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七十七章 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七章歸來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我甚至沒看清楊再興是怎麼出手的.但他確實出手了,身子突兀的出現在長槍鬼和女鬼身前,在倆人驚愕張嘴的同時楊再興一槍橫掃,倆人是連避都沒辦法避開,撞向鋒利的槍口上,送了命.

我看呆了,就更別說寸頭他們又是如何驚呆,內心如何驚訝.

我想他們比我更清楚長槍鬼和女鬼的實力,但是他們是同一時間被楊再興取了腦袋,並且是毫無懸念的,死了.

楊再興手一張,將倆人化為的黑氣拿在手上.這一幕我無比熟悉,整是紅袖替我收集材料時用的手法.

顯然現在他也在給我收集材料,而且看黑氣的程度,比一般的鬼要多好幾十倍呀!

我內心激動,心道這輩子都不用愁沒材料了.

我更激動的是,楊再興果然強大!

在他和長槍鬼戰斗的時候但見他只守不攻我就知道他在醞釀,策劃什麼,現在我知道了,他就是為了用最省力氣的方法將這兩只鬼殺死!

只守不攻是為了省力氣,也是為了耗盡對方的力氣,激怒對方.然後假裝打不過,後退到女鬼附近吸引對方過來,他也料定對方會過來,最後出手,一擊斃兩命.

女鬼和紅袖纏斗那麼久,固然也是累的不行,消耗的力氣遠在長槍鬼之上.又因為和紅袖一直斗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最終她舍棄了紅袖加入長槍隊的隊伍,准備合力殺了楊再興,然後再兩人一起對付紅袖.

這無疑是最好的戰斗方式,只可惜,他們掉進了楊再興早就准備好的陷阱里,最終沒落個好下場……

"啪嗒."

楊再興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手上長槍輕輕落地,但也發出了聲音.

若是平時這樣的聲音可以忽略,畢竟四周還有其他的聲音完全可以蓋過這道細微的聲音.但是現在,這里太安靜了,安靜到連風都停了下來,似乎是感受到這里殺意濃濃,所以繞道去了.

紅袖也來了,來到楊再興身邊,手上長弓變了顏色,之前是原木色,現在卻顯得有點黑黑的,不怎麼明顯,肉眼也能見.

我不懂為什麼,只是感覺紅袖的眼神比以往要更堅定,殺意更甚.

那是因為她變強大了?

我感覺是這樣的,聽說不斷的戰斗能讓人不斷的成長,這和我們生活中遇到困難一樣,遇到困難並且解決和安然度過,這個人在生活面前也越來越強大.

而紅袖他們是戰士,所以戰斗會令其強大,越多的戰斗和生死之戰就越強大,會讓其不斷突破自己,最終成就自己.

"還有誰?"楊再興打破沉靜,開口問道.

寸頭和紙傘女鬼對望一眼,猶豫起來.

我想,他們不猶豫也不可能,剛剛楊再興表現出來的不單單是強大的實力,所以面對楊再興這樣一個人物,他們理應慎重和謹慎的.

"沒有的話就滾吧."楊再興再道.

聽到這里我想開口阻止,讓楊再興把那兩只鬼殺了.

所謂打蛇不死反咬一口,現在放他們走?後患無窮呀!

可盡管我內心覺得應該站出來並且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楊再興,好讓他改變主意,只是最終我都沒能把話說出來,因為我沒權指揮他.

他既然開口說話了,那麼表示那是他的意思,我這個時候來說三道四,自然是帶有我指揮他辦事的味道.

我不想讓自己變的令人厭惡,而且他救了我,我更應該的是感激,尊敬他所做的一切決定.

畢竟不是小孩子,有些東西不是能任性就任性的.

我站回原地,深吸一口氣平複自己的心情.

寸頭和紙傘女鬼又對望一眼,紙傘女鬼搖搖頭,繼而轉身離開,明顯是不想再和楊再興為敵.

也許她知道對方的強大,所以認為沒必要再繼續下去.即便那個被楊再興殺死的女鬼是她的姐姐或妹妹.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倒是感覺那個紙扇女鬼比寸頭更危險,更難對付.

連親人在自己眼前被對方殺死都沒有表現出傷心的模樣,還說走就走.證明她的理性在情緒之上,一個可以隨意操控自己的人,是智者.

何況對方是個女人?又聰明又漂亮,做出來的事情就更是惡毒,並且容易.

這讓我想起小小,那個養了厲鬼的女人.

平時看起來不咋的,一旦對方出手,才知道是如何的惡毒,歹毒.

紙扇女鬼和小小,都是一個類型的女人.

寸頭還沒走,看著楊再興,手上長劍被他死死拿在手上,因為力道大,也許也是憤怒的原因,長劍微微顫抖起來.

最終,長劍停下來了,恢複安靜.同一時間寸頭也變的安靜了,深吸一口氣,閉眼仰天,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居然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也轉身走了.

寬肩熊背,寸頭漸走漸遠……

終于,他們全走了,四周氣氛一度恢複過來,原本凝聚一般的空氣也變成自然風,任由人吸著,貪婪著.

其實也就我一個人在貪婪著呼吸,因為這里就我一個是人.

呼!

深呼吸,再吐氣,整個人都輕松,相當的輕松.

"張老板,我的不請自來,見諒了."楊再興來到我身前,露出一絲笑意道.

這個時候我哪能去責怪他?

"楊再興,你這話就說錯了,你救了我,這是事實,所以我感謝你都來不及,還有什麼不請自來?你來的剛剛好!"我也道.

確實如此,如果他不來,我還不一命嗚呼?

至于白起,我想也是因為楊再興恰恰出現,所以他覺得自己沒必要出現,然後就沒來了.本來白起就有些冷漠,不喜熱鬧.

"我來是為感謝張老板牌位之事,我代表我的兄弟姐妹們來道謝你."他對我作揖.

現在的楊再興更像普通人,完全沒了之前打斗時的凌厲和不可犯的氣勢.也是如此,我倒是不怕和他相處,聊天.

我說那是我答應下來的事情,既然答應了,必然要做,不然是沒道義.我還說我是做生意的人,誠信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不論對人對鬼,說出去的話,那就是責任.

楊再興點點頭,依舊感謝我.

閑聊一通後他才離開,和紅袖一起離開的.

當他們兩人並肩離開的時候我在想他們是不是有什麼關系?

雖然倆人自從碰面到離開都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但是那種感覺,他們是認識的,而且關系不算差.

有時候不一定要說話才代表什麼,一切盡在不言中比說話更能闡述兩人的關系.

他們早就走了,影子都沒,但我還是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心里揣測.

"張可?張老板!"羅秀的聲音在不遠處傳來,我回過神向那邊走去.

倒是忘記還有個羅秀了,要是她不喊我,估計等下我離開都不記得她還在,估摸得留她在這里過夜……

想想留她過夜後她回鎮子找我算賬的場景我都後怕,這女人潑辣起來沒譜,我還是趕緊伺候好她才行.

我走,渾天犬走,渾天犬走,眾狗走.

于是我在前,百條後在後,一起和羅秀碰面了.

羅秀邊走邊警惕四周,小心翼翼,直到見到我才松了口氣,咒罵道:你死什麼地方去了?大半天不回來嚇死我了!

對此我只是苦笑一下,我死去什麼地方?我還真的差點死在那個地方了.

不過總算福大命大,讓我能多活幾年.

"快說呀!你這樣會嚇死人的知道嗎?剛剛我一個人在那里等著,一會傳來這個聲音,一會傳來那個聲音,還老感覺有人看著我,多嚇人呀!"

羅秀哭訴,也沒哭,就是嗚咽出聲而已,似乎是真的被嚇壞了.

我無奈笑了笑,心道你以為我原因來這個地方呀,要不是答應你,我估摸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了.

當然這個話我沒和羅秀說,也不應該說,所以我安慰她,讓她不要多想,我不是在你眼前云云.

羅秀是女警,比一般女人要堅強很多,如今恢複過來了,還一臉硬氣看著我,說你去了那麼久遇到什麼事沒有?

我當然說沒有,轉移話題到這些狗上面,我說這些狗帶回去吧,鎮子上一戶人家一條,有多的話就給兩條.但是有前提的.

"什麼前提?"羅秀問.

我的前提也簡單,那就是心腸不好的人,信譽不好的人,不愛動物的人都別想分到這些狗的一條狗毛,而且這些狗會自己選擇主人,所以首先得讓它們自己選,選不上再由你們分配.

羅秀聽完我的話說別逗了,真當這些家伙是人不成,還能自己選.

對此我保留意見,也不反駁她,就是看著她.

笑著笑著,羅秀不笑了,變的嚴肅.

"我知道了."她道.

我聽到這里才笑出聲,說這才是好女人,我還順口一句,富貴險中求,這些狗能活下來經曆生死,並不簡單呀.

羅秀似懂非懂,並沒接過話,問我帶這些狗走要不要去問問惡狗村的人.我說不用,估計,惡狗村早就沒活人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七十六章 長槍對長槍(二)
下篇:第七十八章 狗選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