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一百零三章 無處遁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三章無處遁形

他還不知道我已經發現了他,正有模有樣的在偵查和幫忙,言行舉止中壓根就不會讓人發現他的真實身份居然就是凶手.

就像我一樣,之前也沒有考慮到這一點,而是把圍觀的人群作為重點.如今想一想,這也是凶手的高明之處.沒人會想到凶手會那麼大膽混入警察隊伍中,正常人眼里?警察代表正義,凶手代表發言,誰會想到凶手就會在他們認為是好人的那一邊呢!

就像我一樣,完全忽略了在警察隊伍里面找凶手這一要點.

其實這也是一個常識性的問題,也是人們的慣性思維.就好比,看到一條坡就認為車應該是下坡,東西會往下滾.可誰會想到在長坡里也是可以往上走,而不是一定往下.

不過還好,最終他還是露出了破綻讓我找到了他,不然的話天知道還要死多少人才能找到他的真身.

凶手往屋子里面走,我看到這里害怕他趁機逃脫.

因為我不清楚他有沒有發現我,但是既然我知道他是凶手那麼我就要緊跟著他,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也好防止他在這個時候又趁機殺人.

如今四周都有警戒線,我就這樣進去的話恐怕會引起人群和其他警察的注意,包括凶手.

還好之前和羅大隊長,以及他的下屬們走的比較近,所以也認識幾個警察,就在我右手邊守著警戒線的警察就是鎮子里的,我和他也認識.

我走了過去,他看到我頓時詫異道張老板你怎麼來了.

我假裝,回頭看到他之後說誒,那麼巧啊!

然後他說是啊,執行公務,然後這段時間都在外頭.于是我又和他聊了聊,之後我說好奇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問能不能讓我進去?

雖然苦笑,說張老板只要不覺得惡心,那你就進去吧!

我笑著說我什麼大世面沒見過?對方笑了,讓開道讓我和李俊義進去.

就這樣我不動聲色的進去,因為越過警戒線之後就代表我有權利進入.大部分警察都會認為我是自己人,或者是案子里面需要的人.

畢竟警察辦案涉及到很多部門,不管是其他相鄰的警局人員,還是鑒定組或者其他等等有專業技能的人.

反正對他們來講,只要能進入警戒線的就是自己人.所以他們也就沒有多盤問,任由我在里面自由穿行.

進去後我立馬跟上,之前說瘦身走過的路徑,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麼是逃跑還是要做其他的事.

也許是因為凶手現在裝扮的是警察,所以不能表現的慌慌張張的模樣,很快我就跟上他,距離他身後五米左右.

跟蹤一個人就必然要保持一個距離,這個距離是固定的,不能忽前忽後,只有這樣子才不會被對方發現.

我一路跟著他發現他似乎並沒有逃跑的意思,那也代表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找到他,識破他的身份.

想到這里我稍稍心安,剛開始我還以為會進行一場龍爭虎斗,現在相安無事更好,我可以慢慢的觀察他的一切,再伺機出手.

他在屋子里面尋找東西,我也不知道在找什麼,翻箱倒櫃好一會兒才從地上撿起一張半截黑色的紙.

黑色的紙似曾相識,看你說還印象深刻,可是我卻一時想不起來.就像平時忙事一樣,明明記得要做某件事情,一個轉身之後卻忘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的緣故總是會有些恍惚.

其實我也不老,還年輕.

只見凶手將黑紙放入口袋,然後才站起來若無其事的往回走.我見此忙找了個地方躲起來,李俊義也聰明的隱藏起自己,沒讓凶手發現.

見對方走遠後我們倆人才重新走出來,再跟過去.

我倒是想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老巢在什麼地方.最好是能制服他,然後交給羅秀.

那個女人為了這個案子可謂是竭盡全力,耗盡心思,所以沒有比這個最好的"禮物"能讓她從此睡上一個好覺.

凶手離開了案發現場,我和李俊義跟上,一路跟著他往鎮子方向走去.

在路上的時候我還在郁悶,這個家伙是鎮子里的人?為什麼我沒有印象?

如果說他是鎮子上的人我可以肯定有印象,而且不單單是有印象,還很熟悉.畢竟鎮子不大,這些人也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所以我肯定對方和鎮子沒有任何關系,如果說有的話那麼估計是今天進鎮子,把這里選成他下一個作案的地點.

我皺眉,實在不敢相信這個殘忍的凶手會奪走鎮子多少條人命,在我看來,一條都不能少的.

原本以為他是向著鎮子走去,結果這個家伙掉頭往工地走去了.工地是鬼溝嶺腳下的工地,屬于彭慧,彭明名下的.

看來凶手的真實身份很快我就能知道了,應該是彭明他們聘請來眾多工人中的一名.到此,這件事也該結束,之後的事情就是羅秀他們的,逮捕罪犯和我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李俊義還是誰發出一道響聲,我暗道不好,想躲起來已經來不及.

凶手回頭了,看向我,不過並沒有其他變化,就只是在我臉上掃了過去,輕描淡寫一般.

之後他重新回頭,依舊走自己的,若無其事.

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並沒有發現我,所以現在他在繼續走,我稍稍停頓,猶豫要不要繼續跟下去.

我感覺他應該是認出我來了,但是剛剛他這表情似乎又在告訴我他還沒認出來我來.

我咬牙,知道機會難得.一路來跟都跟到這里了,不跟的話豈不是浪費?

我大膽往前走,繼續跟著.

原本事情進行的挺順利,可就在這個時候有幾個工人抬著大木架走過,正好將我和李俊義攔住.等到可以通行的時候凶手已經消失不見.

當然,我有理由相信他就在四周,就在這個工地上.

"老板,他走丟了."李俊義道.

我點頭,不過這也只是表面上的逃跑,他人肯定還在工地.

我去找彭慧和彭明兩兄妹了,要求他們找到那個工人.

"怎麼回事?"彭明這個時候問.

因為我一找到他們倆人開口說的就是叫他們找人將整一個開發區包圍起來,然後找一個人.

"你的工人里有殺人犯."我道.

彭明,彭慧倆人對望一眼,難以置信.

"張,張可,你確定你沒搞錯吧?"彭慧問.

彭明這個時候也開口了.

"沒有,我怎麼可能會弄錯?還是先包圍起來,不能讓殺人犯逃了."我再次道.

彭慧這個時候看彭明,彭明猶豫後狠一咬牙,點頭了.

彭慧看到這里連忙跑出去喊人,這里只剩我和彭明兩人,李俊義早在我吩咐下密切關注四周有沒有凶手的蹤跡.

"張老板,張大哥,殺人犯的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妹會在短時間里叫到人,然後吩咐下去將整個工地都包圍起來的."彭明道.

他在向我獻殷勤,這讓我疑惑,心想他是不是有什麼事又要求我了.

鬼溝嶺的工程也進行了很久,但是目前進展幾乎可以說零.雖然每天工人們都在開工,但我也了解過,等于原本能做一百分的因為某些原因最終只能做到三十分到五十分的樣子.

花預期那麼多的錢卻只能做到一半的工程,我想彭明現在應該是焦頭爛額才是.

不能按時將房子建成,四周的壓力也將相繼而來,能不讓彭明現在各種麻煩嗎?

"張大哥,來,喝茶."彭明給我倒茶,滿臉笑容.

我也不客氣,端起茶喝上一口,這一路追趕凶手也確實渴了.

彭明開口和我拉家常,問羊館生意如何,又說他這些日子工程有點趕所以沒到羊館去吃,還問我怪不怪他沒常去云云.

最後我實在不想再聽他給我"布局",我把茶杯放下,彭明連忙又上前倒茶,我說不用了.

彭明訕訕,顯得有些尷尬.

"工程不順利嗎?"我道.

低頭的彭明猛然抬頭看向我,顯得很驚訝,顯然沒想到我會開口問這件事.

不過他很快也反應過來,說是的.

"這些日子各種大小事故不斷,工人們都不願意在這里干了,後來不得不花多點錢留住他們.可是這只是權宜之計,工程日子逼近,恐怕我在這里待的時間不會太久……"

後面的話不用說我也知道是什麼意思,那意思就是他要被"踢"出局.

"不是遷墳了嗎?"我問.

彭明說不遷墳還好,遷了之後麻煩還更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什麼.

我知道,那是因為小小幾乎把鬼溝嶺的鬼全搞走,剩余下那些逃脫的,自然變本加厲報複背黑鍋的彭明.

"讓我來吧,這件事之後我一次幫你永絕後患."我說道.

"真的?!"彭明瞪大眼睛道.

我點頭,這是自然的.

彭明感激看著我,對我連連道謝,許諾事成後給我錢,一張支票雖然我填寫……

對于這些我真不在意,我只是覺得鬼溝嶺的鬼一天不安分,早晚會危機鎮子里所有人的安全.

這叫與惡為鄰.

彭明還在感激,也許在他眼里只關心自己的工程,而我現在正好幫助了他.

彭慧回來了,帶著三個看起來像經理模樣的人,人人滿頭大汗,喘息看著我和彭明.

"好了,已經圍起來,工人也集合在一起."一人道.

彭明說好,隨即看向我,說張大哥,可以了.

我點頭,當下向外面走去,身後彭明等人跟在我身後,一同出去了.

人都在了,我倒是要讓那凶手無處遁形!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聰明的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行尸走肉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