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十四章 大戰在即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四章大戰在即

每次她找我,每次鎮子出事總是和我有關,我這樣想也是已經習慣了.

"關我事?"我弱弱問一句.

羅秀搖頭:"關你什麼事?我是想帶你一起去案發現場."

聽到不關我的事我當即松了口氣,終于她不纏著我了.不過即便這樣,我還是問了句:為什麼?

對呀,既然不關我的事了,還讓我去干嗎?

"你忘記你之前答應我和我一起破案了?"羅秀突然來一句.

我郁悶,我怎麼不記得曾經有答應過?

可是當我對上她認真的表情後我最終還是妥協了,因為我怕她想起一些不開心的事情,那一次紀曉明的事.

如今這種狀況挺好的,暫時就這樣維持下去吧.我也不想看到羅秀痛苦或者難受的模樣,更加不想看到她從此郁郁不歡.

"這還差不多!"她興奮道.

我輕笑,說回去換件衣服讓她在外面等.

鎮子上死人不是什麼新聞,但是一家人都被殺了,這次事情就傳大了,整個鎮子都沸沸揚揚起來.

我和羅秀趕到案發現場的時候四周還圍著不少人在地聲互相咬耳,見到我來的時候熟悉我的人紛紛打招呼,同時露出疑惑的表情,估計都在猜測我怎麼和警察走在一起.

這戶人家我知道,是鎮子里唯一一間賣水豆腐的.他們家挺清貧的,現在住的房屋其實是租來的,他們家在郊區老家的村里,據說十年前大雨沖垮了,然後他們舉家來到鎮子這里.

水豆腐的主人鎮子里的人都喊他水藍叔,這一家上有年邁老父母,下有三個不同年齡的小孩,還有當家的水翠花和水藍叔,一家七口人.

雖然家里窮,小孩在冬天穿的衣服依舊是夏天那幾件單薄的,水翠花和水藍叔穿的衣服也都洗白了,

但是鎮子里的人都知道他們一家人都是挺好挺實在的人,有時候鎮子里的人也會接濟他們,而他們也是有恩必報,經常給這些人送些水豆腐什麼的.

總的來說,知道他們一家出事,我內心很難受.

恐怕和我一樣難受的人不少,圍觀的人里面就有不少人目露哀傷,還有的在偷偷擦淚.

"是水藍叔家出事了."羅大隊長這個時候從旁邊走出來對我道.

我凝重的表情沒有動容,下意識點點頭,然後向屋子里面走去.

實話說,我是憤怒的.

究竟是什麼人那麼殘忍,把水藍叔一家都殺了!

羅秀跟在我身後,我們倆人先進到屋子里.沒有看到尸體,只看到很多警察各司其職在尋找線索和記錄著什麼.

很奇怪,屋子並不凌亂,和我想象中打斗的場面完全不同.這里的東西擺放的很整齊,也不見有灰塵什麼的.感覺就像他們一家就這樣靜悄悄死亡的,是自然死亡.

"沒有打斗沒有現金丟失,所以不是尋仇和搶劫,表面看起來,他們都是自然死亡的.但是,這也就是我請你來的原因,你覺得這還是自然死亡嗎?"羅秀開口了.

我停下腳步,皺眉猜測她是不是知道一些事,不然怎麼會認為把我請來看這樣的案發現場,從而想讓我認同點什麼?

"我統計過了,三年時間里鎮子上這種自然死亡的案子一共有一百四十三宗,死亡人數一共兩百一十一人,不包括水藍叔這一家."羅秀淡淡道.

我看著她,知道她有話和我說.

"但是很奇怪的是,這些自然死亡事件以前從沒有,在你沒來鎮子前是沒有的,有也是一些老人的自然死亡.可就在三年前你來鎮子後,漸漸的,這樣自然死亡的人就多了."

"你想說些什麼?"我直截了當問她.

羅秀有些憂傷苦笑:"我也不願意這樣說,但是我肯定這件事和你有關.這事我和我哥說了,但是他覺得我這個統計數據很滑稽,所以我瞞著他來問你,你認為這種事情還要繼續嗎?"

我看著她,怎麼感覺她還是和之前一樣,認定我就是一切命案的關鍵?

"張可,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人,但是你有沒想過,鎮子里發生的一切都和你有關系?既然是因你而起,那麼你能讓他們結束嗎?"羅秀突然道.

我呆滯了,從她話里可以聽出來,當初我對付紀曉明的時候她已經知道了點什麼.所以她才會說那句你不是普通人的話.

只是我還是不明白,鎮子里發生的一切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只是開自己的餐館,賺自己的錢.

如果不是七分頭的出現,也許現在我還在餐館里待客,壓根不會和她認識,更不會出現在這個案發現場.

"你還不明白嗎?"羅秀又道.

我搖頭,真不明白.

其實我隱隱想到了什麼,可就是想不通徹,而且我內心也很抗拒羅秀把這些事情怪罪到我頭上來,我感覺受侮辱了.

"你沒來鎮子之前鎮子很平靜,你來了之後就不正常,所以你的身份會不會引起某些事情發生又或者你做的事情是不是會招惹什麼?"

羅秀說的很小心,並沒有提鬼這個字,這表示她內心也是不相信這種事情的,但是某些事情讓她不得不去相信.

她的話說中了,因為我立馬意識到我的全羊倌!

我做的是飲食,區別就是,我做活人的,也做死人的.于是乎,當這兩個原本不同世界的人聚在一起,然後幾有了沖突,然後就有了之後的事情.

間接中,我的全羊倌成了導火線,令不少人最後死去.

所以羅秀的話是對的,很多命案都和我有關系,即便不是我親手造成的,但是也差不多等同我害了他們.

仔細想想,我一直認為那些人是該死的,是命中注定有這一劫.因為他們的過分舉止招惹了那些鬼,所以才被害,這有就是命.

我從沒想過,如果我不開這間全羊倌,也許這人和鬼就不會摻合在一起,也就不會出現接下來發生的種種事情,包括我現在的麻煩事.

我愕然,恢複過來的時候羅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開,這里只剩下我一人.

確實,羅秀的話給了我很大的震撼.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有去想過,如今被她一點我才意識到,原來我才是千古罪人.

只是,現在這些我一手造成的場面又該如何收場?我能想到的就是關了全羊倌,雖然這並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也不想類似水藍叔這樣的人再受到傷害了.

又或者,我能讓那些鬼老實點?

比喻我足夠強大的話,那樣他們就會聽我的號令,我若是不許他們傷鎮子的人,那麼他們就不許.

我陷入沉思,關了全羊倌不是我本意,可是要讓我擁有號令眾鬼的本事,似乎也不太可能.

我一個人安靜了許久,身邊的人走了又來,來了又走,羅秀後來回來了,拉著我出去,說要封鎖現場.

我退出屋子,內心五雜六味,行尸走肉一般走著.走了大約十余米的時候我突然在想,他們一家是怎麼死的?

我停下腳步往回走,他們有此遭遇必然有原因的,所以我要探個究竟.

此時的我心情並不怎麼好,感覺自己有著很大的責任感,保護鎮子的責任.

"你怎麼又回來了?"羅秀問我.

"你說的對,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先對她道,她的話確實"點醒"我,讓我知道自己的責任和擔當.

不光只賺錢,我還要維護鎮子,保護這些人.就算他們有錯,那也輪不到這些鬼為非作歹.

羅秀似乎很滿意我現在的態度,笑看著我.而我的眼睛也看到了讓水藍叔他們一家死亡的東西是什麼.

是缸!

我敢肯定是之前被我踩破的那個缸,今天我去找的時候沒找到,卻沒想到它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帶到了這里.

這就是導致水藍叔一家死亡的主要原因,此時我還能看到那缸里的情景,細小的骨骼,證明這是個小孩.

我微閉雙眼,心里知道,這也許就是連續兩天晚上到全羊倌的那個小孩.

雖然不明白當初為什麼他沒出手對付我,不過今晚我卻要找他!

羅秀的話是對的,我該做點什麼的.

"沒事吧?"羅秀問我.

我搖頭說沒事,轉身走了.

晚上的時候我把李俊義喊到跟前:"小李,這個全羊倌如果關了,你說好不好."

李俊義呆呆看著我,反問我為什麼要關.

"因為一些私人原因."我道.

李俊義還是搖頭,說開店多賺錢呀,在他村里多少人都想開店鋪什麼的,但是沒錢,所以才沒開.所以他想不通我這里那麼賺錢為什麼要關.

我說,有時候錢並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一直以來很需要錢.

李俊義還是不懂,最後我也不和他說了,讓他忙去.

他走了,我轉身看著關二爺的神像,繼而雙手合十默默祈禱,最後才轉身從櫃子里拿出一片紅布,將關二爺蓋住,雙手托起,抱著離開.

混天犬也跟在我身後,撒歡的很,壓根不知道大戰在即.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十三章 和我有關系?
下篇:第二十五章 小鬼凶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