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三十二章 初次見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二章初次見面

紅袖也走了,消失不見.

直至第一縷陽光照射在我身上我才從沉思中恢複過來,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背後衣服濕透,冰冷的涼意從後背刺骨侵膚.

這些都不算什麼,重要的是我居然連自己什麼時候出了這一身冷汗都不知道!

已經很久沒有事情能讓我如此失態,而黑影的出現勢必會給我帶來什麼.

只是現在我也猜不透即將會帶給我什麼,像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在迫使著我,令我渾身不自在.

"恩?"這個時候小麗發出夢囈聲,我立馬轉身看過去,她在動,試圖張開眼睛.

四大天王也都紛紛有了要蘇醒的狀態,我收斂心神,笑看著他們.

小麗先清醒過來,醒來的時候顯得有些迷迷糊糊,好一會才揉眼看到了我,驚訝出聲說老板你怎麼來了?

四大天王也都醒了過來,詢問同樣的問題.

我說這里是我的羊館,你說我該不該回來?

小麗說老板我不是這樣意思,我的意思是昨晚你不是在城里?怎麼說回來就回來了?

我想說昨晚是你給我電話的,但是話到嘴里沒再說下去,很簡單,既然小麗記不起昨晚自己做過什麼,那就只有一個解釋,當時她被黑影控制了.

就像控制小麗和四大天王睡著一樣,對他而言,這些都是小把戲,沒什麼難度.

小麗還在等待我回複,我說我回來是有事,你們想那麼多做什麼.

小麗吐舌頭,說是關心你,整天跑來跑去的.

我看向她沖她微笑,這些年小麗一直善解人意,確實很貼心.

我說沒事了,你們忙吧,我估計還要到城里去一趟.

小麗詫異開口,說還要去?

我說是的,因為要開分店了.

這一說,小麗和四大天王立馬興奮了,圍著我詢問各種細節,問我是不是真的要開分店,還問在什麼地段,准備搞多大型等等.

這些我也暫時不知道,需要問過彭大山之後才知道.所以先打發掉他們,我也更加堅定開分店的想法了.

小麗他們是這樣的期待,一個兩個人滿臉的興奮,巴不得立馬就到分店上班.

我明白他們的感受,鎮子始終是鎮子,娛樂節目少,整天面對的人流也是來來去去那些人,比不上大城市那種車水馬路,帥哥美女一抓一大堆的精彩.

再說,在這里待了那麼久,換個新環境會讓他們有重生的感覺,涅槃複活,浴火重生.

如果可以到城里做事,我想他們會更有干勁.

想到這里我想立馬准備動身去城里,找彭大山.

但是蛇頭喊住我了,在我房間內.

我皺眉,開門進去將窗簾什麼都拉下來後讓蛇頭出來.

"張老板呀,你這是要把我麒麟門毀了呀!"蛇頭出來了,沒由來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白他一眼,說蛇頭你什麼意思.

"昨晚我看到王龍和老狼那混蛋合伙了!"蛇頭氣急敗壞道.

我道是什麼事,原來是這事.

這也是我早就預料到的事情,就如之前我和莫小蘭說的那樣,王龍那個老家伙肯定會和老狼合伙的.因為,來哥的死就是他們策劃的!

如今蛇頭肯定了我之前的想法,同樣肯定了對于來哥和莫小蘭後面遭遇的事情也和他們有關.

"張老板,你可不能害我呀."蛇頭還在那哭訴,見此我讓他不要激動,接著把整一件事完整描述給他聽.

至此,蛇頭才冷靜下來,沉臉反問我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沒回應他,只是看著他.我想,他很清楚我現在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蛇頭確實明白了,低著頭不說話,就這樣沉默著.

我靜靜看著他,知道他現在內心一定不好受.因為王龍和他是過命兄弟,當年麒麟門就是他們幾人一起打下來的.

其中經曆過多少生死我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如今麒麟門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成功,必然他們付出了很多,也經曆了很多.

正因為如此,蛇頭現在才心情沉重.

有些東西來的容易反倒不珍惜,可是曆經千辛萬苦才得到的東西就不得不去珍惜,看重.

我說的不是麒麟門,而是他和王龍等人的過命兄弟的感情.

從年輕到現在七老八十,一直都是兄弟,也一直在一起,可是輾轉間,物是人非.原本以為過去的兄弟還是兄弟,到老到死都改變不了,想不到現在王龍叛變了,而且並非是現在才叛變,必然早就已經有了這個想法,並且在實施著.

那個時候蛇頭應該還沒死,王龍當初要反,反的正是蛇頭!

"蛇頭,我要走了."見他一直沒話說,我又趕時間,只好開口說道.

我確實趕時間,羊館分店的事可大可小,而且見到小麗等人興奮的表情更加表明這件事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對我而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給了身邊的人希望,結果等來的卻是絕望.與其這樣,不如什麼都不說,因為這樣很殘酷.

"今晚我要去找王龍."蛇頭道.

我停下身子,回頭看向蛇頭,心道這家伙可千萬不要沖動呀.

他現在是鬼,鬼在一般人眼里確實很強大,可是在有些人眼里卻很好對付.王龍那人那麼老殺氣還那麼重,顯然不是什麼善類,不會相信鬼神這一套.

蛇頭去找他,恐怕會被王龍反傷.

"不用擔心我的."蛇頭看出我的擔心,說道.

嘴里沒說,但是我又怎麼可能不擔心?

我想勸蛇頭不要這樣做,只是我也熟悉他,知道他決定下來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不會被我三言兩語改變.

最後我只能暫時先把這事擱一邊,反正他晚上才會出動,白天這個時間段我大可一放手做自己的事.

我離開了,去見彭大山.去的路上我已經致電過去,他聽到我要來連忙說好,顯得很開心.

先和李俊義會合,然後見到彭大山.現在的彭大山要比之前見到的時候要黑上不少,問了問才知道原來他在跟另一個工程,最近在工地上處理各種繁瑣的事,所以曬黑了.

我說曬黑了健康,他苦笑說黑了怕晚上別人只見我衣服不見我腦袋,以為見鬼了.

我笑了,心道他那個工程肯定進行的很順利,不然又哪來的那麼好心情.

"不過說來奇怪,最近總感覺被人跟蹤."彭大山突然道.

我皺眉,說你是得罪人了?

他說沒有的事,他怎麼會得罪人,就算是工地的工人他都不會輕易去得罪,畢竟見過的世面也不少,知道有時候得饒人處且饒人,更清楚甯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所以他就是生氣,也只憋在心里自己悶著,從不會轉移到其他人身上,發泄出去.

"那就奇怪了,沒得罪人卻感覺被人跟蹤?是不是你多疑了?"我又道.

不可能無緣無故被人跟的,既然沒得罪人,難不成是小偷盯上他?

彭大山搖頭說不像是錯覺,這種感覺一連幾個晚上都有,但是在這之前是沒有的.

"晚上?"我聽到他這樣說立馬詢問道.

彭大山點有,說是晚上.白天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沒有.

"我也不懂是不是我感覺錯了,反正天一黑,我走在人少地方或者在家中就會有這種感覺,而且特別強烈.白天的時候還好,就是晚……"彭大山說到這里突然閉嘴了.

他沉臉,瞪大眼睛看向我,顯然也意識到什麼了.

"張老板,我這又是惹鬼了?"彭大山哭喪著臉道.

我苦笑,恐怕是這樣的.

那種被人盯上,若有若無的感覺,還是晚上,顯然不是人所為,而是鬼.

但是彭大山說那種感覺好幾天了,證明對方並沒存心要他性命,不然早就動手了.現在看來,那鬼也許並沒什麼惡意.

"今晚我幫你看看,看看對方什麼來路."我道.

彭大山點頭說好.沉著的臉上多了絲絲笑意.

接下來我們倆人開始談論羊館分店的事,彭大山聽我這樣一說立馬拍大腿說好,然後將選址以及更多的細節告訴我.

我聽的是目瞪口呆,感情他早就做好了准備,所以聽我這樣說,張嘴就是成套的流程,什麼都搞定了.

他說完所有關于分店的細節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他已經說完了,正拿起杯子喝水,咕嚕咕嚕的.

"張老板,你覺得怎麼樣?"他道.

我還能說什麼,苦笑著說一切都聽你的.

他哈哈笑了起來,說這個感情是好,我就是喜歡張老弟你這份信任.

我又和他聊了兩句,張雅來了.

之前我和彭大山提過張雅,並且說她是我分店的第一個雇員.彭大山聽完好奇,說你怎麼重視,對方肯定是個有能耐的人.于是讓我約到這兒見面.

張雅不愧是經曆過社會"洗禮"的人,做過各種兼職和工作,經驗老道不說,也不怯場.在和彭大山面對面聊天的時候居然說的頭頭是道,引來彭大山對我暗中豎起大拇指.

那意思自然是覺得張雅很有能耐,說我眼光好.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黑影人物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撲朔迷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