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威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六章威脅

她沒理會我的話,說真的,你察覺到沒?

我搖頭說沒有,她說不對,你仔細想想,再觀察一下,這個來哥和之前的是不同.

看著莫小蘭緊張認真的模樣,我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發現什麼大破綻了.

我看向來哥,來哥也在看著我,沖我微笑.我回敬微笑,然後再看著莫小蘭,問她,你覺得有什麼異常的?

莫小蘭說他愛吃辣椒,睡覺打呼嚕,力氣也比以前大,而且昨天有人偷襲他你知道他怎麼了嗎?

我皺眉,心道莫小蘭居然對來哥那麼熟悉……

看來之前來哥說他曾經追過莫小蘭的事是真的,而且還有很多話他沒和我說,比喻他和莫小蘭不光停留在追的地步,而且還發生過什麼或者住一起了.

要不然,莫小蘭怎麼可能那麼熟悉來哥?連睡覺打呼嚕的事都知道?

心里亂七八糟的整理頭緒,最後我說,昨天有人偷襲他,發生什麼事了?

"來哥一只手將那人直接丟了出去,丟出幾十米,簡直和玩似的."莫小蘭一臉驚恐道.

聽到這里我內心偷笑,她肯定不知道這樣還算輕的了,要是來哥使出全部力氣,恐怕這個人被丟出百米遠也像吃飯一般.

心理是這樣想,但是表面上我卻很嚴肅,問她是不是來哥最近去鍛煉了,參加什麼健身之類的?所以力氣大點也正常呀.

莫小蘭說沒有,回答的時候顯得很堅決,百分百肯定.

我看著莫小蘭,見她這般緊張的模樣內心也是無奈,只好轉身對著來哥招手.

"你喊他過來干嗎?"莫小蘭扯我衣服,責怪我.

我笑著說你這樣瞎猜有什麼用?不如直接詢問?

莫小蘭歎息一句,說你懂什麼……

這個時候來哥走過來了,她也就不好說話,站一邊看著來哥.

"來哥,我記得我認識你的時候你曾有事沒事舉起石頭來玩,最近是不是也在玩?"我說完對著他眨眼睛,讓他配合.

來哥也不笨,配合我的話說是的.

"石頭?什麼石頭?"莫小蘭這個時候插話,很好奇.

我對著來哥說,你去舉個石頭給蘭姐看看.

來哥說好,說走就走,轉身去找石頭了.

我也不知道他會找什麼石頭,但是他腦子不笨,理應知道我的意思.

"什麼石頭?"莫小蘭還在問.

我說以前我認識來哥的時候就是因為他這無聊的動作,所以才上前和他攀談,之後才知道他有過人之處,然後互相認識的.

"哦?"莫小蘭疑惑看著我.

之前她還不知道我和來哥認識,來後才解釋的,解釋的比較倉促,因為當時羅秀已經趕過來,她要趕著離開.

所以現在我可以任意的說我和來哥認識的過程,至于她信不信,管她呢.

其實她相信了,估計之後問過來哥是不是和我認識吧.

我也沒理會莫小蘭現在在想什麼,因為來哥走過來了,單手舉起一塊大石頭,約有兩百斤左右的大石頭.

"來了."我道.

莫小蘭慣性扭頭,當她看到來哥單手舉起那塊大石頭的時候驚呆了,張開的嘴巴久久沒合上.

"好了沒?"來哥有些得意,等舉的差不多他問.

我說好了,他才把大石頭丟了出去,蓬的一聲,震的地面都在顫抖.

莫小蘭就更是被嚇呆了.

許久後莫小蘭才回過神,說這太不可思議了.

我說這有什麼的,來哥也就空有力氣.

這下輪到莫小蘭瞪眼看我,說那也叫空有力氣嗎?那種力氣簡直不是人!

我笑了笑沒說話,之後問她,能請我喝茶不?

她說不行.

我問為什麼,我說我這次來就是貪一杯,想喝你泡的茶.

她說茶可以喝,但不是我泡的.

之後我才知道茶莊是她哥的,之前她只是替她哥擺平陳東山的事所以才去暫時代一天.如今事情既然暫時告一段落她也就沒必要守著,現在是她哥在看茶莊.

所以她說你要是想喝的話直接去就行了,一樣的.

我說不一樣,她立馬就看向我,問怎麼個不一樣法?茶葉還是茶葉,水還是那個水.

我說人變了,茶水的味道也肯定不同.

她問怎麼個不同法?

我也懶得去理會她,說沒事,既然不是你泡的茶,那就沒必要喝了.

說完我說我要離開,但是她攔住了我,說你該不是喜歡上了我吧?

我有些驚慌看著她,說沒有,只是喜歡喝你泡的茶.

接著她用得意的笑容看著我道:"張老板,難道你就不想喝一輩子我泡的茶?"

我被她的話弄的心癢癢,渾身沸騰起來.

她的暗示是那麼的直接,簡單,立馬就讓我浮想翩翩了.

"但是呀,人家看上的男人必然是有極大本事的人,你嘛,只是個小餐館的老板,似乎不對我口味呀."她有些無聊道.

聽到這里我才知道她只是在調戲我,而不是真的想把自己交給我.

我有些遺憾,苦笑要是真的該多好.

面對她的微笑我轉身離開,最後不忘記問上一句:什麼才叫有極大本事的人?

她說,比喻做了我們的扛把子,那就是有本事.

我聽到這里原本走著路的身子咧滋一下,差點就摔倒了.

這不是明著便宜我麼?!

莫小蘭看到我這般以為我出什麼事,忙過來詢問我怎麼了.

我說沒事,然後認真打量她,這個女人是越看越耐看,讓人越看越沖動.

這女人都是一個樣,但是給人的的感覺和那種內心潛意識的欲望是不一樣的.

就拿她來說,內心有道聲音告訴我,她是屬于那種能讓我放棄一切都得到的女人.

但是理智卻又告訴我不要干傻事,女人到處有,可不能因為這一個而讓自己栽跟頭了.

總體來說內心的聲音蓋過理智,我差點就跟她說,我就是麒麟門最新扛把子.

最後沒說成,因為有人找麻煩來了.

來的是人是老狼的人,一共二十來個,沒拿家伙,不過一個兩個面色不善,氣焰囂張.

為首的中年人來到後直接喊話:讓你們老大出來見我!

聽這語氣和那陣勢,想來他就是老狼的話事人,扛把子.

我仔細打量這人,見他身體強壯,走路四平八穩,最後可以確定他就是老狼幫會的扛把子了,而且能看出他還有些功底,所以要對付的話,似乎也不怎麼好對付.

"老狼,你找我們老大做什麼?"莫小蘭上前和他對話,絲毫沒有因此而害怕.

果然是見過世面的女人,膽量和勇氣都不一般.

主要是這里並不是麒麟門的會所,而是一個小地方,有也只有四五個人而已.

對上老狼那邊二三十號人,這四五個人可不好看.這不,那些人拿著家伙,可是身子卻是做出准備逃跑的動作,估摸一旦有點不對頭就准備掉頭跑的那種.

"找你老大干嗎?蛇頭已經死了,你這是詛咒我死嗎?我說的是現在你們的老大,聽說是個毛頭娃娃什麼來著?"

聽到對方這樣說我,我就不爽了.可是現在卻不適合曝光我的身份,最後只好忍了,看看他玩什麼花樣.

"老狼,你要見我們新老大?只怕我們新老大未必見你呀.之前你的手下先打砸我茶莊,後又偷襲我們的人,這筆帳還沒算清楚之前,我想我們老大都不會見你的."

莫小蘭說到這里臉色變的冷峻起來.

事實上也本該如此,是他們的人先惹事上身,現在倒好,對方反過來倒打一耙.

"什麼什麼打砸茶莊?我不知道!偷襲什麼的也是你們隨口就來的,那我手下陳東山怎麼說?他們都住院了,而且被人打傻!"

"打傻?還是天生傻的?我倒是親眼看到你的人把茶莊砸了,還將來哥傷成重傷."我上前,開口了.

莫小蘭這個時候看我一眼,皺眉示意我不要過來,意思是不要我我摻合.

我只當沒看到,依舊上前,和莫小蘭並排站著,說我就是人證.

老狼看向我,說你是什麼人?也是麒麟門的?

我說不是,我就是個商人.

老狼聽到這里不耐煩了,說你不是麒麟門的人瞎摻合什麼?滾一邊去!

我說,我就摻合了,怎麼滴?

說完,莫小蘭臉色立馬就變了,擔憂看著我.而老狼則是笑了,咧嘴笑著說,你有種,走著瞧!

說完他對著莫小蘭道:"今天的事暫時就這樣,我還會回來的!"

說完就走了,只是走的時候眼睛一再打量我,包括他的手下也都不懷好意看著我.

我想,他們是准備找個機會來對付我吧.不過我也不怕,壓根就沒怕過.

"你也是,沒事摻合什麼?這種事情不是你能摻合的!"莫小蘭這個時候道.

她是擔心我遭遇到報複,我的倒是覺得沒什麼,笑著說不礙事,男人大丈夫要是連正直的實話都不敢說,這也太丟人了.

我雖然這樣說,但還是心想得把李俊義喊過來才行.

沒人保護我,天知道走在大街上會不會被人套麻袋?然後殺人拋尸?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異常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麻煩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