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八章 青龍偃月刀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八章青龍偃月刀

青年傻了,蒙了,倒在地上看著我,難以置信.

最後他跳了起來,咬牙看著我說你干嗎!為什麼踹我!

此時我真閉著眼睛,深呼吸.我在平複自己的心情,我不該動怒的,不應該那麼生氣的,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打人還需要自己親自動手嗎?

可是我是真生氣,原本李俊義的事情已經讓我很難過,難受,偏偏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出這樣一個自稱富二代的鬼,語氣不善不說,還很狂,目中無人.

我要是他,我態度肯定比他好一百倍.因為他現在在求我給他看病,而不是我死皮懶臉非要給他看.

再說了,生前就是富一代都沒用,死了之後還是窮鬼一個.

錢那東西是生不來帶死不帶去,即便他活著的時候再如何有錢,死了之後不見得是富二鬼!

"艹!你說話呀!大爺的連我都敢打,我看你這羊館是不想開下去了!"他憤怒,氣急敗壞的那種.

說完雙手一動,頓時兩張椅子從他背後懸浮起來,一副准備砸向我的樣子.

"給我道歉,不然今晚我搞死你!"他道,威脅我.

我回到之前坐的位置上,也不和他爭吵,泡茶喝.

剛剛深呼吸還是沒能平複自己的憤怒,如今泡茶,這樣也許能分散我的注意力,讓我重溫安靜.

憤怒是魔鬼,能壓抑的時候要盡量壓抑,以免自己做錯什麼事.

"你啞巴呀?"那鬼又道.

我喝茶,閉眼後再張開,笑看著他道:"這里是羊館,你去留自便,但是你要是想鬧事,我希望你考慮清楚了,或者問問外面的鬼,打聽打聽這是什麼地方."

"什麼?不就是個臭羊館,有什麼了不起的?"他道.

我聽到這里搖搖頭,這家伙不教訓不行.

"拿下."我道.

那人呆呆看著我,說你跟我說話?

他剛說完,在他身後出現一個人,直接一叫踹中他的後腿將他踹倒,跪下.

青年還想掙紮,但是腦袋卻被那人按住了,令青年動彈不得.

這個人是牌子里的一位,楊再興走的時候叮囑他來保護我.

因為他們全去找李俊義和尋找巨蟒,所以我身邊已經沒有能保護我的人,最終他留下了.

他叫張奎,長相三大五粗的那種,看起來很有力氣.不過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白起的影子,因為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善談的人,也不笑.

"放開我!放開!不然我讓你們不得好死!"富二代怒了,雙手試圖將張奎的手扳開,可是沒用,任由他怎麼掙紮都沒用.

富二代還在掙紮,憤怒和咆哮.

我繼續喝茶,直到富二代不喊了,我才重新看向他,示意張奎松開.

張奎後退了,富二代重獲自由.

這家伙估計是對我意見非常大,只見他立馬站了起來,雙手一動,嘎吱一聲我坐著的桌子突然向我撞來,推著我往後面的牆壁撞去.

我也不急,因為下一秒桌子停止了,張奎再次將富二代踹到在地,用腳踩著他腦袋.

只要張奎稍稍用力,這個富二代可以再死一次了.

我沒讓張奎這樣做,畢竟我很明白所謂的富二代都是"驕子""",是被寵壞的人.

如今他沒禮數,不懂規矩也算了.被狗咬了,難不成我反咬狗一口?

"丟出去吧."我道.

張奎明白,大手一張將富二代的腦袋拿住,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丟出去.

像丟皮球那樣把他丟的遠遠的,毫無懸念.

至此,羊館才重新恢複安靜.

我對張奎說謝謝,他對著我點點頭,然後消失了.

說消失,其實他就在羊館內,就在我身邊等待我命令.就像紅袖他們一樣,他們也一直這樣在我身邊,保護著我.

沒過多久,那富二代又跑回來了,這次沒敢進羊館,而是在外頭對著我吼,讓我等著,他去叫人什麼的.

對此我只是笑了笑,並沒多理會.

小孩打架打輸了,要回去喊大人來.

我又泡了壺茶,喝完起身走了.

如今我來到小小的別墅外,見到首領了.

"她有沒什麼舉動?"我問首領.

首領他們已經包圍了別墅,並且監視小小的一舉一動.我來,是為了獲得更多信息,好讓自己知道什麼時候對付小小.

不打沒把握的仗,這是最基本的.

首領搖頭說並沒什麼異樣,那個女的根本就沒出踏出這里一步.

首領的話我還是挺放心的,現在他這樣說,我也不去多質疑,讓他好好看著.

首領說沒問題,如果有事的話我會讓人第一時間通知你.

我說好,辛苦了,首領笑著說沒事.

我離開了,回羊館.

路上我在想這個小小在打什麼主意,居然沒有動靜?要知道小孩的尸體還在我手上,她不可能不著急的.

除非尸體對她真的無足輕重,可以隨意丟棄.可要是這樣,為什麼還把警車里的警察和法醫們全部整死?為什麼還親自來羊館?

我想不通,可是我知道這個女人不容小覷.

所以我回到羊館後第一時間進了冰窖,去看小孩的尸體還在不在.

小孩自然在,都凍成冰塊了.

我在冰窖里待了一會,確定沒什麼問題後才離開.

睡覺是睡不著的了,因為李俊義的事,我心煩意燥,怎麼也睡不好,輾轉很多次,最終不得不爬起來坐著,換了衣服准備出門.

我要到水庫去,看看紅袖他們的進展,也順便找李俊義.

剛出羊館,富二代又帶著一名老者來了.當時我在鎖門,聽到背後傳來富二代的聲音立馬轉身看去,心道這家伙是不見棺材不流淚?

于是我看到老者了,消瘦的老頭子,留著長須,白發蒼蒼,倒是有點仙風道骨的味道.

當然,老頭凌厲有神的眼睛卻和仙風道骨很不協調.

這是咄咄逼人的眼神,是得理不饒人,帶著殺戮的眼神.

來者不善呀!

"王老,就是這里了!"富二代還沒看到我,對著老者指著我的羊館道.

老者倒是看到我,早在他走來的時候就看到我了,而且現在眼神也沒隨著富二代去看羊館,依舊看著我.

他說我知道,是張老板的羊館.

我很意外這老者居然認識我.

富二代不認識我,起碼並沒有真正了解我,所以是這個張老板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開了個破羊館.

他依舊沒看到我,所以罵起來都那麼干脆.

我看著富二代,再次苦笑搖頭.

這是就是被溺愛出來的人,真不知道讓人說些什麼好.

"王老,把這個羊館炸了吧."富二代道.

老者看著我,面無表情.

富二代還在哪嘰里呱啦,老者向我走來了,說張老板這是要出門.

富二代這個時候才閉嘴,看到我的時候顯得很驚訝,說你怎麼在這里.

我說我一直在呀.

富二代臉色不好看了,估計也知道剛剛他說的話全被我聽進去了.

"我要出去,你們是要吃全羊宴還是治療?"我直接問.明知道對方是來報仇的,但我不提這件事.

"都不是,今天來只是久仰張老板的大名,今天我從鎮外回來,順帶拜訪你."老者這樣道.

我說可以的,有心了.

就在此時,老者突然出現在我身前,右手一張對著我脖子爪了過來.

他指甲泛黑,細長而鋒利,這一霎那我想到了鷹爪,而此時鷹爪就是對著我脖子爪來的.

被抓中的話,我相信老者只需要一用力,我的生命也就交代到這里了.

還好張奎及時出現,一腳將老者的手踹向一邊,把老者也踹向一邊踉踉蹌蹌倒去.

我眼瞳放大,呼吸停頓,至今還沉浸在剛剛老者帶來的驚恐中.

太快了!

不得不說老者從出現在我面前到出手,前後大約不過零點幾秒的時間.

還好,張奎也不慢,不然這次還真中了老者的當.

驚魂未定,我看著老頭,心道這個老奸巨猾又狠毒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

他能喊我張老板證明他也是附近的鬼,可是附近什麼時候多了他這樣一號狠角色?

老頭身子閃退,看著張奎,有些吃驚.

"王老,還有那個家伙,就是他揍我的!"富二代指著張奎吼道.

老頭看都沒看一眼富二代,只是盯著張奎和我.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老頭和富二代給我的感覺他們似乎並不怎麼熟,可是富二代既然能讓這個有些本事的老頭來對付我,是不是表示富二代給了他什麼好處?

有什麼好處居然能讓老頭甘願拿出性命來交換?

我說老頭拿命來交換完全是建立在老頭認識我的情況,既然認識我,那麼就應該知道我不是那麼好對付,而且身邊還有幾個強大的鬼.

既然知道,也明白危險程度卻甘願為這個他看都不看一眼的富二代出頭,若非是有莫大的利益,我可不相信老頭是雷鋒.

我看向富二代,突然對他有了幾分興趣,想知道他和老頭的交易內容.當然,前提是把這老頭處理掉.

想到這里我看張奎一眼,張奎明白點頭,沉臉,右手一張,一把青龍偃月刀出現在他手上.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沒禮貌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連環命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