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一十九章 營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九章營救

廢棄的房屋外有人把守,兩個人,蹲著抽煙閑聊著.

一人說今天總感覺不對勁,眼皮也在跳,不知道是不是要出事了.

另一人狠狠吸了口煙,說你特娘的就瞎想,什麼眼皮跳什麼的,那都是騙人的鬼話!

之前開口的那人不說話了,低沉抽煙顯得心事重重.

其實我想說他還真猜准了,只可惜,這又能怎麼樣呢?

我和來哥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倆人還渾然不覺,等其中一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來哥直接一巴掌將這個人煽飛出去.

來哥力道很大,看起來不過是隨手煽一耳光,可是那人硬是被煽的身子騰空翻滾幾圈最後砸在地上.就那麼一下,對方已經起不來了,躺地上,似乎是昏迷了.

"人呢?"我對另一人道.

那人已經被嚇呆,雙眼瞪大看著我,硬是說不出話來.

"你還有一次機會,人是不是在里面?"我又問話了.

這人終于反應過來,木訥的點頭.我遞給來哥一個眼神,來哥對著他也是一煽,這人同樣昏迷在地了.

這些人都是罪有應得,我不殺他們已經是寬限.

他們殺了來哥,將其碎尸萬段一般"剁",這筆帳勢必要算了.還有,莫小蘭是我麒麟門下的堂主,這些人居然敢頂風作案,這筆帳也是要算!

在公在私,今晚這里的人都得受到懲罰,不光是罪有應得的,還有夾帶我怒火的.

我和來哥進屋子里了,廢棄的屋子里面場景有些狼藉,一地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很多草,以及樹枝,至于房屋也是四通八達,讓人難以選擇該走什麼方向才能找到那群家伙.

看著草和樹枝的分布,我選擇了分布較少的方向走,因為這樣才證明有人從這里走過,這才是通向正確方向的路.

果然,七拐八拐之後聽到有人吆喝的聲音,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我帶著來哥上樓了.

"蘭姐,你是聰明人,知道今晚我們是闖禍了的,既然這樣,我們肯定不會留下你這個後患,最後害死自己.所以你要是聰明的話最好就做出選擇,跟了我們,從了我們,我們可以讓你活下去.不然今晚你是第二個死的人."

為首的人我見過,就是來砸茶莊帶頭的人,也就是車主,陳東山.

看到他,我雙目微閉,內心掙紮著要不要取他性命.

一切的事情都是由他而起,所以他需要為這件事付出代價.

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我沒有權利定人生死,不過他們得罪我那就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呸!讓姑奶奶跟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吧!"莫小蘭說完笑了起來.

即便她被五花大綁,即便眼前的情況對她很不利.可是她還是沒把這些人放眼里,咒罵起來.

這一下陳東山幾人怒了,其中一人開口說老大,硬上吧.

陳東山咬牙看著莫小蘭,邊脫衣服邊道:"不跟我陳東山,那麼我也不和你客氣了.像你這樣的美女就這樣死了太可惜,不如先便宜下我,然後便宜下我的兄弟們……"

如今他上身衣服脫光,得意猙獰向莫小蘭走去.四周的小弟們看到這里都不懷好意的笑了,眼睛毫不掩飾的在莫小蘭身上打量,似乎已經開始在享受她的身體,享受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膚.

"都停下吧."我開口了,向他們走過去.

剛剛站在外面沒及時進去就是想看看莫小蘭在這種情況下會怎麼樣,結果並沒有讓我失望,她這個女人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堅強,有自己的底線和自尊.

不過現在我要是還不進去,恐怕莫小蘭以後會恨我一輩子……

陳東山扭頭看我,露出一副釋然的表情,說原來是你.

在茶莊的時候我和莫小蘭在一起,他見過我.

不過隨著其中一人驚慌喊了一聲:鬼呀!

其余的人全都慌了,包括陳東山也慌了,瞪著大眼睛看向我身後的來哥.

來哥在他們眼里已經死的不能再死,而且還是他們親自下的手.可如今來哥卻活生生站在這里,嚇不死他們.

那幾個小弟嚇的不輕,還有的癱坐在地走不動的,不過這個陳東山膽子要大很多,驚慌失措後突然停了下來,看著我,皺眉看向來哥說你沒死?

來哥一臉茫然,然後看向我.

他是來哥又不是來哥,不過現在的來哥不是陳東山等人眼里認識的那個.

"你覺得他會那麼輕易死了嗎?我麒麟門的人個個都是好漢!"我道.

莫小蘭這個時候也開口了,顯得很激動,說啊來你沒事吧.

來哥也茫然看著莫小蘭,沒有回答.

"啊來?"莫小蘭又道.

見她心痛難受,我說來哥沒事,就是受了重傷,不過剛剛經過治療後稍微好轉,所以不要太擔心.

說完我對著來哥使了個眼神,當下他對著莫小蘭說是的,我好多了.

莫小蘭聽到來哥說話後才松了口氣,雙眼帶著淚花.

也許,來哥被他們打死的時候莫小蘭肯定流過淚,畢竟他們曾經也有過,而如今眼睜睜看著來哥被打死,她又還怎麼能堅強下去?

"好呀,王八蛋的,你居然拿還裝死?兄弟們,搞死他!"陳山東怒了,召喚那些兄弟們向著我和來哥這邊靠近.

一共六個人,人手一把家伙,滿臉歹意.

不用我說,來哥直接來到我面前將我擋在身後,這個時候莫小蘭開口了,說啊來你帶著張先生快跑!

不過我和來哥都無動于衷,我沒有動是因為我對來哥有足夠的信心,來哥沒走那是因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收拾這幾個人不過和吃青菜一般簡單,輕松.

來了,這些人果然都不是吃素的,手里的砍刀或者鐵棍說打就打,毫不留手.

依舊和之前把來哥砍死一樣,他們出手就沒想過讓對方活下去,所以下的都是狠手,

可是他麼卻不知道自己現在面對的人究竟是誰,所以他們盡情的得意,把我和來哥看成是死人.

砍刀來了,沖在最前面的就是眼前這個手持砍刀的人.一來,他手里砍刀揚起,對著老哥腦袋直接砍了下去.

和我說的一樣,他們動手的時候壓根就沒打算留活口.如今下手就更是肆無忌憚,對著重要的部位砍去.

眼看著大砍刀就要砍中來哥頭顱,就在這一霎那來哥右手舉起,將大砍刀那人的手格擋住,手一用力一扭,那人的手發出咔嚓聲,斷了.

後來追上的人可沒管那麼多,棍棒什麼的全對著來哥身上"招呼"過去.

但是令他們驚恐的一幕發現了,只見所有的武器都打砸在來哥身上,只是來哥並沒有像他們想象中那樣倒下去,而是依舊保持之前站立的姿勢,若無其事看向他們.

他們驚呆了,傻傻看著來哥,難以置信.

後來不知道他們中的誰又鼓足勇氣,高喊一聲拿起家伙再次對著來哥身上砸了過去,但是來哥依舊站著動也不動.這一刻他們慌了,身子踉蹌後退,手里的家伙也掉落在地上發出鐵器落地時的"嗆嗆"聲.

"不,不可能……"那幾人驚恐未定,忐忐忑忑道.

陳東山也看傻了,站在原地看著眼前一幕,久久才說:"這,這怎麼可能!"

有可能沒可能都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幾個人被來哥一手一巴掌全部煽暈在地,動也沒動一下.

一切就這樣發生了,直到所有人被放倒,來哥向著陳東山走去他都沒反應過來,傻了一般就這樣看著.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來哥已經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陳東山掙紮,雙手瘋狂的捶打來哥的手,張開著嘴巴子啊試圖呼吸.只可惜,現在的他哪能呼吸到半點空氣?

陳東山咿咿呀呀出聲,喉嚨被掐住根本說不了話,但是他現在是求饒的意思.

我沒打算就這樣放過他,讓來哥繼續掐住不要放,等我說放才放.

來哥說好,繼續將陳東山提起,掐住.

我向莫小蘭走去,解開繩子.

她現在的狀況也不怎麼好,身上不少地方都有傷口,右臉還有巴掌印,顯然在我來之前她也被好好的教訓了一番.

連女人都打,可以想象這個陳山東究竟是什麼貨色.

"沒事吧?"我問她.

她在揉著之前被繩子綁住的手和腳,上面有著紅色的印痕,看來陳東山之前綁她的時候也是用盡了力氣,怕她掙脫逃跑什麼的.

當人也可以理解陳東山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他知道一旦被莫小蘭逃脫,後果堪憂.

"混蛋!"莫小蘭沒回我話,揉手後向著陳東山位置走去.莫小蘭對著來哥說把他放下來!

來哥看向我,這讓莫小蘭有些不滿意了,說啊來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我的話也不聽了?

聽到這里我沖來哥點頭,示意他聽莫小蘭的.

他把陳東山放下,沒等陳東山站好,莫小蘭直接一腳將他踹倒在地,接著上前腳踩他身子咬牙看著他道:"這是你自己在找死!"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人要緊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線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