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零九章 欠你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九章欠你的

我頭大了,客人沒等到等來一堆仇家!

可如今人家都堵在家門口了,我也沒辦法,只好先禮後兵以免砸了自己的招牌.

打開門做生意就是這樣,別人看到的是做老板的無限風光,卻不知道其實做老板才是真孫子.

做老板得考慮很多東西,成本,利潤一類的就不說了,畢竟經營好自己的東西是最基本的.難就難在和人打交道上,說到這一點就得會做人.

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這句話就是從根本上來說做人這件事的.這也表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你都不能快意江湖,你得學會偽裝.

不管對方是你喜歡的人還是不喜歡的,你都得先笑臉相迎,然後還要勸告自己千萬不要隨便翻臉,你得去思考很多東西,要顧慮很多東西……

除非是迫不得已,欺人太甚的事,否則都得忍著.

所以做老板才是真孫子.

如今仇家上門我也不得不好好招待,先開門讓他們進來,再接著是笑著和他們打交道,詢問他們要吃點什麼,用點什麼.

這個時候我的身份就是一個做生意的普通人.

"張老板,我們四桌,全這樣上吧."跟我說話的人就是之前三十幾人的首領,如今他同樣是這群人的首領.

不過,和我想象中進來就打砸羊館的場面不同,他們居然表現的很淡定,一副進來真的只是為了吃飯的模樣.

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小心為上.人死了才成為鬼的,這和人不一樣,人剛出生的時候是張白紙,而鬼呢?初為鬼卻帶著身前的所有記憶和秉性,這和人之初性本善是完全兩個不同的概念.

倒也不是說鬼都是壞的,也有好的,只是基數來講,壞的占比數高.

"好的,稍等."我用筆登記下剛剛他點的所有菜單,然後一式四份的上.

別以為這有多難,其實對我來講是非常簡單的事,再加上我這是全羊館,主菜就是全羊,至于其他的什麼花生米一類的,都是現成配,之後上桌,就是那麼簡單.

四桌菜我一個人搞定,至于原本說要幫我忙的小麗和李俊義,在之前一直沒生意上門口悶的去睡覺去了.

"多謝張老板了."首領對我道.

我愕然,實在沒想到他居然那麼客氣,難道對方真的不是來砸場的?腦子在思索分析,我沖他微笑說這是應該做的.

之後我回到前台位置看著他們吃,這些全羊依舊是普通材料,而不是藥膳食療.原本我是准備推廣來著,奈何今晚鬼影沒幾只,想想還是算了.

那藥膳食療的材料多珍貴呀,都是厲鬼所化的,要殺一只厲鬼就等于挑戰一個巨人,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搞不好還要搭上性命.

這也是我不讓紅袖他們去犯險通過擊殺厲鬼來獲得鬼魄材料的原因之一,冒著生命危險去獲取,那得同擊殺對方拿對方的鬼魄來治療自己,最終也是白干一場.

這還是贏的情況下,萬一輸了……那麼紅袖他們就會丟掉性命,到頭來何止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手托下巴沉思,心道這事該怎麼做才好.酒香也怕巷子深,現在我就應該處在這種階段中,得打破這個瓶頸恐怕還得采取點什麼措施才行了.

我沉思中蛇頭進來了,進來後見到好幾桌鬼在閉眼享受著全羊宴頓時傻眼,站在門外看了很久才反應過來,對我道:"小子,這是怎麼一個情況?"

我在沉思如何讓更多的鬼知道我這里可以給鬼療傷,也就沒心思理他.直到他又問我一遍我才說:"蛇頭,你眼里還有我?你都走幾天了,音訊全無的,我還以為你被捉鬼的捉了收到葫蘆里化成了水."

蛇頭聽我這樣一說嘿嘿笑了起來,說你小子盡胡扯,我就是去看那幾個老頭下象棋而已.

"老頭?鎮子的那幾個老頭?"我心驚.

蛇頭說對呀,這有什麼問題不成?

他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完全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害人呀!

鬼是陰氣所成,人是陽氣為生,蛇頭那麼大只鬼沒事跑到老頭旁邊那不等于無形中在灌入陰氣到對方身上?原本那幾個老頭年紀就大,陽氣所剩無幾,現在再被蛇頭這樣搞了幾天,恐怕命不久矣.

我把這話告訴蛇頭,他聽完後笑著說這不可能吧.

之後見我黑臉不像是在開玩笑他才沉著臉問這是真的?

我點頭了,確實是真的.

這個時候蛇頭才苦笑起來,我這是要把那幾個老頭拉下來陪自己的節奏呀!

我說可不是,你也太大意了,這種事情怎麼不問問我,起碼也得知道一些最基本的東西,要不然你害死的可就是你身邊的親人們.

蛇頭低下頭,不語,顯得很自責.

我看到這里也不好再讓他自責,開口說其實這事還可以挽回的,倒也不是說他們一定會死.

蛇頭忙問我這話怎麼說,我說只需要讓那幾個老頭多曬幾天太陽就行了.

蛇頭起初不相信我的話,說怎麼可能那麼簡單.我說怎麼不可能?要知道人在太陽下會滋生更多是陽氣,陽氣是排斥體內陰氣最好的東西.

最後蛇頭才相信我的話,點點頭說好.不過很快他又覺得這個辦法行不通,因為那幾個老頭不喜歡曬太陽,所以讓他們去曬太陽不如要他們的命.

我覺得蛇頭的擔憂是多余的,這年頭什麼人才都多,花錢找個象棋高手,然後找他們對戰便可.

蛇頭聽完我說的,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這輕笑,這只是小事,沒什麼的.

"對了,這些家伙是干嗎的?"蛇頭指向在場的眾鬼.

"吃飯呀."我說.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但是你也開鬼飯店?"蛇頭詫異道.

我點頭,說一直都有開.

蛇頭又問了,那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居然還開這樣的店?

我說難道我還要到處唱?告訴別人我這羊館晚上招待鬼的,把你們死去的親戚都喊來吃一頓?

蛇頭聽到這里尷尬笑了笑,摸著自己腦袋說也對,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蛇頭,你要不要來一份?"我不懷好意道.

蛇頭也看出我有什麼意圖,當下問我是不是想算計他.我說沒有,就是想讓你試試你成了鬼吃全羊宴和你活著吃全羊宴味道有什麼區別.

蛇頭看我一眼,咬咬牙說張可,我也不管你給我下的什麼套,不過我還真的讒了,你給我搞一份,老子吃完你再說讓我干啥.

我咧嘴笑了,就喜歡蛇頭這樣的人.

然後我給他上了份全羊宴,蛇頭雙掌摩擦,垂涎九尺開動吃了起來.閉著眼睛,深吸幾口,接著長長歎氣,一陣爽的模樣.

看到蛇頭和其他人都那麼享受,我內心很受用.這是對我的認可,也是一種肯定.

接下來的時間陸續又有幾只鬼進來了,吃完,抹嘴,走人.

一直到快天亮的時候,羊館里的鬼基本走完,不過首領沒走,他似乎在等我.

如今羊館里只有蛇頭和他兩只鬼,一人坐在大廳中,一人在我旁邊斜眼看著我.斜眼看我的是蛇頭,他現在是來"受罪"的.

剛不是吃了我的全羊宴嘛,現在就是來問我給他下了什麼套.

我想說,我壓根就沒下套,憑我和他的交情別說一頓全羊宴,就是多來幾頓對我來說也絕對沒有關系.

至于首領沒走,我想這也是他來羊館吃飯的目的之一.

"蛇頭你先去休息吧,我有事."我道.

正站一邊看著我的蛇頭表情變了變,眼睛看向首領,然後來到我身邊低聲道:需要幫忙不?

蛇頭的意思是以為我和那人有過節,准備開打呢.

我苦笑,心道這蛇頭死了依舊改不了活著那時的一套,動不動就是恩怨情仇,打打殺殺的.

我說不是,讓他不要多想.蛇頭這個時候才一不三回頭離開,走的時候不忘記說一句如果有事立馬喊我,我百分百出來幫你.

我說好,蛇頭才死心進去休息.

"找我什麼事."我來到首領前面,坐下並詢問道.

"張老板,這次我來找你確實是有事,先是感謝你的救命之恩,然後是希望你能給我們一個改過的機會."他道.

聽到對方是真帶著誠意來的我內心感動,至于他說的話我倒覺得言重了.

我說這沒什麼的,又不是什麼大事,換成別人,別人也會這樣做.

首領搖頭苦笑,說張老板,我以前也是人,怎麼會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好人確實有,但是更多的是見死不救的人.昨晚那種情況,我相信換成別人不一定做得到.總之,我們欠你的,不管你是懲罰我們還是讓我們做點什麼,總之你開個口吧,不然我們內心愧疚,不好受.

我說不用,這事真沒什麼.

首領也開口,執迷不悟,非要讓我給點什麼給他做.我原本還想拒絕的,直到我想起我正需要人去宣傳我羊館食療能治鬼的事.

"這樣吧,我有件事需要你們幫忙的,幫我四處傳達一個消息,羊館張老板可以治鬼."最後我開口道.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再開夜市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巡查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