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六十一章 一言為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一章一言為定

我以為渾天犬出事了,當我來到它身前的時候才發現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樣,渾天犬只是受傷了,躺在的上而已.

它身上有些皮毛掉了,還有幾處傷口有血,同時它的嘴巴上也帶著血,還有一撮毛.

顯然,那是剛剛它和另一只狗打斗的時候從對方身上咬下來的,再見地上的血跡和渾天犬身上的傷口對比,對方傷的比渾天犬要嚴重很多呀.

"你這畜生!"我蹲下來用手撫摸渾天犬,同時罵了句.

剛剛擔心死我了,罵它兩句算是輕的.

當時我多怕就這樣失去了它,要知道這些日子渾天犬已經成了我的一部分,是我的兄弟朋友,它也曾多次冒險救我性命,它都還沒好好享受生活就這樣"走",這會讓我愧疚,讓我不安.

渾天犬看我一眼,從趴在地上變為蹲,吐著舌頭看著我.

我也沒再說什麼,用手摸著它的腦袋,靜靜看著它,感受到它現在好多之後我才起身,在四周看了起來.

剛剛和渾天犬打斗的是另一只狗,鎮子上的狗死完了,這條狗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外地來的?流浪狗?

我覺得這都不太可能,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不說渾天犬是多麼的強大厲害,就說渾天犬是只普通的狗,那些流浪狗未必敢和渾天犬打起來.

而這只狗不但和渾天犬打起來,基本還旗鼓相當.這證明那只狗也很強大,實力強悍.

從渾天犬跑遠到我在原地等待,然後聽到打斗的聲音,前後不到3分鍾,3分鍾後我已經跑到這里,當時那狗就走了.

難道它也和渾天犬一樣?具有人一般的靈性?知道我來了,所以在我趕來的時候走掉?

這個可能性很低,除非這個人也去了惡狗村,去哪里請了一只狗出來.我可不認為有這種可能性.

所以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那就是當時還有人在.那個人看到我來了,感應到我往這里趕,于是指揮他的狗離開.

我的猜測很快就得到了證實,我在地上看到了腳印,包括渾天犬身上的黑色毛上面也能看到一個腳印模樣的髒印.

我仔細揣摩,從小腳印來看,對方還是個女的.

女人腳小,腳窄,這些是毋庸置疑的,我用手在那留下來的髒印上比劃一下就知道了.

鎮子四周的路不是公路,但也不會髒到帶著泥土.從這里我感覺這個女人應該踩過一些有水漬還有泥土的地方.

對方究竟來自什麼地方?又是什麼來頭?

我看著黑夜陷入沉思,看來明天也許就能知道了.

現在去追趕肯定追趕不上,就算可以,黑夜也會成為對方最好的庇護傘,他們要藏起來不讓我找到,似乎並不難.

退一步再說,對方在暗我在明,現在渾天犬又受傷,貿然跟著去,指不定中了對方早就設好的陷阱.

我帶著渾天犬回羊館了,在渾天犬嘴上的狗毛也被我取下來用袋子裝好,第二天天一亮我把羅秀喊過來,把袋子給她,讓她幫我檢測那狗毛是什麼狗.

對方在黑色的鎮子里走,而且好像在監視著我,所以我務必要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安的是什麼心.

"張老板,你這是從渾天犬身上扯下來的嗎?"羅秀笑著道.

渾天犬身上有好幾出毛皮受損的,露出光禿的位置,難免她會這樣想.

我說沒事我檢測渾天犬干嗎?這狗毛有問題,我就是想弄清楚它是什麼狗,然後好方便追蹤.

"你追蹤這只狗干嗎?"羅秀又多嘴問.

"它傷了渾天犬,昨天晚上的時候.你也知道,鎮子上的狗都死了,突然闖入一只連渾天犬都能傷的狗,我懷疑是不是狼."我撒謊道.

鎮子四周是山,雖然大部分山頭已經在開發被推成平地,但是深山老林,誰知道有沒狼群什麼的,要是有,而且來到鎮子上,後果嚴重.

我一提到狼,羅秀就變的緊張起來了.

沒人不擔心狼,尤其是狼群.

"這個鎮子地處偏僻,山野有林,要是有狼群來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主要是狼群到鎮子來,那就完蛋了."羅秀緊張道.

我內心笑了,不過臉上還是嚴肅的.

"那你還不趕緊去查查看?"我道.

羅秀這才慌了神再看我一眼,轉身回警局去檢測狗毛去了.

羅秀走,彭慧來.

她來了,沒有好臉色.接著彭明和小小也來了.

這次小小沒帶她的比特犬,當時我看到這里內心開始懷疑難道昨晚那只就是比特犬?但很快我就打消這個疑慮.

小小有時候帶著那只比特犬有時候不帶,我都習以為常了.所以不能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就懷疑到小小身上,這樣的話我是見人就懷疑,容易讓我判斷失誤.

雖然,小小不是什麼好人,但目前來說,她不是一直沒下手對付我?

想到這里我遲疑了會,貌似她已經開始對付我了……

我又看了看小小,見她似乎並沒注意到我在看她,我也就收回目光專心招待彭慧,彭明倆人.

"張老板,有事想請你幫忙."彭慧坐下後直接開口了.

有了之前的一些接觸,而且現在我身邊有紅袖等人也就多了幾分膽氣,我問她需要我幫什麼.

"張老板,是這樣的,你知道我們接手這個工程從我二叔開始就一直出問題,各種怪事也沒少發生,所以這次我們家族派了個道士來,昨晚的時候他給我們推心致腹,說這里的情況很特殊,要想工程順利的話就要把這里所有的墳遷移."

開口說話的是彭明,畢竟他是彭慧的大哥,關鍵時刻還是他說了算.

"遷墳是好事,這樣確實能讓你們工程順利很多."我贊成這個道士的說法.

但是對道士我是沒什麼好感的,因為騙子太多,為了錢什麼都敢做,甚至還把原本簡單的事鬧大,禍害人命.

不過這個遷墳確實是道理,也是最簡單的解決問題辦法之一.只可惜,遷墳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首先鬼溝嶺里的墳基本都是無主墳,這一點就需要彭明他們請人專門負責去遷.

然後安置這些墳墓,恐怕沒有足夠大的山或者地方也不可能容得下.

再說,挖墳的時候萬一出現什麼狀況,禍害可就比現在還要大很多.

之前只是動了人家的陰宅,善良的鬼不願意但只是阻攔彭明他們,並沒有過激的行為.除非遇到惡鬼的時候才會傷害人,弄出人命.

但是遷墳要是沒遷好,反而把事情搞砸,原本只是阻攔的善良鬼也將變成惡鬼,不再是阻攔,而是變本加厲,肯定把整一個工地搞的雞犬不甯.

這叫什麼,死都死不安樂.

鬼是怨氣所生,生前不得善終原本就有怨氣在口里.現在死了尸骨被你們挖出來卻沒妥善處理,這就是被人"搞",羞辱極大,你說這口怨氣得有多大?

比動他陰宅要大十幾倍不止,這個時候不弄死幾個人他們肯定是不會平息的,事態也許還會更嚴重.

善良的鬼都這樣了,惡鬼就更加不用說.

總之,麻煩大.

"但是遷墳的時候道士說需要厲害的人來鎮壓,不然很容易出事.所以,所以我們想請張老板你出面,幫我們鎮壓."

彭明的話讓我愕然,他居然說讓我去鎮壓?這肯定不成呀!

"二叔說當初他遇到危險的時候是你出手的,而那道士又不敢去鎮壓,所以現在我們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張老板你身上了."彭明又道.

"不行,這種事情也不是我能做到的."我直接拒絕.

我說的是實話,開什麼玩笑,那種場合你說請個神像去鎮壓都好過讓我去鎮壓.那不是拿命開玩笑嗎?

"張老板你就別謙虛了,我和哥哥也不是讓你白做,三百萬,不知道張老板願意否?"彭慧開口了.

我看著她,心道他們倆人這是做好准備來找我的.

因為她說到錢的問題上了,如果我還不答應,我想她肯定還會把彭大山搬出來.總之,他們已經做好充足的准備讓我出面,各種方法.

有了上一次那件事我也知道彭大山很多時候會身不由己,如果這個時候家族給他壓力,他估計還會開口讓我幫忙.

所以……

我答應了.

有錢拿總比做順水人情的好,而且這樣做對我也有好處,把那些家伙全部遷出去這個鎮子,那麼以後鎮子里的人們也安全點,這也是羅秀之前和我說過的.

我要保護鎮子里的人,因為我也住在鎮子里,我有這個能力去保護鎮子的人,為什麼不保護?

再者,有反抗的鬼直接讓紅袖殺了,無形中是給我儲備材料呀.

一舉多得,沒理由拒絕了.

"好!張老板是爽快的人,那麼我們說定了!"彭明道.

"一言為定."我也道.

接著我們又商討一番,定了個時間,也接過彭明開的三百萬支票,一切事情到這里也就水到渠成,只等三天後.

彭明說道士算過了,三天後中午時分是這些日子里陽氣最盛的時候,挖墳,遷墳最好.

返回:羊館
上篇:第六十章 犬斗
下篇:第六十二章 接班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