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十九章 哭泣的聲音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九章哭泣的聲音

是這聲音,准沒錯.

"等一下."見她要回大宅門,我喊道.

少女扭頭看我,一頭霧水的模樣.

"你昨天到市區醫院旁邊酒店了?"我沒明說是什麼酒店,以免引起她的警覺.

能把1107號房的人整死,而且她還是女人,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那種,如果說她簡單好對付肯定是假的.

現在她這般摸樣極有可能是裝的,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然後不承認有那麼回事.

這樣她依舊安全,除非我再深入的詢問,這個時候也許會讓她起了警惕之心,然後對我下殺手.

我固然不會這樣做,不會為一個和我毫不相關的人去冒險,尤其是在我現在本身情況並不樂觀的情況下就更不會給自己添加麻煩了.

少女眨眨眼看著我,很無辜說沒有.

她說話的時候表情透著很清純和天真,看起來不像撒謊.

"怎麼了?"她反問.

我猶豫後搖搖頭道:"沒事,就是問問……"

"哦."少女應答,沖我笑了笑後回大別墅去了,一路走一路嘴里對著比特犬念叨,說咬到人怎麼辦,以後不給出門等等.

她是那麼的簡單和天真,令我內心深信她不是那種有心計,更不可能會去殺人的女人.

"奇怪!"在我站在原地糾結許久後我嘲笑出聲了.

我在嘲笑自己為什麼會為一個毫不相關的人陷入各種疑惑中,我這是准備幫她還是想著去證明她是清白的?

我壓根就不需要這樣做呀!

嘲笑自己一番多管閑事後我帶著混天犬向下一家別墅走去,只可惜這一家別墅沒養狗,保鏢倒是不少.

然後是下一家……

天色漸晚,我和渾天犬連續走訪了四家別墅,除了第一家的比特犬和第三家的大藏獒,剩余兩家是沒養狗的.

大藏獒那戶人家養的藏獒是真的用來看門的,用拇指粗的鐵鏈鎖著,混天犬去鐵門外撒尿的時候頓時激怒了它.

只可惜,它除了發出威脅聲和空空空的吼叫聲以外再也做不了別的.隔著一道大鐵門,它有被粗大的鐵鏈拴著,所以我和混天犬在外面看了許久後最終決定離開.

別墅里似乎沒人,大藏獒吼了那麼久也不見有人出來看一眼或者喝止它,這表示別墅的主人很有可能出了門,沒在家.然後也就自然沒有混天犬和其搏斗的可能性.

于是我決定晚些時候再來,今晚答應了彭大山到工地上看看,現在天色完全黑下來,是時候趕過去.

來到工地的時候彭大山和另外幾個人在等我,用他的話說是看看有沒什麼需要幫助的.

當然他們並不能幫助到什麼,所以都被我支開了,除了彭大山沒有離開的意思.

"彭大哥你是有話對我說?"他沒離開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我問道.

"實不相瞞,我內心確實有幾個疑問想問你的."他道.

"你說."既然是有問題,那麼就問吧.

看著現在的天色以及工人們陸續去睡覺,我想很快他們之前聽到的聲音也將出現.到時候就能知道到底是女人的聲音還是嬰兒的了.

"我侄子,彭年死之前你說你們認識,你說他也是因為和我一樣試圖開發鬼溝嶺丟了性命.我想問問你,這個鬼溝嶺真的那麼邪?"

他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小心翼翼,說的時候還不忘記左顧右望,生怕身邊有什麼東西似的.

我皺眉看他,不知道他現在這樣問是什麼意思.

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已經聊過,所以現在他還問,那是因為他在確認某些東西?

他不是要對鬼溝嶺做什麼吧?

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隨即很快我就否掉了.

工地里怪事頻頻發生,剛開始的時候還丟了好幾條人命,所以彭大山不可能還去做那麼不明智的事情吧?

別說是他,換成任何一個稍微有點理性的人都不會這樣做.不但不去碰觸鬼溝嶺里的任何東西,遠遠避開,甚至有可能的話直接離開.

他這個工程必須做下去,現在可以用進度上看出來,他已經盡量避免鬼溝嶺的過度開發,就算是建設也已經放慢了步伐.

那意思自然是不敢一下子把整一個鬼溝嶺里的東西全得罪,而是采取保險點的,一點點遞進.

這樣的話可以從不同程度上降低風險,雖然工程要比預期慢上很多,也足以看出彭大山是真的對這里充滿了畏懼.

現在他這樣說,顯然不符合他之前的做法.

那他為什麼問?

可能,他們家族的誰要來了.

我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七分頭,彭年的父母或者親兄弟一類的人.至于是不是,我想彭大山會告訴我的.

"人的住宅叫陽宅,那些東西住的地方叫陰宅.如果有人開著推車把你陽宅推了埋掉,然後重新建房子,你能接受嗎?"我反問一句.

膨大山臉色不怎麼好看,沉默了.

他肯定明白我在說什麼,只是他就算意識到自己錯誤了,卻又不得不繼續下去.

人在其位,必行其事.

這就是身不由己的意思吧.

"彭明要來了."最終他還是開口了.

和我想象的一樣,有人要來,而且這個人行風做事肯定是彭大山不喜歡的那種.

通常這樣的人要麼就是十惡不赦的混蛋,要麼就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傻子.

不管是哪一種,我想他來到這里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彭明是誰?"我假裝毫不關心問道.

"彭年他哥,是個……不好對付的人."彭大山提到他名字的時候皺眉,後面對他的評價也是說一半遮掩一半,顯然是真不喜歡這個叫彭明的人.

"那你呢?"有人來就有人走,我看著彭大山道.

他笑了:"我要到市中心去監督另一個在做的工程,這也是我留下來的原因,你真的不接受我們合作的事嗎?在市中心開一間全羊城,整一棟樓都是你的,甚至你還可以繼續發展其他的,總之我不會限制你,我只出錢."

彭大山是好意我知道,我確實也有野心,想把全羊倌往市中心挪動,做大做大,做到聞名四周.

不過目前的情況來看,我還離不開鎮子.

羅秀有些話是對的,我在鎮子的那些年,所有無故死掉的人都是因為我.所以現在我有責任把這個爛攤子收拾掉,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鬼溝嶺的那些鬼,四周的鬼對鎮子有恐懼感,不敢侵犯,不能隨意傷人.

這也表示我得讓他們感到恐懼才行,如果我一個人不行就使用其他的方式.

和鬼戰斗明顯不是我強項,不過我覺得要是有什麼具備一定威力的人或者武器,道器什麼的話,理應能鎮住他們.

所以現在我一面收拾鎮子四周的爛攤子,一邊開始留意一些我認為有用的信息.

最終目的就是讓鎮子恢複過往的安靜,那個時候我就會走開.

"張可,我是認真的."彭大山再道.

我看著他,猶豫後最終還是搖頭了.

"暫時不行,以後我會找你的."我于是道.

其實我說的以後,具體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後,也許是一年後,也許是十年後.

鬼溝嶺和鎮子的事,恐怕短時間是不可能平息的.

不過即便這樣,彭大山聽到我的回答還是很滿意和開心的,讓我到時候一定要去找他云云.

他走了,吸完兩根煙後,同時他告訴我他明天就要離開這里,還提出一個要求:到羊館去吃一頓.

我拒絕了他,理由是現在我在工地上,然後他秒懂了.

我在這里也是他喊來的,他能不秒懂嗎?

至于真正原因,自然是因為如果去了,那麼就等于開了夜市,鬼宴時間到,這只會害了彭大山.

說真的,好幾天沒有真正營業,現在我都有些懷念了.

當初這樣簡簡單單多好,現在非得出來整這些事,實在有點狗抓耗子多管閑事.

我又不是道士,憑什麼責任都在我肩上?

吐槽歸吐槽,我現在還是很認真的,和混天犬找了個地方坐下,靜靜等待起來.

夜越深,冷意越濃.

我恨自己來的草率,也不懂帶件大衣披上.現在我冷,冷的雙手抱著,不斷摩擦來取暖.

"混天犬,你冷不?"這樣干等也挺無聊的,于是我道.

混天犬沒理我,趴地上腦袋也在地面,雙眼溜溜的轉著,一時看看這,一時看看那,也是很無聊的模樣.

我起身了,開始跺腳取暖,好讓身子暖和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什麼聲音,若隱若現.

我停下所有動作開始傾聽,是真的有聲音,哇哇哇的低聲哭泣著.

是小孩?

我確定自己沒有聽錯,那斷斷續續傳來的聲音就是一個小孩在哭,好像很傷心,哭的很淒涼.

即便內心知道那不是真人在哭,不過我還是習慣性打量四周,想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就在我附近.

當然對方不在附近,四周就只有濃濃的黑色,看不到人影.

呼!

觀察之後我收回目光,突然,我眼前閃過一道白影!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十八章 1107號房(二)
下篇:第三十章 惹事生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