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一十章 巡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章巡查

首領詫異看著我,確定他沒聽錯後他才點點頭說好.

直到此時他才起身離開,而外頭已經有公雞啼鳴,這個時候不走,估計他也走不成了.

首領走後沒多久聽啊就離那個了,遠處的高山背後有紅彤彤的光芒照射,接著是太陽從那里慢慢爬了出來,露出溫和令人舒服的陽光.

這一晚收獲頗多,倒也出乎我的意料.想不到首領他們是來報恩,而不是砸場.不過我也不知道剛剛和他說的事能辦得多漂亮和成功,在我看來,我只是讓他內心少負一點內疚和悔改.

心病還需心藥治,我要是不讓他做點什麼,恐怕他也別想在以後的日子里踏實,估計會成天惦記著這件事.

"張可!"就在我內心百感交集,感慨世間還是好人多過壞人的時候,羅秀怒氣沖沖進來,一來就喊我名字,幾乎是咬著牙齒說話的.

我啊了聲,顯得很驚愕.

主要是羅秀現在這模樣似乎在暗示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慘絕人寰的事.我做了那也就認了,問題是我壓根就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呀!

我咽口水讓自己保持鎮定,我說羅秀早呀.

結果這家伙回我一句:早個屁!

見她怒火如此之大,我也就不好繼續接話,以免說多錯多,我看著她,等待下文.

不管如何,既然怒,那麼總得有讓她怒的理由.

"你說!你用了什麼東西把我弄暈了然後帶到酒店的?你又有什麼企圖!"羅秀粉拳緊握,盯著我看.

聽到這里我總算聽出所以然了,原來她說的是之前看她累,我故意讓她喝了點酒,不久後她就睡過去的事.

當然,說到這里我就不得不給自己申冤了.

第一,我沒有用什麼東西弄暈她,是她自己太累了,所以才睡著.

第二,我對她沒有任何企圖,如今羅秀來質問我還帶著怒氣,完全是因為她覺得我對她有什麼企圖,所以才把她弄暈,帶到酒店,然後……

這種想法人之常情,但是我確實被她冤枉了!

"說呀!"羅秀道.

我苦著臉道:"大姐,那是你自己睡著的,而且我也沒用東西弄暈你呀,你自己睡著的."

"我不信!"她道.

聽到這里我知道我有麻煩了,男人最怕遇上揪著事情不放的女人,這一通噼里啪啦下來男的不被這女人的拔層皮算是幸運的了.

我心知自己今天慘,但還是不得不靜心解釋,告訴她我只是好心,看她這段時間缺少睡眠所以才……

總之羅秀是帶著進攻性的問,我則忍讓著解釋.最終在我解釋了好幾次之後,她才相信了我.

"真的是這樣?"末了,她又問道.

我都要哭了,見到厲鬼我都沒現在想死的心都有.我竭力忍耐,讓自己的怒火壓抑下去微笑道:"是真的,不信你去問問酒店前台什麼的,看看我是不是才進去不到5分鍾,我就是扶你進去然後把你安置好之後就出來了."

"5分鍾能代表什麼?"她不以為然.

我伸長脖子想解釋給她聽若是我對她圖謀不軌的話,滿打滿算5分鍾這個時間也太短了吧?怎麼也得半小時以上!

畢竟你得脫衣服什麼的,對吧.

當然,這話我沒說,最終被我咬牙吞進肚子里,這話爛死都不能說出來.

"代表不了什麼,可是你也得想,我張可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輕易對一名女警官做點什麼吧?你可是警察,我這不是自討苦吃?"我解釋道.

"那你的意思可以對不是警察的女人下手咯?"羅秀反問.

我無語了,她這完全就是找茬!

好在這個時候羅秀撲哧笑了,說跟你開玩笑的.這才讓我內心好受點,要知道那種被人懷疑和誤會的感覺是那麼的超級不爽.

"凶手真的已經抓住了?"羅秀回到正題上.

我點頭,接著將凶手的相片,也就是厲鬼的尸體照給他看:"就是他,不信的話你可以多方面下手查查,是不是所有命案都有他的指紋或者留下來的線索.不過等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奇怪."

後面這句話是我故意說的,目的就是假裝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說你是怎麼找到他的?"羅秀問.

"渾天犬呀!你忘記我家的渾天犬有都厲害?它的鼻子比一般的狗要強好幾倍呢."我瞎扯.

但是羅秀卻認為是真的,凝神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然後羅秀才離開,帶著那張相片.相片其實是我後面照下來的,對著干尸照的.至于其他什麼線索,甚至會發現這個凶手身上諸多異常之類的,那就是羅秀他們做警察的事了.

反正這件事不能當正常的事件處理,這一點從對方殘忍的手段就可以知道事件的詭異性.

我想他們會選擇將這件事隱瞞下來的,在發現對方早已經死了,卻還能出來作案云云.

總之這樣的靈異事件是不會被公布,也不會被認同.因為這會造成恐慌,也等同變相的在將事情往嚴重的方向靠去.總之這些危險的事情和決定是不可行的.

羅秀之後,彭明,彭慧兩兄妹找到我,在他們倆人身後居然還跟著小小,這倒是讓我意外的.

我本以為從之前彭明他們懷疑小小開始,他們彼此間就斷絕了關系,即便沒有斷絕,但也沒什麼區別才對.

內心雖然疑惑,不過想到彭明他們和我一樣都是生意人,在商場上沒永遠敵人,所以他們理應也是這樣原因才和小小依舊維持著過去的關系.

小小家有錢,雖然我沒徹查過她的底細和背景,不過那一套別墅足以證明很多問題,何況她和彭明能走在一起也叫門當戶對,自然她的家庭也是有些實力的.

彭明來找我表面上是來吃全羊宴的,不過從他看我的眼神里可以知道,他是為之前的事情來的.

我答應過他,攬下了鬼溝嶺的事,如今他就是來詢問我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過有小小在,是以很多話不方便說,只能靠言行體會,靠覺悟.

"張老板家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旺,越來越火.不知道張老板有沒打算把這里擴建?如果有這個打算那麼我彭明願意為張老板張羅打點,將羊館四周的房屋打通,幫你擴建."

我也坐在他們三人中間,酒過三巡,彭明道.

這個話彭大山也說過,還邀請我到市區去,我拒絕了.如今彭明開口,我同樣拒絕.

就算我有打算擴建什麼的我也會自己掏錢自己想辦法處理好,而不會讓外人插手.外人插手,即便對方說好自己什麼都不需要,但是這年頭錢好還,人情債難還,不論怎麼樣都不算是什麼好事,所以我是不會讓其他人插手我的事.

"張可,你也不用客氣,我哥又不用什麼回報,急著拒絕多沒意思."彭慧道.

我看向這個女人,心道她這是又准備對我實施詭計了?

不過她應該知道,她的詭計對我沒用.

"不是拒絕,是我能力有限.多大的肚子吃多少飯碗,這不是注定的嗎?"我道.

彭慧哼了聲沒理會我,彭明這個時候說張老板你是謙虛了,不過我也只是說說,這個可不放心上.

我點點頭,順著他給的台階下.

接著我們又聊了點什麼,期間我一直關注著小小,她卻一直笑沐春風,顯得大家閨秀,和我私下見到她完全判若兩人.

不過女人這東西真不好說,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女人變臉和吃飯一樣那麼平常.所以她能掩飾的那麼好,人前天使,人後魔鬼倒也能理解.

又和他們閑聊一會我才出門,去城里.

麒麟門的事還沒玩呢,這些日子都沒空去處理麒麟門的事,現在有空,就得去好好走一趟,以免把麒麟門搞砸了.

蛇頭就在我身邊,要是在很搞砸,這次蛇頭真的是做鬼都不會放過我了.

所以我必須得用心把麒麟門搞好搞大,這樣才能對得起蛇頭委托給我的重任.

我是帶著私訪的性質來到市區的,之前龍爺被小小利用,借尸還魂用女人迷惑了他,還有其余的人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立場,鑒于此時麒麟門表面上一團和氣,實則四分五裂的情況,我還是覺得私訪並且打探要比直接告訴他們我要來這里,讓他們迎接我要好上很多.

這次出來我帶了李俊義,這個傻小伙實力不弱,上次對上干尸都能不敗就足以證明他有資格做我的貼身保鏢.

開玩笑!來闖麒麟門不帶人,那我不是找死?平時有紅袖保護,但那也是晚上的事,現在大白天的肯定不能單單指望紅袖他們,李俊義則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我出門的時候毫不猶豫把李俊義帶上,報酬就是好酒!答應他到市區順帶溜達一圈,看到好酒就給他買,滿足他酒癮.

李俊義一聽到酒立馬雙眼放光,忙點頭說好.

于是現在我在前,李俊義在後,我們倆人來到了第一個該來的地方,聚義茶莊.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欠你的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1元的交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