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善者不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二章善者不來

我看向小孩,說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小孩沒有回我話,突然對我湊前過來齜牙,發出嗚的憤怒聲.

他雙目通紅,看那模樣只是想殺我,沒有任何悔改.

原本我念及他是小孩,並不願殺生,想放他一馬.現在看來不殺他只會給我自己添麻煩.

有句話叫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用在小孩身上正是如此.既然這樣我也不必留情,對老鬼使了個眼神,老鬼也明白點點頭,當下雙手結印.

原本什麼都看不到的地面上突然多了個圓圈,黑色的圈子帶著一些看不懂的紋路.那小孩就在這些紋路中間,在圈子中間,隨著老鬼手勢變化越快,圈子開始散發出濃濃的黑氣,紋路也在緩慢變換顏色,不過變來變去都是黑色的,只是光澤不一樣,有的暗,有的亮,接著圈子陡然發出嗡鳴聲,四周有黑色長劍從地面上徐徐上升.

先是露出了鋒利的劍尖,然後是劍身,接著是整一把劍從地面上出現.

我看呆了,包括紅袖和楊再興也是看得雙眼發亮,顯得很興奮,很期待.

倒是老鬼表情嚴肅,很認真的看著陣法,看著小孩,高喊一聲:速!

速,也就是速度的意思,剛開始我並沒有明白老鬼喊這個字有什麼意義,可是當我看到那原本的徐徐上升的黑色長劍突然加快速度,發出嗖嗖聲在往上竄的時候我突然明白過來老鬼為什麼要這樣做了.

誅殺!

是的,當長劍加快速度往上竄的時候,肉眼能看到無數的長劍就這樣子往上直去,穿過小孩的身體,將他刺的千瘡百孔,死得不能再死.

幾乎是一霎那,小孩的身體就被長劍分割成無數的黑色氣體,最後消散一空.

這個陣法太霸道!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老鬼布陣法,第一次是對付大狗,而這一次對付小孩.不管哪一次,他的陣法總是那麼霸道.看起來平平無奇卻暗藏殺機,就像剛剛這樣,無數的長劍就這樣子將小孩身體刺穿,最後連渣都不剩.

不過反過來講,如果不是這樣子的話,根本就沒辦法殺敵.一個陣法只能困還不能殺,那又有什麼用呢?

小鬼死,灰飛煙滅.陣法也在頃刻間消失,地面恢複原本的模樣,看不出任何痕跡.

我讓老鬼他們先離開,自己站在原地看著小鬼之前站立的位置.

我想了許多事,之後才重新回羊館.想得最多的還是梁秋秋,從沒想過當初的一個轉身離開,就是永世不相見.

是啊,梁秋秋已經魂飛魄散,連鬼都做不成,我和她又如何有相見的一天呢?

只能說這就是命,命中注定有些事情是這樣,想避,想躲,可偏偏就是避不開,躲不過.因為那也是必然應該去承受的命.

回到羊館內我開始收拾桌椅,卻發現小孩的身體還在這里.

魂魄是沒了可是肉身在呀,這讓我有些為難起來.沒了魂魄的身子就等于尸體,總不能讓這具尸體呆在羊館內.

可是也不能自己親手去處理,萬一給別人看到,又或者走漏什麼消息,有蛛絲馬跡留下,那麼要是查出來就等于是我殺了小孩,無緣無故就背上一條命案.

最終我選擇了找羅秀,她是警察,她能給我做證明,而且她也是最好的人選.

至于小孩的死我只需要說小孩突然出現在我羊館內,然後死了.

想到這里我掏出手機給羅秀電話

電話那頭的羅秀聽到我羊館里又死人,當下就炸了說你的羊館怎麼又死了?!

我說你先不要動怒先過來這里看,了解情況再說.她才變得安靜說好,半小時後到.

在羅秀還沒來之前我坐在羊館里思考,我想是時候給小小顏色看看了.

我這個人如果不是被逼的太急,壓根就不想欺負女人,即便是小小.

不過一再二,二再三的,這次我是不會跟她客氣了.之前是試探,這一次要動真格,主要還是現在的我比過去更有信心和把握贏小小.

想到這里我突然又覺得是不是應該再慎重一些,畢竟現在我和小小的狀況是,我不知道她的底細,包括她身邊有什麼人,有多少厲鬼?現在又有什麼計劃對付我等等.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了解我多少,知不知道白起,紅袖他們的存在.

如果她對我非常了解包括我身邊任何一個人,不管是明的還是暗的都清楚,那麼我去找小小,恐怕會處在下風,會吃虧.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句老話也是流傳了很多年,但是也實用.

所以不管怎麼樣,任何行動關乎到性命都需要謹慎和小心,命就只有一條,能不謹慎嗎?

再說了,我也是做生意的,任何決定都需要經過自己去分析和仔細斟酌之後才敢確定.因為不管怎麼樣,只要決定了那麼就必然會有後果,是賺錢了或者是虧的傾家蕩產,那麼就在于以前想事情,做計劃的時候有沒有想的周全,有沒確保起碼有八成以上的成功率.

我還在思考著,羅秀來了,只有她一個人.來到的時候,他直接開口道:人呢?

我手指小孩,小孩端坐著,只是已經沒了生命跡象.

羅秀皺眉,然後向小孩走去,用手在小孩子的鼻子前面探了探,然後又拿起他的手像把脈一樣探了幾下,最後才站起來,表情嚴肅.

我問他怎麼了?她說小孩已經死了,我說這個我知道啊,我都已經跟你講了,這個小孩不知道怎麼的就出現在我羊館里,接著就坐在地上,我還好奇呢?上去跟他講讓他走,結果,看到他連呼吸都不呼吸一下才知道他死了.

羅秀沒有說話,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那意思擺明就在質問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羅秀你要相信我.這個小孩真的就這樣死了,就像暴斃而亡一樣,你最好把法醫帶來,然後去檢測一下,看看他是不是有什麼疾病?我聽說有心髒病或者其它一些比較嚴重的病都會出現這種突然死亡的情況.

就是有些人平時看起來沒什麼,但是說死就死,可能他也是這樣子.

盡管我解釋的很在理,可是羅秀還是對我保持懷疑的態度,她現在拿起了手機打電話,通知局里里來人.

掛了電話之後她看著我說,我肯定相信你,但是別人會相信你嗎?

我忽然明白為什麼之前她是一個人過來的了.她是為了確定小孩的死和我沒有關系,然後才通知局里,這樣做就是為了避免出現什麼意外情況.

我感覺看著她,心道之前我是誤會她了.

羅秀說如果給我知道這件事情和你有關系,你就完蛋了.

我忙道,那是必須的!

至此她才沒有繼續纏著我,對我說等吧,等到他們來了就好.

我應了聲,然後和他一起在羊館里等待著其他人來.

等了一會,也許是無聊了,羅秀問我最近是不是特別忙?

我問他為什麼這樣子問,她說最近在羊館里都看不到你,天天往城里跑,估計你這幾天跑的是你以前好幾年跑的次數.

我剛剛笑了笑說沒那麼誇張啊,只是最近有點事情,所以要經常到城里去.

她問是什麼事情,我說也沒啥,那些小事情而已.說完見她還帶著疑惑看著我,我才開口,我要在城里開個分店.

她聽到這里立馬來勁了說,啊,開分店了呀!

我說對呀,這不是鎮子嘛,鎮子里的人有限,所以羊館再怎麼的也就只能這樣子.

但是城市就不一樣,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好幾百萬幾千萬的人口擠在一起,那代表什麼?那就代表錢!

我說你也知道我是生意人,耽誤什麼也不耽誤賺錢.

羅秀聽到這里點點頭說這也對,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耽誤賺錢.說到這里,她感慨道還是你們好,做老板的有錢賺.

聽她這樣一說我就知道,這家伙肯定是有什麼話想講.

我說得了吧,你就別諷刺我了.做老板有什麼好?人前風光人後遭殃啊,對了,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跟我講.

羅秀顯得有些遮遮掩掩,說沒有啊!

我說得了吧,就憑我們的關系,你有什麼就講,我聽著.

羅秀嘴巴動了動,之後才咬牙道,你最近有沒有閑錢?

我說有,你需要錢做什麼?需要多少?

依照我對羅秀的認識如果她不是真的缺錢,我相信她是不會開這個口,所以我很好奇,她在做什麼,居然缺錢.

羅秀說,我在城里買了套房,首付還差一點,想跟你借點錢,也不多,9萬.

聽到這里,我內心釋然,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說沒問題,現在給你現金還是你什麼時候過來拿?

她說過幾天吧,過幾天付首付,錢不夠的時候我再喊你,你跟我一起去就行了.

我說沒問題,到時候你記得喊我,錢隨時都能准備好.

羅秀點頭說太感謝你了,我說感謝什麼,又不是什麼大事.

之後我們又聊了一會,接著有人來了,但是來的人不是警察,也不是法醫,而是小小.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只是玩玩
下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阻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