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十八章 惡鬼纏身(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八章惡鬼纏身(二)

羅秀皺眉看我,說你安的是什麼心?請我吃夜宵?

"真的吃夜宵,沒別的意思."我解釋道.

如果可以,我才不希望和她有什麼關系.

她還是警惕的看著我,我也緊張起來,心道我這個人長的沒那麼"壞"吧?她這樣至于嗎?

還好,一會後她還是點頭答應了.

"我可警告你呀,不要試圖和我在一起,我有男朋友的."羅秀收拾好東西准備和我出去的時候道.

我聽到這句話可開心了,謝天謝地,還好她有男朋友.

她不說我還想說呢,我喜歡的女人可不是她這樣的.即便她長的很漂亮,但是諸多的小毛病和任性是我不喜歡的.

找女人,尤其是過完下半輩子的女人千萬不能馬虎.不能光漂亮,是不但要漂亮還要心底好,各種好的女人.

總之羅秀不是我的"菜"就是了.

我說請她吃夜宵就是真的請她吃夜宵,我們倆人先是到鎮子上的小吃攤吃了一頓,然後又到西邊建築工地里的夜宵檔吃了頓.

都是夜宵攤,但是吃的東西卻完全不同.

鎮子里吃的東西以菜為主,各種粥什麼的.建築工地不同,這里的夜宵多是燒烤,啤酒,小炒類,吃起來更火爆,喝點啤酒就更痛快了.

我吃的很痛快,羅秀就不怎麼痛快了.

她在發燒,很多東西看著想吃卻又不能吃,于是她也是郁悶了,一再抱怨我各種不好.

說我請她吃夜宵就是故意來折磨她的,還說我的本意就不是請她來吃夜宵就是找不到伴什麼的.

我也任由她說,我繼續吃.

最後羅秀不干了,吼了句不吃了,甩手走人.我忙跟了過去,手上拿著兩只烤雞腿.

看到她這模樣我挺開心的,但是我沒表現出來,而是板著臉追上,問她怎麼了.

羅秀停下來,看著我道:"姓張的,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來欺負我的!"

我忙搖頭說沒有呀,說完我咬了口雞腿,禁不住嘴巴嘖嘖幾下,各種爽.然後還不忘把另一只雞腿給正抬頭看著我流口水的混天犬.

這家伙也吃的爽快,立馬趴下來對著雞腿撕咬.

"你,你居然還吃!"羅秀又怒了,看著我又看混天犬,罵了句繼續走.

我看著她氣沖沖的身影嘿嘿笑了,然後又很快收斂笑意,一臉正經追過去.

"大姐,我就吃個雞腿你意見那麼大做什麼?我又不是不給你吃,是你自己不吃好吧?"我邊走邊解釋,當然我的解釋並沒有得到她的原諒.

走著走著,我們突然來到半腰山和警局岔口處,羅秀向右手邊走去,那是通向警局的路.

"羅秀,這個點還早,要不陪我到半腰山走一走?"就在這個時候我開口了.

我這次約她出來的目的就是這個,就是要把她帶到半腰山,而且是紀曉明上吊的那棵樹那邊.

羅秀停下來回頭看我,不耐煩問:"干嗎!"

"沒干嗎,就是想和你走走."我也找不到好理由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都要把她往那趕就是.

羅秀看著我,最後還是調轉頭向著半腰山方向走.

我看到這里松了口氣,去半腰山就對了,去了之後我就能把紀曉明從她身上喊出來,然後自然就能對付他.

"我再跟你說一次,我有男朋友的,所以我現在就是陪你走走,你可不要誤會."她突然道.

"明白,明白."我也忙回應.

然後我們倆人又沒說話了,我不說話是因為怕說多了讓她誤會我真的想泡她.她不說話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了,也許是發燒不舒服吧.

半腰山這里有點陰冷,比在之前路上走的時候顯得更陰冷一點.然後因為這里四周有諸多林木和雜草,所以越往里面走就越多各種動物的聲音傳來.

什麼聲音都有,常聽到的蟋蟀等聲音,還有一些鳥類的聲音.

當然這里沒有狼或者其他野獸,畢竟已經在開發,就算有也早就離開了這里.所以倒不用擔心會有危險,如果真要擔心的話,那就是曾經在這里死過的人.

死了的人不一定都能投胎,所以他們變成了鬼徘徊在四周等待其他人上來,然後好有機會出手,找他做替身,再把對方弄死.

這樣他才有投胎轉世的機會,而被他弄死的人則代替他在這個地方徘徊著.而這個人要投胎也只能找替身……

于是這些地方一直都會有不同的鬼在等待替身上門,永不空.

當然也不是什麼人都會被鬼纏上的,陽氣盛的人連鬼都怕,只有一些運氣特別差,身體特別虛弱,陰氣較重的人才會成為鬼的對象.

所以總體來說人們照常行走都不是問題,只有極個別的最終會莫名的死掉,因為被選中了.

這不,一路走我看到好幾只鬼蹲在地上或者站著,他們眼看著我們倆人,很不友善的那種,但沒有任何動作.

因為我不是他們替身的對象,他們要想找我做替身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至于羅秀,她已經被紀曉明選中,在他們眼里羅秀已經是死人,自然沒有下手.

混天犬跟來,原本停留盯著我們看的鬼立馬飛竄逃跑,躲的遠遠的.

這些孤魂野鬼並不強大,混天犬要撕他們還是挺容易的.

走著走著,終于來到紀曉明吊死的那棵樹不遠處,我直接喊羅秀停下來,建議往那邊走.

羅秀燒得似乎很難受,回頭看我的時候眼睛都垂下去,有氣無力,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看了心疼.

不過她確實很堅強,即便這樣還能一直堅持著.

我知道她是不想在我面前丟臉所以沒敢說累,一直支撐自己走著.

她說好,然後向那棵樹的位置走了過去.

她走的速度慢了許多,眼看著就要到的時候她身子突然寒顫一下.

我看在眼里也是莫名其妙,問她怎麼了.

羅秀沒說話,雙手開始抖起來,嘴巴也發出奇怪的呻吟聲.

"不好!"我聽到這令人心酥的聲音立馬就意識到,紀曉明開始動手了.

那混蛋也不傻,居然知道我的計劃了.

通常來說,鬼死的地方能喚起他的記憶,所以只要我帶著羅秀到紀曉明上吊的那棵樹下,那麼紀曉明就會從羅秀的身體里走出來,重複一次上吊的經過.

因為他是被鬼弄死的,死的時候怨氣很重.所以回到這個地方他就會重複一遍那個動作以記憶那股怨氣,而這也就是我之前想好的出手機會.

但是現在不行,紀曉明開始動手,已經開始"整"羅秀了.

我看不到紀曉明,只看到羅秀非常難受的模樣和雙手已經開始在自己身上亂摸的場景.

這還得了?

再繼續下去羅秀非得把自己扒光不可,然後就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事情肯定會讓羅秀沒臉再活下去,並且是百分百那種.

因為一切很真實,到時候她還能看到紀曉明的臉,看到他的模樣.這對任何一個正常人來說都是極其恐怖的,更別說羅秀還是個女人.

恥辱和恐懼,最終肯定會把她推向死亡的深淵.

所以我得立刻出手才行!

我急了,眼看著羅秀上下其手,身子銷魂扭動,可我卻什麼都做不成.

"混天犬!"關鍵時刻我只能寄望混天犬了.

混天犬立馬撒腿沖向羅秀,圍著她轉圈子,上下打量顯得很急躁和憤怒,期間它還狂吠幾聲.

只是紀曉明沒出來,最後混天犬也沒有辦法了,依舊只能打轉,焦急的發出嗚嗚聲.

看來還是要把紀曉明整出來才行!

想到這里我看了看羅秀又看了看那棵樹的距離,大約還有三十米的樣子.

我一咬牙做了個決定,快速跑過去抱起羅秀就走.

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把羅秀帶到樹旁邊,可是我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羅秀雙手抱住我脖子,身子往我身上蹭,臉也貼過來了.

我盡量和她保持距離,頭也開始躲開.只是這個時候的羅秀完全進入了忘我的境界,不論我怎麼躲都沒用,一時我只好用臉頂著她的臉不讓她亂動.

羅秀反抗,雙手用力把我摟住,我還聞到她身上特殊的氣味,令我身體也變的難受無比.

但是我還是忍住了,加快速度奔跑,最終來到這棵樹下.

羅秀站都站不住了,全身發軟一般躺在地上,迷了的雙眼看著我,緊咬著嘴唇顯得非常難受而且不自願.

她當然不自願了,這個時候的她理智還在,只是身體不受控制而已.所以剛剛發生的一切她都知道,但是她卻控制不了自己.

"張,張可,救,救我……"羅秀艱難開口,說完眼睛一閉,眼角流出淚水.

我也緊張起來,現在就看紀曉明出不出來了,不然我也沒辦法阻止,除非殺了羅秀.

還好,羅秀扭動的身子終于停了下來,紀曉明的身影出現在大樹下,仰著頭看樹,一步一步向大樹走了過去,而此時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大樹上多了條繩索.

返回:羊館
上篇:第十七章 惡鬼纏身
下篇:第十九章 為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