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十六章 不是巧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六章不是巧合

所以不能憑表面來判斷一個人如何,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

"張老板,你這沒有炒田螺一類的嗎?"彭慧問.

我聳肩,表示沒有.

接著他們三人互相討論起來,我站在一邊繼續等候,拿著紙和筆.

十分鍾過去了,三人依舊沒有討論出個所以然,我開始失去耐心.

"張老板,又開張了呀!"羅秀走了進來,我立馬轉頭向她走去.

我早就想走了,現在她來了我正好可以用這個做借口,萬一被問責我也好有理由說招待其他客人.

也因為這個動作,羅秀皺眉看著我,問張老板今天那麼殷勤是吃錯藥呢還是怎麼的.

我現在沒想和她斗嘴,問她坐幾號桌,吃什麼.

"我不是來吃東西的,我是想請你幫忙."她道.

我放下紙和筆,看她.

"鎮子旁邊的小鎮出了命案,因為尸體是在我們鎮子邊界上找到的,所以嚴格點講,屬于我們管轄范圍,也就是我們要去處理."

我繼續聽她說,想知道我能幫什麼.

"死者死的比較慘,被人烹煮,四周又沒有任何線索,所以我想讓你幫我個忙,用你多年經營餐館的經驗和掌廚經驗幫我們看看能找到什麼線索沒."

我懂羅秀的意思,就是我是個老廚師,對方尸體被當成菜煮了,又找不到線索,所以希望我能從對方的手法和煮法上給出點建議.

可是,我大爺的壓根就沒下過廚,怎麼懂得這些?

我想拒絕,後來看到身後彭惠等人後我最終決定答應她.只要能擺脫那三個給我感覺非常不好的人,去案發現場走走有什麼,反正這些年什麼尸體我都看過了.

我放下東西,給小麗招呼一聲後跟著羅秀出門.走的時候彭慧喊我,問我去哪,我說我去警民合作.

最後也不理她念念叨叨什麼,出了門.

出了餐館後一切變的清靜,我的選擇果然沒錯.

案子我自然給不了什麼建議,到了案發現場的時候羅大隊長也在,帶我到一個大鍋面前讓我看著里面一堆東西,問了我幾個問題.

最終我還是說了幾句話,不過都是不痛不癢的話,壓根對他們破案沒有半點幫助.

好在羅大隊長和羅秀並沒有因此責備我,完事後羅秀還送我回餐館.

這個時候天已經黑透了,彭慧等人也早就不在,只有小麗在抹桌子,搞衛生.

"老板你回來了?"小麗見到我的時候原本憂郁的臉轉為笑臉.

只是一瞬間,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看來之前的事情她並沒有忘記,只是隱藏起來,埋在心底.在我和外人面前表現的很開心,若無其事,但事實上,她內心應該飽受煎熬才對.

不行,我得幫她.

"小麗,去拿點花生米過來,我們好久沒聊天了,來聊天吧."我坐在1號桌後道.

小麗有些猶豫,之後還是聽話去拿花生米,回來事花生米擺上,但是她不敢坐下去.在我再三邀請之後她才坐下.

"小麗,回老家的時候還好嗎?"我道.

小麗點頭說好.

"叔叔阿姨身體還好吧?"我又問.

小麗也說好.

"你的婚事呢?和你未婚夫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再問.

這次小麗不說話了,低著頭.

原本我是想一步一步問出關于凶手的事情,想不到她和她的未婚夫也有事情發生了.

"哈哈,我就是問問,難道你以為老板我准備破壞你們好事呀?哈哈."現場有些尷尬,我忙取笑自己道.

小麗聽我這樣說忙說不是,但是後面的話她沒在說下去.

我看在眼里,心里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知道她家的地址,要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看來只能我親自到她老家去了解才行了.

小麗變了,自從上次離開餐館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的內向,膽小,對事情很敏感,這表示她神經脆弱.

通常來說,肯定只有經曆過什麼壞事的人才會神經脆弱,比喻親人身故,親人背叛等等.而且還是造成非常嚴重後果的那種.

也因為這樣,我更加堅定了要弄清楚在小麗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老板我回來了."李俊義進來了,我看到他的時候臉色立馬沉了下來.

李俊義不是過去我所了解的那個人,我對他多了幾分提防.

"老板,你怎麼了?"李俊義一臉茫然問我.

"你怎麼去那麼久?讓你去問個檀香木價格就那麼難?"我故意道.

當時他在鬼溝嶺眾多墓碑前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現在倒想聽聽他是怎麼解釋的.

"老板,我,我出去的時候順帶去看了看朋友,然後才坐車到市區的……"

"朋友?"我微微呆滯,隨即冷笑了.

他在騙我呢.

明明去看墓碑,還說看什麼朋友,難不成那些墓碑下面埋葬的人都是他朋友?那些墓碑陳舊,幾十上百年的曆史都有了,要都是他朋友的話那麼李俊義這是萬年老妖精不成?

這個謊言我不能接受.

"這件事就算了,檀香木的事情怎麼樣了?"我沒有繼續深究下去,只是內心沒以往那樣相信他了.

見我問檀香木,李俊義忙把他今天的收獲告訴我,報了好幾家檀香木的價格,而且他還帶回來一些,好讓我根據材料和價格最終選擇花落誰家.

這一點讓我意外,想不到憨厚老實的他辦事居然能做到那麼周全,粗中有細,這一點確實很好.

他說完把手里的袋子拿出來,里面全是檀香木,上面還有標簽,用來區分不同商家的.

最終我和他進行了比較,期間還問小麗有什麼看法,綜合材料好壞和價格高低,最終選擇了一家.

第二天,我簡單收拾了下,連混天犬都沒帶,去小麗老家.

路途有點遙遠,一路顛簸大半天後才到了小麗家所在的城市,期間還需要坐5個小時的車才能趕到小麗老家那邊,所以我選擇在這里住一個晚上再說.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再趕車的話到鄉下就是晚上.農村里可沒有酒店什麼的,所以對我來說非常的不方便.

何況這座城市靠海,我也可以在這里好好逛一逛,走走海邊,吹吹海風.

我先找了間靠近車站的酒店好方便明天我趕車,車站的酒店還是很多的,當時我也在猶豫選什麼酒店好,最終選了上次帶李俊義看病入住過的那家酒店.

酒店是同一公司的,不同的是這里是這座城市里面的其中一間.

酒店嘛,連鎖式,遍布全國.

開好房後把行李放下,休息少許後我直接向海邊出發.

結果如我想象的一樣,這里挺舒適,令人喜歡.整一個下午到晚上我都是在海邊度過的.

晚上的時候我依舊躺在沙灘椅上,看著周邊燈光全開,沙灘上有人載歌載舞,還有情侶牽手慢步沙灘下.

這場景很美妙,也很安靜,我還在想也許這就是以後我的生活.

這些年一直圍繞著全羊倌,倒是不知道生活原來的滋味是怎麼樣的了.

我開全羊倌其實也不全是我的意思,我曾經落魄,窮困潦倒,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倒黴,屬于那種走路摔倒,做什麼都失敗的那種.

有人說我是掃把星,後來長大了,我就更掃把,因為和我親近的人也都開始倒黴了.

最後我離開了熟悉的城市,流浪在任何一個角落里.後來見到大師,他說我黴鬼纏身,然後幫我驅趕了黴鬼.

之後我的生活逐漸起色,我對大師感激涕零,直到有一天他說我有大劫,要度過的話需要塑造金身.

而這也就是我開了全羊倌,努力賺錢的原因.不是我視錢如命,而是為了那一天到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所以我一直埋頭賺錢,從不理會這個世界怎麼變,地球怎麼轉.

如今停下來享受才發現別有一番滋味.

只是天色越來越晚時我也不好再繼續待下去,明後趕早車,所以現在需要回去休息.

回到酒店關了門,躺下去就睡.

至于電視什麼的我壓根一開始就沒打算看,沒習慣這種節奏,看了也看不進去.

這一次沒和之前那樣睡不著,躺下去沒多久就睡著了.一直到後來聽到有人說話才迷迷糊糊中睜開眼睛.

是女人的聲音,聲音還有點熟悉.

起初我也不確定,因為還沒睡醒,正為被人吵醒而煩躁.可是後來聽著聽著,居然聽出是小小的聲音.

上一次1107號房的事我記憶尤甚,如今這場景和那一次如出一瞥.

我坐了起來,心道外面那個說話的女人真的是小小?

我覺得這不太可能吧,這里距離鎮子那邊有幾百公里遠,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若說不是,那聲音如此熟悉我又怎麼會聽錯?

我決定起身去看看,披了外套開門.

走廊里空空如也,什麼人也沒有.

我皺眉,剛剛我明明聽到聲音的,怎麼說沒有就沒有?

為了確保我沒看錯,我又探頭看了幾眼,確確實實沒看到人,最後我才關上門,內心嘀咕明天不會死人吧?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十五章 真假
下篇:第三十七章 靈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