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沒禮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七章好沒禮貌

最終我空手而歸,找不到李俊義的蹤影,至今不知道死活.

我回鎮子了,在羊館內.天色已暗,我獨自坐在羊館內低頭閉眼.

我在責怪自己,把李俊義害死了!

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李俊義是那麼的老實,那麼善良,上天為什麼總是那麼不公平,讓好人受欺負,好人都短命?

其實現在的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腦子一團糟,胡亂的想.

我在想剛認識李俊義的時候這個家伙一副鄉巴佬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問我招不招人.

我也在想這個家伙動不動就問老板有酒沒,然後他就成了酒鬼了.

我也在想他最愛喝的滿鬼香其實還有一瓶,一直被我私藏著,心想著來日有什麼大喜的日子便宜他的……

可是現在看來,這酒也不知道該留給誰了.

這鬼才能喝的酒,也只有李俊義才喝得下,並且贊不絕口.

為此他還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催"滿鬼香這種酒,達到大批量釀造,好讓他自己過足酒癮.

但是這家伙似乎不知道,酒這東西還是天然釀造的好,依靠時間一點點的將酒發酵到最好的一個狀態,再經過時間去沉澱,去成為最頂級的酒.

順利自然慢慢釀造出來的酒才是好酒,那家伙雖然有辦法催,可是這種利用外在因素或者控制溫度等等催出來的酒,始終還是有區別.

所以我一直覺得李俊義這個家伙喝酒還沒喝到一個境界,他頂多算是個嗜酒如狂的老酒鬼,還沒達到酒聖,酒仙等境界呀.

做人有境界,做事有境界……人生處處是修行,每一樣東西,每一事情,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只是大多數的人或東西都是普通的,只有達到境界,才叫與眾不同.

李俊義那家伙就這樣走了,喝酒喝成那樣都沒達到境界,沒有體驗到與眾不同的人生……

我提他感到遺憾,也深深自責.千不該萬不該,就不應該讓他跟著我一起去抓蛇.

好端端的,抓條什麼蛇也就算了,可誰曾想到那地方那麼邪乎,居然鑽出這樣一條大蟒蛇.

我打聽過了,那是湖水地方是水庫,可是從沒人聽說過有蟒蛇,也從沒有人見到過這條大蟒蛇,追溯到以前好幾個年代他們也沒聽過.

所以這蟒蛇就像是突然蹦出來的一樣,直接讓我們遇上了,而且還讓李俊義丟了性命.

我這到底是什麼該死的運氣?那麼多年,那麼多人都沒碰到的事情居然讓我碰上了!

"張老板,節哀順變."一邊的鬼道士,老鬼開口道.

回到羊館的時候我把老鬼他們全喊出來了,目的只有一個,有沒辦法找到李俊義.

不管是生是死,哪怕是尸體,我也要看到了我才安心.死也就算了就怕死無全尸.

那水庫里的魚種非常多,李俊義要是被巨蟒擊落在水里,估計也別想留下全尸,被巨蟒吞噬,也別想留個全尸.

所以現在必須有所行動,爭取在這個時間內找到李俊義的身體,就算不是全尸,起碼也能找到一點尸骸什麼的.

紅袖和楊再興乃至他身後的其余四十八只鬼都沒有說話,在我歎息的時候都消失不見了,原先陰森森的羊館回暖起來,他們都走了.

連老鬼都走了,他們是幫我找李俊義的尸體.

我抬頭看著空空蕩蕩的羊館大廳,突然覺得人生什麼都可以沒有,可卻不能沒有身邊自己在乎的人.

錢沒了可以賺,人沒了,那真的是在有生之年一輩子都別想再見了.

小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右手邊,她說老板你怎麼了?

我忙收斂自己的傷心,以免自己失態.我也不想讓小麗他們知道關于李俊義的事,起碼暫時不想讓他們知道.

我還是抱著一絲僥幸,李俊義沒死,他只是被巨蟒不知道掃到什麼地方而已.

如果死了,那麼他的魂魄會來找我的對不對?

現在沒找我,證明他很有可能活著.

我說沒事,微笑著,然後打量穿著睡衣的小麗問她怎麼這個點出來?

她說天氣熱,有點睡不著.

我說這有什麼的,心靜自然涼.

她說知道,不過還是睡不著,所以想出來走一走,順便涼快一下.

我說也對,這種天氣里面也悶,不如出來走走的好.

"對了老板,怎麼不見李俊義?今晚他還在城里嗎?"她突然道.

微微一愣,笑著說對呀,這不是要在城里開分店嗎?很多事情需要做,我又分身無術,只好讓他負責一些事情.

小麗聽到這里哦了聲,然後一臉興奮看著我,問我分店現在的進度怎麼樣,有沒在裝修,什麼時候能開張等等.

她似乎是真的沒有睡意,反而越說越有精神.

我雖然在這個時候沒有心情理會這些事,可是也不忍心就這樣趕小麗走.于是我只好一邊保持微笑看著她,一邊焦急著.

今晚不光只是尋找李俊義,我還讓紅袖他們把巨蟒找出來,然後殺了!

是的,有仇不報非君子.那畜生必然得受死,必然要遭受到懲罰!

我知道萬物生靈都有各自的命運,像巨蟒長成這樣也是不易,約莫它的年齡至少有百歲以上,甚至好幾百歲.

這樣的修行年齡也算是成道了,並且開了靈智,理應該珍惜和保護.物以稀為貴不說,主要是能活好幾百年,這巨蟒也是不容易.

幾百年呀,每一年每一天都會有無數的危機在發生,每一分鍾都有無數的生命在消失和死亡.可偏偏它還能活著,經曆各種磨難之後,生命當屬不易.

可它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攻擊我,不應該把李俊義殺了.

如今,它要應劫了.而這個劫,就是我帶給它的.

"老板你沒事吧?怎麼感覺你好像在生氣?"小麗突然道.

我知道剛剛我想的太投入了,所以顯得憤怒,並且讓小麗捕捉到這些細節.

我笑著說沒有,也不算憤怒,就是想到今天在分店的時候有個裝修師傅居然想坑我,這讓我有那麼一點點憤怒,因為你家老板我是商人,誰不知道商人最精?他居然來坑我.

小麗聽到這里義憤填膺,說那人真混蛋,居然連老板都騙!

我說可不是,簡直是喪心病狂!

小麗說對,就是喪心病狂!

聽她這樣說又看到她一臉憤怒,我笑了起起來.這家女人……

"真涼快,就像開了空調一樣."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道.

我聽到後微微一愣,隨即看著她道,要不你先回去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做事呢.

小麗說不要,這里好涼快.

我看著她,還想說點什麼,但是最後還是閉嘴了.

小麗問老板你怎麼了?有話說?

我笑著說沒有.

我說沒有,但是她不相信,盯著我看,然後她臉色才變的蒼白起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猜測到有什麼東西來了,所以才臉色變成這樣的.

但是小麗說老板我要去睡覺,說完就跑了.

看到這里我苦笑起來,心道她還真是"聰明".

是的,有鬼來了.剛剛她感受到的空調帶來的清涼感其實是那鬼站在她身後.

是只男鬼,而且當時還伸手去摸小麗的肩膀,只是被我制止了,對方才悻悻收了手.

可是這只鬼並沒有甘心,當小麗離開的時候他還在看著小麗,顯然是有了什麼想法.

"你知道她是我的人嗎?"我道.

那鬼還在看著小麗遠去的方向,之後才回過頭看我說你就是張老板?這里是羊館對吧?

我皺眉,有些不爽.

這鬼好沒禮貌,看來對方是外地鬼,不知道我張可的為人.

也好,知道不知道都好,我倒要看看他找我干嗎.

我說是,你誰?

男鬼說你別管我是誰,我只想問你是不是能治鬼?

我說對,我能治.說完我看著他,想告訴他我不光能治,還能殺鬼!

這鬼的態度和語氣,以及目中無人讓我十分的不爽.

"我病了,被一老道打傷,你給我治."他道,語氣生硬.

今天原本我就心情不好,又遇上這貨,當下內心有些惱怒起來.

我說治你不難,但不是免費的.

他啊一聲,說還要掏錢呀?媽蛋的,活著看病被醫生宰,死了還要被你宰,也怪我運氣不好,好端端的怎麼就被那臭道士給遇上了呢?

"算了,你給我治吧,治好後我給你錢."他大大咧咧道,說完右手一招,一張椅子從遠處移了過來,來到他屁股後面,然後他坐著,示意我給他看病.

我微閉著眼睛看他,微笑了.

"來呀,看病呀."見我遲遲不過去,他道.

我起身了,向他走去.

我不知道這鬼是什麼鬼,也不管他是什麼來頭,我只知道他讓我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放心,不會少你錢的,不就是錢嘛,老子生前是富二代,你懂不?富二代,很有錢的意思."

說完他又看我一眼,說算了,你這個屁大的鎮子一看就知道不懂什麼叫富二代了,我也懶得和你解釋,反正就有錢就是了,不會少你看病錢.

我已經來到他身前,直接一腳踹中他的胸口將他和椅子同時踹翻倒地.罵道:我富你大爺!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疑惑重重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青龍偃月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