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十一章 危險的味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一章危險的味道

李俊義聽完我的話做出一副疑惑的模樣我也不和他多解釋,讓他把餐館收拾一下,因為等下還要開張迎鬼.

和過去不一樣,今晚有些特殊的是,氣氛有些不對頭.

是的,七分頭死了之後我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天的,今天進來的鬼每一只臉上都帶著不友好的氣息,不過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直接對我下手.

人有好人,鬼有好鬼,只不過,大多數的鬼正如大多數的人是壞人一樣,更多的鬼可不是善茬,他們像刺,趁你不備的時候就紮在你身上了,那個時候你壓根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刺在你身上的時候你會感覺周身不舒服,然後睡不好吃不好,漸漸的,刺開始發膿或者發炎,從而漸漸的把你生命奪取掉,最後沒了性命.

鬼不像人,取你性命不給你痛快,就是要先讓你感受恐懼和不安,就是讓你死都死得不得其所,慘死或者死無葬身.

這也就是我對他們忌憚的原因,就像現在我站在關二爺身前,不敢離開特定的范圍.

供奉的是神像,自然威力有限,超出這個范圍,必然會讓我置身危險中.

所以現在上菜等事務都是由李俊義代替,他為人也老實肯干,吩咐什麼就做,一絲不苟的.

我有擔心過他會成為眾鬼泄憤的對象,不過從昨天的情況看來,這些鬼似乎並沒有"搞"他的意思.

這一點我起初也很疑惑,鬼嘛,怨念極深的東西.他們要對付我就必然會對我身邊的人和我有任何關系的人下手,往大的說,把整個鎮子搞的雞飛狗跳都可以.

當然這前提是,這只鬼有這樣的能耐.

畢竟是古鎮,家家戶戶或者四周山石河流都有某些東西庇護的,不是有大能耐的鬼只怕還沒搞的天翻地覆就自己已經拜拜了.

再說李俊義,這小伙確實挺不錯的,然後又因為鬼不敢近身,所以我就更堅信他是個福澤深厚,剛正不阿的人.

福澤為天,以前聽人說有福澤的人就等同上天的寵兒.做事,做任何事,結交朋友,結交任何行業的朋友都如同水里的魚,如魚得水,順心應手.然後各種困難都能化解,最後順順利利達到一個極好的程度.

剛正不阿證明身正不怕影子斜,證明其罡氣足,百鬼不侵.

如今李俊義穿梭在眾鬼的宴席間能安然無事,必然和這兩者有一定的關系.除此外,我想不到其他任何更好的理由.

"老板,有酒不?"就在這個時候李俊義滿頭大汗來到我身前道.

我詫異的看他一眼,倒是沒想到這小子喝酒!

喝酒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呀,就拿我來說,我為人最痛恨喝酒和賭博的人,抽煙倒還是可以理解,唯獨那兩樣不行.

我是男人,同樣知道男人有這樣的嗜好算不上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身邊大部分人也愛這樣,牙簽三,毛亞,甚至羅大隊長也喜歡喝酒,小賭幾手.

怎麼說呢,鎮子就是鎮子,是一個在開發中的鎮子.田地被征收了,大家也就沒什麼事干,因為征收大家手上也有點錢,于是平日里大家娛樂最多的就是麻將.

這東西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逢年過節的時候站在鎮子街道上能聽到全是洗麻將牌的啪啪啪聲.

平時這些聲音也不絕,因為沒事做的人都會在自家門口擺上一桌,三人湊腳,四人開台,噼里啪啦.

這也是我選擇在這個鎮子開了羊館而不是在城市里開的原因之一.

做生意就是為賺錢,選址和各種因素結合,最終選擇能獲利最高的地方.

城市雖然有錢人多,人流量也大,但同時競爭大,利潤等等肯定要打折扣.競爭是什麼?價格和關系!你價格不低不吸引人,你沒關系店開不下去.

而這鎮子,談不上什麼競爭,也不都是窮人,好歹這幾天因為征地拆房等等讓每一個鎮子的人手上都攢了一筆大錢,而且在這里也舒坦一點,無需各種明爭暗斗疏通關系等等.

于是,這里自然是我的首選.

喝酒和賭博不好,會誤事誤人,酒後失言是小事,酒後闖禍可就不好玩了.

喝醉酒的人就等于失去理性失去意識的人,當人沒有了意識和理性,和畜生沒區別,而且還是擁有高智慧的畜生,比老虎等猛獸做出來的事情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至于賭博,輸了,也和喝醉酒的人沒什麼區別,就沒有他們干不出來事.

李俊義喝酒?似乎和我之前對他的理解有著天和地的區別.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皺眉或者表情不怎麼好,李俊義變得尷尬起來,小聲說沒酒也沒事,就是上班有點累,想喝點酒提神.

他一說我才想起從昨天他開始上班到現在,2天2夜只睡了不到5個小時.

頓時我內心有些愧疚起來,看來剛剛我是誤會他了.

"你是想喝什麼酒呢?"我問他.

李俊義雙眼閃過一絲精光立馬問我有什麼好的酒,只要夠香夠醇就行.

我腦海第一時間想到了滿鬼香,那絕對是酒中聖者的存在,香醇也絕比生活中見到的任何酒都要高一個檔次.

不過,這酒人是喝不得的,喝了,會死人.

于是我現在也開始犯愁了,不知道什麼酒才叫香醇.

也許一般人直接喊七里香等等之類的名酒,只是由于我內心認定滿鬼香那個級別的酒才叫香醇,所以一般的酒所謂香和醇瞬間在我內心打了大大的折扣.

我轉身看了看身後酒櫃,看著上面玲琅滿目,包裝各異的酒,最後把目光定在價格四位數的酒上面.

管他香醇,不過正常來說,價格高的肯定香醇程度也是最高的,價格四位數,一般人喝不起,證明酒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一定標准.

我打開酒櫃把那酒拿了出來,遞給李俊義:"就它吧,不過不要貪杯."給他的時候我不忘記警告他.

酒雖好,勿貪杯.

他沖我使勁點頭,很感激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在他眼里看到一絲失望,顯然對這價格四位數的酒並不滿意.

我內心就奇怪了,這沒道理呀.

這酒不差,在普通人眼里甚至看到價格後連想都不敢想.因為貴,所以不敢去想.

一瓶酒不過500ml,和喝飲料一樣不需要幾分鍾就能喝完.這一喝就是四位數的錢呀,也許頂上一般人一個月甚至更久時間的工資.

所以對一般人來說,這絕對是劃不來的事情.如若能獲得這樣一瓶酒,我想他也會高興好一會,甚至把酒珍藏起來,等到某件大喜事或者其他更好的事情發生了才拿出來慶祝.

這也證明酒的珍貴,價格不菲.

可李俊義卻表現出一絲失望,理應他該好好感激我才對呀!

我看著李俊義走遠,也看著他開始把酒打開往鼻子上聞了聞,隨即倒在拇指大的酒杯上放嘴里抿了一口,眨眨眼.最後他雙眼一亮露出貪婪和激動的表情,仰頭一口喝盡.

看到這里我笑了笑,這家伙還是挺喜歡這酒的,並不像不喜歡.看來剛剛我是看錯或者是我多想了.

鬼宴顯得很平靜,除了我感受到不善的氣氛外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他們吃完照常結算,其中還有幾只熟悉的老鬼還和我開玩笑.仿佛一切和昨天是一樣,一切是我多想了.

送走最後一只鬼,外頭公雞也開始喔喔喔叫的時候我突然在想,難道真的是我多想了?他們不知道我和七分頭的關系,所以七分頭死了就是死了,並不禍及我?

我才剛想到這里突感一股陰冷和被人盯著的感覺,我抬頭看去,見餐館外的樹下兩只鬼正看著我,正是當初第一次說進來找七分頭的兩只鬼.

他們很不友善,盯著我看的時候絲毫沒收斂散發出來的歹毒目光和惡意.

看來,找上門的終究還是來了呀.

我也看著他們,笑著做出邀請他們進來的動作.我是做生意的,笑里藏刀比凶神惡煞做的更好.

兩鬼沒理會我,依舊站在原地看著我.

我再次微笑邀請他們進來.

他們還是沒進,反而轉身往朦朧的黑色里走去,漸走漸遠,最後消失不見.

我從微笑變得嚴肅,雙眼微閉.

他們為什麼不動手?

這是我現在最疑惑的地方.

昨晚一個晚上那麼長的時間,如果要對付我完全可以進來好好的等待機會出手.

可是現在他們卻在快白天的時候才出現,並且是遠遠觀看,顯然對我還是很忌憚的.

是因為關二爺?

我轉身看著關二爺,注視很久後覺得似乎它並不是關鍵,自己的事自己知道,關二爺雖是神將,但終究是神像而不是真人,倒不至于讓外頭兩只惡鬼忌憚成這樣.

想歸想,我還是給關二爺上香,這也是我每天必做的事情.

上完香我拍拍手,把櫃台和酒櫃等易打掃的地方打掃乾淨,然後轉身到後面小房間睡覺准備迎接下一波開市.

走的時候我卻看到李俊義正坐在1號桌上小心翼翼,咽著口水倒酒.

返回:羊館
上篇:第十章 黑狗
下篇:第十二章 不請自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