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代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一章代價

"走!"我看了眼還在哀求的司機對他道,說完上車.

司機感激涕零看著我,二話不說麻利的上車,開車,一路上更是對我恭恭敬敬.

回到鎮子已經是後半夜,鎮子一片祥和安靜,除了偶爾有幾聲狗吠聲讓鎮子顯得有點生機外,這里給人的第一感覺就像個無人村,死氣沉沉.

"老板,我,我可以走了麼?"司機這個時候對我點頭哈腰道.

我說可以,不過得隨傳隨到.

"好咧!"司機爽快答應,然後轉身就走.走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一直有在留意我的動作,估計是怕我反悔,然後殺了他吧.

我當然沒有這樣做,任由他後面踩著油門開著車,嗖一下沒了影.

我回羊館,夜市因為我不在的緣故所以沒開,白天倒是正常開著.所以這個點回來羊館是黑燈瞎火的,我向里走去,背後響起熟悉的聲音:"張老板,你總算回來了."

我轉身看這人,是首領.

"張老板,我等你好久了.之前你讓我做的事已經辦妥,昨晚就有一批人過來了,只可惜你不在,羊館沒開,但是今晚你必須要開,不然那些家伙以為是狼來了,只怕後面他們就不會再來了."

他顯得很焦急和尷尬,焦急是狼來了的次數一多,那麼就算後面再怎麼宣傳也不會有鬼來全羊館了.很明顯,大家以為這是騙人的.

至于尷尬,那是因為我做的事有些不靠譜,明明讓他去宣傳,而羊館卻不開,這不是明擺著耍人嘛.

當然他沒把這話說出來,他也不敢說.不過我能感受到他此時此刻的想法罷了.

為此我也尷尬的對他道歉,說實在是有些事不得不去處理,所以耽誤了正事.不過我也說了,既然我已經回來,那麼夜市繼續.

首領聽到這里才咧嘴笑了,說這感情好.

我讓他隨我進羊館,開了門,開了燈,然後我進去張羅去了.

在我想來,這事才進行沒兩天,有人來應該是有了,但是肯定不會特別多.理由很簡單,對于新事物更多的人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來的,純碎就是看看是不是吹牛,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等等.

人對待新事物就是這樣,鬼也是一個道理.如今聽到居然有人能治鬼?還真稀奇.

我在准備,進入廚房的時候突感羊館內陰氣大盛.我好奇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眼,我滴個乖乖!

一屋子的鬼!

座無虛席不說,連站都沒地方站,如今在羊館內全是鬼,牆壁上還趴著幾只,天花板上還倒吊幾只……

那場景簡直要嚇死個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你,你們都是來接受治療的?"我忐忑開口道.

主要是這些鬼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還有一些病怏怏的,顯然不是來這里單純的吃羊肉,而是因為諸多的毛病,不得不來接受治療.

我說對了,他們就是來治療的.

而且單單看眼前的情況,我似乎應付不過來.數量太多了,多到令我頭皮發麻的程度.

好在現在我也沒打算普及,而是為了將羊館宣傳出去,也為了證明特殊的全羊宴能治傷.

"你們可知道要想治好你們的傷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我道.

現在的我已經從之前驚愕中恢複過來,淡淡道.

不可能免費就醫的,那麼多的鬼,就算我想免費一把,那也得看我有沒那麼大的口氣.因為我"材料"不夠,這也是我公開的原因,目的就是讓他們去幫我獲得更都的材料.

材料需要擊殺厲鬼,偏偏這厲鬼難纏又難殺.所以得通過做生意的方式來獲取最大的利潤化.

"知道,不過我們怎麼確定你的食療是有效的?能治好我們的病和傷?"一鬼站出來說話.

"就是!我們做鬼做了那麼久,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能治鬼,你該不是在吹牛?拿我們消遣吧?"又一鬼道,這鬼可不那麼友善.

其余的鬼也都在低聲討論,幾乎全是在質疑我的.

我讓他們稍安勿躁,問道:"你們中誰願意出來做個實驗?不管你是什麼病,吃了我的全羊宴保管立馬就好!"

我這次是下血本了,因為我說的不管對方是什麼病.這也表示,如果對方的病很重,那麼我就不得不用更多的材料去治療他.事實上我手里的材料並不多,可以說頂多只夠使用一次……

可是如果我不這樣做,他們依舊只會質疑.再說了,如今那麼多人在場,我必須一次性的成功治好對方,這樣才能彰顯我的實力,告訴他們,只要滿足我的要求,那麼我就能治好你的病.

這是互取所需,只不過因為主動方是我,所以我可以稍微占他們一點便宜,倒也沒到那種暴利的程度.

做買賣的嘛,總得有賺有虧,我要是不賺,憑什麼做這個買賣?

眾鬼低聲討論,這一次討論該由誰出來.或者不應該說是在討論,而是在搶.

是的,他們在搶,個個都想做這次的"白老鼠",理由很簡單,因為是免費的!

他們也不擔心我會治死他們,畢竟都是死人,還能怎麼治死?再說了,現場那麼多人在,我敢這樣說代表信心十足.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猶豫,那麼做鬼也是白做了.

"我來吧,我甘願為大伙犧牲!"之前開口說話的鬼說道.

引來眾鬼鄙夷.

"還是我來吧,我是女鬼,理應得到善待的."一白衣女鬼飄到我面前沖我投來嫵媚眼神.

下一秒這女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扔了出去,連尖叫聲都沒來得及叫.

最後來的這個人是個漢子,強壯程度和來哥有的比,渾身肌肉碩大,高隆,實為嚇人.

"我來吧,幾十年前受傷,至今感覺經脈之間堵著堵著,連力氣也使不全."他一開口,原先還在議論的那些鬼頓時安靜不少,只有少數幾只還在低聲說著什麼.

也對,強者為王.

眼前的漢子強壯程度都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單看那高隆的肌肉足以讓不少人望而怯步,更別說去招惹他,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怎麼樣?中不?"這漢子又道.

誰站出來對我來講壓根就沒有區別,所以他既然這樣說,後面又沒有人爭搶,那自然是他了.

"等等!"就在我准備開口說好的時候卻有人從外頭走了進來.

擠滿屋子的鬼按理說現在是不會讓開自己的我i遏制讓別人再見來的,不過這次卻是一只兩只鬼紛紛主動讓開,連壯士的漢子見到對方後也低頭,閃向一邊.

雖不情願,可是沒辦法,必須得讓,因為對方是鬼差!

和之前我見到的鬼差一樣,身穿黑色西服,胸前牛頭.不過不是之前遇到的鬼差,而是一張陌生的臉孔.

想紅袖說的,鬼差只是一個職稱,不是代表只有一個兩個鬼差,

只有他一個人,不見另一鬼差.

在我印象中鬼差都是成雙的,不是二就是四,極少落單.不過,對方若是達到一定的實力,落單就不是落單了,而是孤傲.

鬼差前來,眾鬼讓.

所以毫無疑問的,即便漢子在一邊有些惱怒看著鬼差,包括其他鬼也多少有些憤怒,但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這次是這鬼差說了算.

"你看我,合適不?"鬼差道.

我笑著點頭,說自然合適.

有鬼差出面,最好不過了.這東西也講究名人效應,如果陰間也有明星,那麼只要明星往我這一站,並且被我治好,我相信能省我不少去宣傳的功夫.

"不用說我的病情吧?"鬼差問.

我輕笑說不用.

說完我讓他等等,我重新轉身去廚房忙活了.

我治病不需要對症下藥,只分重本和不重本.病重的人得下重,病輕的自然是下的輕.這只關乎我的材料用的分量多少有關.

他是鬼差,受傷的話肯定不是小傷.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不過他距離我近,而且我敢直視他,所以我還是發現他在和我說話的時候右手會微微發抖,估摸被人傷了右手.

但不管怎麼樣,我只管治他,並且下的是重本.

全羊宴如期做好,然後上菜.

眾鬼先被全羊宴的美味弄的垂涎九尺,一只兩只看著全羊宴都想撲上去咬上幾口.

之後就是靜靜的,望眼欲穿看著全羊宴一點一點被鬼差吸入鼻子內,看著鬼差閉目養神,十分享受的模樣而同樣想享受一番.

事實上有的鬼還真這樣干了,有一只鬼這樣干,就有兩只,有兩只就有更多.

原本都是沖著食療來的,現在好了,全成了吃貨.

吃歸吃,他們也都在密切關注鬼差這邊的一舉一動,都想知道結果.

大約半小時,閉眼的鬼差終于張開了眼睛.對比之前,他的雙眼更顯銳利,寒芒畢露.

"好!"他開口了,噌一下站起來嚇的之前那些圍著他的鬼紛紛敗退,動作慢的跌在地上打滾著走.

鬼差向我走來,一臉興奮看著我:"我知道需要代價,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線索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收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