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一十五章 居然是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五章居然是她

"誰?"我來到門前貼著門低聲道.

"先生,你需要特殊服務嗎?"外面的人說道.

我輕笑,想不到小小那招數依舊沒變,還是利用女人來誘惑男的,然後再殺.

"什麼價位?"我再問.

我都等她那麼久了,耍耍她也不過分吧?

"先生,這,這個得我們先見面了再說,這樣的話,不,不好談."對方又道.

光聽聲音的話這個女的倒是給人挺不錯的感覺,屬于溫柔可人型,是那種比較乖巧聽話的女人.

可惜了,對方並不是人.

我開了門,當我見到對方的時候有些呆了.

居然是張雅!

是彭慧的大學師妹,曾經在我醉酒的時候做過我的代駕,並且那一次之後她讓我念念不忘……

我怎麼想,也沒想到來人居然是她!

她看到我的時候也呆了,張開著嘴巴久久沒合上,最後才低著頭不願意看我,轉身想走.

她在干什麼?剛剛做的事是什麼?她不是小小的人,在她身上我感受不到鬼氣,也看不到依附在她身上的鬼.

所以她很正常,可是她現在來這里敲門,並且說出特殊服務的話,這又代表著什麼?

我不相信這是假的,是張雅的在演戲.從她看到我的時候露出那驚愕表情中我可以看出來,這是真的,她真的在做這樣的事情.

眼看著她離開,情急之下我抓了過去,手拿住她的手臂,她也停了下來.

她試圖掙紮,不過又怎麼能掙紮脫我的手?

"張雅?好久不見."我松開手,笑對著她道.

她背對著我,所以我見不到她是什麼表情,不過想來並不好受吧.

我看著她,打量她.

才多久沒見,她瘦了很多.原本身材就苗條的她現在更消瘦了,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

這才多久沒見,她怎麼和之前有了那麼大的差別?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在等張雅轉身,等她有勇氣面對我.這個時候張雅轉身了,看著我,笑了起來.

"哈哈,被我騙到了吧?"她一副開心的模樣.

實話說,她說謊的技術和表演能力特別差,就她現在這模樣笑和哭一樣,明顯就是為了掩飾自己,所以才這般.

我知道,心里比誰都清楚,不過我還是"配合"的做出一副釋然的表情,笑著說道:"啊,原來是這樣的呀?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認錯人."

"怎麼會呢,我是彭慧的師妹,你記得的."這個時候她臉上多了幾分輕松,開口道.

"張雅,我當然記得你的名字了,你是那麼的特殊.進來坐嗎?"我問.

她原本想拒絕的,接著猶豫了,後來也不知道想的,她說好.

因為里面還有李俊義在睡覺,所以我和她到陽台里坐著.好在這酒店的房間還算豪華,陽台大,設有桌椅,還有布置成非常浪漫的模樣.如今我和她面對面坐著,倒是適合.

"里面那人是你的朋友?"我們倆人沉默好久,張雅開口問道.

她說的是李俊義,其實我知道她只是想打破這種沉默,安靜的氣氛而已.

我沒回答她的話,而是遠看整座城市的美.

原來由高往下看,整座城市居然是那麼的美,到處是燈光彩虹,沉浸在夜色中顯得如此安靜,讓人舒服.

而且這種俯視的感覺也讓人油然而生多了絲絲自豪和高人一等的感覺,不論是自我感覺還是對待其他實物的一個悟性,都在頃刻間提高,仿佛自己的人生應該變成這樣,而不再是過去那種平凡,簡單的.

"怎麼了?"她見我不回答又問道.

我說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的夜色很美,我們應該聊點別的,而不是現在這樣無聊的話題.

她臉上一紅,躲閃我的眼睛哦了聲.

看她這樣,我想她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我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她最近過的怎麼樣,我想她應該過的並不好,不然也不會在這里見到她,並且聽到她說出特殊服務四個字.

不過在她看來,她誤會我是想追求她了.

可不,陽台這里布置的本來就浪漫,桌子,藤椅,還有紅酒一支,酒杯兩個,外加蠟燭模樣的小台燈散發出昏暗的光在照耀著一定范圍,隱隱中讓人內心滋生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尤其是一男一女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那種感覺就更強烈了.

"你最近還好嗎?"氣氛有些尷尬,浪漫來的不是時候,我忙說了句.

張雅回過神,說挺好的.

"你還在做你那些兼職?"我問.

她點頭說是,說邊讀書邊做事,不光能賺錢,還能獨立自己,鍛煉能力.

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充滿自信,只不過落在我眼里她的自信背後有著說不出的苦衷.

鍛煉能力固然是好事,可是如果家庭條件好,自己又過得去,何必搞的自己那麼累?一邊讀書一邊工作,除開睡覺,我想她一天都在忙碌著,甚至睡眠時間不超過5小時.

這種高負荷,損害自己身體,苦兼累的事不要說一個女的,換成男的都不一定能支撐那麼久.

所以她說鍛煉什麼的純碎是自我安慰,也是說給別人聽的話.事實上,她是沒有辦法,所以才比別人更努力.

說來說去,就是一個錢字.

這個世界上沒有錢不行,任何事情都和錢掛上了鉤.不論是吃飯,喝水還是行走他鄉,你要沒有錢,你飯吃不飽,渴了沒水喝,去他鄉只能走路去……

沒有錢是沒辦法生存下去的,生活已經變的越來越物質化,倒不是說現在的人都很現實,而是生活現實.因為你沒有,那就什麼都得不到.

這也就不得不讓人們不斷的去辛勤勞作,去想辦法賺錢,只有這樣才有繼續生活下去的資格,才有想象中的未來生活.

現在張雅的情況自然也是因為錢不夠用,所以才不得不這樣做,做出這件事.

在我理解中人只有走投無路的時候才會做出一些比較偏激的事情,要麼活,要麼死,如果選擇活,那麼就要放下尊嚴,放下一切.

她就是這樣的吧,為了能繼續活下去,她決定犧牲自己的身體來換錢.我內心挺鄙夷的,可是我了解張雅,知道她不是那種人.今天她這樣做是因為在生活面前低頭了……

"不錯,一邊可以工作一邊讀書,就是累了點.對了,我羊館招人,可是一直招不到,都愁死我了,你能過來幫我忙不?"我道.

我也不去多問其他的,暫時先幫她度過難關吧.至于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她放下尊嚴來做這種事,我想肯定不是什麼小事.既然如此,我問她,她也不會說.不如我自己暗中調查.

"啊?幫你忙?你哪怎麼可能招不到人?不了,我,我還要讀書,只能做做兼職."她道.

"真的,騙你做什麼,招人簡單,可是要招到令我信任的人難,我都出到一個月6K了,還是沒辦法吸引到那些能令我信任的人出現,這實在是讓我愁死了,眼看著我的羊館就要擴建,人手不足呀!"我苦著臉,仿佛自己真的很憂愁一樣.

"6K?!怎麼可能招不到人?這工資不低了呀."張雅驚訝道.

"可不是,但是真的沒招到人,令我郁悶非常."我道,說完又看著她道:"要不你來幫我忙吧,我給你翻倍工資,這樣你就可以推掉其他兼職來專心幫我一人."

"這怎麼可以,這,這工資太高了,都上萬了……"她愕然後拒絕道.

"上萬又怎麼樣?總比招了條白眼狼,把我的手法和秘制材料什麼都偷學走,最後和我競爭的好吧?"我歎氣道.

張雅聽到這里點點頭,說確實是,要是別人家做出來的口味和你的一樣,這樣你的羊館就賺不到錢了.

"所以呀,我甯願花高價請信任的人,也總比最後導致我羊館直接倒閉的好.你怎麼想?考慮下?"我笑道.

她顯得有些為難,最後才點點頭答應了.不過她說她的工資不需要翻倍,和其他人一樣就好了.

我說好,答應下來.

接著她問了我許多關于羊館工作的事,比喻需要做些什麼,需要注意什麼等等.

看得出來,她很在乎這份工作,就像我猜測的一樣,她需要錢.

我默不作聲的計劃著准備跟蹤她的事,在送她上的士的時候還曾猶豫要不要跟過去,但是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剛剛才經曆了那種尷尬的場合,我跟蹤她,要是被她發現的話,恐怕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所以不能跟蹤,得緩一段時間,或者改天找人悄悄去打探消息.

望著遠去的士,我松了口氣.剛剛要是張雅敲的不是我的門,那結果會如何?

我相信她是迫不得已,可是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了,那就是一輩子的,想忘都忘不掉,甚至從此改變一生.

我內心僥幸,還好她敲的門是我的,要不然……

就在這時,羅秀來電了,我皺眉,心道這女人也是,白天發信息給她,到現在才來電話,這要是當時莫小蘭那邊出事的話等她電話估計和登天那麼難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等你來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鬼差押鬼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