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原形畢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八章原形畢露

紅袖說人死成鬼,惡人死了變惡鬼,這習武的人變成鬼,也非一般厲害.

剩余的話她還沒說我已經明白過來了.

三個人,都是習武的卻死在一起.除非他們是朋友關系,恰恰在破舊的住宅內遇害.

不然,那麼就是有預謀的.

在我看來,這個年代練習武術的人極少,類似三個人都在一起,並且同樣是習武的人,這種幾率應該很低.

畢竟不是老祖宗的年代,有各大武林門派,有師兄弟什麼的,這個年代小孩都是一個一個長大的,而不是成群結伴.

時代在發展,格局也在改變.何況現在的人更崇信科學以及科技,反倒一些屬于老祖宗的東西被拋棄忘卻.

習武?我身邊的人幾乎就沒有,頂多是身子強壯一點的.當然,李俊義例外,他這個從偏僻村里出來的人確實有點本事.

"你說他們的魂魄不見了?"沉思後我問紅袖.

她點頭說是,還說肯定有人把那些魂魄收走了.

她這樣一說,我立馬想到了小小.

這種事情似乎只有她才會這樣干了,那麼梁秋秋呢?

我微閉著雙眼,讓自己安靜.

紅袖也沒開口打攪我,站旁邊,她是在等我.換句話說,她的意思是梁秋秋有問題,讓我下命令讓她去對付她.

紅袖是想保護我,擔心我的人身安全,所以才等著.

可是我卻不想傷害梁秋秋,即便現在懷疑她了.如今我也在猶豫,心想接下來的事情該怎麼辦.

去質問?

我邊做邊想,將沒做完的手尾做完,整一個全羊宴也終于成了.

"先等一等吧."我對紅袖道,說完輕笑,將全羊宴端起向外面走去.

梁秋秋真的變老實了,我出來的時候她還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此時見我手上端著的全羊宴,立馬歡呼起來,雙眼放光.

"哇塞,好香好看,肯定很好吃!"她摩拳擦掌,垂涎九尺道.

我說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做的.我還說一般的人想讓我親自下廚比登天還難,只有你才有這樣的福氣.

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說你就吹吧,說的和真的一樣.

我嘿嘿笑了,沒和她糾纏這個話題.實話說,我也斗不過她,這女人肆無忌憚的,什麼話都能說出口.

"不行!我要先試試才行!"我才剛把菜放下她已經迫不及待,雙目緊閉,深吸一口.

這一口她吸的很長很久,沉浸其中.

終于張開眼了,如今她雙眼興奮不已,舌頭舔著嘴巴對我說道:"好好吃呀!"

我笑了,示意她繼續.梁秋秋也不和我客氣,雙手合十一副恭敬的模樣,然後才閉目繼續享用.

我靜靜的看著她,看著她那吹彈即破的肌膚,看著她美豔絕倫的豔麗.

真是個美人兒,豐韻身段就更讓人遐想連連,腦子里又想起她一再的占我便宜時那令我熱血沸騰的場景.

我也是男人,在她撩動我的時候也沒辦法石頭一般不為所動.只可惜……

有些事也不如我所想,最後我也不去多想,想多無益,反而會讓自己分神,心有雜念.

"好吃,真的好吃!"她繼續享受著,閉著眼,掩飾不住的喜悅開口道.

我說好吃你就多吃點,反正沒人跟你搶.

她恩了聲,像個小女孩似的繼續貪婪吸食著,一下一下,一口一口.

"姐!"梁寬來了,進來後看到梁秋秋顯得很激動,眼眶都帶淚.

梁秋秋張開眼睛,見到梁寬的時候也興奮起來,說你怎麼找來了.

梁寬接著把之前遇到我的事以及他一直在找她的事說了遍.梁秋秋聽到這里咬咬牙,說辛苦了.

梁寬搖頭說你是我姐姐,我不能這樣眼看著你受到任何傷害的.

梁秋秋說沒事,姐命大.說完她又邀請梁寬一起品嘗全羊宴,于是倆人並排坐著,開始享用.

這場面很溫馨,姐姐和弟弟.我也喜歡這樣的場面,所以我始終很安靜,一直到羊館外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外頭鑽了進來.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從紅袖回來跟我說了那番話我就開始懷疑一個人:小孩!

我沒忘記當時他走的時候背後出現的三道鬼影,起初我以為真如老鬼說的那樣,那是鬼助人.

可是現在看來,老鬼也錯了.

他之前以為那三只鬼早就跟著小孩,卻不知道那三只鬼是剛跟在小孩身後.至于小孩說自己夢游症什麼的,顯然也是撒謊.

我也太大意了,當初我就不應該放小孩走,起碼不能放那三只鬼走.

現在看來,對方是找上來了.

具體為什麼小孩會這般,我也不清楚,不過現在看來,這也是小小的把戲.我以為殺了大狗她也元氣大傷,近段時間會收斂很多,可是人家並沒有收斂,而是躲著我又偷偷的為殺我做准備.

這個小孩就是她的第二間"禮物",如不出意外,也是個難纏的敵人.

紅袖這個時候出來了,站在我身後.

"來了?"她輕聲道.

我苦笑點頭,確實是來了.

這個時候我看向梁秋秋,她一副渾然不覺的模樣,和梁寬盡情享用.

我看著她,也不急著出去對付那小孩,因為我知道,需要對付的人還有梁秋秋.

是她一直在阻攔我不讓我進住宅,這證明她已經不是梁秋秋了,不管她現在假裝的再怎麼像.可是她阻止了我,證明她做賊心虛,掩蓋事實.

這一點足以說明很多,壓根就不需要我再去試探她,去揭穿她.

不過,我真的希望梁秋秋還活著,因為和她在一起的沒那麼無聊,有時候有嘮叨的人相伴也是不錯的.

"梁寬,你過來."我開口,打斷他們倆人享受食用.

梁寬張開眼睛看著我,說張老板有什麼事嗎?

我說是有點事情想讓你幫忙,剛剛我給你姐做全羊宴可把我累壞了.

梁寬哦了聲,起身向我走來.豈料梁秋秋開口了,說弟弟,你就聽張老板的,他能人所不能,就是煮了全羊宴又怎麼可能累壞?

梁寬停了下來,看著梁秋秋,又看了看我,說沒事,既然張老板需要幫忙我們應該幫助他的.

說完向我走來了,就在這個時候我從梁寬嘴角看到一絲冷意.

明明是微笑,可是微笑中隱藏的冷意如一把寒芒鋼刀讓我毛骨悚然暗道不好.

危機蟄伏!

眼前的梁寬也是假的!

鬼可以變幻,和人不同的是他們可以變幻成任何一個人,並且毫無破綻.除非是言行舉止出賣了他們,否則站在你面前壓根就沒辦法分辨真假.

眼前的梁寬和梁秋秋也是,尤其是梁秋秋,連言行舉止都學的非常的像,可以想象對方的良苦用心.

相對來說眼前的梁寬就沒那麼專業,起碼在接近我的時候心生歹意而露出的冷意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說你冷笑什麼?

梁寬愕然,腳步也放慢了,無辜說沒有呀.

我說你太不專業了,不知道被小小知道是你露出破綻然後被我發現會如何對待你.

梁寬臉色稍稍變的難看,但很快就恢複過來,依舊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冷笑,還說什麼小小,他怎麼不認識.

也不管他認識不認識,我只知道現在我的仇家是誰.目前看來就只有這個小小.

所以我基本連腦筋都不用動一下就知道梁寬和梁秋秋都是小小派來對付我的.

"張老板,你就別嚇我了,我真不懂你說什麼,你說讓我幫忙我就過來了,你……"

就在此時紅袖直接弓箭在手對他射殺過去,原本一臉無辜的梁寬突然身子爆退,繼而看著我,依舊解釋說道:"張老板,你這是誤會我了呀,我是梁寬呀!"

我說是嗎?邊說邊向關二爺神像走去.

狡辯誰都會,但是剛不久梁秋秋尖叫的時候驚恐看著關二爺神像,我想當時她肯定被神像擊傷了.

肉眼凡胎看不出真假,難道關二爺還看不出來?如今關二爺被紅布遮蓋,我只需要重新掀開便可.

梁秋秋也停止繼續享用全羊宴,隨著我走動而旋轉身子,看著我,還一直面帶微笑.

梁寬也是如此,一直看著我.

"我曾經養了條狗,叫渾天犬,這狗可不簡單,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我假裝不知道他們在看我,自顧自的走,然後說道.

"張老板,你怎麼說狗了?"梁寬怯怯回應.

我說因為它可以看出你們的真實面目,就像現在一樣……

我說完將關二爺紅布猛的掀開,瞬間,梁寬和梁秋秋同時啊的一聲尖叫起來,尤其是距離關二爺最近的梁寬,尖叫聲尤為響亮.

在我眼里倒沒感覺到有什麼,關二爺還是關二爺,可他們卻身子扭曲,難受痛苦著,看起來有點假,只是痛苦的模樣假不了.

"啊啊啊啊!"

梁寬驚恐喊叫,雙手用力捂住自己的臉,弓著身子後退,痛苦萬分.

他臉上黑色的氣體不斷從捂住臉的雙手縫隙中冒出,先是小股的黑氣,然後是濃濃的黑色氣體直沖而上.

黑煙不斷冒出的時候還發出滋滋的聲音,就像是一塊肉被燙紅的鐵塊沾上去一樣.

不光是梁寬,梁秋秋也是如此,美貌的她也在頃刻間蒸發起來,她也捂住了臉,咿咿呀呀慘叫,身子顫抖,頭發也開始剝落,一根根,一縷縷,場面異常恐怖!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始料不及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拳腳無眼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