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只是玩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一章只是玩玩

楊再興並不是逆來順受的人,但見他右手長槍一橫,眼看著譚腿青年靠近他的時候再猛然提著長槍丟著譚腿青年身前鑽了過去!

是的,右手拿著長槍的時候旋轉槍杆,使得槍頭360度高速旋轉對著譚腿青年殺去.

凌厲的招式,刁鑽的槍法,這一下就是連譚腿青年也不得不忌憚三分,原本踹來的身子猛然一止,爆退!

楊再興豈會就這樣讓對方走?他身子縱跳,提槍對著譚腿殺了過去.

長槍剛猛有力,揮舞的時候每一下都帶著呼呼聲,與此同時譚腿青年似乎十分忌憚這把長槍,居然連連躲閃後退,不再反攻.

我看到這里給楊再興加油,心道他是好樣的!

我興奮,高興,可是下一秒我卻高興不起來了.在我身後,我感到一股涼意,涼颼颼的,毛骨悚然.

我忘記身後牆壁上有個像壁虎一樣黏在牆壁上仰頭看著我的小孩.如今楊再興對戰譚腿,意味著我身後再也沒人保護我……

我之所以反應過來就是因為小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在我的後背,雙手雙腳纏上我,那顆腦袋正搭在我右肩膀上對著我猙獰輕笑,發出嘎嘎的聲音.

我牙床打顫,身子動也動不了了.至于心髒,驟然收縮著,被一只大手拿捏一般傳來陣陣疼痛感.

這種痛感越來越強烈,心髒開始變成絞痛,令我連呼吸都呼吸不了,人也變的頭重腳輕起來.

小孩纏著我的手和腳開始越發的緊,雙手抱胸,雙腿纏腹部,這是一個什麼姿勢我也說不出,但是我卻能清晰看到小孩的臉上慢慢的興奮之色,雙眼看到我時更是放光一般亢奮無比,舌頭也伸了出來向我臉頰舔來.

猙獰的他笑了,笑的我渾身起疙瘩.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拔腿就跑!

可是跑沒有呀,小孩死死纏著我,我跑他也纏著,而且纏的更緊,笑的更狂.

我害怕了,已經許久沒試過這種感覺,我真不應該忘記這個小孩的,我應該喊老鬼來幫我.

可是現在我想喊都喊不了,因為小孩的雙手掐住我的脖子讓我說不出話,與此同時他的腦袋伸長到我眼前,凸出鼓起的眼睛死一般看著我.

他面無表情和我對上,然後咧嘴笑了.

心髒越發的疼痛起來,脖子也被掐的喘氣都喘不了,死亡再一次向我逼近,我驚恐,掙紮.

就在此時我突然想起了什麼,身子猛的一轉,向著羊館里跑去.

"張老板,來世再見吧."小小的聲音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仿佛是小孩,又仿佛是天際.

不管怎麼樣,她能看到我,也能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切.如我想的一樣,這一切都是她在搞鬼!

我說不了話,也不願搭理她,任由她此時咯咯的笑起來.

我進了羊館,向著關二爺神像靠近.

就在此時小孩似乎也發現了什麼,驚恐一聲:不!

小小也喊出聲了,和小孩的聲音層疊在一起,說不要!但是我豈會聽他們的話?向著關二爺直接沖了過去.

這一霎那小孩猛的松開我,身子跳躍跳向羊館外逃跑了,我也因此得救.

"老鬼!"我開口.

老鬼立馬出現在我身前,等他看到我躺在地上喘氣的時候立馬詢問怎麼了.

我說把那小孩殺了!

老鬼扭頭順著我指的羊館外看去,然後笑了笑,消失了.

我喘氣,心有餘悸.但內心更多的是憤怒!

我很快就恢複過來邁步向羊館外走去,羊館外小孩和老鬼對上,只是小孩似乎被困住了,正猙獰沖著老鬼齜牙裂齒,然後雙手對著虛空亂抓.

那模樣就像有什麼東西困住他一樣,讓他走不了,所以才試圖找出口.

我想,剛剛老鬼給他擺了陣法將他困住了吧.

老鬼有些得意,說老夫的困鬼陣不錯吧?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老鬼最擅長的還是陣法.不過如今我也高興不起來,死里逃生的感覺一點都不好,至今小孩趴在我身後的場景都讓我心有餘悸.

好一會我才恢複過來,問老鬼能不能將其消滅.

小孩不能留著,他活著只會讓我的敵人更加強大,讓小小更加得逞.

所以眼前這些家伙全部都得死!

老鬼說可以,說完突然看向另一邊正在戰斗的青年和楊再興等人,皺眉起來了.

他說現在是怎麼一個狀況?

我把事情告訴他,之後老鬼才訕訕笑了笑說原來是我看錯了,倒是沒想到是百鬼纏身.

他還說辛虧這個小家伙沒成氣候,也只有三只鬼纏身,不然你就完蛋咯.

老鬼說的有些幸災樂禍,後來他似乎是看到我有些不開心才閉嘴,說剛貪嘴喝了兩杯,所以說錯話莫怪.

我並沒有怪老鬼,因為他說的對,幸虧這次是三只鬼,而不是更多.要不然……

"要想消滅這小的,要先把那三個分身殺了."老鬼又道.

我皺眉,心道那麼麻煩?

隨即我轉身看向楊再興等人,他們還在和各自的對手交戰,除了白起.

白起被鐵線拳青年轟飛之後就一直沒出現過,也聽不到他和對方打斗的聲音,就這樣靜悄悄的,仿佛走遠,消失了.

起初我一點都不擔心白起,畢竟知道他的厲害.可是現在不由得我不去擔心,時間太久了點,而且剛剛我有危險的時候他也沒有及時出現.

再者就是小小那個女人心機算盡,手段也多.萬一還有陷阱,並且是專門為白起而設的,那麼……

我不敢去想後面的事,尤其是當我意識到小小是那麼棘手難對付之後.就像老鬼說的,現在小孩只是三只鬼纏身,而不是更多.若是百鬼纏身而來,那麼今天恐怕只真遭殃了.

當然我也算是運氣好,撞破了梁秋秋這件事,不然我相信小小會讓這小孩成了氣候再來對付我的.

這樣我會後知後覺,最後發現自己不是小小對手時已經晚了.

想到這里我就心寒,心道以後一定要多加小心.同時讓首領他們去監視小小確實很有必要.只可惜這一棋我布局晚了,是以不知道小孩的存在,沒有提防.

我看著白起消失的方向發呆,心道他千萬不要出事的好.

啪嗒.

突然,那個方向傳來聲音,我立馬看過去,死死看著.

我怕出來的人是鐵線拳青年,因為這樣意味著……

白起出現了,右手提著個東西.

這一刻我松了口氣,心道白起沒讓我失望.而他手上提的東西我才看過去,一看,嚇個半死,居然是顆腦袋!

是鐵線拳的腦袋,如今他雙目緊閉,死了.

白起將其腦袋一丟滾落在地,化為黑氣消散不見.

白起輕笑,接著消失了.

他走了,和過去一樣不喜說話.

嗡!

就在此時,紅袖和南拳青年的對戰也進入白熱化,渾身箭支像刺猬的南拳青年被紅袖一支長箭射穿額頭,也倒地,死了.

身體砰然瓦解化為黑色的氣體,消散不見.

紅袖落地,一身輕松模樣.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剛剛紅袖出手利索,顯得很輕松.難道從一開始她就能擊殺對方?

包括白起也是如此,只是白起就顯得更加輕松了.

紅袖已經來到我身邊,和過去一樣給我帶來安全感.

我問紅袖,你一開始就能擊殺他?

紅袖點頭說是.

我愕然看著她,心道我剛剛可是擔心死了的.

紅袖說,難得遇到赤手空拳的武者,懷念過去,所以想感受一下……

她的話讓我有些郁悶,不過我也理解,他們有他們懷念的情懷,就像我懷念小時候用彈弓射鳥的日子.

如果有彈弓,我也清閑的時候我會拿著它去山上,懷念過去帶給我的快樂.

這就是情懷,在別人眼里可能覺得幼稚和無聊,可是對自己而言,那是一種回憶,能給自己帶來快樂和安靜的過去.

紅袖都這樣說了,不用看,楊再興也是如此.

我看向他,之間譚腿青年連環腿著對他一陣猛攻,或點或掃,把楊再興逼的連連後退.

乍一看,楊再興似乎處于下風.可是有了紅袖和白起的前車之鑒,我已經不擔心楊再興了.

果然,就在此時卻見一直後退的楊再興身子猛的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卻來到了譚腿青年的身後,長槍橫掃中青年的腰間,將譚腿青年直接掃飛出去,最後身子重重砸落在地上,將地面砸裂,塵土飛揚.

譚腿青年身體消散,也死了.

如我想象的一樣,他只是故意不殺對方,為的就是過招切磋,感覺那種最直接簡單的戰斗方式.

楊再興回來了,來到我身後和老鬼站一塊.而現在我則看向被困鬼陣困住的小孩,向他走過去.

小孩驚恐,對我齜牙發出類似野獸野狗一樣的低沉嗚嗚聲,狂躁不安.

我們幾人已經來到他身前,距離一步之遙.小孩更加狂躁了,好幾次更是試圖咬我,對付我,只是最後卻不能如他所願,因為他被困住了,徹底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近戰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善者不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