工作和焦急的心境把她逼成這樣,又累氣又虛.

見我問了,她先愣了愣,然後才翻看檔案,從眾多檔案里找到一份,上面有富二代的相片,看來是他的檔案了.

羅秀告訴我地址了,而且我也眼尖,看到這家伙的姓,和小小是一個姓.

再看地址,我滴個乖乖,不是別處,正是小小家附近的別墅之一!

小小居住的地方是個別墅群,好幾棟別墅占了山頭上大部分面積,據說那些有錢人都是世家,互相認識什麼的.

現在看來,富二代和小小應該還是一個家族的!

再看桌面上的檔案,這些都是受害者的相片和資料,每一個檔案代表一個人,整整有二十多份檔案層疊在一起.

而且這二十幾個人好幾個都是和小小同一姓氏,也和富二代一樣,屬于那幾棟別墅內的人……

看來是內訌了,小小這次要殺的對象全都是她自己家的親戚,不是堂叔就是舅舅.

因為我從這些人就職的集團和隸屬已經看出來他們和小小的輩分,而現在看來,小小是喪心病狂了?

我知道富豪家中多內訌,宮心計,必要的時候更是恨不得對方死.

說到底,都是因為錢的緣故.

而現在小小的家族也在經曆這個,可是小小已經出手,並且造成了39條命案……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 紅衣女鬼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假道士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