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百鬼纏身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五章百鬼纏身

"帶路!"我對首領道.

他點頭,轉身向著北面走去.我跟在身後,心情沉重.

不管是梁秋秋還是彭大山,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和蛇頭一樣,因為我的出現而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如果讓他們變的越來越好,我會很欣慰和開心,起碼我也算是個貴人,能讓他們沾光並且在人生路上更加輝煌.

可是如今結果恰恰相反,所以我內心有負罪感,感覺接下來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任何一件事不好的事情都是由我引起來,是我造成的.

雖不是我願,也不是我想,可終究是因為我的出現而改變.

把這叫命也好,定數也好.如今我心有惻惻,如果這是命,那就改命吧,如果是定數,那麼把定數也改了.

我心無畏懼,只是接受不了身邊的人因我出現丟了性命,傷了自己.

"你有多少手下."我問首領.

如我之前想的一樣,我需要他的人,需要他們將小小整一個住宅都監視起來,包括接下來小小任何一個舉動,包括她的手下.

首領回頭看我一眼,說並不多,上百還是有的.

上百,可以了.

"有件事想讓你幫忙,但很危險."我明著道.

每一條生命都是可貴的,也有其生存下去,活在這個世間的理由.所以我不打算隱瞞,包括其危險性我都會和他說清楚.

"你說."他道.

聽不出他的語氣有什麼不妥,所以我也就實話實說了.未了,我還加上一句:"最好是死士."

死士指自然指那些不怕死的又有膽量的人,在老祖宗那些年代指的是江湖俠客,為了一定的利益,比喻榮華富貴又或者是為了報恩,不畏懼死亡的去完成任務.

兩者並沒什麼大的區別,不管是為了榮華富貴還是為了報恩,都是帶著必死的心去執行任務.這樣的人是死士,也是潛力最為強大的群種.

之所以這樣說,那是因為連死都不怕的人,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我需要死士,那是因為監視小小是件很危險的事,非常的危險.從我和她交手到現在,她總是若隱若現的對我進行打擊,看似風輕云淡,無足輕重,可是對我而言,招招致命.

她幾乎不和我正面沖突,采取的全是在我渾然不覺卻能傷我的打擊行動,而且一步一步的再加速,從蛇頭到彭大山和梁秋秋,輾轉間的事,可是被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

還有一點不得不承認的就是,小小和我正面沖突也不見得她吃虧,上次比特犬大狗差點就把我乃至鎮子都毀了,如果我身邊不是有紅袖他們的話……

說起這事,鬼道士也功不可沒.對了,鬼道士既然生前是道士,那麼也許在監視小小的行動上可以幫上忙!

想到這里我先把鬼道士喊了出來.

主要首領臉色沉重的在想事,估計在思考著我之前和他說的話,以及這件事能不能幫.

畢竟是死人的事,而且極其危險.他有上百手下,證明他為人重情義,不然誰願意跟著他混?既然如此,那麼我委托的這件事他自然得慎重考慮,考慮跟隨他的這些人的性命,以及這筆買賣值不值得做.

我和他之間建立的關系更多的是買賣,就像做生意一樣,你幫我,那麼我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幫他,也是如此.

當然,我們還沒談及報酬的事,我想他現在考慮的也許還有這一方面.

總之,短時間估計他是不會給我答案了.

"張老板,你喊我出來是有什麼好事找我?"鬼道士,老鬼一出來立馬對我眉開眼笑,詢問道.

"好事?"我道.

他說對呀,還說沒好事你好意思喊我出來嗎?

我汗顏,腦海回想起他教訓他孫子來哥那時的場景,那個時候我剛遇到他們倆,老鬼和來哥在抽煙……

總之,老鬼這家伙還是小心伺候著.

"有好事."我勉為其難道.

老鬼忙道是什麼,雙目含光,充滿期待.

"我可以讓你到我羊館分店里天天吃美味的全羊宴."我道.

說完笑看著老鬼,老鬼說好,還說這是天下間最棒的事情了.但是我還在看著他,沖他笑,直把滿臉興奮的老鬼看的有些心虛起來.他皺眉,怯怯問:"張老板,你是商人,你這是要坑我?"

我點點頭,說老鬼,我就知道你最聰明了.

老鬼連連擺手,說你就別拍我馬屁了.還說我還不知道你們這些商人?把人賣了,對方還傻愣愣幫著數錢呢.

"老實說,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也賣了?我可跟你說好,我有好幾百歲了,那麼老,可不好賣呀!"老鬼道.

我咧嘴笑,顯得很得意.

老鬼這樣說,就等于答應我了.

"我有個強敵需要你從中協助對付她."說完我繼續道,把和首領之前商量的事也告訴他,也告訴他,他要做的事就是用道術或者陣法從中協助.

我沒忘記老鬼當初布下陣法對付大狗的時候,那陣法威力非一般厲害.而且我有理由相信陣法才是老鬼的長項,雖然不懂他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

可是回想,他自己都說他有幾百歲,估計是我太太爺那代的人,懂得這一類的東西也正常.

我所知道的老祖宗們都很擅長這些,越往前就越厲害,放眼到有皇帝的年代,那就更厲害了.

不論是五行八卦還是六丁六甲,這些都是從老祖宗那個年代傳下來的,至今帶來的效果也讓我們這些後人歎為觀止.

總之,這件事有老鬼幫忙的話,可以做到更好.最主要的是,可以減輕傷亡.

"她?你說的是那個女人?"老鬼問道.

我苦笑,點頭說是.

老鬼答應了,說上次那大狗的事還沒完呢!

聽他這樣說,最開心的人莫過于我.

首領這個時候也開口了,說張老板你剛剛說的我可以答應,但是你也要幫我一個忙.

我毫不猶豫問他是什麼忙需要我幫助.

不論怎麼說,這件事收益者還是我,這一點不管是我還是首領其實都應該清楚,包括其他任何人.

但是他答應下來了,沖這一點,任何忙我都可以幫!

首領沒說,他說等他需要的時候再找我.

我皺眉,對首領刮目相看.

這個家伙也很會拿籌碼……

但是這也是我能接受的范圍,所以也就沒在意那麼多.雖然我不喜歡有人"精"到我頭上,也不喜歡吃虧.可是這件事,真沒有什麼讓我覺得自己虧的,占了便宜的始終是我.

首領付出的是他手下人的性命以及他在手下面前的信任和威嚴,而我只不過是開口說一句話的事,孰重孰輕,一比就知道.

之後我們三人共同來到了首領說的地方,梁秋秋的住處.

來到的時候有兩只鬼看守著眼前這個地方,見我們來了後他們才互相對望一眼,消失了.

"就是這里."首領說道.

我打量這個地方,只是一個普通的住宅而已,極其普通的那種,但也因為這樣,最容易讓人忽略了.

若是平時,恐怕我會直接從住宅前走過,而不知道我要找的梁秋秋就在里面.

憑借我和梁秋秋的關系,我想這件事我來處理最好.首領等陌生人,只會讓她感到驚慌,以為是敵人,所以我讓老鬼和首領在外面等我,我邁步向大門走去.

梁秋秋究竟經曆了什麼事情?她是否還是那個梁秋秋?如果是,為什麼要殺彭大山?如果不是,她是否還記得我……

想到這里我微微皺眉,為了小心起見我讓紅袖看著我一點.紅袖還沒現身,但是她的聲音傳來了,說好.

紅袖一直在保護我,從不離身.

接近大門,我也變的謹慎起來.

"停!"就在此時,老鬼開口了.

原本我就全身繃緊,全神貫注.如今被老鬼突然來一句話立馬嚇了跳,之後才扭頭看他,想知道他要說些什麼.

老鬼看著住宅,說住宅陳舊破爛看來很長時間沒人居住了.

我點頭,眼前的情況的確是這樣的,可是這又不代表什麼.也許對方搬家了,再不濟可能一代沒落,死的死,走的走,然後這里成了無人居住的房子.

但是這又有什麼?

老鬼似乎看出我的疑惑,說久沒住人的房子就是缺少人氣,沒人氣,鬼就不懼,所以房子空出來就等于給鬼住.

我點點頭,這個我也知道,還知道如果有人出差時間家中無人居住空置一段時間,回家的那天一定要先敲門,然後才進門.

因為很有可能里面有什麼東西在對方出差的這段時間住下了,敲門是示意對方該離開,以免猛的進門撞上不該撞的東西.

可是這和剛剛老鬼焦急說停下來似乎並沒什麼關系吧?一般的鬼我壓根就不放眼里,何況還有紅袖在?

老鬼似乎也猜測到我在想什麼,右手順著住宅右邊指去.

我看過去,赫然發現角落有個消瘦的小男孩蹲坐著,雙手捧著一碗白米飯,筷子倒插在上面,就像上香一樣……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為人所用
下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隱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