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四十章 近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章近戰

這倆人都是赤手空拳,而紅袖還有長弓在手,但是現在長弓根本就起不到作用,因為這倆人的攻擊配合的天衣無縫,一人出腿一人出拳,拳腳無眼可偏偏又像有眼睛一般總能在紅袖准備和他們拉開距離的時候緊貼而上,這讓紅袖壓根就沒機會出手,只能用弓來抵擋倆人的招式,出不了招更射不了箭.

再說,弓箭本身就是遠程武器,如今對上倆人的近身作戰自然略顯吃力,而且也根本施展不開手腳.

紅袖一連幾次試圖和倆人拉開距離,身子猛然後退或者一飛沖天.可是她猛然後退的時候那倆人也緊隨後退,邊退邊攻.

尤其是那使南拳的人,拳風霍霍,每一次出拳就如有千斤之力擊破空氣之勢,呼一下就對著紅袖周身轟去.

這人步穩,拳剛,勢烈,這種攻勢可是兒戲?要是被對方一拳頭轟中,只怕也足夠紅袖吃一壺了.

而且對方每一次出拳的時候更是會吶喊出聲,使得拳頭之力更是剛猛.別看他的招式簡單,只是單純的出拳而不見跳躍或走出龍行虎步之勢,可是這一招一式穩穩"吃住"了紅袖.

譚腿亦是北腿,習武者人人皆知南拳北腿,而北腿以腿法多變,爆發力強見稱,是以他腿法橫掃的時候也緊貼著紅袖而去.當紅袖一飛沖天試圖突破之時這人身子居然直接倒掛金鉤對著紅袖身子一腳蓋了下去.

而紅袖下面又有南拳緊貼而來,兩者一上一下,最終還是將她逼在地面上,不得不再次被倆人拳腳相加連連轟殺.

我看到這一幕也是心驚膽顫,好幾次紅袖堪堪狼狽躲開倆人的攻擊,而每一次我都替她捏了把汗.

其實我本人並不懂這些拳術或者腿法,我知道這些是因為白起說的.

此時的白起正被那使用鐵線拳的青年連連轟殺,可是他一直表現的很輕松,邊格擋對方的招式,邊分析這三人拳腳套路.

從中可見白起的實力遠遠在那鐵線拳青年之上,也許也是因為白起這般自在並且還有時間給我講述他們三人的套路于是惹怒了青年,此時的青年發瘋一般轟殺白起,咬牙切齒,啊啊做聲.

"鐵線拳要求動中有靜,靜中有動,放而不放,留而不留,疾而不亂,徐而不弛.你已心亂,拳頭只會一陣猛攻不收不留,這和一般的山野匹夫沒什麼區別,滾吧."

就在對方發起猛攻的時候白起淡淡道,說完右手一煽,將對方的拳術破解,再食指一彈,居然直接將對方彈飛數米遠,最後翻騰兩圈後才落地,落地的時候似乎攻勢還在,這人連連後退幾步才止住身子,一臉詫異,驚恐未定.

不知道是不是青年認為自己這樣受到了恥辱,驚恐未定之時臉色變的蒼白無比,雙目中更是怒火中燒.

他怒了,雙腿一開,身子蹲下,雙手放腰間,標准的馬步.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青年身上黑色的氣體蜂湧而出,彌漫.

以他為中心半米的直徑全是這股黑色的氣體,而青年如今滿臉通紅,散發出來的氣勢比之前要強上十余倍.

"恩?"白起輕聲道,然後向羊館外走去.走的時候神情氣淡,一點也不著急.

可是青年急了,啊的一聲身子猛然對著白起揮拳過去.

轟!

對方一拳頭攻擊在白起身上,白起格擋,即便如此身子還是被對方一拳頭轟出羊館.

白起飛一般倒退消失在羊館內,青年也追了出去.

同一時間紅袖也出了羊館,跟著一起出去的還有那兩個緊貼著她的青年.

所有人都出去了,我也連忙跟了過去,走的時候我才發現,楊再興居然在我身後!

起初我是一點都不知道,直到我出去的時候原本一直安靜的小孩猛然弓起身子齜牙裂齒對我撲來,在我驚恐之余楊再興長槍一帶,直接將小孩逼退,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一直在保護著我.

內心感激之余更是驚駭那小孩居然也不是善茬,估計要不是楊再興在我身後,小孩早在青年們發起攻擊的時候就對付我了.

我和楊再興也出了羊館,跟著來的還是那如狗一般的小孩.

這個小孩有問題,我說的不是小孩的身體,是小孩的魂魄.我們出羊館的時候他也跟過來了,像狗一樣爬著跟來的,說是狗又像壁虎,身子蹲著,出了羊館那一刻突然跳到羊館外的牆壁上,身子如壁虎一般黏在牆壁上,還在上面游走起來,虎視眈眈看著我和楊再興.

小孩讓我感到恐懼,尤其是他的眼神,看我的時候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血.

好在有楊再興,此刻他倒提長槍站我身後保護著我,見他神輕氣閑的模樣我才稍稍安心.

我重新看向已經來到空闊地面上的白起和紅袖,如今格局發生了變化.

變化的是紅袖那邊,之前一直被兩青年圍攻死死的她如今要顯得輕松很多.也許因為四周寬闊的緣故,如今紅袖閃避起來更加自如,而且好幾次已經和兩人拉開了兩至三米的距離.

看似這兩,三米的距離並不見效,因為還不夠她拉弓的功夫那兩個青年又緊貼攻了過來.

可是紅袖臉上表現出來更多的是自信和昂昂戰意,不像之前那樣顯得嚴肅和凝神.

自信表示紅袖認為自己隨時可以抽身出來再盡情的對付兩人,戰意代表兩人徹底把紅袖激怒了,一旦她脫身,那麼等待那兩個青年的就是暴風雨一般的反擊.

事實上那兩人已經開始有些控制不住紅袖了,現在的紅袖像是脫缰的馬來到了草原,來到屬于她奔馳狂野的地方,如今她在奔,她在跑,也在猛然收住身子突然旋轉身子一躍十余米外……

紅袖像精靈,跳躍中戲耍兩個青年左顧右追的時候猛然身子一動,向著他們相反的方向猛的抽身離開.

終于,她脫離了兩個青年的控制范圍,身子倒飛,長弓在手,弓弦一拉再搭上箭支.

一切顯得是那麼順其自然,下一秒紅袖拉弓的手一松,嗡!兩支長箭對著兩青年直接射殺過去.

青年堪堪躲開了,身子繼續向紅袖逼近,可是等他們剛躲完准備往前沖的時候又有弓箭對他們射了過來.

紅袖身子懸空在距離他們十余米的地方,不斷的搭弓射箭,不斷的……

兩人每一次都試圖靠近紅袖,而現在事實卻告訴他們,他們想靠近紅袖已經是不可能的.如今他們變的被動,被紅袖籠罩在箭雨之下.

看到這一幕我終于松了口氣,紅袖終于脫險,沒有比這個更令我心安的事了.

至于白起,我壓根就沒擔心過他,包括現在也是.即便那個使用鐵線拳的青年氣勢猛增,但是白起還是那麼氣定神閑.

"去死!"鐵線拳一連好幾次攻擊沒能碰到白起,又憤怒了.身上黑色的氣體沖天而起,他的身子也開始膨脹,衣服撕拉一聲被撐破,高隆肌肉,喘氣如牛.

青年渾身肌肉,身子也變的比之前更強壯,脖子上能清晰看到凸起幾條蚯蚓一樣的青筋,這種青筋更是布滿其太陽穴四周,手臂,被肌肉撐破的胸口之上.

鐵線拳猙獰冷笑,身子呼一聲如大石頭一般沖天而去對著白起一拳轟殺!

白起右手成掌格擋,可是對上對方的大拳頭似乎也吃了虧.只見白起身子被對方一拳打飛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鐵線拳一擊得手變的更為亢奮,吶喊著追向白起身子消失的方向,也消失在黑夜中.

啊!啊!

同一時間,被紅袖用箭雨籠罩的兩個青年也仰天長吼,身子同樣被黑氣包裹,接著變的強壯,青筋布滿全身.

三個人,實力猛增.

紅袖看到這里皺眉了,手里長弓一放,箭支疾射,這一次那兩青年居然沒躲,任由長箭射在他們身上.

下一秒我知道為什麼他們這般"愚蠢",因為長箭射在他們身上,他們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南拳青年出列了,將紮在他身上的弓箭折斷,再猛的吼一聲對著紅袖追了過去.紅袖急退,咬牙雙箭齊發對南拳青年射殺過去.

長箭依舊射在對方身上,可對方依舊什麼事都沒有一般繼續追逐.

紅袖再射,再射,再射……

南拳青年身上被紮滿了箭支,整一看起來像刺猬,可是他卻一點事都有,依舊沒有停步對紅袖逼去.

還有一人,使用譚腿的那人卻向我走了過來.

我心驚,早被眼前這三個青年驚呆,而如今向我走來的時候立馬就感受到譚腿青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氣勢.

楊再興動了,長槍在手,-越過我向青年走去,走的不急不躁.

譚腿青年跑起來了,強壯的身子奔跑起來像坦克,地面也微微震動,蓬蓬蓬作響.

來了,對方來到距離楊再興還有三米多的時候身子跳躍起腿,對著他踹了過去.

簡單的招式,可是夾帶的力量就是遠在一邊的我看的也是心驚肉跳呀!

我一點都不懷疑對方踹我一腳能立馬將我身子都踹爛掉.因為力道實在太大了,我在他面前估計和紙片一樣不禁打吧?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拳腳無眼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只是玩玩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