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零五章 強敵在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五章強敵在前

我呆了呆,心道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種巨響和撞擊的力道,是因為李俊義已經和里面的東西交手了嗎?

我想進去看,可是想到里面滿滿的干尸,地方也不算大,我進去的話只會礙手礙腳,最終讓李俊義施展不開或者要照顧我而落了下風,甚至丟掉性命.

所以現在我只能在這里干等著,仔細聆聽.

巨響聲在繼續,蓬的一聲震動著地面,也將林子里的貓頭鷹等物嚇的大難臨頭,紛紛拍著翅膀發出驚慌的咕咕聲消失在夜色中.

"我進去看看吧."紅袖這個時候道.

她是鬼,所以要進去並不難,而且武藝高強.我點頭,叮囑她小心點.

紅袖向我遞來明白的眼神,隨即向山洞走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卻見一道黑影從里面竄了出來,黑影速度很快,出來的時候瞬間竄跑,向我撲了過來.

這東西來的太突然了,速度又快,借著黑色所以也不好看清楚它奔跑時的身影,直到它撲來我才大驚失色,心道這下要完了.

因為這東西不是別的,是野狗!

上一次我就是跟著這野狗來到山洞的,結果這東西也是鬼的很,還能像人一樣去給那些干尸掀符!而且這東西也並非善類,如今對我跳躍撲來,滿嘴獠牙直接對我咬了下來.

咻!

我雙手舉起做出格擋的姿勢,但聽一道凌厲的破空聲響起,我還沒去看,但是內心已經大定.

肯定是紅袖出手了,有她在,我不會有事的.

撲通!

果然,我等待的疼痛感並沒有如期而至,反倒是有什麼東西重重跌落在地的聲音響起.

我放開雙手,低頭看.野狗死了,狗頭被長箭刺穿,雙目瞪大身子躺在地上動也沒動一下.

它這是死絕了.

我看向紅袖,此時她還在搭著弓,保持射箭的動作,雙明寒如星芒正看著我這邊.

"謝謝了,紅袖."我道.

這個時候她才收了弓,沖我微微點頭轉身再向山洞走去.

如今這里只剩下我一人,四周黑漆漆的讓我有些不安,尤其是時間越來越久的情況下,總讓我感覺四周看不到的黑色里面隱藏著什麼東西,它在看著我,盯著我,伺機動手.

起初這種感覺並不那麼強烈,但是漸漸的,越來越強烈了,直到最後草木皆兵,讓我不得不提心吊膽留意四周的一切.

紅袖進了山洞後也沒有聲息,仿佛泥沉大海,毫無音訊.就這樣,不論是李俊義還是她,進去後居然都沒有了聲音.

我開始驚慌起來,腦子胡亂揣測是不是出什麼意外了.

聯想到小小那個女人也不簡單,上一次我來過山洞的事她可能會不知道?如果她知道的話肯定也會想到我會再回來,所以在里面設好陷阱等著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這里我急了,剛剛我怎麼就沒想過這個問題?現在才想到這不是明擺著讓李俊義和紅袖進去受死嗎?

"退!"就在這個時候,李俊義怒吼一聲.

我猛然抬頭看過,恰恰從山洞里閃出幾道身影,速度都很快,一個箭步遠去十余米的樣子.

呼呼呼……

一連十三道影子從山洞里沖了出來,進接著又一道影子竄出來,之後山洞突然坍塌下去,毫無預兆,說倒就倒.

我看著山洞的位置,然後又看向那十幾道身影,在我眼里那都是影子,分辨不出誰跟誰.不過從其他人圍住另外兩個人的情景來看,那兩個被包圍的身影應該就是紅袖和李俊義.

天黑,又沒有月光等光芒照射進來,能見度很低,非常的低,能依稀看到影子都算不錯,尤其是紅袖和他們戰斗起來的時候我連影子都看不到,只能聽到打斗的聲音,偶爾看到一個影子忽隱忽現,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我急著,感覺自己像瞎子,很沒有安全感.

"張老板,干嗎呢?"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傳來一道陰惻惻的聲音.

單聽聲音我就知道來者不善,等我回頭看到對方的時候就更確定這一點了.

對方不是一個人,而是三十幾個.

都是鬼,從四周草地走出來,出來的時候直接將我包圍了.

看來之前我感受到的那種被人盯上的感覺並沒有錯,我確實被人盯上了,一開始他們沒出來估計是顧慮紅袖他們,現在紅袖和李俊義自顧不及,他們也就出來了.

"你們在喊我?"我道.

既然喊我張老板,證明他們這些鬼認識我,並且曾經到我的羊館里吃過全羊宴.

我內心驚慌,表面強作鎮定.我看著他們,輕笑起來.

"喲?張老板心情不錯嗎?居然還能笑出來?你知道我們找你是為什麼?"

那還用說?肯定是沒好事!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不再驚慌.之前突然感到驚慌是因為突然看到他們從黑夜里出來並且要對付我,所以才慌張起來.這是人對恐懼的基本反應,一旦認為自己有危險就會讓自己陷入各種不好的情緒中.

而且通常這個時候是沒辦法思考太多,腦子有點不清醒一樣,除了那些恐慌那些害怕以外就只有手無足措,對接下來該怎麼做毫無所知.

我剛剛也是這樣的,心想自己一個人,他們那麼多個鬼,我肯定不會好受的.

但是我卻忘記了,我早已經不是一個人.所以這些鬼對我沒有任何威脅力.

"你們找我是為什麼呢?"雖然知道來者不善,但是我還是開口問了.

"張老板真是貴人多忘事,似乎忘記了以前發生過的事情."那人提醒.

我哦了聲,明白他們是來算舊賬的.

當時彭家人要對鬼溝嶺下手,我為了材料幫助了對方,于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得罪了整個鬼溝嶺的鬼.

之所以一直沒對我動手一方面是對我有所忌憚,另一方是白起曾經出現並且阻止過.

這一來二去,他們自然也就只好罷手.再說,那個時候不是有彭明他們來了嘛,又要對鬼溝嶺下手,所以我又被丟一邊.

可是現在不同,現在我在天黑的時候出現在鬼溝嶺,這不是主動把自己送入虎口?而紅袖和李俊義被那黑影圍困,我落單,勢單力薄,此時不對付什麼時候對付?

"以前的事?以前的事又怎麼了?我怎麼不記得?"我也懶得和他們說這些,反正他們是要我命的.

他們這些人見我這樣笑了,說張老板你是故意假裝不知道好蒙騙過去嗎?都說你賊精,果然是這樣的,老狐狸了都.

"不過,不管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今天你就不要回鎮子去了,在這里陪我們吧."為首的人道.

我當然不願意,當下擺手說:"你們是讓我死?不行,我還那麼年輕怎麼能就這樣死了?這樣吧,你們有什麼要求,只要我能辦到的我盡量滿足你們,這樣你們就能放我一馬了吧?"

他們又笑了,說要滿足我們也簡單,把我們帶回去立牌,當親人這樣跪拜供奉著就好了.

這個要求不高,我答應了.

但是他們沒答應,突然說:"萬一張老板你反咬我們一口怎麼辦?"

我說我怎麼會這樣做呢?我以人格擔保.

其實我還真的有化解這件事的意思,只是供奉他們,不難,也就是和楊再興他們一樣,上上香的事.

再說鬼溝嶺進過遷墳後已經沒剩多少鬼了,而遷墳的那些鬼也都早已經魂飛魄散.

說來說去,我內心油然而生一股悲傷感.念及這里,我原本要對付他們的殺意消散,心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他們不做的太過分,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張老板的人格?我們可不相信人說的話,尤其是你這種做生意的,俗話都有說了,無商不奸,天知道你是在打什麼主意."為首的又開口道.

我搖搖頭,說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因為你想保住你的狗命!"另一人吼道,說完手一張對著我脖子掐過來.

遂不及防,而且對方和我距離有兩米多,誰知道他突然會把手伸長直接掐住我脖子?

對方是用盡全力來掐我的,如今我喉嚨疼痛,喘氣不能.

"殺了他!"那鬼咬牙道.

"不可!"

為首的人開口,阻止他.

我眼淚都出來了,越來越難受.

"為什麼不殺?!"那鬼惡狠狠開口,身上黑氣陡然宣泄而出,以他為中心滾滾都是黑氣.

"對比起那個惡毒的女人,他罪不至死."為首的道.

掐我脖子的鬼表情陰晴不定起來,最後恨一咬牙,撤手了.

手一松開我重重倒吸一口氣,一點點,只差一點點我就窒息死了.好在關鍵的時刻那鬼松了手,不然真要死了,現在連眼淚都出來,在我摸著脖子劇烈咳嗽的時候.

"算你命大!"那鬼不忘記說上一句.

"張老板,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我們可以不殺你,但是需要抽走你一魂一魄,作為懲罰."為首的這個時候說道.

說完向我走來,准備對我下手.我弓著腰繼續咳嗽,一邊忙擺手,示意他不要過來.

可對方還是來了,絲毫沒把我放眼里.

就在此時,白起出現在我身前,一襲白衣,雙手背負在後,冷冷看著眾鬼.

"白,白起……"三十幾只鬼見到白起如見什麼似的,二話不說立馬掉頭四下逃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行尸走肉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原來是故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