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阻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三章阻止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小小居然敢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還是在百鬼纏身這件事情剛發生後不久.

所以我很好奇,也不急著轟她出去或者對付她.我說你坐吧!

她對我淺淺一笑,然後找了個位置坐下,距離我和羅秀很近,這讓我多了幾分警惕.

因為我不知道她是有意坐那麼近,還是無意.對于眼前的女人,不能用一般的正常思維去思考,因為你壓根就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令人瘋狂的事情出來.

她沒有先開口我也不就不去理會她,和羅秀繼續喝茶等待她開口.

既然主動找上門,那自然是有事.所以她肯定會開口的,現在沒開口難不成還要我去問?

問也可以,但是明顯就輸了氣場,會讓對方輕視你,小看你.所以這個時候應該將她冷落到一邊,等她開口,也算是給她個下馬威好讓她知道這是誰的地盤.

我問羅秀茶好不好喝?她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眼睛主要還是集中在小小身上.見我問,然後扭頭看著我說挺好的呀!

我內心道這茶肯定好了,因為這個茶葉可不簡單,是莫小蘭以一元的價格賣給我的碧螺春.

說是一元,實際上價格不菲,屬于中高檔的茶葉能說不好嗎?

羅秀問,你什麼時候也學會品茶了,多少錢?

我說剛學會品茶,忙里偷閑的時候泡上兩壺也還是不錯的.至于茶葉的價錢你肯定想不到,想到了,茶葉送給你!

羅秀來了精神立馬道是不是真的,是真的話我可就猜嘍?

我說我們又不是小孩子,說的話肯定是真的.猜吧,給你3次機會.

羅秀說那沒問題啊,3次機會都有點多了,其實你應該說一次機會的.不過既然你開了口應該不會改口吧?

我苦笑看著羅秀,想不到這個女人居然還給我耍心機……

不過也沒什麼,說好3次就3次,這有什麼,反正她也猜不到.

羅秀開始猜測,先說了個比較低的價格,然後看著我.見我搖頭後又說了個比較高的價格,我又搖頭了,這個時候她咬了咬嘴唇,說了個比較中等的價格,只是最後我還是搖頭.

不得不說羅秀耍小聰明還是有一招的,比如說剛剛她說低價格的時候一直在關注著我的表情的變化.

如果這個時候我的表情變化是開心,那麼這個價格自然就是說錯了,她應該往高或者往低一點說,而且喊的價格幅度比較大.

如果我的表情變化比較謹慎,或者緊張,那麼就表示接近這個價格,她喊價幅度就應該變小一點,縮小范圍,往多或者往少說.

這個時候價格即便不是剛剛好,但是因為相差無幾,按理說都會算她猜對的.

可是她卻不知道這個價格不管他她怎麼猜都猜不中的.所以我一直面帶笑意,顯得很開心,自然而然和正常人的,表情變化不一樣,于是她也就猜錯了.

羅秀問對了嗎?我搖搖頭說差遠了,再給你3次機會吧!

她抿嘴,最後說好.

和剛剛一樣,她邊喊價格邊注意我的表情變化,但是當她喊到第二次價格的時候,她說不猜了,反正都猜不中!

看到她這般無奈的模樣我笑得更得意,說,怎麼了?為什麼猜不中?剛剛你還信心滿滿的.

羅秀說你一直都是這個表情,笑的那麼開心,這個時候我就知道這個價錢肯定和我猜的有十萬八千里那麼遠.我都喊了5次價格你都是這樣,所以我覺得不論怎麼樣我都猜不中的,因為這個價格肯定不是正常價格.

我不得不說羅秀很聰明,她說對了,確實這個價格和正常的價格差遠了,說她怎麼猜也猜不中,也是正常.

我邊笑邊偷偷看了眼小小,她也不說話,坐到旁邊被我這般冷落依舊保持微笑看著我和羅秀,那模樣就像一位摯友在看著朋友們聊天,分享著彼此的快樂而快樂.

當然我和她並不是什麼摯友,而且我也知道她面帶笑容並不代表她現在很開心.因為剛剛我殺了她的人,小孩的尸體還在旁邊坐著,換成我,我就開心不起來.

收斂心神我也不笑了,拿出茶葉分成兩份,將其中一份遞到羅秀面前說這個是給你的.我還說當然不是白給,這個茶葉肯定要收你錢,就收著茶葉錢的一半吧.

冷落小小也冷落的差不多了,是時候該和他聊一聊她來這里的目的.而且我也不想拖累羅秀,讓她在這里繼續呆著只會讓小小把她當成下一個目標,我說過我不會讓身邊的人再受到她的迫害,為了羅秀的安全,還是讓她離開的好.

羅秀說收錢那是正常的,說完她小心翼翼看著我問道:多少錢?

她這個模樣擺明是更想知道茶葉的價格,而不是得到茶葉.

我說你給我5毛錢吧!

羅秀驚訝道,什麼?!

她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說,你說這些茶葉只花了一元錢嗎?怎麼可能?你是中獎了吧!!

我笑了笑說道,就當我中獎了吧,反正茶葉也就一元錢.

羅秀還在說一元錢怎麼可能之類的話,然後在我的眼神示意下她才閉上嘴,看了看小小.

莫秀走了,但沒有走遠,而是在羊館外面,因為他還要等同伴過來,然後將小孩的尸體帶走.

至于小小來的目的,我想無非就兩個.第一個,她要小孩的尸體.第二個,她是來試探我,試探我實力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總體來講,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好人.

小小開口了,說張老板,這個小孩的尸體我帶回去吧.

果然她是沖小孩的尸體來的,老鬼說過這種人很特殊,也只有這種特殊的人才能一個身體里面容納得下那麼多鬼.

既然如此那麼也證明小孩是萬中無一,很難找到.

現在小孩還沒有成氣候就被我殺了,身體還在我這,所以小小才會冒著危險來到這里並且向我開口索要.

她越是在乎,我偏偏不給,所以我看著她問,為什麼?

小小說因為他是我一個朋友的孩子,如今他死了,我總得給他一個交代吧!

聽到這里,我心寒.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她的心也太歹毒了,連朋友的孩子都害死了.

我說你要交代是吧,那誰給我交代?

小小說,你需要什麼交代,只要你說我能做到,那麼我都滿足你.

她的意思是她可以傾盡她的所有,只為了換小孩的尸體.

她越是這樣,我就越不給.

試想,小小傾盡所有只為了換回小孩的尸體.如果說小孩的尸體不重要,那麼什麼才叫重要呢?

如果她把小孩的尸體帶回去,那麼下一次小孩出現的時候很有可能就是我死的時候.

我又不傻,這種買賣不管怎麼樣都不劃算,做不得.

我說傾盡所有,這個所有包括什麼?

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並沒有,想達成這筆交易的意思.

小小也聽出我並不是誠心想交易,于是說:張老板,你要是有心和我做交易的話就讓我先把尸體帶走,剩余的我會給你一個交代.而且我也絕不食言,傾盡所有包括了我所有的錢財我所有的家產,包括我自己本人都願意聽候你差遣.

聽到這里,我呵呵笑了,我說算了吧,小小.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難道我長得像3歲小孩嗎?那麼容易哄,那麼容易騙?

小小聽到這里面色變得難看,冷冷道,張老板,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件事就這樣子算了吧,我給你道歉行了吧!

既然她不再偽裝動真格,我也沒必要給她留面子,我說道歉有用嗎?那麼蛇頭的事怎麼說?我身邊朋友受到的迫害怎麼算?梁秋秋這件事情怎麼說?

小小蹭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鐵青,怒目看著我說張老板,這件事就是沒得商量對吧!

我笑著點點頭,自然沒得商量.

她說好,你會後悔的,說完她轉身就走,走的十分干脆.

也因為這樣,我知道她是准備又拿我開刀,對付我.

我把首領喊了出來,讓他跟著小小,密切關注接下來小小做過什麼事,去過什麼地方,以及有關她的一切事情.

首領說好,之後消失了.

羅秀重新進來了,邊回頭看邊問,她怎麼了?

我有些幸災樂禍道,我怎麼知道怎麼了?

倒是你怎麼啦,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關心別人.

羅秀說,什麼嘛?我什麼時候關心她了?我只是總總感覺她有點問題,可偏偏就看不出來?所以這幾天的時間我也在關注她.

聽到這里,我內心咯噔一下心道這個女人真是膽子大,居然去關注小小,那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我說羅秀,這件事你還是不要去管的好,難道你手頭上沒有案子,閑得慌是吧!

羅秀搖頭說不是,就是好奇而已.

我說你也別好奇,有些東西該好奇才好奇,不該好奇的千萬不要去沾.

他聽到這里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道,你怎麼怪怪的,搞得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一樣,不就是調查一個人?對我來講,和吃飯沒什麼區別.

我苦笑還想說點什麼,這個時候她的電話響了,她接通電話,沒說兩句臉色大變,我說怎麼了?

羅秀說,來這里的警車突然翻車,車里的警察和法醫全部都死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善者不來
下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釣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