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三十六章 隱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六章隱瞞

來之前我敢保證,我沒看到那個小孩.

可是他現在就在眼前,蹲著,一副皮包骨的身子顯得是那麼瘦小,弱不禁風.

然後是他雙手捧著的碗,那又是什麼一個意思?

倒插筷子是倒插香,一般是敬鬼神的,小孩就這樣端著碗,那是在孝敬鬼神?

"小孩,你沒事吧?"在確定小孩是人之後我向他走去,詢問.

怪可憐的,原本就瘦小如排骨,上半身還沒衣服穿,就這樣蹲坐捧著碗.

不管他是怎麼回事,我覺得有必要去幫助他.

老鬼阻止我過去,說不想害死那個小孩的話不要過去.

我不得不停下來,盯著小孩看.我問老鬼這是怎麼回事?小孩是在拜祭什麼?

老鬼點點頭,但沒告訴我他是在拜祭什麼,而是說現在小孩的三魂七魄被"懸"著,要是受到驚嚇就會跑掉,小孩失去三魂七魄會死的.

老鬼這樣說我才重新打量小鬼,仔細的看著.別說,還真的看到他的三魂七魄化為朦朧的影子將其包圍,我還看到他雙肩和頭頂有火焰升起,那是人的命火.

三盞命火是為人的陽氣所生,若是夜晚走路身後有人喊話然後拍肩膀,證明被鬼盯上做替身了.

小孩的命火非常的虛弱,弱到和小蠟燭一般只有黃豆大的光亮在閃爍.

老鬼說的對,我不能去驚嚇他,不然他就算不死,也就只剩半條命了.

我問老鬼他為什麼會這樣.

老鬼說因為屋子里面供著惡鬼.

我看想住宅,心道里面只有梁秋秋吧?接著我看向首領,他也在看著我,顯然和我想一塊去了.

梁秋秋鐵定不是惡鬼!難不成里面還有別的鬼?

腦中疑惑,我再次將目光看向小孩,這個時候他的身子在發抖,一直低著的腦袋也抬了起來,雙眼翻白,就向被什麼附身一樣發出咿咿呀呀的低沉聲.

我沉臉看著眼前小孩,又看看住宅大門,是里面的東西要出來了嗎?

紅袖已經來到我身前,把我擋在她身後,手里長弓拿在手,另一只多了支箭,一副有什麼風吹草動立馬搭弓射箭的樣子.

我一點都不懷疑紅袖的速度以及她的箭術,所以我並沒有太多的恐懼和擔心,我只是好奇,里面究竟有誰!

小孩啊的叫出聲,手里的碗掉落砸在地上四分五裂,白米飯也撒了一地.他站了起來,之前翻白的雙眼黑白分明,顯得很機靈.

他在看我,眨眨眼,之後轉身要走.

我喊住他,小孩回頭看我說干嗎.

"你剛剛在干嗎?"我問小孩.

他說我沒干嗎呀,就是睡醒覺,然後發現我夢游了.他還說我現在要回家了.

夢游嗎?

小孩說對呀,都好幾年了,隔一段時間就會夢游一次.有時候出現在河邊,有時候在橋上,有時候會在……

"我都已經習慣了,反正醒來就回家."他道.

我看著他,見他不像是在說謊,之後說沒事了,你回家吧.

小孩沒走,看著我身後,皺眉,欲言又止.

我問他有事?

他說大哥哥你身後那幾個人是你朋友嗎?

我慣性回頭看去,看到的人自然是老鬼,首領和紅袖.

這下輪到我詫異看小孩了,想不到他居然能看到鬼!

能見鬼的人不多,要麼就是即將死亡的人,要麼就是道術一類開了陰陽眼的人,而眼前這個小孩,他是為什麼?

我說你能看到他們?小孩點頭說能呀,睡醒的時候就看到了,和房子里那個大姐姐一樣,別人看不到,我能看到,我告訴我媽聽,我媽說她看不到,還說以後不讓我來這里玩.

我聽到這里更加確信他能看到鬼了,而且他還讓我知道住宅里面確實只有梁秋秋一人.

我原本想問他是怎麼看到的,但是回想這事還是不要問的好.因為我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有多特殊,也不想讓他知道世界上有鬼.

童年是美好的,應該讓他自己去發現童年的美好,而不是由我施加恐懼感在他身上,讓他生活在恐懼中……

最後我說你該回去了,那麼晚,再不回去你媽就著急了.他倒是一臉無所謂,說我家里人早就習慣我這樣了,我就是天亮回家她都不急.

對此我只好苦笑,說你回去吧,再怎麼說晚上壞人多,早些回家吧.

他恩了聲,然後回家了.

我目送他離去,面帶笑意.

和小孩相處感覺自己也仿佛回到了兒童時代,整個人變的輕松,連心也變的純真無比起來,自然而然的也感受到了快樂,那種長大後體諒不到的快樂.

看著他漸行漸遠,突然我看到小孩身後多出三個影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因為他走的比較遠,而且是黑夜的緣故所以看不清楚.

可是三道人影當時出現的時候是那麼的突兀,明明只有小孩的後背,然後出現一個人了,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最後是三人排隊前進,都跟在小孩身後,走路的姿勢和動作和小孩一致,就像是影子!

"老鬼,看到沒有?"我連忙開口道.

老鬼上前,順著我看去的方向看,然後迷惑問我,怎麼了?

我說你看到小孩身後有三個人影沒?

老鬼遠眺看去,又回頭看我說沒有,好端端的怎麼會出人影?

我說不是一般影,是鬼影.

老鬼聽到這里忙又看過去,看了好一會還是搖搖頭說並沒有看到.不過他也開口說了,如果是有鬼跟著,並且沒有上小孩的身而只是跟著的話,那麼這個人以後就厲害了,福分不低,因為這就等于有鬼相助!

我說這算什麼事?鬼纏人?那這個人不倒黴?

老鬼笑了笑說所以小孩特別瘦,命火弱.如果能挨過去,長大成人,才有福分.如若不能,那就……

老鬼的話沒再說下去,他不說,但是也能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我內心感概,最後搖搖頭沒再多想.

我可以去幫助小孩,可是有些東西是命數,不能因為看到花長在牆壁上就認為花朵會死,反倒是日後根深葉茂.若是干涉,指不定花就真的死了.

順其自然吧,有些東西真不好說.

重新看向住宅,這一次我沒有任何猶豫,走了過去.

我說梁秋秋,你出來吧.我站在住宅大門前喊的話,她肯定能聽到我的話.

現在我就是等,如果她做出反應,聽我的話走出來,那麼證明她還是她.如果沒理會我,那麼九成她被小小控制了,我也將不得不讓紅袖出手.

"是張老板麼?"我沉思的時候梁秋秋開口了.

我眨眼,心道她真的沒被控制?

我說是,我在外面,你在里面做什麼?

梁秋秋咯咯笑了,說死鬼,你怎麼才來找我.

她的一句話讓我尷尬無比,就像之前遇到她一樣,總是不正經.

老鬼和首領這個時候也很尷尬,看著我,然後倆人咳嗽一聲走開了.

估摸他們以為我和梁秋秋有什麼吧.

也因為這樣,我有些做賊心虛起來,即便我真的和她沒有發生任何關系.

我說你能說人話不?

她說我是鬼,你認為能說人話不?

我無語了,讓她開門.

"來了!催什麼催."梁秋秋道.

見此我對紅袖使了個眼神,示意她不用那麼緊張.接著我們倆人後退,等待她開門.

紅袖收了弓箭,站我身後和我一起靜靜的等待著.

梁秋秋也不知道在里面折騰什麼,又等了10多分鍾她才開門,蓮步輕移向我走來.

她臉色蒼白,雖然她在竭力掩飾自己的精神狀態,不過還是能看出來她很虛弱.

"怎麼那麼久?"我知道她受傷了,也就不多問,而是問她為什麼折騰那麼久.

老鬼說過小孩捧碗的時候證明里面有惡鬼,並且屬于很猛的那種.這可梁秋秋沒關系,所以我懷疑她是被里面的惡鬼要挾了,要不就是她將惡鬼藏了起來.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我都要弄清楚,以免出現什麼意外.

我這個人一向謹慎小心,這也是因為經曆的生死太多,格外在乎這些細節.

我往里看,引起了梁秋秋的注意,她說你干嗎呢.

我說里面就你一個人?

她說當然就只有我一個人呀,你這樣問干嗎?

我說沒事.

說歸說,我和紅袖往里走.但是被梁秋秋攔了下來,她有些不滿看著我,說你到底想干嗎.

我說沒事,就是進去看看.

梁秋秋一再阻止我,這讓我更加懷疑里面有什麼東西是她不想我看到的.

梁秋秋又一次成功將我攔下,因為她整個身體出現在我面前,不光把我攔了下來,還逼著我後退.

她這個家伙完全不顧男女授受不親,就這樣用身體頂著我走,我能不連連後退嗎?

我明知道她是鬼,但是她的身材,她的臉蛋和姿色無一不在告訴我,她是女的,所以我不能碰她的身體呀,尤其是她的身子發育的是那麼成熟,豐韻的讓人遐想連連.

"哦!我知道了,你是怕我背著你跟別的人好!"梁秋秋生氣了.

我直接無語,看著她說大姐,現在哪跟哪呢,什麼叫怕你背著我跟別人好,你就是跟誰好我也沒關系呀.

"我要進去."我道.

"不給!你欺負人!"梁秋秋板著臉看著我,身子再一次向我頂過來,我連連後退,內心苦不堪言.

這家伙是知道我不敢碰她,所以才這般大膽妄為呀!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百鬼纏身
下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始料不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