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十章 不速之客(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章不速之客(二)

現在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陪著他們.

"你們這是讓我做幾陪?"沉默後我笑了笑,大大方方搬來椅子坐在彭慧身旁.

他們都這樣說了,我要是還跟他們推,那就顯得我不會做人,不值得別人尊重.

所以我坐下,盡管看看他們玩什麼把戲.

"張老板真會開玩笑,豈敢讓你做幾陪?要說真做,那就兩陪吧,陪聊天陪喝酒,剩下的陪睡就免了."彭慧笑道.

我們也都笑了,只是這笑大家都懂是什麼意思.

我讓小麗去拿酒了,後面要進來的人也因為門關上而悻悻離開.

他們說喝酒聊天果然是喝酒聊天,期間他們沒提一點關于工地的事,也沒有半點抱怨或者請求幫忙的話,就是閑聊,然後喝酒.

三五杯下肚,餐館里的客人漸漸的少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碩大的地方只剩下我們幾人,其余的全走光了,小麗也已經收拾好桌椅,衛生都打掃好,站在一邊隨時等待著我吩咐.

"張老板,我二叔說你人好,夠仗義,今天和你一聊我也有這感覺,張老板是可交之人呀."彭明舉杯對我道.

他喝了有十多杯酒了,拇指大的酒杯,喝了那麼久其實早就開始酒勁發作,這不,站起來的時候身子搖搖晃晃令人擔憂.

"什,什麼仗義不仗義的,有錢就仗義了,沒錢滾蛋!"我也站起來和他碰杯,一飲而盡.

"張老板真會說話,你要是真掉錢眼里那肯定渾身銅臭味,可是我們在你身上聞不到這股氣味,所以你是拿話來唬弄我們."

彭慧也舉杯了,跟我敬酒.我是來者不拒,倒滿干上.

喝酒我會喝,只是我討厭喝酒,不過也得看場合看什麼時候,有時候為了事業什麼的,該喝就得喝,免得別人看不起你.

真心話,類似現在這種場合的喝酒實在讓我不喜歡,因為喝的不是酒,拼的是詭計,實在沒意思.

所以我不打算喝了,喝完趴在桌子上假裝不勝酒力,渾渾噩噩的.

"張老板?你得起來呀,我們繼續喝."彭慧推我.

"對呀,張老板怎麼就倒下了?再來幾杯吧."彭明也開口了.

我內心把他們罵了遍,喝酒多又不得獎,我犯得著和你們玩麼?

"明哥哥,張老板應該是喝對了,現在就算了,要不我們回去?"小小開口了,聲音帶著幾分嗲腔.

"這樣呀,那,那就算了,我們再休息一會就回去吧."

接下來他們聊什麼我當不知道,繼續裝暈.這個時候彭慧的手突然拉住我的手,這讓我萬分吃驚,心道她要什麼!

她是偷偷的拉著我的手,嫩滑的小手在我手心里打轉,比劃,然後又拿捏幾下像是在玩什麼心愛的玩具一樣.

我腦子胡思亂想起來,猜測她是不是暗戀著我,然後趁機占我便宜?

可是我怎麼想都覺得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她現在這般肯定有什麼陰謀.

我剛想到這里食指突然一痛,像是有什麼東西紮進來,感覺被螞蟻咬了一口.

突然的疼痛讓我差點叫出聲,剛剛她下手太快,紮進來的時候猛一下就進來.

我腦海剛想到手指頭被紮破就想到手指頭在出血,恰恰手指頭感到外力在擠壓的動作,我知道彭慧在擠我的血,偷我的血.

她偷我血做什麼?我肯定不是做親子鑒定!

我驚恐卻又不能突然起來指責她,這時我靈機一動,假裝轉身身子一帶整個人向另一邊反過去,手也趁機抽開.

就這樣擺脫了彭慧的手,當時她還咦了聲帶著詫異.

我呼嚕呼嚕叫,一副成熟的模樣,內心僥幸自己發現的早,沒被她偷到我的血.

我剛僥幸,彭慧突然坐到我另一邊去了.

我想哭,這家伙今天不偷我的血就不死心嗎?

我咬牙,把她祖宗都罵了遍.

手又被她拿住,開始擠壓.

我也不和她玩了,猛的站起來做出干嘔的動作,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捂住肚子向廁所位置沖了出去.

到了廁所我反鎖門,坐下來看手指,手指上有一點殷紅的血凝聚成珠子,血還在往外冒呢.

可憐我的血,就這樣差點被死女人偷了.

我張嘴發出嘔吐的聲音,這邊用紙巾開始擦拭血液,再用口水塗抹.

彭慧,彭明兩兄妹究竟安的是什麼心?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捂住手指發出嘔吐聲,腦海快速思考,想找出個所以然.

很可惜,想了許久我依舊沒能想出為什麼,嘔吐的時間看差不多後我不嘔了,繼續假裝昏昏沉沉從廁所里走出來.

"老板,他們走了."小麗過來彙報,我看過去,彭家兩人果然不在了.

我立馬從昏昏沉沉中站直身子,顯得再正常不過.

"把桌子什麼的收拾一下吧,今天就到此為止了."我道.

小麗依照我吩咐去把剩余的事情做完,我則找了椅子坐下,看著之前被彭慧紮穿的手指發呆.

究竟是為什麼?

臨近傍晚的時候一輛大貨車停在餐館外,我看到李俊義從上面跳下來,跟著下來的還有個司機.

車上的是檀香木,是我要的東西.

吩咐李俊義他們把檀香木卸下來放好,再把款結算給司機,交易算完成了.

接下來就是做牌位的事了,顯然讓我來做是不太可能的,一來數量多,二來我沒工藝.

所以我只能到鎮子尾的木匠家把老木匠請過來,讓他幫忙了.

都是鎮上的人所以好說話,老木匠答應幫我做,不過得給他三天時間,至于錢我也給他一個比較合理的價錢.

交易敲定,從今晚開始老木匠就會到我這里報道,帶上工具在這里開工.

天黑了,我和小麗以及李俊義坐一起,我宣布了晚上不用上班的事,而且答應工資不會少.

他們兩人聽到自然開心,尤其是小麗,她說老板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了.

我聽了後內心當然是開心的,呵呵笑了不停.

李俊義顯得呆滯一點,一副減不減工資都和我沒關系的樣子.不過鑒于他比較特殊的情況,所以我也就沒和他說聊什麼.

不知不覺,李俊義身上的秘密隱藏了多少連我都不知道,他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倍受我關懷.

只要他不解釋清楚或者我弄清楚,這事沒完.

"老板,倉庫里的酒快沒了,你什麼時候給我弄一些回來唄,錢從我工資里扣就行了."

還是酒.

"行,明天就讓人送來,至于酒錢還是算我的吧."我道.

李俊義說好,然後突然問我酒櫃最上面的兩瓶酒能不能喝.

那是滿鬼香,是拜祭或者給鬼喝的,人喝了估計耐不住那股陰寒,所以人是絕對不能喝的.

我看他一眼說不能喝,那東西和毒藥差不多.

"那你還放上面?要不我把它們丟了吧."李俊義道.

這個時候我突然在想他該不是准備偷偷喝掉吧?

他沒說也沒表現出那個意思,我就是感覺他是想這樣做.

"不行,放著鎮宅吧.記住,千萬不要喝."我回一句,最後再警告他.

李俊義有些失望的說好,之後拿起酒出外面了.

見他一走我就跟了過去,吩咐小麗不要出聲.

李俊義出了餐館後先是自顧自的喝酒,然後開始對著空氣說話了.

"白兄,來一杯."說完他對著空氣敬酒,然後倒地上.

"楊兄,你也來一杯."說完重複之前的動作.

"紅姑娘,你……"

他喊一個人就敬一杯酒,沒完沒了的樣子.

我看著滿瓶的酒就這樣被他全倒地上心里就那個恨,這得多糟蹋呀.

"誰?"突然他喊了句.

我忙退回餐館里,快步回到原先坐的位置上,假裝自己壓根就沒動過.

不過李俊義也沒探頭來看,我見此才松了口氣.

"老板,你怎麼了?"小麗疑惑.

我說沒事,然後讓她早點睡覺去.

她是單純的女孩,點頭說好,然後去睡覺了.

我在等李俊義回來,但是那家伙沒有回來.

"咔."

餐館的門突然動了,發出刺耳的聲音.

我下意識看過去,不見人.

風?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風吹的.

我眼睛看向窗戶外,樹木連動都沒動一下,那里有風?

不是風吹的是什麼?

我皺眉站起來,緊緊盯著大門看.

是小貓小狗一類的動物進來了?

這不對呀,要是動物進來肯定不會無聲無息的.

難道是鬼溝嶺那些家伙來了?

我心驚,最近鬼溝嶺確實表現的停安靜的,越是安靜就越不會對頭,現在看來他們是准備動手了.

"咔嚓!"

餐館里的燈突然滅了,不知道誰把總閘關了.

我蹭一下站起來,眼睛在黑夜中尋找任何可疑的狀況,身子也開始打轉,怕有什麼東西從背後偷襲我.

"吼吼吼!"

混天犬竄了出來,眼睛在黑夜中發出令人心寒的光芒,對著它前面狂吠起來.

我前進的步伐停止下來,屏住呼吸留意四周的一舉一動.

四周很安靜,安靜的可怕.混天犬跑了起來,似乎在追什麼東西,還傳來乒乒乓乓打斗的聲音.

"混天犬?"我擔憂它,因為它發出狂躁的嗚嗚聲,也同時狂吠起來.它似乎遇到危險了,所以在絕命反擊.

我心又是一緊,看來這次來了個厲害的家伙……

啪的一聲,漆黑的餐館被照亮,燈亮了,李俊義站在總閘的位置嘟囔誰把燈關了.

我驚慌至于察覺到身後異常猛然回頭看去,只見一道寒光對著我身前刺過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十九章 不速之客
下篇:第四十一章 滿鬼香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