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十三章 有恃無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三章有恃無恐

所以我有十全把握,這鬼會成為我的"材料",我現在只想知道一只鬼變為我的材料,究竟有多少.

此刻我是商人,貪婪成本多少和將來產出的利潤.

"張可,你不怕嗎?"羅秀突然道.

我輕笑:"有什麼好怕的?"

"萬一真的有那些東西存在……"

"不不不,你想錯了,這個世上壓根就沒那些東西.至于你為什麼會夢到這些是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所以總體意義上來說,你是陷的太深了,我來,就是為了把你弄醒."

我含糊其詞,反正只要避開鬼那個字,其余的我就瞎唬弄.

羅秀問我什麼意思.

我只能硬著頭皮解釋,說這是類似一種催眠的東西,有的人深陷在某件事情上然後自我催眠了,但是這個時候對方還不知道這些,以為自己很清醒.

只是他都自我催眠了,催眠後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壓根就不知道,等真正醒來的時候就會被催眠時自己做的時而感到害怕.

起初我這樣說的時候還在擔心能不能糊弄羅秀,但是她相信了我的話,這讓我松了口氣.

她是警察,所以她說她曾經辦理過這樣的案子,是一家三口的命案,凶手就是男主.但是男主當時是受害者,說醒來的時候妻子和小孩已經死了,他被嚇的不輕.

當時警察們進行了調查,可是房子里除了她們一家的指紋外並沒有其他人的.原本大家都有懷疑是男主的,只是接觸和了解後很快又排除了他.

畢竟這種喪心病狂的事肯定不會是自己人做得出來的,尤其男主當時很害怕,受傷,大家並不認為是他有作案動機.

結果,在案子陷入僵局的時候一名有經驗的老警察破案了,就是因為男主有精神病.

妄想症,分裂症,他的病發作了,做出了一系列不是他本意想做的事,等醒來的時候警察們告訴他真相他依舊不敢相信,懷疑是警察們栽贓嫁禍.

"我也有精神病了嗎?"說到最後,羅秀問道.

我搖頭,腦海快速想著後面的話.

"不一定是精神病,我懷疑你是壓力過大,畢竟來到鎮子後這里頻頻發生命案,而且很多案子根本就沒辦法破,所以你是壓力過大,把自己逼成這樣的."

說完這番話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羅秀不是一直在調查那些被鬼害死的命案?還去翻看過去的所有記錄.

現在好了,干脆來個一石二鳥,我這樣說不但解釋了她的話,還等同側面提醒她不要查.

羅秀相信了我的話,陷入沉思.

我也不去打攪她,喝自己的茶.

時間一點點過去,羅秀累了,回房睡覺.

雖然她因為今晚的事一直死撐不讓自己睡覺,可是之前沒睡好的她又怎麼熬得住?

為了方便等下我辦事,我讓她睡覺的時候不要關門,以便我隨時了解所有動態.如今她的房門打開,穿著睡衣的羅秀就這樣盡顯在我眼前.

睡衣,不是運動服.可以想象此刻羅秀躺在床上的場景是怎麼樣的,完全是春色無邊.

這讓我好幾次回頭去看,看一眼立馬就把目光轉移,假裝去看別的東西.

明知道她在睡覺,但是我還是不敢那麼大膽去看,像賊一樣偷偷摸摸.

羅秀是個美女,這是毋庸置疑的.撇開她有些啰嗦有些針對我,我很樂意去追求她,讓她成為我的女人.

可以想象,摟著這樣一個女人尤物睡覺是怎麼樣的感覺.我想是別人的話,恐怕用壽命去換一次和她睡覺都願意.

我說的是城里的那些人,至于鎮子里,大多是中年人和一些退隱的老大哥,所以目前來說,對羅秀垂涎的人比較少,我算是其中一個.

想到這里,我又瞥眼看去,看到雪白的腿,到此我又忙扭過頭不敢看,摸了摸自己鼻子,好讓自己不那麼尷尬.

接著我又看了幾次,越來越浮躁,渾身血液沸騰難受.沒辦法,不敢看了,閉著眼睛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我感覺要控制不住自己,要是再看下去指不定就跑到羅秀床上去,所以現在打死不敢張開眼睛,也不去胡思亂想.

還好,這樣的狀態慢慢的讓我浮躁的心情變的安靜,整個人都感覺輕松起,心神安定.

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沒走火入魔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不然這輩子算是毀了.

當然這也不能光怪我,孤男寡女,現在羅秀身穿性感睡衣而且就在我眼前,我想是男人都受不了了吧.

如今我也不都想,專心等待那個家伙出現就是了.

等待是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我坐在大廳里等,站起來在房子里面來回走著等,躺在沙發上等.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個小時後,兩個小時後,一直到凌晨,依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身後睡著的羅秀,我想那家伙是知道我在,所以不打算出現了嗎?

要是真這樣,那麼接下來幾天我還要來,直到對方出現為止.

呼!

起風了.

夜晚起風算不上什麼奇怪的事情,不過這股風來的不對頭.

陰冷.

是的,這股風吹在我身上的時候讓我打了個激靈,一般的夜風雖然帶來寒意,但不足以像這股風那樣刺冰般讓我身子發抖.

我想,我等的那個家伙終于出現了.

我坐正,微閉著雙眼掃視四周.

放在吹,窗簾飛揚,屋內紙張也被吹落在地.

啪嗒.

紙張又被吹起幾張落地發出輕微的聲音,我看了過去,同時看到一雙鞋.

我鎖緊眉頭,知道那家伙來了

鞋子是水鞋,長筒到膝蓋位置的那種,一般耕作的人或者屠夫一類的人都會穿這種鞋子,以免水漬等弄髒褲子.

眼前這人穿的就是這樣的黑色水鞋,七分褲,上身白色背心,有些髒,上面不知道是血跡還是其他東西留下來一塊又一塊汙漬印痕.

如今我看著他的手,右手上一把比菜刀要大一點的刀正被他拿著,攥緊.

他背著我,所以此時我看不清他的樣貌.不過從體型來看,這家伙和鎮子外的傻豬老差不多.

身寬體胖,肚子挺著,前面系著一塊圍裙,蓬頭散發不修邊幅.

他站著,一直看著羅秀,絲毫沒發現我一樣.

我也不出聲,和他看羅秀那樣,我也在看著他,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他在抽煙,深吸一口再吐一口,凝視羅秀似乎在做什麼決定一般.也許這根煙抽完,他的決定就有了.

看到這里我饒有興趣,輕笑出聲.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了我,猛然回頭,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你是誰?"他問.

我看清了他的臉,用一臉橫肉來形容他就對了.至于臉色,死人的臉色能好到哪?白白的.

嘴唇是黑的,黑的發紫.

我倒茶給自己喝,對他的問話只當沒聽到.

這個時候他咧嘴笑了.

"是我糊塗了,人又怎麼能看的見我?傻."他自言自語說完重新轉身看著羅秀,恰好手上的煙抽完,他把煙頭一丟,大步向羅秀走去.

"喂,不喝杯茶?"我看都沒看他,開口.

他停下來,回頭疑惑看著我.

我端起一杯茶放在另一頭,然後回頭看著他,示意他坐下來.

這個時候他才瞪大眼睛,知道我能看到他.

"你,你能到我?"他開口.

我直勾勾看著他,輕笑.

這不是明擺著的?看不見他我現在對著他看是在看空氣不成?

他終于反應過來了,沒我想象中的異常驚訝,他是微微愕然後立馬就恢複正常.然後他轉身向走我這里走來,人到了,帶著一陣冷風吹起,冷風從桌面上掃過,從我身上掠了過去.

他著是給我下馬威呢,不過我不理,只當什麼都沒發生.這個時候他也坐下來,坐在我對面.

現在我和他面對面,我端茶喝,漫不經心的喝,也不看他.

他沒喝,把菜刀蓬一聲往桌上一放,震的桌子都顫抖,冷笑看我.

我還是假裝沒看到,管他在干嗎,繼續喝我的茶.直到我把茶杯放下,他還在笑,比之前笑的更甚,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

我看他一眼,示意他喝茶.

他順從我的意思,低頭在茶水上面深吸一口,舔了舔嘴巴,又開始干笑了.

"笑什麼?"我問.

"你不怕死嗎?"他問.

"怕."我看他一眼,然後回答,說完自顧自的喝茶.

我確實怕,換做之前我也還在怕,不過現在不怕,我這次是有恃無恐.

他笑了,說你現在是來找死知道嗎.我搖頭,說誰死還不一定呢.

我的話似乎嚇住他了,他開始打量四周,顯得很警惕.

也許他見我一點都不害怕以為我設了什麼陷阱來對付他吧.見此我說沒事,四周什麼都沒,我沒耍手段,也沒讓人埋伏起來對付你.

他聽完後顯得疑惑,問你為什麼不怕我.

我說我為什麼要怕,隨即吹了個口哨,紅袖從牆壁里走了出來,來到他的身後.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十二章 噩夢
下篇:第四十四章 大豐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