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十二章 發光的金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二章發光的金子

彭慧這樣一說所有人都看向我,我也在這個時候看著他們,于是互相對望起來了.

"張老板,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彭慧這個時候向我走來,盛意拳拳.

當然我知道這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實際上卻並非歡迎我來這里.這一點可以從彭明此刻不善的臉色上看出來.

我是生意人,善于捕捉這些細微的東西,擦言觀色等等也是基本功.所以他們是什麼表情,心里想什麼又怎麼逃得過我的眼睛?

她裝我可不裝,我笑了起來,說最近羊館生意不怎麼好,出來兜客.

這話把彭慧和彭明弄的臉色不怎麼好,因為沒有餐館像我在有出來兜客的,顯然我就是在說謊,跟他們明著來客套.

換句話說,我是一點面子都沒給他們.

其實我也沒必要給他們面子,他們不求我就不錯了,難不成我還求他們?

"張老板真會開玩笑,兜客兜到這里來,難不成你是知道我們幾人在商量著去你家全羊倌?所以就來了?"彭慧道.

早我就知道她是個聰明的女人,果然話也接到好,把僵局打破了.

"哈哈,其實真不知道你們打算去吃全羊宴的,就是之前彭大哥有件事交代我來做,所以我才來的."我不想和他們哈哈下去,直接道.

"是二叔說的?"彭明這個時候皺眉道.

我看著他,他也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伸手:"張老板,我叫彭明,二叔曾和我提過你,說在鎮子的工程你能幫上我們大忙."

出于禮貌我伸手和他握手,不過內心卻在責怪彭大山,難不成他把鬼的事情說出去了?

上次出手是因為彭大山的面子,而這次彭明接手我可沒打算出手幫忙.鬼溝嶺的鬼豈是好惹的?

"彭大哥和你說什麼了?"我試探道.

"當然是該交代的都交代了,該說的也都說了."彭慧插嘴.

我白她一眼,心道她還在給我耍小心眼.

倒是彭明沒有含糊,說二叔交代在鎮子里有什麼問題盡管找全羊倌的張老板,他為人仗義,也豪爽,值得一交.

聽到他這樣說我松了口氣,好在彭大山有分寸,只是說了這些不痛不癢的話.

"你那麼緊張,難道有事瞞著我們?"彭慧這個時候又插話.

這家伙一再二的挑事,這是閑著慌了?

彭明和小小看著我,等待我發話.

"確實有事瞞著你們,就是這個鬼溝嶺曾經被鎮子上的人喻為不祥之地,所以你們在這里搞開發,我為你們擔憂呀."

她不是想知道嗎?那我就說.

"得了,這事肯定是假的."彭慧道.

彭明和小小兩人對視一眼,笑了.

"真話,愛信就信."我確實說的是真話,不過被彭慧他們認為只是謊話那也正常.

正常人都不會接受這樣的事情,以及聽不好的話.什麼死人,什麼不吉利,這些都是不好的.

"哥,小小姐,我們還是回歸正題吧,今晚去張老板家試試口味不?"彭慧道.

彭明和小小紛紛點頭說好,彭慧這個時候又看著我開始邀功,說:看吧,幫你拉了兩單生意,我算是你的下線了吧.

我苦笑起來,忙說是,算下線了,今天你們要是去吃全羊宴,我多送一疊花生米,算獎勵.

彭慧黑臉了,彭明和小小笑起來.

和他們三人閑聊沒多久因為工地上的事他們不得不去處理,這里就剩我一人.

楊再興的話我銘記在心,這次來的目的也是為了這件事,所以一個人正合我心意.

不過即便這樣,事情還是進展的很不順利.

因為發現不了任何異常,所以壓根就沒辦法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只是昨晚我明明聽到了聲音,小孩的聲音也聽到了.

按理說,這證明小孩尸骨就在這附近,只是無法證明這一點.

沒有墓碑,沒有其他任何標志,總不能挖地三尺來找吧?

"挖地?"想到這里我皺眉,知道自己說中關鍵的東西了.

對,就是挖地!

楊再興說這小孩和紅袖的時間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既然如此,時間過去那麼久,塵土和沙塵,地理移動和變化,就算小孩的尸骨在這里也埋在深深的土里.

這樣找,如何有成績?

想到這里我也明白為什麼紅袖的聲音明明也在這里響起,小孩的聲音也在,偏偏倆人見不上.就因為小孩遺體在深土下,也許還有什麼東西隔絕,所以小孩出不來,紅袖聽不見.

所以終究要把這個地翻一遍,只有這樣才能找到小孩的遺體,才能讓他重見天日,和他母親相聚.

要挖地,得經過彭慧他們的同意.

如果是這樣,事情就難辦了.

和他們打過交道,知道他們不是好商量的人,如果和他們說我要挖這里的地,拿什麼理由?

更何況這次請他們幫忙,下一次他們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也不能拒絕,根據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們找我幫忙就是拿命去幫忙的事.

這樣一對比,很不劃算.

所以我不能讓他們幫忙,現在看來只能另想辦法,通過自己的辦法.

首先我考慮的就是出錢請人來挖掘,這是最簡單的辦法,只要有錢,請人還不是小事?

只是環顧一下四周,這里已經是彭人家的地盤,外人闖進來恐怕會引起各種麻煩,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有人鬧事,到時候起沖突,傷了人,事情就麻煩了.

所以這個辦法不行,那麼請工地里的人幫忙挖?

我搖搖頭,看來這個辦法也不行,還是那句話,彭家人帶來的人,讓他們幫忙不也等于是彭家人幫忙了?

我苦惱,就在這個時候我見地面有玻璃反射光芒很刺眼,腦子豁然開明,計上心頭.

挖金子!

要是說這土里有金子,我想是人聽到都會來挖吧?而且場面將無比瘋狂,只要是真實的,那麼消息自然也就傳得快,各式各樣的人都會來這里挖.

到時候可就不顧其他各種限制了,要知道瘋狂起來的人是誰看到都會害怕的,只要不是太過分,彭家人也就睜只眼閉只眼,反正沒損害到他們什麼利益.

而我只需要在那個時候站在旁邊看,等待他們挖掘出我需要的東西就行,再偷偷的帶走,誰會想到整件事是我策劃的?

想到這里我偷笑起來,想不到原來我也挺聰明的.不過,黃金從什麼地方來?

牙簽三!

我手上就有黃金,牙簽三那貨給的,當時引誘我來著,花了我十萬.

想著要用自己的黃金做誘餌,我有些心疼,那是真正的黃金呀,缺一點少一點都是錢,就這樣拿出來……

算了!

最終我還是決定這樣做,不為別的,只是聽到那孩子的哭聲和紅袖的哭聲內心不忍.

其實我想說每一個人都是善良的,只是生活讓每一個人都學會了把良心隱藏在身體里,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不輕易顯露出來.

我經曆生死,早已看破很多事情,錢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沒過去那麼重,說它重要是因為生活離不開它,說它不重要只因為它只是一張紙而已.

說干就干,回到餐館我把藏起來的金磚拿出來,又找來工具開始隨意切割,盡量做成天然的模樣,而不是四四方方.

一大塊金磚被我切割成五十多份,有大有小,一眼看去的時候別提這看起來有多爽了.

只是,它們即將不屬于我的了.

我內心一陣悲傷,心道這就是命,命里不帶金,所以留不住黃金.

"老板,你這是什麼東西?"李俊義走了出來,詢問.

我正在為失去這些黃金而感到悲傷,他問這樣的話就更加刺激我了.

"那是我的心,碎掉的心."我苦笑道.

李俊義一臉茫然看著我,我也不和他解釋,讓他看好餐館,出了門.

這件事越快越好,現在已經是中午,所以得趕緊把黃金撒進去.

我把黃金依照大概的范圍分布放好,藏中里,放石頭下,還有一部分在我口袋里.然後我開始假裝低頭尋找什麼.

有工人走過,好奇看著我:"哎,你找啥呢?"

我等的就是這句話呀,壓抑內心的興奮,我抬頭看他一眼不理他,繼續找.

那人無趣,走了.

又有幾個工人走過,停下來看我:"找啥那麼認真?需要俺們幫忙不?"

工人大多是農村出來的,實在.

我見時機差不多,忙說我結婚戒指掉這了,找不到,回去被老婆知道非得打死我.

幾人聽到這里打一商量後願意幫我找,然後又有幾個工人也加入了尋找的隊伍,之前走過的工人也來了.

他們有說有笑,還有人和我開玩笑,說現在的女人可不能騎在男人頭上,在他們村里男人說一女人就不能說二,他們還說搞不懂城里的男人為什麼那麼怕老婆.

人越來越多,聊了的話題也多了,三三兩兩各自扯了話題聊.

"這個是啥?"就在這個時候有人舉起一樣東西詢問道.

我看了過去,笑了.

陽光下,工人手上的東西金燦燦,還能有啥?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十一章 三人行
下篇:第三十三章 沒搞錯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