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十九章 算你彪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九章算你彪悍

張軍的腦袋滾落在地,然後靜靜的在地面立著.

這一刻原本凶悍無比的無頭張軍身子陡然停止,咱半空中落下,站地上動也不動.

我看著眼前一幕,也不知道怎麼來形容此刻的內心了.

太詭異恐怖了.尤其是現在,沒有腦袋的張軍就這樣站在距離我三米的前面,因為沒有腦袋的緣故,我面對著他看著他總讓我不寒而栗.

再看立在地面上的張軍腦袋,雙目閉著像是在沉睡,脖子以下部位還挺平整的所以能這樣立在地面上不動搖.

當然我不可能把這腦袋當成藝術品這樣來看,現在我在擔心一件事,腦袋會不會醒過來或者自己跑過去,最後和無頭尸體合二為一……

就眼前的情況看來要是會合二為一,那麼後果就嚴重了.

一個沒有腦袋的張軍已經強悍如斯,要是有了腦袋,能張開眼睛……後面的事情我不敢想象.

都說鬼是怨氣而生,怨氣越重就越強大.所以一般而言冤死的人才會變成厲鬼,才會死不瞑目來陽間作亂,禍害其他無辜的人.

張軍是因我而死的,死了幾次都死不淨,這一來二去的,怨氣也就沖天一般的重,最終導致了眼前這種情況,連一向在我心目中無比強大的紅袖都落敗.

不是紅袖太弱,是張軍太強.

生前是惡人,殺人不眨眼,死後是惡鬼,再加上怨氣,那就更是厲上加厲,惡上加惡!

我手心出汗,身子也微微後挪.

我擔心的事情很多,不得不提防著,以免事情突然發生,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靜靜的,四周顯得太安靜了.

直到無頭張軍邁腳向我這邊走來,寂靜到針落可聞的四周才開始有了聲音,有揮手抬腳的聲音,也有腳踩在地面上發出的細微嘎吱聲.

張軍是鬼,走路本無聲,我也不知道現在是我太緊張產生的錯覺還是張軍故意在走路的時候制造出這樣的聲音讓我更緊張.

總之他每走一步我都能聽到嘎吱帶著重複的踩踏聲,每走一步就像踩踏在我心髒上令我心髒收縮,又突然竄到喉嚨口堵住喉嚨,懸著,渾身緊繃著.

他前進,我後退,紅袖也重新站在我身邊搭弓上箭,一臉殺意.

嘎吱……

張軍又上前一步,距離他的腦袋不到一米五,不過他停了下來,在渾天犬突然來到他腦袋前的時候.

我看到這里心驚,輕聲讓渾天犬過來.

渾天犬充耳不聞,擺出格斗的姿勢和無頭張軍對持起來,發出低沉的嗚嗚聲.

渾天犬是想繼續戰斗,這讓我不得不為它擔心.

無頭張軍的厲害我知道,而且紅袖和渾天犬應該也知道的,不過紅袖沒有退怯,斗志昂揚.和無頭張軍對戰的失敗反而激發了她的戰意,越戰越勇.

渾天犬也是,那麼短的距離居然毫不畏懼,它究竟在想什麼?要做什麼?

我死死看著眼前的一切,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張軍和他那顆腦袋上面.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被嚇得倒吸一口氣,張軍的腦袋動了!

我以為看花眼,等我瞪大眼睛看的時候張軍的腦袋確實在動,它在慢慢的旋轉,一點點,一下下,最終轉過來面對著我,我咽口水的霎那張軍的眼睛突兀的猛然張開,如龍眼一般大的三角眼帶著猙獰和瘋狂看著我……

我踉蹌後退一步,連呼吸都不能了.有那麼一霎那我的心髒像被一只大手掐住,大手力量很大,一抓就用盡全力把我還在跳動的心髒捏得變形膨脹,只差一點點就要爆炸了.

我不能呼吸了,好難受,心在抽搐,身體缺氧變得沉重,手里捧著的關二爺神像也差點從我手里脫落砸在地上.

張軍的無頭身子還在向我走來,他的腦袋不但張開眼睛看我,還張開嘴巴和我說話了:血債血償!

聲音飄渺,如天邊傳來卻深入我心,在我身體里變成雷聲,轟隆一下轟擊,令我身子顫抖一下.

要完蛋了……

我感覺現在一切都要完了,沒什麼懸念好說.

吼!

我才剛萌生這樣的想法渾天犬突然咆哮一聲,繼而我眼看著它的身子猛然一動,右前爪啪嗒一聲按在張軍腦袋上.

渾天犬像只帶著邪性的野獸,只見它一爪按在張軍腦袋上,唇都翻了過來露出整齊陰森的牙齒,尤其是幾顆較長而凸出的獠牙更是讓人看著心驚.

它齜牙裂齒還流著唾液,唾液千絲萬縷滴落,有的滴落在地上,有的掛嘴上,有的流淌在張軍的腦袋上.

張軍的腦袋雙目一翻,眼巴巴看著渾天犬的唾液從他頭發流到額頭,經過他的眼簾到臉上,嘴角邊,滴落在地面上.

這一幕是恐怖的卻帶著一絲令我笑又笑不出來的滑稽,當渾天犬身子扭轉來回甩著尾巴的時候,這一刻我都把渾天犬當成一只踩著"圓球"的獅子了.

那種強勢和威猛,矯健的模樣和獠牙外露……

"混蛋!"張軍眼睛往上看著渾天犬,激怒,憤怒,吼了出來.

同一時間,在渾天犬身後的無頭張軍身子由走而奔跑,雙手伸出對著渾天犬沖了過來並且做出捕捉的動作.

我心一緊,對著渾天犬喊:快跑!

渾天犬跑了,叼著張軍的腦袋跑的.

這一把把我驚呆了,因為渾天犬是叼著張軍腦袋向我這里跑了過來,它身子矯健,一個大縱跳已經來到我身前,可是同一時間那無頭的張軍身體也向我這里跑了過來,伸出來的雙手對准了我,要掐我脖子.

嗡!

紅袖射箭了,又是雙箭齊發,這一次張軍的身體沒能躲開,因為他就在我眼前不到兩米的位置,這樣的距離就是他想躲都不一定能躲開,最終被紅袖的紅箭射中,身子倒飛十余米旋轉起來重新砸在地上.

蓬的一下落地時激蕩起無數灰塵滾滾而起,毫無懸念,張軍這一次不死也要丟半條鬼命了.

被渾天犬叼著的張軍腦袋在身子橫飛出去的時候也發出了痛苦聲,現在都還在痛苦著,五官擠在一起,難受無比.

"死,死,我要讓你們全部都死了!"痛苦之後張軍發狠,咬牙吼道.

他那原本倒下去的身體再次站了起來,身上還有兩支貫穿他身體的長箭,不過這似乎並沒影響到他,他還在奔跑,在張軍怒吼聲中對著我這邊再次沖了過來.

張軍確實彪悍,我也著實佩服他這一點,但是他身子跑來的時候迎來的依舊是紅袖雙箭齊發.

嗡!嗡!

雙箭離弦而去,弓弦發出渾厚的嗡嗡聲,繼而兩箭也發出短促的破空聲,凌厲而狠再次射中張軍,貫穿他的身體飛入夜色中,弓箭不知去向.

長箭貫穿張軍身體的時候他的身體也被弓箭的力道帶著後飛出去,身子騰空旋轉再次落地,蓬的一聲砸在地上再次帶去塵土飛揚.

安靜了,當張軍的身子落地後四周再次恢複安靜.

張軍的腦袋也閉起來,嘴巴也閉上,他不罵了,不威脅我也不恐嚇我,他現在很安靜,就像個擺件一樣,只是一件死物.

完了?

我遲疑,盯著張軍的無頭身體看,盯著張軍的腦袋看.

確實完了,兩者都動都不動.

當然我也沒有因此放松警惕,我還在看著眼前的一切,和紅袖一樣謹慎的留意著,生怕張軍的身體再次跳躍起來沖我們撲來.

有詐尸,誰敢保證沒有詐鬼?萬一真的撲來,這一次來勢必然更為凶猛,說是抱著同歸于盡也不是不可能的.

還好,最終我們還是松了口氣.

只見張軍的身體漸漸的化為黑色的氣息,黑色逐漸上升,眼看著就要散為一團然後消失.就在這個時候紅袖張手一抓,頓時把那些黑氣全部抓在手上,形成一個黑色氣團,地球儀那麼大.

濃郁的黑色旋轉著,懸浮在紅袖手上三寸的位置,慢慢的,轉著.

紅袖這樣做是在給我收集"材料",因為我的全羊宴需要這些特殊的材料,她沒忘記自己的責任,此刻我不得不為她點個贊.

渾天犬松開了張軍的腦袋,想來和我想法一樣,張軍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也就沒必要在叼著.

張軍腦袋圓滾滾的,跌落在地的時候在地面上打了幾個轉,然後也不動了.

渾天犬恢複它原本善良可愛的模樣,收了牙齒,瞪大帶著野獸殺戮氣息的眼睛也變回原來模樣.

它來到我身前,搖頭擺尾,是在邀功.

我苦笑,這畜生……

我蹲下身子摸著它腦袋,說渾天犬呀,我的朋友,今天你功勞不小呀.

未了我還不忘記賄賂它,問它要什麼獎勵呀,大骨頭?大羊肉?大美女?

渾天犬雖然是狗,但是狗也有伴侶的不是?它要是想要大美女,這個好辦呀.

渾天犬低嗚出聲,帶著幾分哀怨,似乎在說它不是那種狗,不需要大美女.

我看到這里哈哈笑了出來,連一向不苟言笑的紅袖也笑了笑.

"去死吧!"就在這個時候,張軍的腦袋突然從地面跳躍橫飛,對著我臉上沖撞過來齜牙裂齒.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十八 來了!
下篇:第六十章 犬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