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十七章 看見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七章看見什麼?

想到這里我笑了笑,心道這怎麼可能呢?張軍百分百死了,魂飛魄散,做鬼都做不成.

笑沒多久我笑不出來,陷入沉思,最終我還是決定小心為上.

我有考慮這個時候繼續去鬼溝嶺或者其他的山,尋找張軍現在的藏身之地,因為剛剛的一絲顧慮.

最後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我是親眼看著他沒掉的,所以我不能讓自己疑神疑鬼,要相信眼睛看到的.

最終我選擇了在羊倌里,繼續經營我的全羊館,賺我的錢,做個小老板.

忙碌的一天又開始了,今天要比過去任何一天都要忙碌.因為我要一邊做事,一邊照顧羅秀.

這個家伙剛走沒多久就折返回來了,回來後整個人顯得特別沒精神,我喊她也聽不到,恍恍惚惚的,像丟了魂一樣.

所以我現在邊照顧生意邊照顧她,生怕她出什麼差錯.

不在我餐館里我當然可以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她就坐在我身邊,我不能不聞不問,而且並且要關照她.

誰讓我和她是朋友,她哥羅大隊長對我處處關照.

"你沒事吧?"已經是中午,我已經不止一次這樣問她了.當然她的回答也總是那麼一句沒事.

"沒事."她道.

果然和之前是一樣的,現在她就只會回答我這句話,接下來我問什麼她都不會回應.

現在我問她為什麼整個人沒精神,她沒回我.我又問她昨晚的命案怎麼了,她眉毛跳了跳,眼瞳放大連呼吸都加重了,可還是沒回我.

于是我就猜測是昨晚的命案讓她變成這樣的,她是受到打擊了.

每個人的精神承受力是有限的,當遇到一件自己承受不住的事情而備受打擊的時候這個時候他整個人其實已經崩潰了的.

現在羅秀就是那麼一回事,她整個人都像少了魂魄一樣,就是因為昨晚的事情讓她內心的"自己"已經崩潰.

崩潰後就等于失去了魂魄,這樣的人即便看起來沒事,其實和行尸走肉沒有任何區別.

所以現在我和她交流任何東西都沒用,除非能把她的魂魄"喊"回來.

喊不是真的喊,也不是老一輩那種到了晚上就到外面去喊對方名字,把對方走丟的魂魄喊回來.

那種只適合小孩,8歲之前的孩童.

至于眼前羅秀的狀態,同樣是喊,不過卻是通過某種東西嚇她,把她的魂給嚇回來.

我選擇了能發出較大聲音的銅盤.

很簡單,去廚房拿一個銅盤藏在身手,然後重新坐在羅秀身邊,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然後……

猛敲一下,蓬的的一聲直接把整個羊倌的里的人都嚇了跳,紛紛看著我.

更別說現在羅秀的狀態了,只見她先是尖叫一聲,然後回過神來了,看著我,咬牙切齒看著我.

"張可你想死呀!"她怒吼一聲.

面對她這般我不怒反笑,怒吼就對了,要的就是這樣.

"虧你還笑得出來!"羅秀補充一句.

我說我當然笑得出來了,不然還哭不成?

羅秀不搭理我了,顯然還在生氣.

我說羅秀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一天都魂不守舍的.

我沒說我剛剛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更想知道的是昨晚什麼事情讓她丟魂.

羅秀說我那里有魂不守舍?我不是好好的嗎.

見此我問她,你知道你是怎麼來到我這里的嗎?

羅秀張嘴要說話的,結果張開著嘴巴久久沒把話說出來,然後她閉上嘴巴,顯得有些癡呆.

"我,我想不起來了……"她驚愕道.

"你當然想不起來了,因為你一直在魂不守舍.是昨晚的事嗎?你究竟看到了什麼?"我道.

這個才是關鍵,也許是因為昨晚恐怖的一幕.可是昨晚那麼多人看著漢子被撕成碎片,為什麼大家都沒事?

就算她是女的,以我對羅秀的了解,還有羅秀既然敢做警察的份,可以想象她不是膽子小的人,不可能被那場面給嚇壞的.

我懷疑她是不是看到一些我們沒看到的東西,除此外,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老一輩的人都知道生活中很多禁忌,比喻誰誰家里死人了,小孩子千萬不要過去玩,更加不要去看尸體.

還有誰淹死在池塘,要是小孩看到尸體浮在水上面就要帶小孩去看神婆驅邪什麼的.

總是看,不是什麼都可以看到.

有時候看到髒東西,邪乎的東西,那麼看的人就會受到影響,然後會生怪病,會有怪異的行為或者怪異的事情發生在身上.

羅秀也應該是這樣,只有這樣才造成那麼多人沒事,偏偏她少了魂魄.

"看到什麼?"羅秀重複我的話.

我點頭說是,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我沒看到什麼呀."她一番思索後搖頭了.

我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要是沒看到什麼就算了,也許只是被嚇成這樣,而不是真的碰到什麼事.

"要吃點什麼不?"我又問.

羅秀說不用了,她記起現在還有任務要做的,所以要離開.

看著她匆匆離開我不放心,喊住她,讓小麗去搞姜水給她喝.

羅秀說不需要,沒事喝什麼姜水,我說你有點感冒,喝一點對你有好處.

最後她才不推辭,等著小麗把姜水端上來,喝完才走的.

其實那里是因為她要感冒,完全是因為姜水驅陰去寒氣,姜生陽,能在一定程度上讓羅秀身體好受很多.

這一天很快就在忙碌中結束,有事忙總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送走最後一個客人的時候我伸了個懶腰,心道今天還不錯,收入可觀.

自從不愁材料後整個人都輕松多了,如果沒材料了也簡單,帶著紅袖出去找幾只惡鬼殺殺就夠了,比過去簡單多了.

"小李,我的檀香木你都給我處理好了嗎?"難得今晚有空,我得把牌子的事處理掉.

"處理好了,老板,我這就去給你拿來."李俊義說完轉身走了.

檀香木一般來說也不用怎麼處理,直接用就行了.我處理了,讓李俊義把檀香木放在一個較為陰涼的地方儲放了幾天.

主要是考慮到這個牌子是給楊再興他們"居家"的,鬼喜陰嘛,所以這樣處理的話他們會住的更舒服.

而且我也想好了,把這些牌子做好後我擺放的位置不會是大廳等陽光較足的地方,而是存放在比較陰涼的地方,見不到陽光,光線的最好.

這和做一般牌子不同,那些牌子大多只是起到紀念意義,牌子里面不一定住著有東西.我這些牌子不同,每一個牌子就會藏一只鬼,結果不言而喻,壓根就不能依照其他方式來做.

李俊義很快就扛著檀香木進來了,他力氣大,一扛就是一大堆,眼看著今晚要干很久活了,恐怕不是老木匠一個人能完成的.

老木匠我老早就邀請好,並且讓他准備好,後來因為各種事情和檀香木要特殊處理,所以遲遲沒有動工.

現在不同,時間耽誤了那麼多,得趕快把這牌子做好,所以這次不但把老木匠喊來,我們三人也加入制作中.

這一晚成了木匠的晚上,我也是木匠,李俊義也是,小麗這個女人也成了小木匠.整個羊倌整晚都是各種聲音,刨木頭的,敲打木頭的,各種聲音交彙在一起.

晚了,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直到有人敲門,我們的工作才不得不停止下來.

我讓老木匠他們繼續做,我去開門.

開門的時候見到了羅秀,這讓我有些疑惑了,那麼晚她來干嗎.

"張可我有話和你說."羅秀看到羊館里的一幕有些驚愕,但也很快就恢複過來對我道.

我走過去,問她究竟是什麼話搞的那麼神秘.

"之前你問我是不是看到什麼東西來著?"她道.

我點點頭,確實我有問過.不是看著她丟魂落魄的,所以懷疑她看到什麼不好的東西,所以把她的魂魄給嚇跑了.

"我確實看到一些東西."她沉聲道.

我皺眉,之前問她說沒有,現在卻說有,難道……

我又想到張軍了,那個家伙在我腦海揮之不散,從前至今,根深蒂固.

"記者當時那個漢子被很多狗撲上去撕咬的時候嗎?"她說.

我點頭,自然記得,深刻的很.

"當時我看到漢子身上突然走出來一道黑色的影子,那個黑影腳沒落地,懸浮在半空中的,當時他回頭看我一眼,你猜我看到誰?"

我搖頭說不知道,其實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就是逃跑的張軍!"羅秀咬牙道,雙手開始顫抖起來.

我忙問她接下來呢?

既然張軍沒有死,那麼他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張軍的黑影出現後他想跑的,結果被那些狗咬成很多團黑氣,被狗吞下去了……"

羅秀說到這里雙目再次變得呆滯,和之前丟了魂一模一樣.我趁機拍她肩膀,把她拍醒.

"全部被吞了?"我再次道.

羅秀點點頭,說她是親眼看到的,而且當時渾天犬就在里面,把張軍的整個腦袋都吞了下去.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十六章 不祥預兆
下篇:第五十八 來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