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六十五章 差點被識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五章差點被識破

羅秀確實沒有拒絕,一陣沉默後答應了我.

"但是,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她沉聲對我道.

"那是自然."我也道.

之後羅秀回警局給我找合適的制服,我和渾天犬在這里等待,一直到半個小時後羅秀開著警用摩托車過來.

她丟給我一套制服,說換上吧.

我也沒多說,找了個隱匿的地方開始換衣服,把自己換下來的衣服藏起來,又整理一番後我才走出來.

別說,穿警服的感覺很棒.穿上的時候立馬感受到自己的責任感升到另一個程度,隱隱有種大干一場,好好為人民服務的感覺.

說白了,就是英雄感.

我算是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當警察了,原來感覺是那麼的棒.

"上車吧,還愣著做什麼?"羅秀對我使眼色,讓我坐摩托車後面.

我沒含糊,立馬上車,上車後羅秀扭油門准備出發,這個時候她看了眼渾天犬,說那家伙帶去.我說不帶,讓它守這里等我們就是.

羅秀有些擔心,說不怕它等下跑了.

我說放心,渾天犬可不簡單.

這個時候她才放心啟動摩托車,慢慢向前開去,剛開始開的比較慢,我見羅秀頻頻回頭看渾天犬,見它真的蹲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她才開始加速,臉上滿滿的興奮.

她說渾天犬真的神了,能聽懂人話?

我說是哦.

羅秀又笑了,說你就吹牛吧,如果狗能聽懂人話的話還是狗嗎?

我說那麼人能聽懂人話還能做人能做的事,但是有時候人不如狗.

這一下羅秀笑不出來了,沉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說的本來就事實,多少人做出了豬狗不如的事?殺人放火?還有更多泯絕人性的事.

羅秀是警察,見過的,遇到過的比我知道的更多,也更加令人深刻.所以她陷入沉思並不奇怪.

好在這里到小小別墅並不遠,沒一會就到了,她也恢複沒事的樣子,在別墅前停車,向別墅走過去.

我也下了車,壓低警帽,讓自己腰杆挺得更直,走路步伐帶勁,好讓自己有警察的軍人之風.

"警察同志,你們這是……"漢子來了,在羅秀按響門鈴後,他沒開門,隔著鐵門問話.

"您好,我們是鎮里警局的,一個小時前我接到報警電話說你們這里曾經出現過可疑的人?現在上頭讓我們過來看看……"

羅秀很有一套,說謊也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倒是我以前小看她了.

只可惜漢子沒有相信羅秀的話,依舊沒開門的打算.

他說警察同志你肯定弄錯了,我們這里怎麼會有可疑的人呢,而且我們沒有任何人報警.然後說麻煩了,那麼辛苦過來什麼的,其實就是送客的意思.

"你們沒報警?那會是誰?等我給局里回個電話,查查對方的手機號."羅秀道,說完轉身向我眨眼,讓我過去.

我們背對著漢子,所以他暫時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做什麼.羅秀說這樣進去不,怎麼辦.我說你是警察,你應該比我更懂.

她說我就是警察所以才沒辦法進去,因為一直規規矩矩,所以想的辦法也是這種規規矩矩的,她說如果讓她想辦法,最簡單的就是拿到搜查證,只是這個顯然不現實也有難度.

我明白,所以我說我來.

"張可,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呀.要是搞砸了,我們整個警局都會受累的."羅秀緊張道.

"放心,我張可做事有分寸的."我笑著道.

轉身,我向漢子走去,低著頭,帶著憤怒.

"剛剛我們確定過了,是一個叫張可的人打的電話,他是鎮子全羊館的老板,你敢說他人不在你們這里!?"我沉聲道.

漢子遲疑了下,說張老板確實來過,但是他已經走了.

他話沒說完立馬被我打斷,厲聲說那你還不開門?!

漢子被我突如其來的怒喝聲鎮住了,開了門,站一邊連屁都不敢放了.

"走!"我對著羅秀揮手,也不去漢子的表情是怎麼樣的,急忙忙往里面闖去.

走著走著,發覺沒人跟來我才松了口氣.

剛剛大聲吼的時候嚇死我自己了,要是當時我的聲音露陷被漢子聽出來,那這次就真的把羅大隊長等人害慘了.

"張可,你真牛!"羅秀來到我身邊,對我暗中豎起了大拇指.

我尷尬笑了笑沒敢說話,其實我自己心都還在亂跳.

"不過要是你出問題,你這次可就害死我了!"羅秀又道.

這句話說的在理,所以我也沒有反駁.

"趁現在趕緊看看有沒你要發現的東西?"羅秀碰了碰我,我應了聲,稍稍抬起臉看四周.

不能把臉整個露出來,肯定有人在監視著我們.

現在我們倆人所在的位置是走廊,然後並沒發現什麼異常,我讓羅秀在我的指揮下往前走,一路向著埋葬比特犬的位置走去.

"就是哪?"沒一會我們就趕了過來,這個時候羅秀小聲問我.

距離我們三米左手邊的就是比特犬的墓碑,我看了眼,點頭說是.

我們沒有直接沖著墓碑去,這樣太顯眼了,現在就是假裝路過,往另一處走.只是路過這里的時候動作放慢了點,好讓我去觀察和感受里面有什麼.

奇怪,這次居然感覺不到了!

我懷疑是我不夠集中,于是再次全神貫注去感應,結果還是沒有.

已經感受不到陰冷,沒了鬼的氣息.

這不可能呀,明明之前還能感應到,而且我確定自己沒弄錯,絕對沒錯.

"怎麼了?"羅秀察覺我的異常,問我.

"沒什麼,就是感覺有問題."我說.

羅秀問有什麼問題,我一時說不上來,反正就是感覺有問題.

"羅秀警官嗎?"就在這個時候小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這讓我身子繃緊,呼吸都不能.

她怎麼來了?

漢子不知道我因為他和我不熟,可是小小,我們倆人經常碰面,還交流過,就算她不看我的臉也能從體型乃至背影上認出我.

我知道,這次壞了.

"您好!我們又見面了."羅秀也很緊張,但是她還是咬牙轉身過去.

聽語氣,羅秀很淡定.

沒辦法,我也只好轉身過去,低著頭.

"真是你呀,羅秀,想不到是你來了.對了,你們來是因為什麼事呢?"小小笑著道.

"沒,就是我們隊里有人接到電話,說這里有可疑的人出現,所以來看看."羅秀那邊解釋.

小小今天的話有點多,一個勁的問羅秀,問了又問,這讓我更加緊張,心想她這是認出我來了?

我不敢去看她,去捕捉她此時的臉上表情是怎麼樣的,因為我抬頭的話就輪到她看我表情是怎麼樣的了.

羅秀表現的淡定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小小一連串問題下來並沒有讓她出現任何異常.

"咦?這個人是?"小小突然道.

她說的人是我,終于,她開始對我下手了.

我依舊低頭,說我是新來的.

羅秀這個時候也插話了,說這個人叫國強,昨天剛到警局報道,這還是第一次出來執行任務,有點緊張.

"哎,這有什麼緊張的?國強警官,你可以抬頭的,不要不好意思,你是警察,不能這樣的哦."小小帶著戲虐的語氣道.

聽到這里,我知道她其實已經認出我來了.

一直在拖延時間,最後還用這種語氣說話,里面的意思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

既然這樣,我也沒必要繼續隱藏下去.

我抬頭,就在這個時候小小猛的回頭,很驚恐的樣子,丟下一句你們忙我有事先走,掉頭向身後快速走去.

我已經抬起頭,但是她卻看都沒看我,徑自走了,很匆忙,仿佛出什麼大事一樣.

我皺眉,心道究竟是什麼事情,讓這女人放棄揭穿我真面目的機會?

還是說,在她眼里,我根本就沒有威脅力,她從沒把我當成是個難對付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確實看不起我,沒把我當成對手.

這讓我憤怒,拳頭緊握.

"怎麼了?"羅秀開口道,她也是一臉茫然.

"管她呢,先去看看那個墓碑!"我開口.

羅秀說好,轉身過去給我做掩護,把我擋在身後,她自己站著故意東張西望.

我打量後發現這個土剛剛被動過,很簡單,之前我來的時候土是成堆的,四周沒散落.而現在,四周有零零碎碎的小泥土,小石頭,還有好幾個腳印重疊在一起,就像有好幾個人之前在這里走來走去.

走來走去自然是運土和挖掘,所以墓碑肯定被動過.

我蹲下,開始刨土.

那麼短的時間,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的,就像地面上這些痕跡對方不也是來不及清理?

用雙手刨土有些困難,好在這些土剛被挖過不久,所以土質疏松,基本沒用什麼力就挖出一個大坑.

到這里,我停了下來.

不用挖了,我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我從泥土里拿出一小塊瓷片,如果我沒認錯,這個瓷片是洗骨葬用的那種缸的材質,因為之前見過,所以很清楚就是那種缸.

這里埋的是缸,也就是洗骨葬咯?

返回:羊館
上篇:第六十四章 合作條件
下篇:第六十六章 幫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