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二十七章 麻煩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七章麻煩精

李俊義來了,一個多小時後他風塵仆仆趕了過來,見到我的時候立馬就問:老板,哪有什麼好酒喝?

是的,我讓李俊義過來的理由就是請他喝酒……

我堂堂一個老板總不能說我被人威脅了,你來保護我這樣的話吧?所以只好扯了個理由讓他來.總之他人在我身邊,我就安全了.

喝酒還不簡單?隨便帶他去酒樓就行了.

事實上我也是這樣做的,帶他去酒樓喝了頓,之後他就跟著我一起瞎逛起來.

說是瞎逛也不全是瞎逛,我現在來到的地方是龍爺的管轄范圍,也是屬于麒麟門的地盤之一.

整一個麒麟門我都逛的差不多了,就剩他這個地方還沒有逛.不過龍爺的地盤有點大,商業和非商業的占了麒麟門三分之一的總產,這比其他人,包括莫小蘭等人都要多很多.

依照這種情況來看,證明蛇頭在生的時候對龍爺還是很信任的,不然又怎麼會把那麼多的地方給他?

只是,上一次借尸還魂的事卻在告訴我,他很有可能已經被小小控制並且利用了.

麒麟門是我的產業,要是這個龍爺真的叛變了,我就不得不找個機會鏟除了他.

這也就是我最後來這里的原因,是來試探他的.

我要進去見龍爺,不過被兩小弟攔了下來.

"你說見就見?你老幾?"這兩小弟身穿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鳥.

不過這並沒有關系,因為我才是他們老大.

我說我要見龍爺,你們進去說張老板來了就行.

我也不和他們生氣,好歹我是老大,那就得要有老大的模樣.雖然我還沒表明我的身份,也沒將牌子拿出來.

"喂,你是什麼鬼?憑什麼說見就見呀?"一小弟向我走來,面色不善,手還推了我一把.

李俊義看到這里立馬上前准備對付他,不過被我制止了.我覺得沒必要.

"你進去說一聲就是,龍爺知道我是誰的."我耐著性子道.

麒麟門里估計有有一大部分人像他這樣,只知道老大換人了,但是不知道這個老大長什麼模樣.所以他們不認識我,可是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這這些方面不能落下把柄,不能讓他們日後拿這個話題來說我壞話.

這東西就是這樣,如果自己一個人做什麼都可以.可是一旦肩膀上有了負擔和壓力,那麼就不得不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瞻前顧後,想清楚得失.

總之就眼前這情況看來,能忍則忍吧.

"不是,我管你阿貓阿狗,我想問你究竟憑什麼讓我進去?我偏不進,你咬我呀?"他笑了.

另一小弟也在一邊沒心沒肝的笑著.

他們倆人的態度讓我惱怒,說真的,要不是考慮到自己身份,正想揍他們.

"去吧,通報一聲又不會死!"即便我竭力忍耐,如今也是怒了.

那倆人聽到我這樣說臉色立馬變的難看,向我走來,逼進.

我想,該撕就撕吧,雖然我也不想把場面弄成這樣,讓他們有話可以說.不過有些人該留下來的就留下,有些該清除的就清除.不能什麼人都留下來,因為這完全是一坨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就在我內心已經打定主意的時候發現樓頂似乎有人在看著我,隨即我抬頭,恰恰看到了龍爺!

他見到我看他立馬閃人,雖然動作迅速,但是依舊被我逮了個正著.

看到這里我算是知道了,眼前這一幕是他故意刁難我呀!

這也表示眼前這兩個混蛋認識我,而且也知道我是他們的老大,只是假裝不知道,在龍爺授意下故意為難我.

想到這里我也就不和他們客氣,對著李俊義道:"把他們全丟出去!"

李俊義說好,在那兩人嘲笑的時候被李俊義一人一拳擊中腹部,倆人痛苦出聲的時候又被李俊義一手一個,直接丟出好幾米遠.

我想里面走去,沒了這兩個人阻攔我暢通無阻,直接來到龍爺門前辦公室,這一次又被一人攔了下來.

這個人和之前那兩個小混混不一樣,他身穿西裝革履,身體強壯魁梧,看模樣實力要強悍很多.

"要見龍爺請稍等."他道.

現在我哪里會管那麼多?我越是聽這些人的話就代表龍爺給我的下馬威越多.

我才是老大!給下馬威的人理應是我,而不是這個老家伙!

"丟出去!"我道.

李俊義明白,走了過來向那西裝男靠近.西裝男再次出聲警告,同時擺出姿勢准備和李俊義對上.

可是他又怎麼可能是李俊義的對手?只見一招都沒到,李俊義依法炮制,一拳頭打在他的腹部,在對方彎腰慘叫的時候一手提起對方,又丟了出去.

這一次真正的暢通無阻了,我一腳把門踹開,進去.

進去的時候龍爺正拿著手機,一臉驚訝看著我.

"龍爺,聊天呢?"我看著到他之後笑著道,同時坐在他的辦公椅上,背靠著,雙腳放桌子上搖晃起來.

"啊,啊,原來是張老板呀?我還以為是什麼人進來要對付我們麒麟門的呢……"龍爺封倉作息道.

他說話的模樣和表情都很假,假的讓我恨不得立馬把他的趕走.

可是我又不能趕他走,畢竟他和蛇頭一起打下了麒麟門這個地方,所以羽翼豐滿,趕他走,那就等于把整一個麒麟門都得挖空,又或者他讓"自己"的人在暗中搞鬼……

這些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暫時還不能撕破臉到那種程度.

"龍爺,好大的架子呀!"即便這樣,該撕的還是要撕,不然對方只會當我好欺負.

龍爺一臉茫然看著我,說張老板你這話怎麼說?說完還露出無辜的表情,表示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只是在我看來卻不是那麼回事,人家是在跟我耍花槍,裝糊塗.

我說,你喊我什麼?張老板?

這一下龍爺就笑不出來了,沉臉看我.

不過也沒過幾秒,他又換上笑容說:"這,這不是喊習慣了嗎?再說了,稱號只不過是個稱號,喊你做老大和張老板在我心目中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我皺眉看著他,真的想沖他發飆.

這孫子居然還有臉說這樣的話,就算是小學生都能聽出對方的意思吧?那意思他就是不肯喊我老大,內心不認我這個老大.

想到這里我也板著臉,心道這混蛋看來真的被小小收買了.

我看著他,心里盤算著怎麼對付這個家伙才好了.

他是個老奸巨猾的家伙,雖然我和他接觸並不多,但是剛剛的一幕足以證明很多東西.包括他已經糾集了一定的人,一定的權,所以才敢這樣肆無忌憚和我對抗.

他可以肆無忌憚,估計恨不得一拍兩散.但是我不能,這里是蛇頭的心血,死前他委托給我這就是他對我的信任,所以不能搞砸了,這也是目前我忌憚的.

深吸一口氣,我讓自己保持安靜,笑看著龍爺道:"龍爺,我來了,是不是准備請我吃一頓呀?"我轉移話題,不想和他再針鋒相對,起碼目前是這樣的.

龍爺沉著的臉換上笑意,說張老板來了必然要盛款相待,今晚興隆大酒店,算是我為你接風洗塵.

我說好,那就今晚見.

說完我從他椅子上站起來,雙腳也從桌子上放地上,走了.

走的時候連招呼都不和他打一下,因為我知道,今晚的接風洗塵,估計是他最後反擊我的機會.

鴻門宴呀!

不過也好,那家伙反正早就想取代我的位置,即便今晚不行動,那麼以後也還是會有所行動的.

與其看著他背地里對付我,不如就這樣直截了當的來一次.他要干嗎,就如他所願.有實力,那麼麒麟門老大這個位我也就不做了,但若是沒實力,那麼龍爺也該收斂收斂他的爪牙了.

"老板,那個老頭那麼壞你還相信他?"出了龍爺的地方,李俊義道.

我看他一眼,心道龍爺剛剛是多囂張,多明顯,居然連李俊義都看出來了.

"信不信也就這樣,有些事情避免不了,那就只能迎頭上!"我道.

李俊義問什麼叫迎頭上,我說就是別人狠,你就要更狠,只有這樣迎頭上才不吃虧.

他聽到這里哦了聲,說這東西哦我懂了,和打架一樣.

我笑著點頭.

現在距離晚上還有些時間,我決定先去看看渾天犬,看他傷勢如何.

和我一起的還有李俊義,我們倆人來到獸醫店看望了渾天犬,那家伙比之前有精神,看來治療效果確實不錯.

看完,我和李俊義來到大廳找地方坐,靜靜等待夜幕來臨.

不巧,又碰到那玩射的女人了.

她說她家的小溪還是不吃東西,都病怏怏,奄奄一息了,她實在看不下去,只好再來找醫生看.

她見到我的時候顯得很興奮,立馬就坐在我旁邊,和我攀談起來.

她倒是聊的很開心,只是我的眼睛卻一直在看著她懷抱里的眼鏡蛇,同時希望這個獸醫並不忙,不用顧客排隊等候,直接給她先看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威脅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來無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